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2章 两个版本的事实

    更新时间:2016-04-05 22:29:21本章字数:3481字

    林裳莫名其妙地笑了,咯咯咯地好像还真挺开心的样子,笑的时候,脸上还挂着未掉落的泪滴。她多变但变得毫无根据的复杂表情简直看得我一阵阵发毛,脊背上发了一阵鸡皮疙瘩,颤声问她:“你……你还笑得出来啊?”

    林裳抽口烟,止住笑,用神叨叨的语气说:“昨晚的事情嘛……其实有两种版本,你想听哪一种?”

    我一阵无语后无奈答道:“你倒是先说说是哪两个版本啊!”

    “第一个版本是需要你负全部责任的,你会因此承担法律的追究和道德的谴责,但第二个版本是不需要你负责的,整件事情完全跟你无关,你是被动受害的……”

    我这人是废了,但没烂到万劫不复的境地,而且我真的不愿意再这样混沌下去。于是带着诚意地说道:“虽然我不知道你为什么说这些,但我是不会逃避的,我选择第一种版本!”

    可饶是嘴上如此说,心里却寻思,事实就是事实,哪里还有这版本那版本的,这鬼灵精怪的林裳究竟要闹哪样?她捉摸不透的心思又在谋划着什么?这个时而静谧地吹奏乐曲,又时而暴躁地砸酒吧的女人,究竟是何来头……

    林裳丝毫没理会我这些杂乱无章的念头,正色说道:“第一个版本是这样的:昨晚我好好的去酒吧听歌,但弹唱的歌手唱了一支我很不喜欢的歌,于是我发脾气砸了他们的店,却又因魏航的歌而心情好了起来,于是和你喝了许多的酒。然后呢,我们在‘曾记’吃烧烤,聊了很多话题,但多数是你在不停地絮叨你和你前女友文惜之间的破事。之后,我因为喝多了酒,一个人趴倒在餐桌上睡去……这就给了你机会,于是你色胆包天地带着酒醉的我来到这间酒店里开了房,欺负了我。直到早晨,你醒来以后,掀开自己的被子想偷偷溜走,被我发现,你却还嘴硬地说自己什么都不记得。所以,在这第一个版本里,你是个人面兽心的家伙,而我是个被你欺凌了的弱女子。”

    我心里做着复杂的判断,而林裳盯着我的眼睛咄咄逼人地问道:“这就是第一个版本,需要你负责的版本!你认可吗?”

    “如果这就是事实,我认可!但有一点,我没想要溜走!”

    “没有什么如果,我要你完完全全地相信,这就是事实!”

    “好吧,我完完全全相信,这就是事实!”

    林裳神色复杂地看着我,又颇有些玩味地问道:“真的相信吗?”

    我有点崩溃了,大声答道:“我相信!我相信!”

    “唉……这么说,我们就肯定发生过关系了?我林裳好好的姑娘,真的把身子给了你这个烂人……你这个烂人,昨晚又不回家,喵妹儿又饿了一夜……”

    “好,我承认,我是个烂人!可是我还是想对你说一句:对不起……我……”我话说不下去了,因为我想起了尕龙的贝斯,为什么我总在做了对不起对方的事后,还要说着这句毫无营养的话呢……我终于打住抱歉的话,正经说道:“我接受你任何的处置!”

    林裳熄灭了烟头,问道:“你想都不想就抗下了责任吗?”

    我惭愧但还有点坚定地说:“是我的错,我会承担也会补救,我只怕,很多事情是我补救不了的,我……我伤害了很多人,可我并不想这样……”

    林裳突然站起身子,指着我的脸发怒问道:“如果我不报警,但我要你砍掉自己的一根手指作为惩罚,这样我才能消除万分之一对你的恨意!我问你,你会砍掉吗?”

    我痛苦地纠缠着自己的头发,我感到自己酝酿已久的罪孽终于要开花结果了。这突然爆发的痛苦让我在水深火热的心理煎熬中无法自拔,渐渐地,我的情绪开始期待这种快意恩仇的解决方式,终于深深叹了口气,说:“我会的!”

    林裳似乎在从我的表情中寻找些什么,她思考了一会,递给我一支X玫瑰,自己又抽上一支,说:“你想不想知道第二个版本是什么?”

    “我已经认可这件事的经过了,林裳你究竟还想玩什么?”

    林裳再次发笑,笑得有点儿灿烂,然后表情突然变得哀伤不已,缓缓说道:“你听好了,这第二个版本中的你没有做错事,但故事反而很残忍的,对我而言更加的残忍:昨晚我去酒吧并不是为了听歌,而是因为那里聚集着很多色心满盈的男人,而我想随随便便地找其中的一个脏了我自己!至于我为什么要这样做,你不用知道……但在酒吧,弹唱歌手挑逗我的时候,我发现我自己并不能完全接受这样事情的发生,所以我在心理的折磨中发泄地砸了店,之后的事情不必赘述,而到了‘曾记’烧烤店以后,我再次产生了那种不自爱的想法,所以我装醉!而且你真的把装醉的我带到了这间酒店。我以为你会在酒后和我做那些事情,而且我也做好不拒绝不反抗的准备,因为那都是我自找的……可你却把我送进了房间,帮我脱掉了靴子,给我盖好被子让我睡觉,自己却因为酒醉不支,倒在了我的身边……”

    我听得一阵恍惚,林裳的两种描述似乎都有那么一点点事实的痕迹,可我却真他妈的一点也判断不出来究竟哪种是真的……

    我不解地问道:“你说我倒在你的身边,可为什么早晨的时候,我们的衣服都在地上?”

