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1章 难料的世事

    更新时间:2016-03-13 17:14:56本章字数:2290字

    紧跟在我身后的接待秘书小心翼翼地对文惜说:“文部长,对不起,我拦不住他……”文惜却恭恭敬敬地向高予仁说:“高总对不起,惊扰您了,我想我还是先处理好这件事,再向您汇报工作吧。”

    高予仁这狗逼是个十足十的色鬼,此时便用那种似乎仅用眼神就能扒光女人全部衣服的眼神看着文惜的身子,满脸是笑地说道:“不要紧,不要紧,你先忙,忙完了来我办公室找我。”他将肥胖硕大的身躯推离办公桌,走过我身旁时,上下扫视我一眼说:“我们不要求员工上班穿正装,但也不鼓励穿成你这样,你这样像什么?摇滚歌手吗?”

    我虽对他不齿,但毕竟不想无端得罪他,因此没有顶撞。我低头看自己的衣装,一宿没回家换衣服的我,身上穿的依旧是那件图案夸张的T恤,而且经过车祸和大雨的蹂躏,皱皱巴巴十分邋遢。

    高予仁问文惜:“他叫什么名字?哪个部门的?”

    文惜答:“他叫陆鸣,是客服部的。”

    高予仁用轻蔑的冷笑对我说道:“原来你就是陆鸣,客服部最差的一名员工。”

    “高总,他不是您说的那样!”伴随着走廊里笃笃的高跟鞋声,向梦也随我来到了文惜的办公室,急切地在高予仁面前为我辩解,“陆鸣是咱们公司成立以来最快达到五星级标准的客服员工,而且连续三年都是公司级的优秀员工。”

    高予仁又把他那双色忒嬉嬉的狗眼看向向梦,冷哼道:“可我怎么在最近几个月的考核名单中,看到最多的都是他的名字?向部长,你可不能因为他是你的手下,就偏袒呵护啊。”

    向梦一时语塞,只是无措地看着我,目光中的焦急发自真心,而看向我的另一双美丽的眼眸中满是文惜冷漠的恨意,我的心就在这一暖一冷的两束目光中备受煎熬。

    高予仁对文惜说:“文部长,处理好这件事情,公司的制度绝不是一纸空文,我眼里最容不得沙子。”说完拂袖离去。接待秘书很有眼色地关上了办公室门,一时间,我和文惜、向梦各自肃颜立着,房间里安静得可怕。

    文惜最先打破沉默:“陆鸣,鉴于你近三个月的表现,人事部代表公司对你严重警告一次,把你的警告通知书给我。”

    “我撕了。”

    文惜无语地摇摇头,重新打印了一份警告通知书,用红色铅笔划出我那些违反纪律的记录,然后看着这些密密麻麻的红色小圆圈,用笔尖有节奏地敲着桌面,半晌说道:“你知道吗?其实按照规定,我已经可以开除你了。”

    我用欣赏的眼光再次看了看无比美丽但已不再属于我的文惜,细细咀嚼着她的冷言冷语,感到心已经疼得不会再疼了。终于我也学会了冷漠的语气,平淡地说道:“那就按照规定,开除我。”

    向梦急上前一步,紧张地拉住我的胳膊说“你说什么呢,陆鸣!别乱说话!”向梦又对文惜说:“文部长,就给陆鸣记一次警告吧,你也知道,他的工作态度一直很端正的,工作业绩也是有目共睹的,这三个月……这三个月是我疏于监督,我向你检讨,我保证接下来对他严格管理……”

    我悲愤地打断了向梦说:“姐,难道你看不出来我的卑微吗?我一个小小员工,人贱、职低、言轻,可你也是个部长,和她平起平坐,何必跟我一起卑微呢?”

    向梦撕扯着我的T恤,用最包容的语气劝我:“陆鸣,早晨你是怎么答应我的你忘了吗?你答应我要做最好的自己!”

    我紧紧盯着面如冷霜的文惜,咬着牙说:“离开这里,也许我就能做最好的自己了。”

    我发力把向梦的手臂推开,从文惜桌上取了一张便笺纸,又抽出一支笔,龙飞凤舞地写下:辞职报告,老子不干了,陆鸣,即日。

    文惜看清了便笺上的字迹,陡然变色,她咬着嘴唇迅速抽出抽屉,取出人事部的公章,高举起,极用力地狠狠砸向便笺纸。

    一声闷响,接着却是向梦的惨呼。

    这变故让我措手不及,向梦她竟然用自己的手挡在了便笺纸上,文惜重落下的公章,便砸在了她的手指上。

    文惜惊讶地从椅子中跳起,手中的公章落在地上。

    “姐!”我急忙拉过向梦的手,她右手的两根手指印上了印泥的红色,砸上了印章的字迹,而且迅速肿胀起来,她倒吸着凉气,两颗眼泪刷地掉了出来。

    “向部长,我……”文惜万料不到她那集中全部愤怒的一戳,盖中的却是向梦的手。

    “姐,快点跟我去医院!”

    向梦却坚持从我的手中抽出了她受伤的手,对文惜正色说道:“文部长,你不能开除陆鸣!”然后用受伤的手重新拿起那张便笺纸,将它放进了碎纸机。

    ……

    我不顾向梦的反对,硬是拉着她来到停车场,坐进了她的科鲁兹,我要带她去医院。文惜紧跟着我和向梦的脚步钻进车子后排座位,我冲她吼道:“你来干嘛!”

    “我和你们去医院!”

    我不耐地打断了她:“走开!不用你管!”

    我驾驶着科鲁兹离开地下停车场,下意识地瞅一眼后视镜,手足无措的文惜呆呆站在原地,身影很快缩小在黑暗中消失不见。

    我把车开得飞快,很是不忿地对向梦吼道:“你疯了吗?你至于吗?你的手不要了吗?”

    向梦用左手抚着右手,叹口气说:“陆鸣,姐是不希望你辛辛苦苦积累的三年,因为你的一时冲动而毁于一旦。”

    我的眼眶顿时湿润,哽咽道:“姐,你干嘛对我这么好!我不值得,不值得啊你知道吗……你也看到了,我这三个月心神不宁,整天又和她免不了因为工作的事情低头不见抬头见,我怎么能静下心来!我真的不想干了!”

    “有些话我本不该说的……最近一段时间,咱们公司人事上发生很大的变动,如果……如果这三个月你和以前一样认真工作,你就是咱们部门里最有希望提组长的人选,提了组长后,我再找机会推荐你做副部长……这就是我的计划,可是……可是现如今,你已经错过了最好的机遇,恐怕再等五年,我也没有这么好的机会来帮助你了。”

    世事原本就是这么讽刺,也许文惜能多给我三个月的时间,我为她创造一个家庭的愿望也许就不再那么困难了,一切不就充满希望了吗?可是有些事错过了就是错过了,就像一枚将要坠入海底的金币,从我的指缝中溜走,立刻堕入无边黑暗,再也抓不到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