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0章 警告通知单

    更新时间:2016-03-12 21:24:57本章字数:2278字

    医院住院部里,魏航沉沉睡着,心率检测仪器上的脉搏稳定跳动。小厮半躺在椅子上打瞌睡,崽崽趴在魏航的床边已经睡着。

    我拉着向梦的衣襟,轻轻合上了病房的门。

    “姐,给我半天假吧,我想在这陪着魏航,下午再去上班。”

    “我给你一天假,但是今天你要好好休息,不许再折腾了听到没有?你看你,一夜不睡有多憔悴!”

    “我没事的。”

    窗外的天空已经透出晨曦的微亮,向梦看看手表说:“那我就上班去了啊。”

    我张张嘴,却欲言又止。

    向梦看看我的神情,从小包里取出一张银行卡说:“卡里有两万多块钱,你先取来用,密码是我生日。”

    我惭愧地笑笑说:“姐,你咋这么懂我呢……”

    向梦瞪了我一眼说:“我希望明天不再阴雨而是天晴,我更希望明天的你,变回三个月前的你,积极、开朗,答应我好吗?”

    “好。”

    向梦想了想又说:“别怪姐多嘴,你和文惜……分了就分了,谁分手了不都还得过自己的日子吗?我要是遇见合适的女孩,就给你介绍。”

    “恩,谢谢姐。”

    向梦掏出湿巾,细致地帮我擦了擦脸,然后微笑着摆手离开,在这一瞬间,我感到了一些久违的温暖,我不想再颓废下去了,因为没有了文惜,我还有魏航这样的好兄弟,还有向梦这样的好上司,我不想再辜负他们对我的关爱。

    ……

    我管向梦借钱,是因为我的身份证,和那张存了十万块钱的银行卡,都随着摩托车里的钱包一起沉入江底了,这些卡补办回来需要很多时间。除了要赔给林裳的12000,魏航在酒吧里赔了6000,免单的酒和魏航喝掉的两瓶伏特加算做2000,这8000块钱理应我来承担,加在一起,便是整整两万块钱。

    站在ATM机前,我反复取了四次5000元摞在一起凑足两万,想再取几百块零花,却被ATM机告知,超过了两万提取金额不能再取。

    我无奈,拿着有些厚重的两万块现金,想到过了今晚,这些钱都不再属于我,不禁好一阵唏嘘。因为这两万块钱原本的用途,是购买一套房子其中的三个平米的……可是,那个憧憬中温馨而欢乐的,属于我和文惜的小房子,怕是永远也不会出现在这个世界上了。

    ……

    一个上午我都在医院陪着魏航,直至他睁眼清醒了过来。

    “怎么样,魏航?”

    魏航伸了伸懒腰,道:“这一觉睡挺香!恩?我这是在哪,医院吗?三儿,你怎么也在这里?”他揉揉眼睛略一寻思,指着小厮和崽崽骂道:“你两个傻逼,昨晚的事,谁让你们告诉三儿的!”

    我急道:“别怪他们,昨晚我也进了医院……”我把昨晚发生的事简单告知了魏航,魏航听了我的遭遇,哈哈直乐。

    崽崽打了盆温水给魏航洗脸,眼眶里含着眼泪,娘炮地说道:“你是睡了一觉,我和小厮、三儿可折腾了一宿,航哥你知不知道,你差点就醒不过来了……”

    小厮一巴掌拍在崽崽脑袋上,骂道:“放什么屁!会不会说人话!”

    魏航大笑说:“你们几个,至于吗?还把我弄医院来!我魏航喝酒喝进了医院,说出去别人裤衩都得笑掉了!”

    我取出准备好的8000块钱说:“魏航,抱歉的话我就不多说了,但昨晚的事因我而起,是我犯浑,损失的钱我来承担。”

    魏航推开我递给他的钱说:“钱你收起来,这不是你个人的事情,这是乐队的事,乐队的事就是我的事,昨晚你是救我的场,你这钱说什么我也不会要的。”

    听魏航这么说,小厮和崽崽很快拉长了脸,表情明显很不情愿。

    我正要答话,手机忽然响了起来,电话里的向梦声音有些不安:“陆鸣,下午没事的话来公司一趟,人事部给你出了一张严重警告通知单,需要你来处理一下。”

    “什么严重警告?”

    “是你的考核情况,呃……这三个月里你扣掉太多的考核分数了,再这样下去,公司会把你开除的……”

    我火气腾得烧了起来:“谁他妈开的通知单?”

    向梦沉吟许久才小声说道:“文惜!”

    我知道我会听到这个名字的,但真的确认是她这个人事部部长亲自给我出的严重警告通知,我的神经还是感到一阵惨痛的撕裂,我没有再听向梦说些什么,失神地挂断电话。

    “魏航,我有事要处理一下,这8000块钱你收好,这事是我一手造成的,你替我抗,我心里只会更加痛苦。”说着,将扎成一捆的钱放在魏航的床边,转身就走。

    魏航虎着脸怨道:“这逼事整的……”

    ……

    一路心事重重赶到公司找到向梦,将银行卡递给她:“姐,我取了两万块钱,等我的银行卡补办好就还你。”

    “还钱不着急。”向梦接过银行卡,给了我一张通知单。

    我没有看那通知单的内容,仅看见右下角那个熟悉的签名:文惜……

    我在向梦惊愕的眼神中,擦擦擦地将通知单撕成碎片,然后揉成团丢进了垃圾桶。

    “陆鸣,你怎么又毛了!冷静点!”向梦向我喊着,却只得到我的背影。我似乎又一次到了失去理智的边缘。我颓废了三个月,失意了三个月,我的工作业绩像蹦极,又像暴跌的股市一样一落到底,迟到早退、上班睡觉,种种违反纪律也让向梦头疼不已,但我这幅德行,是他妈拜谁所赐?

    如今我刚刚想要找回曾经的自己,却被我的前女友、身为人事部部长的文惜贴上了一张耻辱般的警告单,这泼冷水浇得老子心花还没开放就他妈荼蘼了。

    我冲到电梯间,狂按电梯按钮却始终等不到那可恨的电梯,一腔怒意无从发泄,转身冲进楼梯间,大步向上爬了将近十层楼,来到人事部,一把推开迎面而来的接待秘书,不顾阻拦径直冲进了人事部部长办公室。

    办公室里一男一女同时诧异地看向了我。

    站在办公桌旁的女人身材丰腴,化着精致的职场妆,梳着整齐的发髻,便是文惜。坐在原本属于她的皮质转椅上的,是个油头粉面的秃顶胖男人,定睛一瞧,原来是公司的五个副总之一:行政总监高予仁。

    显然我打断了他们之间的谈话,文惜立刻皱眉喝道:“出去!”

    我的愤怒令我直接无视了高予仁,仅对文惜喊道:“是你叫我来的!你不是要严重警告我吗?来呀!他妈的现在就警告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