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4章 买套女式内衣

    更新时间:2016-04-07 22:37:22本章字数:3211字

    林裳表情冷了下来,说:“我本不该来到这个世上,现在我要走了,欠了的总要还,这不是自然而然的事吗?”

    “你混账!你没有爸没有妈吗?你有没有为你的亲人考虑过?你死了他们怎么办?”

    “我没有爸,我妈也不会管我死活,我死了有什么要紧……”

    “难道就没有让你舍不得的东西吗?这个世界真的让你这么绝望吗?”

    林裳不回答我,而是迈开步子,一步步地往通往楼顶的楼梯间里走去,我紧跟着她的身子,嘲讽地说道:“我就在你身旁,你是没办法跳楼的,别徒劳挣扎了!”

    林裳不语,王八吃了秤砣一样毫不回头地来到了顶楼,走到了楼顶边缘。

    我终于扯住了她的胳膊,说:“姐们儿,这不是在拍摄《泰坦尼克》,你Jump,我是不会陪着你一起Jump的!”

    林裳从我的纠缠里挣不脱,终于万分悲伤地蹲下了身子开始流泪,我也蹲下陪着她,她的哭声渐起,先是颤抖着肩膀抽泣,后来干脆趴在了我的肩头,一哭不可收拾。

    我温柔地抚摸着她的肩背,轻轻将她拥在怀中,安慰道:“对这个世界绝望了吗?我看还不至于,至少,还有个人为了保护你的心,主动当个坏蛋……”

    阴霾的天空再次洒下了雨点,雨渐大,很快湿透了我的脊背,我心知林裳失血过后身子虚弱,不能在雨中停留,于是想拉着她离开楼顶。林裳却不配合,干脆坐倒在地,抱着自己的双膝哭着个没完没了。

    我叹口气再次蹲在她的身边,看着雨湿透了她的发丝,再从一缕缕的发梢淌到地上,我拉过她割过腕的左手放在怀里,至少要保护她的伤口不被雨淋湿。

    如此枯坐了许久,林裳终于抬起了头,哀伤地张开右手手臂将我抱住,她抱得很紧很紧,仿佛我是一棵沼泽地旁的救命稻草似的。她的右手在我的背上划过,无意间碰到我背上一团凸起,瞬间我被那来自凸起处的疼痛弄得呲牙咧嘴。

    林裳抬头看我,急道:“哎呀!你的背上,是不是缝的针还没有拆线呢!”

    我点点头说:“你不碰到那里,我都忘了那里还包扎着纱布呢。”

    林裳小声说道:“昨晚……昨晚我脱你衣服的时候,怎么没注意到……”她无意间再一次确认了昨晚发生过的事实,但我并不因自己没做错事而感到侥幸,我只是无限忧伤地看着眼前这个寻死觅活的女人。

    林裳终于扯着我离开了顶楼,回到医院里给我和她各自的伤口重新消毒包扎。然后我们打了一辆车,回到了我的住处。

    ……

    我给林裳找了新的毛巾,又找出一套干净的睡衣,递给她说:“睡衣是我的,不过都是洗干净了的,你去洗洗澡,把湿衣服换下来吧。”

    林裳应了一声,拿起了毛巾睡衣。我忽然想到,她不会还存着想死的念头吧……于是抢先进了浴室,收走了所有的尖锐物品,甚至神经质地卸下了金属毛巾架,因为上面带着些尖锐的金属头。

    林裳苦笑道:“你这是干嘛?”

    我瞪着她说:“我怕你不听话!”

    林裳无奈,但又有些感激地看了看我,扭头钻进浴室。

    “等等!”我叫住她,然后跑到厨房里拿了保鲜膜,揭开保鲜膜仔细地缠在她包扎着伤口的手腕上,说:“小心些,不要再让伤口沾到水了。”

    林裳点点头。

    她这边在浴室里洗澡,我那边一个劲儿的不放心。浴室里有镜子,她会不会打碎了镜子,用尖锐的玻璃……浴室的墙壁也是坚硬的瓷砖,她不至于用脑袋撞墙吧?

    纠结了许久,林裳终于捧着湿漉漉的头发走出了浴室,问我:“有没有吹风机啊?”

    她坐在洗脸间的大镜子前,透过耷拉在面前的头发看着镜中的自己,也不知在想些什么,表情怪怪的。而我正拿着吹风机,掀起她一缕缕的湿头发,放在吹风机风口处吹干。林裳叹口气说:“我觉得你还挺会照顾女人的嘛,你的文惜怎么就不稀罕你了呢?”

    听了这话,我不禁抬头看了看镜中的自己,有点憔悴和失意,叹道:“这也没什么,只是吹头发而已,谁又不会呢?”

    吹干了头发,林裳将头发束在脑后,露出她白皙的面庞,我站在她的身后,闻见她身上一阵阵鲜花般的香味,想起今早那些个少儿不宜的画面,不禁有些心猿意马。她用胳膊肘推推我,嗔道:“想什么呢……你去帮我买套内衣,好不好?”

    “买什么?内衣!”

