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4章 相互重叠的空间

    更新时间:2016-03-29 01:23:13本章字数:2777字

    我心里一凛,讶异地问道:“这个……这个是这扇门的钥匙?”

    林裳小声答道:“嗯……你、你别盯着我看呀,快点开门给喵妹儿喂吃的吧!”

    我狐疑的接过了钥匙,手指与钥匙相触,立时有种斑斑驳驳的凹凸不平感,匙尖插进锁芯的过程有些生涩,铜锈脱落发出吱吱喳喳的尖利的声音。

    然而门锁毕竟识出了这把钥匙,仿佛与一个久未谋面的老友重新相逢,时间并没有打磨掉他们之间的默契。

    我给喵妹儿的猫食盆里倒进猫粮和水,喵妹儿嗷呜叫着大快朵颐起来。林裳蹲在我的身边,轻轻抚摸着喵妹儿的脊背,一副很爱怜它的模样。我回想起与林裳的几次相见,胸中郁结起许多的疑惑:夜半的独自造访、科华南路上巧到不可思议的车祸、还有那枚能打开我的房子的黄铜钥匙……

    我终于按捺不住,皱着眉问她:“为什么你会有这里的钥匙呢?”

    林裳笑了笑说:“你不用这么紧张,我不是女间谍,也不是女刺客,对你无毒无公害的!其实……”

    林裳欲言又止,我却最受不了别人的话说到嘴边又咽回去,急道:“其实什么?其实什么啊?”

    林裳用一双美目看看我,眼神里有一种对前尘往事回忆的情怀,柔声说道:“其实我和你一样,也是这间老房子的租客,只不过,那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

    林裳的温言细语如同和煦的春风,吹散了那些解不开的迷雾,我眉头舒展,笑道:“怪不得你昨晚上看起来对这间老房子很熟悉的样子,原来你也曾在此停留!”

    林裳笑着点了点头:“对不起哈,昨晚吓到你了吧,其实我只是想回到这里看看,回忆在这里的那些往日时光。”

    我摸摸喵妹儿的脑袋,激动地问道:“难道,你所说的‘豆豆’,就是喵妹儿?”

    林裳却摇摇头说:“昨晚我以为它是豆豆,可仔细看了看它,它并不是豆豆。我想,豆豆也许是她的妈妈吧……”

    喵妹儿是房东老夫妇最爱惜的宠物,只是他们如今年老多病,去成都和自己的孩子一同生活了,而因种种原因,他们不能带着小猫和他们一起走,于是机缘巧合下,我这个爱猫的租客,租到了他们这对爱猫房东的房子。

    虽然我和林裳并不熟悉,甚至是十分陌生,但不同时间内相互重叠的空间,似乎在一瞬间就拉近了我和她之间的距离,更为欣喜的是,原来她和喵妹儿,也有着千丝万缕解不开的缘。

    我这边惊喜万分,林裳却黯然失神,说道:“我租这间房子的时候,也像你和喵妹儿一样,和豆豆互相陪伴。似乎豆豆和我的关系,比它和房东夫妇,它真正的主人还要好得多。只是,想来豆豆现在已经不在这个世界了吧……”

    猫的寿命不算长,且很容易因病症而不治,因此林裳的豆豆也许真的像她所说那般,已经死去了。毕竟,我租这间房子时,房东夫妇拜托我照顾的,只有喵妹儿这一只猫儿。

    我问她:“我在这里住了将近三年,那你是什么时候住在这里,又是什么时候离开的呢?”

    林裳低着头,怔怔地看着把小脑袋伸进猫食盆里、吃得欢天喜地的喵妹儿,许久才喃喃说道:“很久以前了,久到我也记不清是哪年哪月了……”

    林裳的脸上不再有笑容,她的笑,就像清晨的最后一滴露珠,在一个不经意间就彻底地消失不见。她表情的多变让我对她有一种捉摸不透的感觉,似乎我不经意间的一句话,就能在我不知不觉间,触动她敏感的心弦,让她时而欢欣、时而忧郁。

    我不禁问道:“为什么你只不过25岁的年纪,说起话来却那么老成,总让我有一种时过境迁的失落感呢……”

    她冷冷问我:“你怎么知道我25岁?”

    我想俏皮一点、让气氛轻快一点,因此故意萌萌地带着撒娇气说:“你猜呀!”

