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3章 割腕自杀

    更新时间:2016-04-06 22:25:29本章字数:3026字

    我在门外站了许久……许久,我终于开始从另一个角度来思考这个问题:两种版本中的我,一个需要承担责任,另一个不需要承担责任,这当中又有何玄虚?

    承担责任,意味着我侵犯了她的身体,而她的心是纯净的;不必承担责任,那么我没有侵犯她的身体,但她的心是不干净的。

    那么究竟她希望我做出哪种选择?

    我终于明白!终于明白!一定有人用极不负责任的方式彻底伤透了林裳的心,因此她才失去了对这个世界的信任,她恐惧、她没有安全感,她甚至自暴自弃地做出了破坏自己身体干净的决定,而在我和她已经身体交缠的最后关头,我用最后的一点点底限保护了她,她这才像个坠崖的人,挂在了悬崖边上的一枝树杈上!

    哀莫大于心死!这枝树杈,就是她心灵的最后一丝生命!于是她用自己摇摇欲坠的心灵,来赌了一场赢面极小的赌局。在这场赌局中,赌的是我有没有敢于扛下责任的决心!赌的是这个世界上,还有没有一个敢于为她承担责任的人!

    当然,我一开始就告诉了她,我会承担责任,会接受她任何的处置。但显然她并不能完全相信我,因此她抛出了另一个不需要我承担责任的版本,诱惑我,做一个为了保护自己,不惜把她彻底推入无底深渊的人!

    如果我在这极难的选择中,拒绝了这样巨大的诱惑,她才能完完全全地相信我!

    我终于理清了一切纷扰的思绪,用沉稳的动作敲响了门,笃笃笃、笃笃笃……

    门久久不开,又敲,又不开!

    “林裳……林裳!开门啊!”

    又敲门,仍没动静,我将耳朵贴在门上,听不到里面有任何的声音。

    我的心猛然揪了起来,一股寒意聚集笼罩在我的头顶,我大力地拍门,喊道:“林裳!林裳!我回来了,你不是要我做选择吗?我已经做出了选择!”

    门迟迟不开,我的心却越提越高,疯狂地跑到前台,吼道:“312房的女人,看到没有?”

    前台客服惊恐地望着我,摇摇头!

    “把备用房卡给我,快点!晚了怕出人命!”

    我拿着备用房卡冲进走廊,耳边除了狂蹦着的心跳,已然听不到其他任何声音。我有种不祥的预感,林裳她要自杀!

    “滴……”门刷开,开了条缝却又被挂住的门链阻住!

    撞门!

    咔嚓!门链螺栓撕裂了木质门框而出,门洞开,林裳却不在房内!

    我的余光忽然扫到了卫生间镜子中反射出的一片扎眼的红色……我扭转了身子,轻轻推开了卫生间的门……那淋浴间的透明玻璃门上,竟然按满了暗红色的血手印!

    我一阵头晕目眩,身体一软靠在了门框上,几秒钟后才重新恢复意识,颤声呼喊着:“林裳……林裳啊!”将手搭在淋浴间门把手上,拽开了门。

    林裳倚墙坐在血泊中,血液顺着她的衣角滴滴答答地往下滴着,发出抓心挠肝般的流体声音,散发着让人气血翻涌的血腥气……林裳毫无血色的惨白脸庞上溅着血珠,像是流下了红色的泪滴,她右手拿着一把小巧的修眉刀,而她左手的手腕上,一道深得可怕的刀口仍在不停地淌血!

    我抓起她的手腕,紧紧捏住她的伤口,嘴里念叨着:“林裳……”另一只手哆哆嗦嗦地从裤袋里掏手机……妈逼的手机没电!

    我嘶哑的声音喊向门外:“救命……救命啊!”

    前台客服赶到房间,瞧清了卫生间里的一切,发声尖叫,哆哆嗦嗦地开始拨打急救电话。

    我的手掌忽然一紧,反被握住,我看向林裳,她在血色中绽放出最灿烂的笑容,用极微弱的声音说道:“你……你回来啦?我以为……我以为你走了……再也不回来了……”

    “为什么要自杀?为什么!”

    林裳勉强笑了笑说:“听说割腕能自杀,我割了半天……除了疼……好像一时半会还死不了,你……你看,血都不怎么流了……”

    她松开我的手,将手腕处的伤口提到我的面前,暗红的血开始变得粘稠,流出的速度的确在减缓,我却不忍心看。再次握住她的手腕,按住了她的伤口。

    林裳忍痛问我:“你,你想好了吗,你想要哪个版本的故事……”

    我望着林裳的眼睛,含泪说道:“第一个版本!我选择第一个版本!是我贪图你的美貌,欺负了你……”

    林裳眉目舒展,欣慰地用最后一丝力气对我报以微笑,点点头,脑袋却无力地歪在了一边。

    ……

    医院病床上,林裳左手缠着绷带,右手挂着输液的吊瓶,睁着一双大大的眼睛一眨也不眨地盯着我,时不时莫名地笑一下。

    我坐在一旁的椅子上,一时没缓过劲的精神紧绷着,心脏还跳得飞快,我终于开口问她:“为什么要自杀?”

