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9章 沉默独痛

    更新时间:2016-03-12 17:01:54本章字数:2400字

    两名警察交换了一下眼神,其中一个笑了笑说:“你们这种情况我们见得多了,究竟是不是抢劫你们心里有数,愿意私了我们也懒得麻烦,你们想好了再做决定。”

    另一名警察指着林裳衣服上的斑斑血迹问她:“这位女士,你们之间究竟发生了什么,你想想清楚,这不是儿戏,你可不能包庇犯罪啊!”

    林裳坚定地说:“对不起,今晚是我们错了。他确实是是我的男朋友,他叫陆鸣,住在海青工具厂的家属院,在爱羽日化上班,是个客服部的员工,他的电话号码是***”

    我偷偷地长舒了口气,感叹这林裳还有点人类的良知,心中竟泛起一丝暖暖的感激,感激过后,想起扔掉她的手机,又起了惭愧之心。

    警察不耐烦地说:“怎么现在的年轻人都喜欢那我们警察开涮呢?”

    另一个警察命令道:“通知你单位领导过来,开证明领人!”

    我腆着脸:“哥,手铐先开了行吗?”

    我拨打了顶头上司,爱羽日化客服部部长向梦的电话。向梦被从睡梦中惊醒,迷迷糊糊地听了几遍才听懂我说些什么,电话里她急急喊道:“等等,我这就来!”

    警察收回了电话,对林裳说:“他不构成抢劫,那么你就是报假警了,警告一次,罚款200!”

    林裳万般无奈地苦笑一番,掏出了两张红票,鄙视我的眼神看起来怪怪的。

    ……

    派出所门外,向梦紧了紧在这深夜里显得过分单薄的短款上衣,理了理齐耳的短发,细细瞅了瞅林裳,好似也因林裳的美貌而感到深深的震撼,接着,她看看林裳衣服上的血迹,又看看满脸伤痕的我,给了我一副茫然的表情。

    “陆鸣,你……你这是闹哪样?”

    “没事儿,我媳妇儿跟我玩儿呢!”

    “谁是你媳妇儿!”林裳陡然变色发怒,指着派出所大门,“你再说一遍!要不要我们再进去一趟?”

    “别别别……不说就是了。”

    向梦看看我,又看看林裳,越发的不解。

    我搂住向梦的肩膀,轻轻摇晃下她的身子说:“别纳闷了姐,谢谢你来救我哈!”

    向梦拿掉我的手臂,怨道:“陆鸣,这三个月你闹得还不够吗?迟到早退、脱岗睡岗、旷工……唉,你让我说你什么好,今晚……今晚这怎么就进了派出所呢?”

    林裳似乎不想再看见我哪怕多一秒钟,她迅速控制好自己的情绪,用她那南极冰川般的表情对向梦说:“你是他的领导是吗?那好,他今晚酒驾逆行闯红灯的情况下划伤了我的车,赔偿3000,他把我的手机丢进了锦江,赔偿6000,他在医院抢了我的钱给他的朋友急救,3100元,零头我就不算了,一共12000元。”

    林裳又对我说:“明天晚上把钱准备好,我去海青工具厂家属院找你。如果明天不还钱,当着你领导的面,丑话说在前头,后天我去你们公司要钱!别怪那时候大家难堪。”

    我咬咬牙说:“我认,我赔你!”

    说着这话,我心里着实一番肉痛,一万多块钱啊……我舍不得抽好烟、舍不得买衣服,吃的是最素的便当、住的是远离市区的老旧家属楼,为了给文惜攒钱买房子,我节衣缩食三年多了,好不容易攒下了十万块,可今晚这短短的几个小时就被自己搭进去了十分之一还要多,我恨得直掐自己大腿……这他妈不都是我咎由自取么!

    可又转念一想,文惜已经和我分手,我存下的钱也失去了它们本来的意义,念及此,忽然心中怅然若失,觉得那存折里的金钱,也只是一堆毫无意义的数字,如此而已。

    我又突然意识到,他妈的,文惜连我都不要了,那老子辛辛苦苦为她存的钱她更不在乎了!那我就该过过人过的日子了,我也要吃好的喝好的穿好的用好的!想想还剩下将近九万块钱,我反倒乐了起来,好像今晚不是我损失了一万多,而是中了张价值九万块的彩票一样。

    林裳却不知我心中这杂七杂八的念头,转身不再理睬我,寻着一辆出租车走了。

    向梦望着林裳离去的背影,自言自语道:“这个姑娘真的好美啊!”

    “她叫林裳,只是个偶然敲错我家大门的女人,只是个偶然和我撞了车的女人,偶然是偶然了些,她长得美是美了些,可也只是个路人嘛……怎么,你对她有兴趣?”

    “怎么了!”向梦恶狠狠凶我,“你不是说她是你女朋友吗?当姐姐的,要给你把把关才行!”

    我见向梦有些迷茫,推了推她说:“姐,她是个女人哎,就算是我女朋友,你也不用这么好奇吧?难不成,你喜欢女人?”

    “讨厌!”向梦用她的一双大眼睛瞪了瞪我,说:“陆鸣,你实话告诉我,今晚你都干了些什么?”

    我捏捏鼻子,吸了吸清凉的空气,苦笑说道:“没什么,调戏调戏我的‘人生姑娘’而已……”

    “我看是你的‘人生姑娘’调戏了你吧!”

    ……

    坐在向梦白色的科鲁兹里,我们向魏航所在的医院驶去,我很放不下心魏航,还要去看看他。

    向梦手握着方向盘,却连连打哈欠,显然是还没有休息好就被我从被窝里生拉硬拽了出来,看着她打瞌睡,一夜没睡的我也开始感到铺天盖地的疲惫。

    我失意地将额头靠在车窗上,双手紧握成拳,心里很是难过,这一夜不冷静和放纵的发泄,连累了魏航,连累了向梦,连累了小厮和崽崽,还有那个怕是反感我至极的美女林裳,甚至,还有那个被我敲破脑袋的醉酒男、交警、急诊医生、值班警察,以及碰撞中双双损坏的救护车和大切诺基……还有,林裳那个对她而言可能真的很重要的手机……

    身边的所有人和物,在这一晚,我带给他们的只有或多或少的痛苦或折磨,而没有一丝一毫的善意与欢乐,难道这就是我活着的意义吗?我有点想不明白。

    我从车载音响中寻找到那英的《默》,那姐硬朗而微带些冷意的声线撕破了车内的黑暗与压抑:忍不住化身一条固执的鱼~逆着洋流独自游到底~年少时候虔诚发过的誓~沉默地沉没在深海里~重温几次~结局还是失去你~我被爱判处终身孤寂~不还手不放手~笔下画不完的圆~心间填不满的缘~是你……

    这一切的一切,所指向的根源,无不是我那颗被文惜狠狠刺伤的心,它如锯割、它如刀绞,我这颗失去了爱情的心,就像离开了深海的鱼,没有了水的给养,在死去之前,总还是会因窒息而拼命挣扎、胡乱扑腾一阵的!

    所以我再一次原谅了自己。

    但我在心中默默告诉自己:陆鸣,不要再无限放大你的悲伤,不要把身边的人都沉浸在你决了堤的感情巨浪里了……你只要,闭上眼睛,沉默独痛,这就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