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3章 急电

    更新时间:2016-04-16 22:54:37本章字数:3539字

    “你怎么了?”向梦急忙蹲在林裳的身前,查看她的状况。

    我痴痴的心里全部都是文惜,只顾着问向梦:“姐,文惜呢?”

    向梦答:“她爸妈把她带走了。”

    林裳痛苦地支起身子说:“陆鸣……你这个混蛋!王八蛋!凭什么我们都要对你好啊?凭什么我们都要对你这个王八蛋好啊!”

    我被骂清醒,这才对林裳说:“呃,林裳,我刚才是不是打到你了?我……”

    林裳失落地摇了摇头,一秒钟不到就变得极其冷漠,淡淡地说:“没有打到我,我没事的,你不用自作多情。”

    向梦打断了我们,说:“嘘,小声,我接电话!”

    向梦接听了电话,房间的安静使她的电话声音显得很清晰,电话里王瑜说:“向部长,不好意思,我也没想到文惜的父亲会这样,在你的家里这样。”

    “我没关系的,王总,不过我也没料到会是这个结果。”

    “事情过了就这样吧,我问你一下,你的意思是:今晚在KTV里文惜喝多了酒,所以你就送她来你家里休息了?”

    “……是的,王总。”向梦沉默了一下才说了谎。

    “你们到家以后又喝了点酒?”

    “嗯……”

    “行,我知道了,那么事实就是你说的这样,我给文惜父母做个交待,这事就算揭过,你也不要有包袱,这事跟你没有关系。”

    “恩,我明白,谢谢王总,您早休息。”

    ……

    我来到另一间卧室,心绪顿时变得极糟,窝心得难受。整张床铺都乱套了,枕头被丢在地上,写字台上的笔架翻倒,文具甩得到处都是。

    最令我震惊的是,床单边缘,甚至撒着几滴血……

    我破口骂道:“操!说什么老子管教孩子是天经地义,他妈的哪个父亲会向他一样,自己的女儿都是二十几岁的成年人了,而且还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以后让文惜的脸往哪搁?简直禽兽一样!”

    我摸着几滴未干的血痕,心痛得有点说不清道不明。

    我本以为文惜的父母会询问向梦事情的经过,向梦会用谎言解释给他们听,仅此而已。却万万没料到文父不由分说地使用家庭暴力殴打了文惜,我真的想不到这个年代还有如此刻板的父亲,还有这样使用家庭暴力的男人!

    我跪在床前,手抚摸着血痕,哭着、恨着、无可奈何着。

    向梦也看到了血痕,哎呀惊呼一声,手捂着嘴巴,豆大的眼泪刷地掉了下来。

    我呜咽着问向梦:“姐,她爸下手这么狠,难道是他知道了文惜被高予仁纠缠的事?”

    向梦想了想说:“不会!除非是王瑜知道了真实的情况,但是刚才王瑜电话里的口气,已经暗示了他是在跟我核对口风,似乎是想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就算他知道了这事,也不可能告诉文惜爸妈的……”

    “那她爸这么狠地殴打她,仅仅因为她晚上喝醉了酒,没跟家里联系?”

    “我看她爸那一副神情,显然是个对孩子管教非常严格的父亲……”

    我不可置信地摇摇头说:“可是他真的太过分了!”

    ……

    我和林裳离开了被折腾得一片狼藉的向梦的家,我再没有力气帮向梦打扫整理,我哪里还有勇气再在那里多呆一分一秒?

    离开了向梦的小区,我的大脑空白,机械地向前迈着步子,走了不知几个街区,这才注意到,身旁一边的林裳一手捂着胃,另一手交叠在身前,而她的身子,在不停地颤抖。

    我这才反应过来,凌晨的夜风让她很冷,而我无意中击中了她的胃,却又不闻不问,这更让她的心从内而外地感到了寒意。

    我犹犹豫豫地拉着她的衣裳,说:“林……林裳,对不起……”

    林裳没有停下脚步,而是冷淡地说:“你是个男人,可你是一个只会说‘对不起’的男人!”

    我顿时尴尬地站在原地,一种微妙的心情开始作祟,有点没面子,有点不好意思,有一种无法改变过往的悔意。但林裳说的很对,我不就是个只会说“对不起”的男人吗?

    飞乱的思绪如同夜风卷着的些许落叶,错综复杂地在空气中铰结翻滚……忽然,我想起了魏航的话:只是,别相信什么他妈的爱情。

    我做不到像魏航那样潇洒面对俗世,但此时,我有点想像他那样,至少,那样不会一次次地让身边的人受伤,不用他们在受到我的伤害后,又要一次次地原谅我、包容我。

    我不想再做一个被爱情作践的人,我想做一个坚强一点的男人。

    林裳却不理会我这些纠结的思绪,独自迎着风行走,在暗淡路灯交叠着的光影中,任凭长发在空中飘飞,像极了那首《走在冷风中》中唱到的女子:行走在冬夜的冷风中~飘散的踩碎的都是梦~孤单单这一刻~如何确定你曾爱过我~停留在冬夜的冷风中~我不是也不想装脆弱~我没说不代表我不会痛……

    我追上了她,问:“你要去哪?”

    “不用你管!”

    “别闹了行吗?打我不还手、骂我不还嘴,但是你要跟我回家!”