    “因为……因为被你玷污了呗!”

    我吊着脸看她,她却一脸俏皮地回看着我。我是真的不敢相信,看起来钟灵毓秀的林裳,竟然会自杀!究竟,她遭遇过什么……

    我忍住了在医院病房里抽烟的冲动,恶狠狠地问她:“我跟你有没有发生过关系,大家心里各自清楚,别真给我扣上一个逼着你自杀的帽子,我可担不起!”

    林裳用裹着纱布的手拍拍我的脑袋,理了理我凌乱的头发,缓缓说道:“是你选择了第一种版本的……所以我们之间,就只有那一种事实了,你就别再嘴硬了,好吗……我被你欺负了,你却救了我一命,咱俩就算扯直,谁也不欠谁的。”

    我颓然地靠在椅背上,心知林裳一定不会告诉我她的经历和过往了,也是,谁能像客气寒暄一样地告诉别人,那些让自己想放弃生命的事情呢?

    折腾了一个上午,时间已经是十二点半,我问林裳:“你想吃点什么?我去买来。”

    林裳想了想说:“我想吃火锅……”

    “火锅怎么带外卖!再说,医生不允许你吃辛辣食物!”

    “那给我买一份不加辣椒的冒菜吧。”

    “恩,这还差不多。”

    我走出病房没几步,突然察觉,一旦视线离开了林裳的身子,自己就变得非常担心。这个疯癫的女人,搞不好在我离开病房以后,还想再次寻死!我拍拍脑门责备自己,现在我怎么能放心留她一个人待着呢!

    因此我又转身回到病房附近,留了个心眼暂时没有进去,而是躲在一旁的楼梯转角,看她会不会再次做什么过激的事。病房里还有其他的病人及家属,她不至于在病房里寻死,如果她还想作死,得离开病房才行!

    我顺便点燃了一支烟缓解下精神的疲倦。

    妈的!烟抽了没一半,病房门开了,林裳探出了脑袋。我将身子闪进楼梯口里没被她看到,但心里暗自庆幸:幸亏自己多想了那么一下。但我的心情变得更加忧虑起来,因为我怕她放不下自杀的执念。

    我远远地跟在了林裳的身后看着她,她应该是自己取下了输液的针头,此时正扶着墙壁,一步步地往前挪步子,我就这么跟着她,看她究竟还要怎样。一个转身,她钻进了恰巧停下的电梯,电梯门迅速合拢,将我和她相隔。我暗暗叫苦,她这是要去哪里?

    我看那电梯向上开去,一层层地逐渐接近顶楼!我的心反而直直地向下坠,疯了一样地拍打着其他几组电梯的按钮,却一时间等不到另一架电梯的到来。

    我冲进了楼梯间,扯着扶手,甩着大步急速向上,满脑子却都是林裳的身子向地面跌落的情形,是以一秒钟都不敢耽搁,以最快的速度来到了顶层。

    也许林裳所乘的电梯在上升过程中又停下几次,所以我到达顶层时,电梯反而还没到。我暂时松了口气,但翻涌的气血再也难以控制,趴在垃圾桶旁哇哇地吐了起来。我一直没吃东西,吐出来的尽是些胆汁胃酸,带着一股昨晚至今还未消散的酒精味道。

    电梯接近了顶层,我的心反而几乎已经顶到了嗓子眼,我怕林裳不在里面,因为她有可能会在别的楼层跳楼!但我又怕她在里面,因为如果她真的来到了顶层,那么她一定是来寻死的!

    “叮……”电梯门开了,几秒种后,林裳颤巍巍地扶着电梯门框走了出来,我放下心,却又立刻忧起心来。

    林裳看见了正在呕吐的我,诧异地眨了眨眼睛,我一阵心酸,这么漂亮的一个女孩子,应该快快乐乐地生活着不是吗?她却为何一再寻死?都说自杀一次不成的人,就不敢再自杀了,可她为什么还这么执着?

    林裳万料不到我会出现在顶楼等着她,一时间也失去了计较,只是一动不动地扶着墙站着,久久无语。

    终于我吐光了所有能吐的东西,用袖子擦了擦嘴,吼她:“你就这么想死吗?这个世界就这么让你不愿停留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