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5章 报复的快感

    更新时间:2016-04-08 22:31:39本章字数:3204字

    向梦听清了我的话,但明显是被我所说的内容震惊,她惊愕地问道:“买什么?买女式内衣?”

    “嗯!”

    “给谁买?林裳吗?”

    我倒没提林裳自杀的事,只是说她淋了大雨,身体不适,我又要在旁照料,无暇去买。向梦半晌不做声,我被她的沉默搞得很是窘迫,低声下气地说:“姐……”

    但接着,电话听筒里传来了决然的挂断音,嘟嘟嘟的声响让我一时半会缓不过劲来,向梦,她竟然挂我电话,她竟敢挂我电话!我再打过去,被挂断,再打,关机。

    林裳在旁笑着说道:“你叫你姐给我买啊?”

    “不找她还能找谁!”

    “昨晚在酒吧里,你对她不管不顾的,只是一个劲儿的跟我喝酒,把她晾在一边,她走了你也不在意,连个电话都不打给她,她能不生气吗?今天你竟然打电话让她给我买内衣……哈哈哈!”

    “你闭嘴,不许笑!”

    “好,我不笑,那给我削个苹果吃嘛……”

    我盯着林裳神经兮兮的表情,叹道:“我欠你的!”重新拿出了削皮刀,给她削了一个苹果。

    那纤细的苹果皮一缕缕掉落在垃圾桶里,我却想起从前吃苹果时,总是文惜替我削的,她总是温柔地将苹果切成小块,笑眯眯地用叉子叉着苹果,一块块地递到我的嘴边……想到文惜,我又看看穿着我的睡衣、着实很不舒服的林裳,犹豫了片刻,还是拨通了文惜的电话。

    “文惜,有件事我想麻烦你一下,可以吗?”

    电话里,我把我和林裳所面临的窘境归因于这场突如其来的雨,而文惜并没有拒绝我的请求,在听明白我的意思后,她问道:“呃,衣服要多大尺码的?”

    我瞅一眼林裳说:“和你身材差不多吧。”

    “那……”文惜的声音腼腆地几不可闻,“那……那她的内衣,需要多大的尺寸和罩杯?”

    我按住手机话筒,问林裳:“她问你,内衣要多大的尺寸和罩杯?”

    “早晨你不都看见了吗?自己估计!”

    “废什么话呢!赶紧的,我看是看了,哪敢仔细看!”

    林裳抿嘴一笑:“36D!”

    我不禁上下扫了一眼林裳的身材,哂笑道:“D?你有D吗?”

    林裳啃着她的苹果,不理我。

    我拿起电话:“拿个36C就可以了。”

    林裳一脚蹬在我的大腿旁,将我直接蹬到了沙发下面,怒道:“姑奶奶有那么小吗?”

    我狼狈地重新捡起电话,却没注意到,电话被我错按成了免提模式。电话里的文惜好一阵沉默,说道:“陆鸣,你有新的女朋友了……恭喜你,你也有新的生活了……”

    此时的我,毫无对文惜解释的必要,因为我和她已形同陌路,于是只是淡淡地嗯了一下。

    “到底是36C,还是36D呢?”

    “36D吧。”

    挂断电话,把我蹬下沙发,自己却大喇喇地躺在沙发上的林裳问道:“我们是男女朋友关系吗?”

    “不是。”

    “那为什么你不跟你的前女友解释清楚?”

    “关你毛事。”

    林裳用脚丫子蹭着我的膝盖,说:“噢,我知道了,你是想和她彼此死心,对吗?”

    在昨晚的“曾记”烧烤店里,我在酒后嘴不遮拦地将我和文惜之间的事一股脑儿倒给了林裳。而且,在烧烤店时林裳竟然是装醉,既然没醉,我和文惜之间的小秘密,就无不被她听了脑袋里。

    我看着嬉皮笑脸的林裳,半晌才恶狠狠地说道:“你知道的太多了,不怕我杀人灭口吗?”

    林裳的笑脸陡然间消失了,她将怀里的喵妹儿放在地上,理了理鬓边的头发,皱眉说道:“不用你灭口,我刚好想自杀,还没死成呢!”说完,林裳再度躺倒,只是这次面朝着沙发内侧,愤恨地闭上了眼睛。不一会,她又因电视机的噪声而发起飙来,激动无比地跳起身子,将遥控器砸向了电视。

    好在我眼疾手快地接过了遥控器,救了电视一命。我关闭了电视机,心里责怪自己,这林裳情绪波动这么大,我干嘛提那“杀人灭口”呢……看看她蜷缩成一团的身子,又觉有些可怜,生了一些同情怜悯之心,于是到卧室里拿了被子,轻轻地盖在她的身上。

    林裳初时丝毫不配合地一次次将被子甩在地下,我又一次次捡起被子拍打干净,再盖在她的身上,如此反复折腾了几回,她终于安分了下来,静静地睡下。

    喵妹儿跳到沙发上,习惯性地往被窝里钻,想和林裳一起温暖地入睡,林裳的脚丫子从被窝里伸出来,将喵妹儿蹬到了沙发下面。喵妹儿喵喵叫了几声,像我一样地不屈不挠,又一次次地跳起,往林裳的被子里钻……林裳终于叹了口气,掀开了被子,接受了喵妹儿的依依不舍,她爱怜地抱住喵妹儿,将它裹在了被子里。