    “为什么要跟你回家,我又不是你老婆!我问你,是不是这辈子你都要寸步不离地跟着我?”

    “你不想再自杀,我就不跟着你了。”

    “算了吧,你那么忙,哪里有时间和精力管我?管好你的文惜就好啦……你不管她,她又喝醉了被别的男人欺负怎么办?”

    我啪嗒点燃一支烟,烦恼却和烟雾交织在一起,被我吸得更深,溶解在血液和灵魂里,最终化为深深的叹气:“我不知道。”

    “是么……”林裳默然直视前方,淡淡说道,“你们,只是一对不懂事的小孩子罢了。”

    我本能地想辩驳,却无法措辞,是啊,我这些日子里的折腾,不正让我像是个长不大的男孩么?而文惜做的事,也未见得有多成熟。

    林裳转身看我,表情像一个看着做错了事小男孩的大姐姐,叹口气,拍了拍我的肩膀说:“没事啦,过去就好啦。”

    “说我……那你呢?你的‘故事’都过去了吗?”

    林裳避而不答,伸出两只手指,说:“给我烟!”

    我伺候她抽上烟,问她:“林裳,你好好回答我,你还想自杀吗?”

    “不知道,看心情。”

    “那你现在心情好吗?”

    “很糟糕……你呢?你的心情好吗?”

    我苦笑,经过这一晚的折腾,我还有什么心情可言,苦笑道:“比你更糟糕。”

    “我更糟糕!”

    我一阵无语:“这有什么好争的?心情糟糕很光荣吗?”

    “反正我更糟糕!我饿了!自助餐吃得多,可是反而吃不饱……带我去吃‘曾记’!”

    “又吃‘曾记’?垃圾食物你不怕吃胖了?”

    “要死的人了,还管他妈的胖不胖!”

    “死也要死得好看些嘛。”

    林裳拳打脚踢,骂道:“打死你!竟敢说我不好看!”

    ……

    “曾记”店里,点的烧烤刚刚吃了一半,口袋里一阵震动,手机铃声急促地响起,这个凌晨两点的来电,让像是惊弓之鸟的我还没有看到来电号码,心中就已涌起一股难以压制的紧张,仿佛感觉到了坏事发生之前的征兆……

    我以为是关于文惜的,然而不是,是妈妈打来的。

    看着手机屏幕上的“妈妈”二字,我这才意识到,我似乎许久都没有跟家里通过电话了……还来不及惭愧,一种担心迅速占据了我的内心,是什么事会让妈妈在凌晨两点给我打电话?

    “妈妈?怎么了?”

    “鸣鸣……”妈妈只叫了一句我的小名,便已泣不成声,几次忍住哭泣想说话,却又几度呜咽哽咽。

    我紧张地从座位上不自觉地站起:“妈妈,发生什么事了?”我的声音和我的身子已经开始颤抖,一种种可能发生的坏事在脑子里打转,心跳迅速加快,紧张万分!

    “鸣鸣……你爸爸他……他生病了,你……你能不能回家来啊?”

    “爸他怎么了?是不是心脏的问题?”

    “嗯……你爸心脏病加重了,这次检查的结果……很不好……”

    我眼前一黑,颤颤巍巍地几欲昏厥,勉强扶着桌子坐回座位,眼前冒了好一阵子金星,这才说道:“爸现在在哪?”

    “在兰炭医院……你爸刚从急救室出来,医生建议尽快手术,不能再拖了,我现在和你爸单位同事商量着,把他往兰州转……鸣鸣,你能尽快来兰州吗?我怕,怕你爸不行了……”

    我被这陡然发生的变故急出了眼泪,颤声说:“妈,我现在就去兰州!现在就去!”

    ……

    尽管我已经近乎崩溃,但仍然在电话中给了妈妈些许的安慰,并告诉她我将尽快赶赴兰州。挂断电话,我颤抖的手指已然无法拿捏住手机。

    林裳急切问我:“陆鸣,你爸爸生病了?”

    我慌乱说道:“我要去兰州,现在就得走。”说着,打开手机APP,订下了早晨七点的飞机,此时距离飞机起飞,还有5个小时。输入身份证号码时,我尽管脑子一片混乱,但还是对林裳说:“林裳,我家里有急事,我得尽快回家,你……你能不能答应我,不要再做傻事?我现在很乱,没办法照顾你了。”

    林裳急忙点头说:“我没问题的!你别慌啊陆鸣,镇定点,你是你们家的男人!是家里的主心骨、顶梁柱,你可不能乱了心智!”

    我看着给了我很多鼓励和安慰的林裳的眼睛,说:“谢谢你,我知道了。”

    离开烧烤店,林裳急匆匆地在路边帮我打车,将我塞进出租车里,自己却没有和我一同上车。

    我问她:“你要去哪里?”

    林裳摇摇头说:“就别担心我了,我不会有事的!”

    出租车开出一段距离,我焦躁地看向车窗外,视野中的一切似乎都变得扭曲,并变幻了色调。不经意间,我从后视镜中看见了独立路边、距离我越来越远、身影越来越小的林裳,忽然心里一揪,莫名变得更加焦虑。有一种错觉,仿佛这一眼过后,林裳便会像一个过客般,永远地从我的生命中划过。

    内心中有种声音喊道:不行!我不能丢下她一个人!

    我扭头对司机说:“师傅,掉头!快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