    林裳冷笑一声:“无聊!”

    “其实,你25岁,是我猜的……”

    “你怎么不猜我52岁了呢!”

    林裳的身份证上显示,她的生日分明和我同年同月,仅仅比我小了几天而已,她却为何矢口否认呢?我略一寻思,恍然,女人啊!却总是那么在意自己的真实年龄!

    我微笑不语,心知女人心海底针,半句话说得不对,她们的心海便会顿时晴转多云、阴转大雨。此时的我,不妨暂时沉默,让这骤雨快下快停。

    林裳问:“你笑什么?”

    “我笑你一个52岁的中年妇女,却拥有25岁少女倾国倾城的容颜,这可当真是奇了!”

    林裳的面上有了一些笑意,说:“真是那样的话,我岂不是成了妖精?”

    “这么说,你承认自己倾国倾城了是吧?嘿嘿,毫不谦虚啊!”

    林裳低头浅笑,不一会,脸庞竟然升起了朝霞般的红晕。

    我晕!她竟然害羞了!

    害羞微笑的林裳,仿佛是带着红樱桃的剔透的奶油蛋糕,又撒上了一层带着露珠的枚红色花瓣,当真是粉雕玉琢、美艳不可方物,我望着她,有些痴了。她确实是我见过的最美的女子,从前的我觉得文惜和向梦,一个美得纯真、一个美得知性,但怎么比较也是不分伯仲的,可如今她们比起林裳来,都略逊一筹了。

    林裳被我看得有些窘,转移话题说:“你还欠我一支吉他曲呢!”

    “啊!我怎么忘了这事!”我急忙去卧室里取出很久不弹的Kepma吉他,吹去落在它表面的灰尘,拿着回到林裳身旁。

    刚刚按下一个和弦,林裳却摇头说道:“今天不早了,我该走了……”

    “一支曲子的时间又不长……”

    “可我想有所期待……你看看你的吉他,落满了灰尘,说明你很久不练了,弹出的曲子肯定不好听。而我喜欢去期待一份完美的惊喜……所以不如你好好练习,什么时候我想听了,你再弹来,让我听听你弹的是不是我喜欢的曲子,能不能惊喜到我。”

    失恋后的我确实没心情弹琴,早把这吉他丢在一旁,也因此给魏航弹贝斯时,手指硬得像棒槌一样。此时勉强弹来一定彼此难堪,所以听她既然如此说,我就坡下驴地应着:“嗯,那样也好。”

    “钥匙留给你,你配了新的钥匙后记得要还给我!”

    “好。”

    “你欠我三件东西,忘了没有?”

    “没有忘,是一千块钱、一枚钥匙,还有一支吉他曲。”

    “恩,没忘就好,既然你是个愿意信守承诺的人,就不要失信于我。”

    “恩,放心!你……你这就要走吗?”

    林裳取出一支X玫瑰递给我,自己也抽上一支,浅笑说道:“其实我是给你留个面子,你知道我口琴还是有些造诣的,好好练习,别让我对你的吉他水平失望哦。”

    “呵呵,比起你的口琴,我的吉他是逊色一些,但也不是没有超过你的空间。”

    “拭目以待,洗耳恭听!”

    我送林裳到门口,问她:“那我怎么联系你,至少要告诉我你的电话号码吧……”

    林裳的笑意又很快消失了,我猛然意识到,我哪壶不开提哪壶地提起了她的手机……

    林裳轻轻呼吸着轻烟,淡淡地说:“比起随叫随到,我更喜欢偶然邂逅。”

    “那……你怎么走,这里这么偏僻?”

    “我有车。”

    “不是坏了吗?”

    “我还有车。”

    “可你喝了啤酒!”

    “我有司机……”

    ……

    林裳像个高大上的白富美一样翩然而去,留下我独自抱着吉他来到阳台,抽着她送给我的X玫瑰,按下和弦,轻轻扫动琴弦,弹了个忧而不伤的琶音……我想,无论她是真的对我的吉他曲有所期待,还是给我个练习吉他的空间,我想,我都在这个不平凡的月夜里有所收获……

    至少,我拥抱着月光,在花香中和一个美妙的女子一同抽烟喝酒、听一段她为我而奏的口琴即兴曲,这已经很奢侈很奢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