    “对啊,我的内衣都被雨湿透了,我把它们都洗了……对了,你先去把它们晾起来吧。”

    “我才不会做这些事呢!”我很快回绝,对她说道:“自己去晾!”

    林裳比了比自己受伤的手腕,说:“我的手受伤了,不能动!”

    ……

    站在客厅窗前,我郁郁地抽着烟,窗外横拉着的铁丝上的衣架,挂着林裳的衣裤、内衣和袜子。

    林裳抱着喵妹儿看着些无聊的肥皂剧,不时催促着我:“快点去给我买内衣……我身上,好难受的……”

    “不行,等衣服晾干再穿!”

    “那怎么行,你的睡衣穿得我……好痒啊!”

    我险些一个趔趄跌在地上,无奈又道:“要不,你跟我一起去买!”

    林裳拿起沙发上的垫子丢向我,嗔道:“你个大男人,进内衣店又怎么了……你没给你的文惜买过内衣吗……”

    我捡起垫子回丢她说:“进内衣店没什么,我是一分钟都不敢离开你,我走了,你从这窗户上跳下去怎么办!”

    林裳愣了一会,嘿嘿笑了,说:“我发誓,我再也不会自杀了,好不好?”

    “不好,发誓有个屁用!”

    “那怎么办?不行!你必须去给我买内衣,还要给我买衣服袜子,我还饿着肚子呢,就这么穿着你的睡衣,怎么出门吃饭嘛?”

    我一阵无语,丢掉了烟头又关好了窗户,说:“好好好,饿了是吧,我先给你弄点吃的。”

    我钻进厨房,煎了几个鸡蛋烧成汤,捞出蛋来在汤里煮了两包泡面,汤头咕嘟嘟地冒着热气,客厅里却突然发出异常的声响!

    我飞跑着出来,指着正提起窗户插销的林裳吼道:“你要干嘛!”林裳被我一吼,看着我嬉皮笑脸地一笑,又讪讪地回到了沙发里,盘着腿坐好。

    我叉腰喘着粗气,半晌才说出话来:“是不是只有死了才痛快!来吧,要死咱俩一起,反正我也生无可恋!”我说着,自己又打开了窗户,愤慨中将一条腿跨在了窗外,扭头吼林裳:“来啊!一起啊,我陪你!”

    林裳嘿嘿乐着,从桌上捡起一只苹果,又拿起果盘里的削皮刀,用她歪歪扭扭的刀功削着厚薄不均的苹果皮,险些削了自己的手指……我暗暗出了一身冷汗:我怕她自杀,却怎么忘记了收走这把刀呢!

    果然林裳说道:“我要死,只要用这把刀,对着这里捅进去……何必还要跳楼那么麻烦!”说着,她用刀尖指向了心口。

    我跳下窗子,劈手夺走了削皮刀。

    “喂,我要吃苹果,把刀拿来!”

    “那你先解释下,为什么要开窗户?”

    林裳把苹果砸向我说:“我很闷,透透气而已!”

    ……

    我把煮好的蛋汤泡面递给林裳,她兴奋地用筷子夹起煎蛋尝了一口说:“恩,味道很棒!”

    我却没有吃饭的胃口,点着一支烟,发着愁说道:“你住在哪里?有没有家人和你一起住?”

    林裳摇摇头说:“我自己住,我没有家人……”

    “那你有没有要好的朋友,能照顾你的?”

    林裳捧着泡面碗自然地说:“你就是啊!”

    “我才认识你几天,咱俩算什么要好?”

    “可我都把我自己的身子给了你啊,这还不算要好?”

    我晕!

    我完全无法放心林裳,始终觉得,只要我不看着她,她一定会再次寻死的!这样的判断,是基于和她相识的短短几天里,她展现出的那些多变的性格,和不按套路出牌的无厘头。她在医院里笑着让我给她买冒菜,我刚一走,她转身就要跳楼,这样犀利的女子,我能相信她的话吗?

    我自顾自地从林裳的包包里翻出她的手机,划开屏幕,屏幕上干干净净的什么软件也没有装,再翻看她的通讯录,一条记录都没有。

    林裳吹着蛋汤上的葱花,喝了口汤,说道:“怎么?你想找我家长?放弃吧,这个新手机里什么都没有的。”

    “你倒活得洒脱……”

    林裳狡黠地笑笑说:“是啊,所以我自杀也不会有人在意的……”

    我无语地拿起了自己充了些电的手机,甫一开机便收到几条短信,点开一看,两条赵志华发来的:“陆鸣,怎么又没来上班?”、“陆鸣,看到信息速回。”

    此外,还有一条向梦发来的:“陆鸣,我真的不想用失望这个词语来形容你!”

    我知道,我又一次的无故旷工恐怕彻底让向梦对我失望了。我的脑海里浮现出她对我殷殷期待、却又伤心失望的模样,叹了口气,给赵志华回了一条短信,然后拨打了向梦的电话。

    电话响了许久她才接听,她的声音很是低落:“陆鸣,知道吗?今天的这一个旷工,只要我报到人事部,就算文惜再次通融,恐怕也保不住你的工作了!”

    “姐,先不说这个……恩,那个……你下班了,能不能帮我买一套女装,外加一套女式内衣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