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9章 我丢了她!

    更新时间:2016-04-12 22:41:38本章字数:3172字

    聚焦的视线中,是穿着休闲装、戴着深色太阳镜的文惜。我看不到她的眼睛,于是她便面无表情。但她的嘴角微微向下,仿佛什么沉重的东西坠着,让她难以微笑。

    文惜身后,是一大群嬉笑打闹着的男女,那都是爱羽日化总部的员工。我下意识地想躲避他们,但有些人已经看到了我,亦看到了仍然搂住我不放的林裳,人群淹没了亭亭立着的文惜,惊呼着围到我的身边,细细看了看林裳,无不艳羡地咋呼道:“陆鸣!你小子行啊,不声不响地处了个大美女啊……你小子太不厚道了,蔫坏……怪不得上班打瞌睡,怕是晚上太忙了吧,哈哈哈!”

    一小撮人的聚集,很快吸引了更多人的围观,于是,我和林裳像马戏团的小丑般被百十来号人齐刷刷地瞪着、望着,饶是我脸皮够厚也不禁局促,扯着林裳便欲离开,林裳却不依,大方地和我的同事们微笑、SayHi……

    终于我搂着林裳的肩膀喊道:“散啦散啦!给你们瞅两眼得了!”接着扯着她的胳膊离开了包围圈。

    人群起声哄,调皮的男人们吹了些挑逗的口哨,终于散了。人群甫一散开,又露出了丝毫没有移动脚步的文惜。除了微风凌乱了她鬓边发丝,她依然是一副看不出喜怒、没表情的表情。

    文惜身后,又有几位气质不凡、步伐沉稳、衣着靓丽的人物迎面而来。看到他们,我本能地有些紧张起来。那几人是公司的几位副总:书卷气颇浓的技术总监周吉磊、英俊帅气的市场总监黎靖、一脸色相的行政总监高予仁、化妆打扮和工作态度都一丝不苟的财务总监金鑫,以及面带凶相、不苟言笑的生产总监兼常务副总王瑜。

    因认不得我这小卒,金鑫和周吉磊旁若无人地与我擦肩而过。按说王瑜也不应该认得我,可他却有些奇怪地看了看我,又看了看林裳,也不知他在看什么,看林裳的美貌?不可能!因为他是个另类、是个变态的工作狂,没听说过他对女人有多大的兴趣。

    这几位副总里,认得我的只有黎靖和高予仁,因此擦肩而过时,只有他俩放缓了脚步。

    客服部属黎靖分管,他看到我这个挂了名的“老末”,脸上不乏有些鄙夷的神色。而高予仁看到了林裳,猛然停下了脚步,像是老猫闻到了鱼,对她色眯眯地上下一番打量。

    我将林裳扯到我的身后,向高予仁投去针锋相对的目光,这老狗像是隔着玻璃柜台看着诱人的食物而吃不得一样,急躁和不甘挂在他肥得流油的脸上。忽然,他瞅见一旁悄立着的文惜,像是发现了另一盘美味诱人的菜,开口一笑说:“呦,文部长,今天你好漂亮哦!光彩照人、光彩照人啊!”

    文惜的嘴角抽动了一下,然后转向高予仁,做出职业化的微笑,说道:“高总监您过奖了。”

    “怎么?还不进去,等人吗?”

    文惜似是透过太阳镜看了看我,然后在我错愕的大睁的双眼注视下,走近高予仁,挽住了他的胳膊,娇声说道:“这不是等您呢么,高总监……”

    高予仁的神色比我更显得惊讶,显然他万没想到文惜会如此对他,但几秒钟后,他的眼神开始变得暧昧和猥琐,左手颤抖地抚着文惜的手背,紧盯着文惜一瞬不瞬地说:“那……那可让你久等了,快快,咱们要跟紧队伍!”

    高予仁的目光中不再有我这个蚂蚁般的人物,得了宝似的和文惜并肩挽手向环球中心大门走去,而文惜在与我擦肩的一瞬,太阳镜后的目光中,似乎隐隐透着些悲凉的意味。

    明媚的阳光下,我的心却仿佛忽然跌落谷底,沉浸在谷底的深潭中,无法呼吸,缓缓沉底。

    有人拍打我的肩膀,看去,是向梦。

    向梦也不给好脸,怒道:“你不是说你不来的吗?”

    “姐,给我订两张门票!”

    向梦叹气:“你去干嘛?你不是受伤了不能沾水的吗?”

    “进去看你们玩!”

    向梦摇头,但最终还是掏出手机,帮我团购了两张门票。问我:“晚上吃饭唱歌去不去?”

    “去!干嘛不去!”

    ……

    天堂岛海洋乐园巨大的人工海岸边,我席地而坐,望着水里漂浮着的下饺子似的人群,呆呆出神。头顶宽大的穹顶回声轰隆,无不是嬉水玩闹的欢笑。

    林裳穿着比基尼坐在我的身边,无奈看着手腕上缠绕着的纱布,说:“唉,我也好想下去玩……”

    我问她:“来环球中心,是你计划好,来看我出丑的吗?”

    “你出丑了吗?拜托,文惜是你的前女友,前!女!友!”

