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5章 宿舍同学会

    更新时间:2016-04-28 23:54:05本章字数:3200字

    吃了药,我看看时间,已是晚上十点,而林裳身着干练的职业装,显然又是刚刚结束了一天忙碌的工作。她再次拿起我的小学数学,又是一阵吃吃的娇笑。

    我道:“笑吧,让你笑个够,笑完了教我微积分,既然你都说了你可以教我,我再遮遮掩掩的,显得我跟你生分不是?”

    林裳瞥我一眼说:“美得你!让我教你微积分,你得给我做饭吃,我没吃晚饭,饿着呢。”

    我起床,却支持不住绵软的身体,只坐起一半便又翻倒。林裳用看不起的眼神瞅着我说:“算啦,就你这小身体,还给我做饭呢……我该你的,下班了伺候你吃药,还得伺候你吃饭……”

    林裳离开我的卧室,不一会,厨房里传出叮叮咣咣的锅碗瓢盆交响曲,捣鼓了二十分钟,一晚热腾腾的清汤蔬菜面出现在了我的面前。

    林裳将碗递给我,自己又去厨房里端了一碗,坐在我窗边写字台旁吃起了面。

    “好吃吗?”林裳问。

    “还行。”

    “竟然说还行?找死啊你?”

    “呵呵,其实挺好吃的,不过就是素了点,要不,帮我去买点烧烤来吃吧……”

    林裳拿起我的数学书,走到我的床边,啪的一声砸在我的脸上说:“是不是还想喝点酒?”

    “嗯,要!最好,再听你给我吹几支小曲……”

    林裳拿起桌上我的医药盒,纳闷说道:“难道给你拿错药了?把你给吃傻了……”

    “好啦……其实,你做的饭菜都很好吃的……”我又想起在兰州时,每天林裳都做了不重样的饭菜给我和爸爸妈妈吃,她在照顾爸爸这件事上帮了我和妈妈很大的忙,但也有一样不好,她的饭菜,让我们的嘴都吃刁了。

    我又问她:“今天来找我有事吗?”

    “多情,我又不是来找你的,我是来看喵妹儿的。”

    林裳吃完了面,将我和她的饭碗收拾清洗了后,从小包里取出给喵妹儿的妙鲜包牛肉,喂给了兴高采烈的喵妹儿。

    “来吧,小学生,姐姐来教你微积分……不会是吗?要不,就从小学数学开始学起吧。”

    林裳的数学水平我没办法形容究竟有多高,但我知道,她能使高深生涩的内容变得浅显易懂,当我卡壳的时候,她更是极耐心地一遍遍讲给我听,直到我恍然大悟,融汇贯通。但她也不是白白教我,她要我每天晚上在家给她做好饭等她来吃,觉得好吃了才肯多教我学些新的知识。这也迫使我一下班就急急忙忙地买好菜往家赶。

    但我的病很快痊愈,心情似乎也好了起来,每天像个有家有室的好好男人,下了班哪儿也不去,一心期待着回家。我那一向寂寥的老屋子,因为林裳的光顾,而变得温暖,变得有生气。

    有时,林裳给我讲完知识点后,让我自己看书写习题,她却拿出一些封面上带着“时光国货连锁”标记的工作资料翻阅起来,我想偷偷看看她的资料,她便将资料卷成一卷,打我一下,说:“想当商业间谍啊你!”

    就这样,林裳教会了我简单的微积分内容后,又帮助我彻底学懂了考试资料里的全部内容,直到晋升考试的那一天。

    ……

    我是迎着鄙夷和嘲讽的目光进入考场会议室的,但我又是信心满满、面带春光走出考场会议室的。我从小都怕考试,不管大小考试,每次我面对的试卷,都让我觉得它认得我,我却不认得它。

    而这次的晋升考试,我答题答得出乎意料地顺利,从第一题开始几乎毫不迟疑地答到了最后一题,竟然渐渐考出了一种游刃有余的感觉。

    最为幸运的是,考试题目中竟然有许多内容是和客服工作相关的内容,这在往年的考试题中极其少见,这让我在惊讶中无比喜悦,我知道,我的初试应该十拿九稳了。

    ……

    考完当天,还有件值得期待的乐事:魏航组织了我们大学宿舍的舍友聚会,晚八点,青石桥海鲜大排档!

    我早已按捺不住激动兴奋的心情,一下班就来到了青石桥早早等着,馋虫在肚里疯狂蠕动,只等其他人一到,我便要敞开了喝酒!

    菜还没点,我已经让服务员抱来了两箱勇闯天涯啤酒,在服务员吃惊的目光中,要他取出所有酒瓶,摆在了桌上全部打开,又要了几个最大的扎啤杯子,分摆在了圆桌上。

    仿佛是等了一个世纪,魏航这才到来。我一见他的大脏辫在楼梯通道里露出了一根辫梢,便立刻倒了一满杯酒,然后用酒杯有节奏地敲打着桌面,吼道:“来晚,先干一杯!”