    林裳点燃一支烟以掩饰她尴尬的脸红,继续说道:“那是因为我不相信你一点那样的想法都没有……你醉倒后,是我脱光了你的全部衣服,我也把我的衣服全都脱光了……我要让你来占有我!”

    林裳又说:“我贴着你的身子,吻着你,而且你也终于起了反应,紧紧地抱着我贴着我,你也吻着我不放……就在我差一点就被你侵犯的时候,你忽然有些清醒地说:‘林裳,怎么是你!我……我们不能这样!你……你还记得,在那皎洁的月光下,你吹奏的那些儿时的童真吗……’”

    “我真的是这么说的?”我有点不信,两个都脱光了的男女,而且都在酒后,不发生点儿什么真他妈的可信度不高。

    “这个问题我拒绝回答,你只能选择相信第一个版本,或是第二个!”

    “那然后呢?”

    “然后你推开了我,迷迷糊糊摇摇晃晃地穿上了你的小裤,又找到我的小裤丢给我叫我穿上,之后,你又昏睡了过去……那时候我的心情很复杂,但不知道为什么,我突然觉得在你的怀抱里很有安全感,于是我就那样抱着你,平静地睡了,直到早晨……所以这第二个版本里,你是个正人君子,我却是个不要脸的贱女人。”

    林裳的神情极端地严肃,严肃的背后似乎是快忍不住了的痛苦,她无力地说道:“我的烟抽没了,你去给我买一包来!然后告诉我,你,究竟选择哪个版本!”

    我魂不守舍地去外头的便利店里买了包烟,看到旁边的药店,又咬牙低着头进去买了一些事后用的药,回到酒店大堂时,忽然想到,我的身份证不是丢了吗?我和林裳怎么开的房?

    于是问那大堂美女客服:“312房,昨晚是谁开的房,你有没有印象?”

    客服狐疑地抬头看了看,似是因认出了我而抱怨道:“你闹得还不够吗?昨晚你喝醉了,在大堂里又吵又闹的,好多客人打来投诉电话……”

    “呃,对不起我喝太多了,我闹什么了?”

    “你带着你女朋友来开房间,又拿不出身份证,我们不给你开房间,你就闹!”

    “我闹?我闹了些什么?”

    “你好像是说你的女朋友喝醉了身体很不舒服,想要让她尽快休息,希望我们不要在身份证的事情上为难你……”

    “那最后怎么开的房间?”

    “恩……你从你女朋友的包里取出了她的身份证……”

    我问客服的这些问题,只是希望能够得知,自己带林裳来酒店时,究竟是出于什么样的目的,而我已经从她的口中,得到了基本的判断。我了解自己,我酒后必吐真言!所以跟前台客服说的那些话,一定是我最真实的念头。

    我必须要确认,至少我带林裳来酒店之前,并不是觊觎她的美色,而真的是担心她喝得太多,我并没有肮脏的念头!因为我和林裳在那一晚的月光和花香中,感受到的是彼此心底最深处掩藏着的:最纯洁的真心,我不能,我不敢,失去它!

    而我也庆幸自己,不是”第一个版本“中的龌龊混蛋!

    但返回客房的走廊里,我的脚步声渐渐沉重,如果不存在第一个版本,那么就只剩下第二个版本了……第二个版本中的林裳,虽然身体没有被我侵犯,但她反而一开始就是个“不自爱的贱女人”!她的精神世界似乎更加地痛苦不堪!我一直认为,一个抽烟的女人,多半受了很重的情伤!一个能用自己身体贞洁来自暴自弃的女人,究竟有多重的伤痛?对这个世界有多失望?

    我终于明白,林裳给我的两种版本的事实,绝不是表面上看起来那么肤浅。细细想过之后,我反而觉得自己和她有没有发生过性的关系、我是否会受到法律的制裁,这些都不是最重要的。而最重要的是,林裳来到这间酒店之时,究竟是带着什么样的心理!

    我回到房间门口,举起的手却迟迟敲不下去……

    对于林裳而言,如果她的心是纯净的,那么她就在第一个版本中,被我肮脏了身体,夺走了她的贞守。而如果她的身体没有受到伤害,那么第二个版本中的她,心在一开始就是肮脏不堪的了……

    她把一种无论如何都逃避不开的伤害,交给了我来选择!

    可她明明知道自己的心究竟是怎样想的,为什么还要让我来做这样的一个选择?

    我突然觉得好可怕,原本昏暗的走廊似乎瞬间变得更加阴暗了……尽管我不知道林裳经历了什么,但这样的抉择中,她的精神和身体分别受到了摧残,不能幸免,而她跟我说这些,似乎蕴含着她对这个世界的最后的一丝期待……

    我该如何告诉她,我的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