    我在泳池中找到了文惜,她穿着枚红色的比基尼泳装,在围在她身旁的许多男人拍打出的水花中挣扎,勉强微笑、用微弱的水花回击。胖大的高予仁在水中像一个球浮浮沉沉,确是怎么漂荡也漂不离文惜的身子。

    我不愿去想什么,但我做不到。满脑子都是一些很不好的想法。有些是暴力的,譬如跳入水中,对高予仁一通泄愤地拳打脚踢;有些是卑微的,譬如抹着泪转身离开这片制造着欢乐的虚拟海岸。

    然而我终究什么都没有做,只是不转睛地瞧着文惜。我的身体发肤似乎本能地回忆起,和文惜亲密接触的那些难以忘怀的感受。眼中有她绝美的容貌,鼻中有她芬芳的体香,耳中回荡着她的笑和哭泣。

    林裳瞧着我,微微叹气,起身拉着我的胳膊将我拽起,说:“陪我走走吧……”

    换过衣服,我痴痴地陪着林裳在环球中心的角角落落里游走,然后在Hollys coffee买了两杯咖啡,坐在一处装修中的店铺门外的休息凳上,听着一些商场广播中伤人的情歌。

    林裳问我:“陆鸣,你觉得,在这里开一家店铺怎么样?”

    我只是机械地延续着她的话题,问:“什么样的店?”

    “一家专门出售国货的店铺,有点像我们小时候的那些国营百货大楼的感觉,带着点怀旧的情怀,又带着些高端购物的消费体验。”

    “挺好的。”

    “是吗?”

    “嗯。”

    “唉,问你也是白问……”

    ……

    “银鲨”里,我坐在僻静一角,林裳坐在我的对面,端了许多海鲜食物,有些是生冷的刺身,有些是蒸煮过的海味,吃得津津有味。我却食不知味,只是时时看向高管那桌,坐在高予仁身边的文惜。堆在我面前的食物残渣几乎没有装满一个盘子,而林裳的,却已像一座山一样。

    高予仁咪咪地笑着,用油腻腻的手剥了一只虾,塞向文惜的口,文惜不情愿地闪躲着……我的目光却突然被林裳的手心阻挡。

    “陆鸣,我吃饱啦,不过还想吃一杯哈根达斯!”

    我拉开林裳的手,文惜和高予仁已经各自坐端,却瞧不出她究竟有没有吃那只虾……

    “喂!我要吃哈!根!达!斯!”

    我不耐说道:“自己去拿啊!”

    “我都拿了三杯了,不好意思再去啦!”

    我指着我一些同事的桌子上,各自位置前堆着的一摞摞吃完而高高堆叠起的哈根达斯盒说:“你看他们,在比赛谁吃的哈根达斯多,这有什么不好意思的,本来就是自助。”

    “不嘛,我比较矜持。”

    “你矜持吗?”我翻着白眼道,“你别的优点我没发现几个,不过,你倒是挺有幽默感的。”

    ……

    哈根达斯柜台的队伍里,向梦排在了我的身后,她说:“陆鸣,本来我是想在这次年会上,给你介绍些新来的小姑娘认识,现在看来,你也不需要了。”

    “呵呵,那你倒是介绍给我啊。”

    “得了吧,小姑娘们都看到你身边的大美女林裳了,现在还怎么介绍?”

    “没介绍更好,没兴趣。”

    “怎么?没你的林裳漂亮,所以不喜欢吗?”

    我想起那群在海洋乐园里叽叽喳喳的新面孔,说:“太幼稚,不适合我。”

    “你不幼稚吗?”

    “我哪里幼稚?”

    “你不幼稚,在海洋乐园里,是谁坐在岸边,吊着个脸只是看某人呢?”

    我一时语塞,但很快反击:“我是在看她,你呢?你不看我怎么知道我在看她?在水里玩却看着岸上的人,你更幼稚!”

    向梦拍我一巴掌说:“敢顶嘴!长本事了是吧!”

    我不答,在柜台前讨了一杯哈根达斯,然后等向梦也得到自己的冰激凌后,忽然对她说:“姐,你看那是谁?”

    向梦回头自语:“谁啊?”

    我劈手夺走了她手中的冰激凌杯,抬腿就跑,回头向她喊道:“谢了啊!”

    “陆鸣,你过来!我保证不弄死你……”

    回到我和林裳的桌子,我傻眼了,林裳呢?

    起初我以为她去了卫生间,可左等右等她都没有回来,我心里忽然泛起不好的念头,这妮子,不会是调我离开,然后又去做傻事了吧!

    我像个搜索犯人的特警,迅速寻遍了整个“银鲨”餐厅,甚至冲进了女卫生间高喊林裳的名字,引来一片尖叫和骂声。我冲出餐厅,在餐厅外左右扫视,仍然找不到她那运动装扮的身影。

    我愤怒地抽了自己几个耳光,骂道:“陆鸣你个傻逼!你不是盯着她的吗?怎么就把她给丢了?”

    回身跑回“银鲨”,准备问问迎宾服务员有没有看见过她,却陡然撞上了从餐厅里走出的一对男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