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0章 月光之城

    更新时间:2016-04-23 22:39:07本章字数:3351字

    挂断文惜的电话回到病房,爸爸对我说:“鸣鸣,你的假期是不是要到期了?”

    其实我的探亲假早已过假,是向梦又一次网开一面,延长了我的假期。我点头说:“嗯,公司的内部竞聘考试要开始了。”

    爸爸说:“赶快回去!我这都没什么事了,你妈照顾我就行了,再过两天出院,我还得上班呢。”

    “爸!”我急道,“您可别惦记着上班的事,这次怎么也得多修养一段时间再说,实在不行就不去上了!我一直觉得您干那协警,吃力、危险又不讨好……”

    爸爸摇头说:“你爸我这辈子就是吃了没文化的亏,不然你说,我要是有个正规的大学学历,我是不是早就能干个所长了?”

    “那必须的!”

    “行了,那个……爸跟你说……咱家条件不好,爸和你妈都觉得挺亏欠你的……”

    我打断他说:“爸!您这说的是哪里的话……”

    爸爸摆手打断我说:“这次又连累你把你的积蓄都拿了出来,还借了小林姑娘那么多钱……咱们全家都要努力,尽快从现状中走出来,所以,我身体好了以后,必须要去工作,你呢,这两天就准备动身回去吧。”

    “爸,其实我想过,那边的工作辞了,回海石湾和你们一起生活,能照顾到你们。”

    爸爸沉吟几许说:“我和你妈又何尝不想你就在我们身边,但是,你还年轻,要往长远里看,你一份工作干了三年,积累了三年,丢了重来,你能浪费得起这三年的时间吗?何况,成都毕竟是大城市,你在那边生存,和那边的人接触,也能上进得快一些。行了,别考虑那么多了,回去了好好工作。”

    末了,爸爸又笑笑说:“好好对人家林裳,把这个儿媳妇给我娶回家来!”

    我嘴上应着,心里却在摇头。

    两天后,我告别了爸妈,免不了听爸爸的一番叮嘱,然后看妈妈抹眼泪……只身来到火车站,坐上那开往天府之国的列车,心里却始终沉重地难以辗转。

    ……

    回到成都,等向梦下班后,约在她家见面,我要把喵妹儿接回家。

    向梦给我倒了杯茶水,将桌上的水果盘推给我说:“吃个苹果吧。”

    我嬉笑说:“姐,以前不都是削了皮才给我的吗?”

    向梦别有意味地扫了我一眼,默默地拿起水果刀,给我削苹果皮,削着削着,忽然小声问道:“这些天,林裳一直和你在兰州?”

    “嗯,她帮我照顾我爸爸。”

    “哦……”

    我问她:“姐,公司里现在是个什么情况?”

    向梦淡淡说道:“差不多抽调了七八十个人去新厂吧,咱们客服部走了十一个,你们组里,组长赵志华被抽走了。”

    我惊讶道:“啊?怎么把他给抽走了?”

    向梦叹气说道:“抽调这事,原本就是捡软柿子捏,但凡有点关系路子的,早早求过领导,自然能幸免。赵志华你又不是不了解,工作一向勤勤恳恳,人倒是温文尔雅的,只是他……”

    我听明白了,这番抽调员工,简单的人事变动里却酝酿着一场激烈的腥风血雨,在动荡中飘摇的基层员工们,但凡有点关系,无不是将这些关系视作救命稻草。如此,得利的是那些有权有势的领导,他们的一句话,换来的是巴结着他的员工进贡的各种好处。

    “姐,按说……最该被抽走的应该是我吧……”

    向梦将苹果递给我,说:“吃苹果吧。”接着,她拿着水果刀去了厨房清洗,没有回答我的问题。

    我吃着香甜的苹果,却总觉得向梦有些怪怪的,没以前对我那么亲热了,显得很是冷淡。

    向梦回到客厅看看我,似是犹豫了许久,这才对我说:“跟你说件事吧,文惜,她好像是跟王瑜在一起了。”

    我心里突然一阵莫名绞痛,半晌开不了口,将还剩下小半的苹果丢进了垃圾桶,从桌上烟盒里取了一支烟出来,默默地抽了起来。浓烈的烟气熏得我挤出了几滴泪,我努力笑笑说:“好事,挺好的事……”却不经意间将烟灰抖在了衣服上。

    向梦叹口气,将我衣服上的烟灰抖在她的手心,甩进垃圾桶,然后用关心的眼神看着我。

    我说:“我没事的……我祝福他们。”

    向梦拍拍我的肩,说:“你爸爸身体好些了吗?”

