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3章 黄铜钥匙

    更新时间:2016-03-14 21:50:00本章字数:2245字

    月光照在花池里,朵朵小花折射在我和林裳面上的冷白色,仿佛都带着沁人心脾的花香,这个老旧的家属院远离了尘世喧嚣,虽然破败但胜在清静,会让人忘却都市的狂躁,得到片刻心灵上的安宁。

    远至院墙外的高大乔木摇曳,近至身边花间小虫振翅,自然之声如此美妙。如此沉默许久,我和林裳各自点燃了第二支烟,她似乎也感受到了这个老旧家属院的妙处,轻轻闭起眼睛,微扬起脸庞,任由月光洒在她比月亮更皓洁的面上,表情恬淡安详。

    此情此景已然令我有了微醺之意,向梦给我准备的两罐啤酒更是恰到好处,我打开一罐啤酒,用酒罐轻触林裳的手背,她睁开眼睛,接过了啤酒,对我报以微笑。

    她对我说:“谢谢。”

    这是我第一次看见她笑,她的笑容真的很美。如果漂亮女人的容貌可以被形容成一个剔透的奶油蛋糕,那么她们的笑容,就是蛋糕顶上那颗最红润的樱桃。

    我打开另一罐啤酒,举杯示意,然后一改从前大口快饮啤酒的习惯,选择了小口品味,这样新鲜的尝试带给我不一样的感受。

    我没话找话,笑道:“今晚的月色真的很美啊!”

    林裳却触景生情地说:“月色是美,却很忧伤,所以人们才把小调音乐比喻为月光。”

    她小酌一口啤酒,再次取出口琴,略一踟蹰,吹奏了一支即兴的小调曲子,在这支曲子里,我听到了《天空之城》、《千与千寻》、《幽灵公主》等动画的主题曲片段。

    林裳用她高超的口琴技巧,将这些耳熟能详的,原本就有些忧伤情绪在内的动画音乐编成小调,又密密地织成一曲,巧夺天工、天衣无缝。曲子进行到后半部分,她甚至将《舒克与贝塔》、《小龙人》、《蓝精灵》等节奏比较欢快的动画主题曲也编进了即兴曲,只是全部改为小调演绎,且舒缓了节奏,这种在反差中出现的忧伤,倒反而更让人有一种恍如隔世的感觉。

    一曲毕,我被这些小时候的动画片音乐听哭了,我不知道自己为何如此脆弱,眼眶好像是装满了水的杯子,一点点轻微的振动便溢出了眼泪。

    也许是这些儿歌般的曲子和我内心深处已经掩埋太久、早被尘封遗忘的一些东西产生了共鸣,并且很快扩大了共振,形成一场移山平谷般的地震,将我这颗在尘世中麻木了太久的心震得支离破碎。

    林裳问我:“好听吗?”

    我擦擦眼角的泪花:“好听……很好听!”

    林裳又笑了笑说:“嗯,我知道我水平不错,不过你也不用哭吧,哈哈!”

    “我有吗?我怎么可能会哭……”

    “口是心非!你的眼睛已经出卖了你……”

    我举起啤酒:“喝酒!”

    林裳举起啤酒罐一饮而尽,说:“曲子你也如愿听了,现在可以还我的钱了吧?”

    我将手中的一沓钱币递给她,却有点舍不得撒手。

    林裳一时间抽不出我手中的钱,问:“怎么,事到临头想反悔了吗?”

    “不反悔,就是有点心疼,呵呵,攒这些钱,还挺不容易的。”我放开了手,心中却回忆起那一个个辛勤劳苦的日子。

    林裳出乎我意料地,有点小家子气地一张张点起了钱币,我看着她认真的表情,心想这个开着大切诺基、气质不凡、一看就不缺钱的女人,竟然还有这市井的一面……于是玩笑着说:“小钱儿,你不用这么认真吧?”

    林裳点完钱币,表情忽然又变得深沉起来,颔首瞪我:“你攒钱不容易,我攒钱也不见得简单,为什么这里只有一万一,怎么少了一千块?”

    因我早晨只取了整两万元,给了魏航八千,又带向梦去了趟医院,剩下的已经不够一万二,所以干脆取了个整。我道:“原本是够的,只是临时有些变故,我用了一些,所以……还有一千块,先欠着哈!”

    “言而无信,无耻之徒!”林裳陡然站起身来这就要走。

    我忙喊道:“一万一都还你了,我至于短你一千不还吗?为了这一千,我人格都被你侮辱了,你得补偿我!”

    林裳转身冷笑说:“你听了我一支曲子,却给自己的承诺打了折扣,你该怎么补偿我呢?”

    我生平最守承诺,最怕别人说我不守承诺,于是答道:“我……你要是喜欢吉他,我可以弹吉他给你听!”

    林裳犹豫了片刻,欲走又留,终于还是开口问道:“吉他呢?”

    我见她因音乐而停留,自己也陡然来了些兴致,兴冲冲地站起道:“回家去取,很快回来!”

    “我和你一起去,我想看看‘豆豆’……”

    我愣了一下才说:“说了它叫喵妹儿的,怎么还叫它豆豆,难道你养过叫豆豆的猫吗?”

    “呃,算是吧……”

    “豆豆和喵妹儿长得很像吗?”

    “恩,很像。”

    我和林裳有一句没一句地聊到家门口,猛然觉醒,靠,我的钥匙不也随着摩托车丢锦江了嘛……这下好了,家都回不去了。

    林裳诧异问我:“怎么不开门?”

    “钥匙、钱包、摩托车,还有你的手机,在锦江里刚好可以凑桌麻将了……”

    喵妹儿似乎听到了我的脚步声,隔着门板喵喵叫着,一听就是饿了。林裳急道:“你的喵妹儿是不是饿了?”

    “这你都听出来了?喵妹儿和‘豆豆’,连饿了的叫声都一样吗?”

    “呃,很像的……现在怎么办?”

    “还能怎么办?找个小旅馆睡一晚,明天再找开锁匠开门呗。”

    林裳的神色似乎比我更要紧张喵妹儿,她蹲下,细细听了听喵妹儿的声音,说:“多可怜,她已经很饿了,你真是个不负责任的主人!”

    我无奈说:“走吧,它一晚上不吃饿不死。”

    林裳摇摇头沉吟道:“那怎么行……”跟着,她纠结了片刻,站起来问我:“陆鸣,这间房子是你租的对吧?”

    “恩……你想让我找房东拿钥匙?不行,都这么晚了,他们老两口肯定早就休息了,再说他们住在成都市区,来回折腾也太麻烦了些。”

    林裳理了理耳边的长发,犹犹豫豫地问道:“那,你租房以后,有没有换过大门的门锁?”

    “没有啊……”

    林裳在我诧异的注视中,缓缓打开小包,拉开一层层的夹层拉链,终于取出了一件物事递到我的面前。

    只见她掌心中,躺着一枚带着些许铜锈,看起来很有些年头的黄铜钥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