• 第8章 她是我的女友

    更新时间:2016-03-11 21:00:22本章字数:2483字

    急救灯灭,医生摘下口罩走出来,瞅着大眼瞪小眼的我们三个说:“你们喝酒都不要命的吗?病人急性酒精中毒,严重心率过速!非常危险!我们给他洗了胃、纳洛酮保肝、输了镇静剂,病人现在暂时脱离危险,但需要住院观察,你们几个,去办住院手续吧。”

    崽崽掏出干瘪的钱包说:“我和魏航的钱都赔给人家了,小厮,你还有没有钱?”

    小厮将口袋都翻了出来,只掉出几个钢镚,说:“我也没钱了。”

    说完,两人直勾勾地瞅着我,我结结巴巴说:“我、我的钱包丢了……”

    “我靠!”小厮无奈地强忍着怒火说:“陆鸣,我懒得说你了,成事不足……”

    医生看傻逼一样看着我们三个,然后把目光聚焦在我脸上:“哎,刚才我给你缝针,你的费用结清了没有?你们几个……把医院当自己家了是吗?”

    “神医大哥,先办住院手续行不行?”我问道。

    医生摇摇头很是不爽:“请你们不要为难我好吗?我大半夜不能睡觉,陪你们几个在这儿玩呢?”

    小厮上前对医生怒目而视:“靠!救死扶伤你是的天职,你瞎逼逼什么?先把院给我们住上!”

    医生也发了火,一把甩开了魏航的担架车,转身就走:“他妈的爱咋咋的!”

    崽崽挡在医生身前,拉住了小厮的拳头,喊着:“小厮,你冷静点,冷静点啊!”

    我的眼睛瞄着窗外的女人背影,喊道:“行了,别闹了,我去弄钱,你俩守着魏航!”

    ……

    女人点燃一支烟孤独地吸着,站在路边等待着迟迟不来的出租车。我讪讪地来到她的身边,她却对我视而不见。

    她呼出的烟气随风扑在我的脸上,我闻着她一阵阵的烟草气味,思绪却更加地纷乱,许久才开口说道:“今晚的事,抱歉。”

    女人淡漠地弹弹烟灰说:“不必了,不用对我说抱歉,我不想再和你有任何的交集。”

    “那个,学雷锋日才过去没几天,你能不能学次雷锋做次好事啊?”

    “什么意思?”

    我将魏航的情况告诉了她。

    女人深吸几口烟,神色间似乎有了那么一点点的犹豫,但很快又恢复了冷漠,说道:“雷锋帮助的对象是真正需要帮助的好人,不是你们这些流氓无赖!”

    我双手合十赔笑道:“拜托了,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借点钱给我吧?我保证,明天就还给你!”

    “我怎么能相信你?”

    “我的住址你也清楚嘛,额外再告诉你:我叫陆鸣,在爱羽日化公司客服部工作,电话号码是***,这样行不行?”

    “爱羽日化?爱羽日化那么高端的企业里会有你这种人渣吗?”

    我的脾气就这么突然上来了:“我好话说尽了,一句话,这个忙你帮不帮吧?算我求你,我兄弟等着用钱救命呢!”

    女人潇洒地将烟头弹进寒风,说:“不帮!”

    我的忍耐到了极限,恶念丛生,四下里看看没什么人,瞅准了时机,一把扯下挂在她肩上的小挎包,转身就跑。在女人惊讶的尖叫声中,我一边跑一边扯开她的小包,翻出她鼓鼓囊囊的钱包,天助我也,现金足够。

    “呀!抢劫!”女人尖叫着跑在我的身后,却因速度太慢,追到我时我已经将抽出的一沓钱塞进了崽崽的手里,我笑着对小厮和崽崽喊道:“照顾好魏航,哥们我可能要进号子蹲着了……”

    紧接着我就被张牙舞爪的保安扑倒在地,背后的伤口被牵动,疼得我呲牙咧嘴。手中的小包飞了,女人的东西杂七杂八地洒落一地,一张小小的卡片落在我的身前,她那仙女下凡般的漂亮面容再一次出现在我的眼前,那是她身份证上的照片。

    我顺便瞥了一眼,原来女人的名字叫林裳,生日好像比我小了几天。

    女人并没有从崽崽那里索要她的钱,算是默许了对魏航的帮助,但她也没有饶过我,仍然在保安的帮助下报了警。

    崽崽给魏航交了钱,看看被保安紧紧按住的我,又看看一旁默默捡拾物品的女人,说:“三儿,你这演的是哪一出啊?”

    小厮推着魏航的担架车说:“别理这傻逼……”

    ……

    我这辈子第一次被戴上了手铐,孤零零地坐在一张木头板凳上,一名警察坐在桌后用正义的目光看着我,我却眼望着“坦白从宽、抗拒从严”四个大字怔怔出神。

    “警察大哥,请问一下,我这种情况,是不是要拘留十五天啊?”

    警察听闻咧嘴直乐,喝了口浓茶说:“抢夺罪,两千元基准刑有期徒刑6个月,每增加犯罪数额330元,刑期增加1个月,你抢了多少?我可以给你算算……”

    “有期徒刑?您确定是有期徒刑?坐牢啊!我没听错吧?”我怀疑自己的耳朵。

    警察笑笑。

    门被推开,又一名警察带着那个叫做林裳的漂亮女人走了进来,两人坐定,警官问道:“林女士,您确定,抢夺金额是三千一百元吗?确定的话,就在这里签字,我们接下来就进行取证。”

    林裳接过了笔,眼瞅着就要落款,我心底陡升一阵恶寒,今晚这出戏演到这一幕我是真的怕了,激动地喊道:“林裳!咱私了行不行?”

    林裳抬头看了看我,似是好奇我如何知道了她的名字,然而她并不在意我的请求,说道:“我确定,他抢了我3100元。”

    “姐姐!你想好了再说话行吗?3100元要判有期徒刑……有期徒刑9个月啊!”

    林裳好似也愣了一下,抬头求证警察,警察点了点头:“理论上是有期徒刑9个月。”

    一瞬间,林裳举起的笔陡然就这么停留在了半空。她的表情依然平淡,但内心似乎在做着权衡和激烈的思想斗争。

    趁着她思索之际,我急中生智地对警察说:“两位警官大哥,其实……其实她是我女朋友,我们小两口闹了点小矛盾,私下里解决就是了,不劳烦您两位大哥了行不行?”

    警察口中的茶水险些喷了出来,笑道:“头一回听说抢劫自己女朋友的,再说,你照照镜子看看,这位女士这么漂亮这么出众,她是你女朋友?你和她配吗?”

    另一名警察也笑笑,指着我说:“你老实点!”

    林裳瞥了瞥我,目光一点儿也不坚定……我见此,厚着脸皮求她:“媳妇儿,你惩罚我也惩罚够了,下次再不敢不听你话了,你饶了我行不行?真的进去蹲9个月,谁陪你逛街、谁陪你吃饭、谁来照顾你啊?”

    林裳思考了几秒钟,我却看她像是思考了几年。她再一次用一双美目看了看我,目光像是要杀死我一样。

    我颓然而坐,知道她恨极了我,肯定不会放过我了。

    然而林裳的话让我始料不及又喜出望外,她说:“两位警官,对不起,我和他……我和他是男女朋友关系,今晚我们闹了些矛盾……那是因为他总是和一群狐朋狗友喝酒!今晚他们又喝多了酒,还把人喝进了医院,他管我要钱救人,我恨他屡教不改就不给他钱,他就抢我包里的钱……我为了惩罚他,才出此下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