    魏航大笑:“你狗日的三儿,比老子来的都早,他妈的,你要替我请客,我就干了这一杯。”

    “你干两杯我就请!晚上我再请你们K歌!”

    魏航笑道:“干脆你直接干三个,晚上我请你去医院洗胃,洗胃可他妈刺激了。”

    “替我喝了两瓶伏特加,就敢嘲讽你爹了是吧?”

    “你大爷的!”

    我们互相笑骂一阵,我这才发现,魏航身边,竟然跟着一个身穿打满金属钉的牛仔装,脚蹬金属链流苏高筒马丁靴的女人,她涂着几乎纯黑的唇彩,脖中挂着骷髅项链,鬓边头发短得见了头皮,头顶却又是编成了一缕缕小辫的长发,俨然一个女版的魏航。

    “这是,你妹啊?”

    女版魏航立即还嘴:“你妹啊!”

    魏航大笑说:“我朋友,肇可可,可以叫CoCo,也可以叫大嫂!”

    肇可可将魏航的背拍得噼啪直响,说:“说啥呢!叫什么大嫂啊!叫大哥!”

    我一头是汗的叫了肇可可:“大哥……”

    肇可可大笑,笑得比魏航更豪爽,笑完说道:“开个玩笑……你就是三儿吧?魏航没少跟我提过你,我知道你,陆鸣,情圣嘛。”

    我又一次用欣赏的眼光上下打量肇可可一番,她打扮得像个机车女神,可脸蛋又长得很雅致,虽不是顶级的美女,但她的气质已足以令人过目不忘,属于人群中极能吸引眼球的那种。

    魏航领了个女人和他一起吃饭,那可是开天辟地头一遭,别看他每天都和不同的美女厮混,我还真没见过他,除了带她们上床,还肯带她们吃饭的……于是拍打下他问:“是你收了她,还是她收了你啊?”

    “嘿嘿……谈不上谁收谁,她就是追得我有点紧……”

    肇可可立即给与魏航一顿拍巴掌。

    我们三人各干了一杯扎啤,正待再聊,老四李含笑带着他的女朋友到了。这小子把自己收拾得越来越体面了,而且越发地“懂事”了,一见面还未及寒暄,就掏出烟来散给魏航和我,并且笑着给我们点燃。

    魏航抽口烟说:“你小崽子越来越向个当官的了,以后绝对有前途。”

    李含笑笑着干了一杯扎啤,说:“老大,三儿,今晚就喝啤的?”

    魏航拍我脑袋,说:“三儿,不知道今晚这儿有个酒疯子吗?还他妈整这么些个啤酒,人家不是小孩子,整这些娃哈哈逗谁呢!”

    我道:“就是就是,是我疏忽啦。服务员,两瓶郎酒!”

    李含笑微笑说:“其实啤酒也成,今晚走量,多喝点水冲冲下水道。”

    众人皆笑。

    李含笑的女朋友,我和魏航都挺熟,一个文静乖巧的小女生,名叫徐慕,看起来倒是和整日里嬉皮笑脸的李含笑,一动一静,挺搭。我们介绍徐慕和肇可可相识,两个截然不同的女孩微笑握手,一个张扬一个含蓄,一个热辣一个温柔,相映成趣。

    又喝了几轮酒,魏航取出手机拨打电话,嘴里骂骂咧咧:“汪铭,你他娘的死哪了?需要殡葬一条龙吗?土葬火葬,你选一样……”

    挂断电话,魏航说:“不管他了,先吃着,说是等他最近相亲相的女朋友,人在彭州,是个舞蹈老师,现在刚刚下舞蹈课,往成都赶呢,他接到人了才来。”

    李含笑惊呼:“相亲?这年头了,汪铭搞了个相亲?他身边没个女人吗?需要相亲!”

    魏航应着:“恩啊,我也以为听错了呢。”

    我却不语,心里有点话题之外的淡淡的忧伤:把玩爱情的魏航给我们找了个大嫂,学痴加书呆子的汪铭相了个亲,年纪最小的李含笑却和她的女朋友相处时间最长……身为“情痴”的我,却丢掉了我赖以成名的爱情。我甚至已经意识到,今晚的场合,当汪铭带着他的女友赶来时,我一个单身面对三对情侣,需要怎样去苟延残喘,需要怎样去强颜欢笑。

    肇可可和徐慕携手去大排档的海鲜货架处选吃食了,而我们三个男人一根根地抽着烟、一杯杯地干着酒,仿佛有说不完的话题,又仿佛有笑不尽的乐事。

    我许久没有喝酒本来就有些馋,再加今晚心情在高兴和忧伤之间反复交叠,便比较渴酒,说好干半杯,我却干一杯,搞得魏航和李含笑也笑骂着说我不守规矩,却也干掉了剩下的杯中酒。

    恰在有些微醺,最来兴致的时刻,穿着笔挺衬衫,文质彬彬却又深邃沉稳的汪铭终于驾到,而当他牵着手的女人从楼梯转角处显出了身子,我们在座五人,连同旁边全部酒桌的全部食客,忽然爆发出一声惊为天人的赞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