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5章 和林裳视频

    更新时间:2016-05-08 23:49:36本章字数:3511字

    覃芸租住的房子虽离海很近,但并不临海,与海岸之间,隔着两个街区的距离。只因这两个街区的阻隔,海便像一位深卷珠帘的美人,让人仅能听其声而不能谋其面。

    与海缘浅的我终于第一次和它如此接近,我期待着今后几日里,与它的邂逅。

    房间里忽然门锁轻响,一个窈窕的身影从卧室中走了出来。她走向阳台,似是因看到了我的身影而微微惊了一下,接着,她定神来到我的身边,礼貌笑道:“陆鸣,你还没有休息吗?”

    我亦对覃芸笑笑,说:“睡不着,起来听听海声。”

    “那你有没有听出,海在说些什么?”

    “海?海在说话?”

    “对啊,”覃芸手扶着阳台的栏杆,闭着眼睛嗅了嗅夜晚清凉的空气,说:“听,像不像一个上了年纪的乞丐,在平静地乞讨?”

    “这……”我听惯了如泣如诉、如高歌如低语、如情人的守候、如母亲的呼唤之类形容海声的话语,却第一次听到覃芸这“乞丐的乞讨”的形容,倍感新鲜,但一时间有些找不着调,无法将本体和喻体做出形象的关联。

    “呵呵,我知道你会懵的。”

    覃芸并不很美,但反而是个很真实的姑娘。他不施粉黛,眉梢眼角之间浮现出的是她难得的本真,给人眼前一亮,很是舒心的感觉。

    她续说道:“只有乞丐,尤其是流浪了半辈子的乞丐,才能真正地做到波澜不惊、不卑不亢。任你是富可敌国的巨富商贾,还是贫困潦倒的穷人,乞丐总会面无表情地伸出抓着一把碎钞的手,请求道,‘打发点啊’……你听,海,是不是波澜不惊、不卑不亢?”

    我静心细想,还真是那样。世上胸怀最宽广的人,不是真的有多大的胸怀,而是压根就不存在“胸怀”。

    一人驻足的海岸或是众人嬉闹的海滩,海都那样千年万载唱着同一首歌谣;而给与一分钱或是百元钱,一个历遍沧桑的乞丐伸手接过,同样是一句淡然的“谢谢……”。

    我和覃芸默契地笑了笑。

    我问:“你呢?这么晚了也睡不着吗?”

    “陆鸣!”她点头正色说道,“我看得出来,向梦有心事瞒着我。我知道她在强颜欢笑,我并没有点破,但是,我也是有些顾虑的……”

    白天的覃芸欢闹得像个不喑世事的小姑娘,却没想到此时的她竟对向梦的情绪捕捉得如此准确。毕竟,在我看来,向梦已经是在很努力地掩藏自己不安的心绪了。

    我道:“真的是很抱歉,我们在没和你商量的情况下,就贸然地做出了这个投奔你的决定……”

    “不不,你误会了我的意思,向梦是我最好的姐妹,我和她绝不会彼此唐突的。我只是很担心她,我怕她有什么想不开的事,在心里憋出病来。可我刚才睡前旁敲侧击地问她,她却守口如瓶,怎么也不肯讲。如果她真的有什么事是不能跟我说的,说明那件事,是真正很难面对的困境了。”

    “你说的很对……可是在她解开心结之前,我也不方便擅自透露她的心事。”

    覃芸点头说:“嗯,我懂……你做得很好。”

    覃芸又陪我站了一会儿,微笑劝我早睡,明天是周末,她准备带我们去“海之韵”公园,既爬山、又看海。

    覃芸回到卧室后,我独自又抽了一支烟。海风将海声吹到小小的客厅里,听起来倒真像是一个上了岁数的乞丐,在低声地请求。

    北方的月,似乎因少云而更加明亮了一些,我抬头看向那光辉的月,忽然有些想念我的“月光之城”,有点想念起林裳来了。

    我掏出手机,点亮屏保,看到的是在环球中心门外的广场上,亲密地好似一对真正的亲密情侣。我抽着烟有些惆怅地笑了笑,我也很希望有个属于我的女孩,在像这样孤单的夜里,站在我的身旁,哪怕不说话,只要她能够用她的肩膀给我一点点疲惫一整天后的依靠,也足够让我幸福到爆了。

    我和林裳拥抱过,亲吻过,甚至几乎全身裸露地抱在一起安睡过……只是我们之间的关系,似乎只能在朋友的层面上,才能拥有让彼此最安心的距离。

    已经很晚了,我知道林裳肯定也已入睡,但还是给她发去了一条简单的微信:一个月亮的图标。

    我不希望她还没有睡,因此我并不期待她的回复。我只想用一个小小的弯弯的月亮,代表着我和她之间的一些情谊,也许会让她的手机在这昏黑的夜里悄然闪亮,然后将我这个小小的月亮带来的微光,照亮她美丽的脸庞……我想得有些出神,甚至联想到她轻轻的呼吸,和梦中的呓语,她轻轻地翻了个身,一头如水似瀑的长发水银泻地般散开,发出阵阵清幽的香气。但她忽然在梦中抖动身体,似是做了个不安的噩梦,让她联想起那些让她想要自杀的事……我惊讶于自己竟会产生如此贴真的幻想,甚至闭上眼睛,我就站在了林裳的床边静静地看着她。我很想在她的身后轻轻搂住她,让她更加安心地睡着……

    却不想微信中收到了林裳的回复:干嘛还不睡?

    我回:你不是还没睡吗?