    ……

    房间里一时间陷入了静谧,只有窗外隐隐传来些树叶哗哗摇摆的声音,我轻手轻脚地泡了一杯竹叶青茶摆在桌上,抱个抱枕靠在沙发一角,看那在热水中上下漂浮的茶叶舒展了自己矜持的身子,渐渐浓郁了茶水的色泽。

    但我的心绪却不能和这茶叶一般惬意,我想到了工作的事情。诚然,自文惜与我分手后,我便失去了工作的最主要动力,一是没了奋斗的心情,二是没了奋斗的目标。一个男人,因为失恋而失去了前进的动力,说来的确令人不齿,但在这我和她一手造成的事实面前,我却无法逃脱,仿佛深陷泥沼,挣扎但而不得出。

    向梦对我无比期待,我却一次次地伤她的心,文惜替我创造晋升的机会,我也因感情上的排斥而无法接受,我究竟该何去何从?是不是真的应该辞职,在一个新的环境中重新开始呢?

    如是想着心事,眼皮却越来越重,不知觉间悄然入眠,只是睡得极不踏实,但凡林裳发出一点点动静,我都会蓦然惊醒,生怕她趁我睡着,又做出些后悔莫及的傻事来……

    我是被一阵敲门声惊醒的,睁开眼睛,天色竟已昏沉。打开大门,门外的是被一天工作折磨得疲惫不堪的文惜。

    “你……来啦?”

    文惜点点头说:“好久不来这里,刚才开车走错了路,所以这么晚才到,抱歉……”

    我一时无法接受文惜这种与我形同陌路般的寒暄,我不知她知不知道,她的话有多伤人,“好久……”、“走错了路……”、“抱歉……”,也许,在乎的人才会受伤,不舍的人才会难过吧。

    我僵硬地笑了笑,没有打破彼此间无话可说的勇气。倒是文惜微微欠身,透过我身旁的空隙望向屋内,然后客气地笑笑,说:“怎么,不欢迎我进去坐坐吗?”

    “那怎么会。”我低声应着,为文惜让开了门。

    文惜从我的身边步入门里,说道:“这间老屋子,还是有一种很熟悉的……”她的声音陡然停止,因为她看到了此时已经睡醒,坐在沙发上,一手抱着喵妹儿,一手端着我的茶杯喝茶水的林裳。

    林裳眼眸弯弯地笑了,微微举起茶杯示意,道:“我喝了,喝口你的茶水。”

    这边厢我扭头转向文惜,虽然气氛有些尴尬,但我还是准备为初次见面的两人作介绍,却见文惜的脸上一阵红一阵白,眼光只是盯着林裳不放。

    我心说文惜你也是个大美女好不好,不至于被林裳的样貌给震了吧?下意识地顺着文惜的目光仔细地看向林裳……看向林裳的胸口……

    我一阵眼晕,林裳身上穿的原本就是我的睡衣,衣服肥大不说,棉质睡衣的扣子也比一般衣服的扣子滑些,我估摸着她一定是睡着翻身时,衣扣在扭扯中自己脱开的,但无论如何,此时的我和文惜并肩站在一起,面对的是领口几乎洞开的林裳。

    林裳瞧瞧我二人神奇的神色,疑道:“你……你们看什么啊……”低头那么一瞅,呀地惊叫一声,逃命也似丢了茶杯和喵妹儿,掀起被子就钻了进去。

    我勒个擦,我心里暗骂一句,有心解释说明一下,却又觉得,瓜田李下说什么也没解释不清,更何况文惜与我当下的关系,也仅仅是领导和员工而已,充其量只是一对关系还可以的朋友,我也没必要为这样的关系,解释说明。

    文惜沉默许久,终于掩饰尴尬般地微笑,说:“陆鸣,打扰你们了,我这就回去了。”说着,提起了她手中拎着的,里面装着女装的纸袋。

    我接过纸袋的动作很缓慢,手在举起,眼睛却一直凝视着文惜的眼眸,我从她的目光中读出了些手足无措、慌乱,以及一点点的感伤,而我传递给她的目光中,我想,凝聚了不少的无奈、感叹,以及不得不承认的,报复的快感。

    是的,我真的有一种报复的快感,当我看到文惜在我的眼前,因为我身边出现的另一个美得不像话的女人,从骄傲的、唯美的、优雅的,瞬间变成枯萎的、无力的、倦怠的,我真的觉得:你不是不要我吗?可以!我去找别的女人,而且她比你更美!

    尽管这些并不是事实,尽管报复文惜,会让我更痛……

    文惜的手指在我未完全拿稳纸袋提手时就已放开,纸袋哗啦一下掉在了地上,滚出了一团女式内衣。

    恰在此时,楼道里咔咔高跟鞋作响,在我们都措手不及间,另一个熟悉的女人身影突兀地出现在了我的客厅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