    “嗯,好多了,手术效果很不错。”

    “那就好……”

    ……

    我抱着喵妹儿离开了向梦家。走在街上,成都的天气已经暖了起来,街上的男人们穿着薄衬衫,女人们则穿起了短裙,洋溢在空气中的是春的气息。可我的心情却始终热不起来。我只迫切地想回家,好好地睡一觉……

    我买了一大口袋啤酒回到海青工具厂,在破旧的篮球场侧面堆着的水泥管上坐了下来,然后让喵妹儿自己跑着玩。我打开啤酒,像是要浇灭心中那些似乎仍在燃烧着的名为爱情的点点火星,猛然灌下了两罐啤酒。

    看着矗立在黑暗中的篮球架子上早已破烂的木质篮板,我仿佛看见了几十年前,在这里打球的男人们矫捷的身影,仿佛听见了噼噼啪啪的篮球声。那时候的海青工具厂的工人们,晚上下了班,吃过饭喝了酒,换上篮球背心,结伴来这篮球场上打篮球,打完球,带着一身臭汗回家抱着各自的媳妇发泄些未耗尽的精力……生活对于他们来说,只是单纯的快乐。而如今,那残破的篮板、撕裂而扑满灰尘的篮网,见证着的是时代的变迁,以及在浮躁中渐渐失去了快乐的人心……

    一道雪亮的车灯照亮了球场旁的通道,一辆珊瑚红色的大切诺基驶了进来。车子在即将驶过球场时,忽然停了下来。喵妹儿咪咪叫着,扑向了那个从驾驶室中走下的女人。

    林裳抱起喵妹儿走向了我,笑道:“你回来啦?”

    我借着月亮辉耀出的光亮上下看她几眼,这妮子几日不见,似乎又变了个模样。今天的她穿着显得很是高档的职业套裙,踩着尖头鞋,盘着利落的发式,涂了精美的妆,看起来像个商业杂志封面上的成功商业人士。

    我不禁多看了她两眼。

    林裳伸手在我眼前扫了几下说:“怎么啦?不认识啦?”

    我问:“车修好了?”

    “嗯,修好了。”

    我问:“你这是刚下班?”

    “对啊。”

    “看样子你这些日子都住在我家?”

    “嘿嘿……对啊,你不在嘛,我帮你看家……”

    “切……我那又没啥值钱的玩意……”

    “有!”

    “有什么?”

    “有我曾经的美好回忆……”

    我们痴痴坐了一会,各自想了些心事却彼此沉默。她拿了一罐我的啤酒,点燃了一支她的招牌烟:X玫瑰。

    “林裳。”

    “嗯?”

    “带口琴了吗?”

    林裳笑笑,从小包里取出口琴,说:“想听什么?”

    “想听你曾经的美好回忆……”

    林裳微笑,却忽然笑得有点忧伤,将口琴凑近红唇,轻轻吹起了《雪绒花》。

    她的口琴声仿佛总能径直从我的心海海面沉浸到海底,在心海深处掀起一阵阵波澜,然后渐渐卷起一个幽暗的巨大漩涡,将种种纷扰的思绪卷进漩涡,消失不见。我像是随着她的琴声,缓缓坠进深海,从海底,透过透明的心海,看那清凉的月光……

    我听着口琴,抽一口烟、喝一口酒、淌一滴泪……

    一曲奏完,林裳忽然说:“为什么海青工具厂的月色总是这么美?”

    我说:“因为这里远离复杂的城市……”

    “那……我们给‘海青工具厂’起一个属于我们两个的名字吧?好不好?”

    “好啊,你想一个,我想一个,我们同时说出来,看看有没有默契,好吗?”

    林裳点头笑笑,一边想着,一边吹了几段简短的旋律……

    我看着那难圆难钩的月,想到这些年,我一直过得很疲惫。这种疲惫不仅仅是身体上的,更多的心理上的……在浮躁喧嚣的都市里久了,像在人潮涌动的春熙路里迷失,没有方向的指引,只好随着人群茫然前行;又像是在海洋中徒劳漂浮一叶小舟,没有挣脱的力量,只好随波逐流……

    只有在这样温柔的月光下,只有在海青工具厂里,只有听着林裳的口琴,我似乎才能找回些许平静,一种在宇宙中心悬浮,前后、左右、上下,都是漆黑无限的那种平静。

    林裳忽然来了灵感般地停下了口琴,问我:“你想好了吗?”

    “想好了,你呢?”

    “我也想好了。”

    我说:“我数123,一起说!1……2……3!”

    我们几乎同时说出了“月光之城”这个名字。

    ……

    林裳陪着我回到家,我环视一周整洁干净的家,忽然觉得哪儿不太一样了。仔细一看,原来林裳给我的每个窗台上,都摆上了些好看的绿植和花卉。

    她收拾了她的物品,然后和喵妹儿玩了一会说:“你回来啦,我就不住在这儿了。”

    “这么晚了,就凑合住吧,明天再搬……”

    林裳妩媚地笑笑说:“留我过夜啊?”

    我说:“我有吗?我是担心你的安全好不好。”

    “得了吧,让你睡沙发我于心不忍,让你睡我身边我可不敢,我走啦!这些花花草草,你要照顾好它们,勤浇水哈!”

    “哦。”

    “那我走啦!”

    “哦。”

    “我真走了!”

    “哦!”

    “白痴,”林裳忽又蹙眉嘟唇,“傻瓜!”

    ……

    林裳走了,我洗洗睡了。关了灯,躺在还留着林裳香气的铺盖里,月光透过老式木格窗,洒在窗台上的那些花朵上,洁白的月光,让它们看起来,像极了一朵朵美丽的雪绒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