    几秒钟后,微信视频邀请发了过来,林裳的笑脸出现在了屏幕里,她的头发有些湿润地盘着,显然是刚洗完澡。

    我看着有些熟悉的她半盖着的被单惊呼:“你在我家睡觉啊!”

    “对啊,你不是让我照顾喵妹儿吗?我就住你这里咯!”林裳说着话,嘴里还鼓鼓囊囊地不知道在吃些什么东西。

    “大半夜的吃什么呢?不许在我的床上吃东西!”

    林裳咯咯笑着,将一只啃咬了一半的油腻腻的鸡腿放在了摄像头前,说道:“想不想吃?好香哦!”

    我一阵崩溃,想象中的林裳安睡的情景就这么被打破。我指着屏幕威胁她说:“不许在我床上吃鸡腿!听到没有?”

    林裳显摆地摇头晃脑着,将油腻腻的鸡腿凑向在她枕边睡觉的喵妹儿,喵妹儿睡梦中闻见了肉香,吸了吸鼻子睁眼醒来,喵喵叫着便要扑向鸡腿。

    林裳却小手一抬将鸡腿拿走,害得喵妹儿一阵懊恼的叫唤,她自己却笑得更欢。

    我满头黑线说道:“吃就吃吧,别掉渣渣到床上就行……”

    林裳却又放下鸡腿,侧着脑袋似是从床头柜上拿着些什么,不一会,一块夹心饼干出现在了屏幕里。

    她笑得完全合不拢嘴,说:“这是我最容易掉渣渣的食物,现在我就要把它吃了……”

    我崩溃了说:“唉,吃吧吃吧,反正脏的是你,满床的食物残渣,你睡得着就行……喂,你吃这么多零食,不怕长胖啊!”

    “这又不是零食,是我的晚饭好不好?”她说着,扭转了摄像头对向了床头柜给我看。

    除了鸡腿和饼干,还有酸奶,果汁,樱桃,和干脆面。

    “你没吃晚饭吗?”

    “没……今天我们公司和你们公司签署合同,相关准备工作忙了我一整天,这个月我就没吃过晚饭!”

    我责备她说:“你做饭不挺好吃的吗?下班了买点菜自己做饭吃不好吗?干嘛吃一堆零食呢?一点都不健康。”

    林裳吃完了饼干,幽幽地说:“累,不想做饭……想吃你做的饭,想每天下了班到你这里吃现成的……你却不在……”

    我拿着手机看着微微翘着嘴唇有点失落的林裳,忽然有些心疼她。突然间很想立刻、马上就出现在我的房间里,然后给林裳做一碗哪怕只打了一个鸡蛋的面,那热乎乎的食物,总比饼干和冰冷的鸡腿好的多……

    “怎么啦?可怜我了?”林裳又拿起了没吃完的鸡腿啃了起来。

    我嘴硬道:“干嘛可怜你,你又不是我老婆。”

    林裳面不改色说道:“唉,是啊……那你和你的向梦姐姐,今晚又吃的什么啊?”

    我讪讪答道:“吃的海鲜烧烤……”

    林裳失落地放下了他手中的鸡骨头,说:“她也不是你老婆啊,她却有你陪着,还吃海鲜烧烤!”

    我无言以对,林裳却忽然红了眼圈,突然坐起,丢下了的手机只拍摄出了我房间里的天花板,然而我听见了房间里一阵叮叮咣咣的声音,仿佛有什么东西被从高处砸落。

    稍后,林裳重新拿起了手机,只是她已经落下了泪水,她对着手机摄像哭着,用泪汪汪的大眼睛直勾勾地盯着我。

    又过了一会,她委屈哭道:“对不起……我把你的房间都搞脏了,我……”视频里,我看见了被打翻在地的一片食物。喵妹儿在一片狼藉中,寻到一袋扑来了的鸭脖子口袋,叼着口袋跑去了门外。

    我有些因林裳的突然发泄而反感,听她又说:“对不起,我就是今天不怎么开心……你们公司的王瑜太难缠了,跟他合作,我们当客户的,反而像是有求于他似的……真的太过分了!还有那个高予仁,一整天都盯着我的……我的身子看,我恨不得抠掉他的一双狗眼!金鑫,掉进了钱眼里的老女人!周吉磊,人倒是不错,可搞技术的人怎么都那么清高,那么目中无人!”

    我微笑劝她:“好歹你也是客户,他们对你肯定已经最客气啦,这样你都接受不了,想想看,我们这些员工是怎么在他们手底下生存的……”

    “变态!白痴!神经病!”林裳骂着,从地上捡起一个苹果,擦也不擦地咬着吃了起来,吃了几口,还挂着泪的脸蛋忽又一红,带着笑意说道:“不过嘛,黎靖,真的好帅哦……”

    “花痴!幼稚!低趣味!”

    “切,明个儿还要好好看看他,真的好帅的……好帅的……”林裳说着说着声音渐小,她的眼睛缓缓地闭上,手中的苹果轻轻落下,滚落到她的身旁,而她拿着手机的手,也终于因困倦,而彻底无法支撑这小小的重量……

    林裳睡着了,她累得睡着了,却只吃了一肚子冰凉的食物。我唤了她几声,想让她盖好被子再睡,可是她再没有拿起手机……我很想给她盖好被子,让她在这极大的工作压力中,至少不要因为风寒而感冒,只是我和她,相距了两千多公里的距离。

    我轻轻关闭了视频,难过地有点神伤。我想,在处理好向梦的事情后,回到成都,我会给林裳好好做饭吃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