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6章 纷飞的笑脸

    更新时间:2016-05-09 23:02:14本章字数:3771字

    次日的海之韵公园里,我终如愿来到了海边。海水轻柔拍岸的声音让人迷醉,随着海浪的上涌、退却,沙滩也很有节奏地润湿、变干。心中繁杂的念头似乎很容易地便被海风吹散,化为了一缕忧思,被海鸥振起的翅膀拍打到了海天一线处,那交叠的尽头。

    向梦和覃芸手牵着手走在我的身后,覃芸面带微笑,不停和向梦开启一个个新的话题,而向梦脱下了鞋子,踩着微有些粗糙的沙砾步步缓行,偶尔才对覃芸报以微笑。

    但看到她终于有了笑容,我也轻松了许多,我知道她肯定无法轻轻松松地从那些灰暗的记忆里走出,但至少,好心情像一颗小小的种子,在她的心底发了芽。

    海滩上有些卖气球的小贩,我灵机一动,走近一个小贩,从他手中挑了几个画着笑脸的气球。小贩手中的气球图案原本杂七杂八,看不出什么特别,但经我这么一挑,我手中的几个笑脸合在一起,顿时形成了一种很强张力的喜感。

    为了逗向梦开心,我故意牵着气球,和一群小孩子跑在了一起,像个没长大的呆瓜,没心没肺地笑闹着。偷眼看看向梦,她的情绪也明显好了起来,甚至笑着对我说:“陆鸣,快别闹了,大家都在看你哎……你不脸红吗。”

    我却闹得更欢,一个不小心,踏在了扑腾而来的浪里,被浪花打湿了裤腿和鞋子。向梦一边笑一边责备我笨,在我身前蹲下,帮我挽起了裤腿,又替我脱下了鞋袜。

    当她再次站起和我面对面时,微有些刺眼的阳光和轻拂而来的海风,掀起了向梦的碎发,迷住了她的双眼。我不禁伸手将她的头发捋到了耳后,而她先是本能躲了一下,而后有些尴尬地笑了笑,最后,她的脸庞竟微微有些红了。

    一个牵着几个硕大笑脸气球的男人,和一个发丝轻扬脸庞微红的美女微笑相对,阳光洒在海面上,为他们折射出一片珠光银闪的背景,这幅情景,一定很美吧。

    覃芸在我们身边几步远处,有点无措地笑了一笑,轻轻说道:“你们两个聊聊吧,我去那边小摊买点喝的。”

    ……

    我找了几块石头,把气球的绳子固定在地,拉着向梦,和她一起坐在了气球们遮挡阳光的阴影中。视线因此变得更加清晰,我们甚至看到了一根海平线处帆船的船帆。风吹得气球荡来荡去,气球上的笑脸阴影便映在了我们的脸上,我发现买这些气球真的是个超好的创意,因为那些笑脸似乎将开心传染给了向梦,她终于把微笑长时间地挂在了脸上。

    她双手抱着膝盖,将两只脚丫埋进了砂砾中,侧目看我,问道:“陆鸣……我们,真的不回成都了吗?”

    她的问题让我难以组织语言,她为什么要说“我们”……

    对于她,回成都,面临的便是吴硕可能的各种下三滥的骚扰;而于我,我是要回去的,至少,我还没有收到被开除的通知……如果公司,呵呵,如果公司还有我的一寸地,我也要守土如疆!所以,至少在一段时间里,她必须留在大连,而我,也差不多该回去了……

    向梦见我许久不答,苦笑了一下,有些失落地将下巴埋在了双膝之间,说:“我知道……你是要回去的……你又怎么可能在这里停留……”

    “我又不是马上就走,我再陪你几天才考虑回去的事。”

    向梦点点头,又摇摇头,深吸口气,吐出了些深藏不露的孤寂:“现在走,和几天后走,又有什么分别……”

    “为什么这么说?”

    向梦摇头不语,只是眯缝着眼睛看海水、看海鸥,许久,闭上眼睛,又深吸一口气,说:“海风很新鲜、很新鲜……它能洗净人身体里肮脏的角角落落,我要多吸几口……”

    半晌无话,我扯着气球的绳子,无聊地看着气球上上下下地移动,向梦却伸出手指,在海滩上画着无意义的曲里拐弯的各种符号。

    她忽然问道:“你出来这么些天了,你的林裳,她有没有不高兴?”

    “林裳就是林裳,她不是‘我的林裳’,好哇?”

    向梦摇头说:“傻瓜,她喜欢你,你看不出来吗?”

    “她,她喜欢我?没有……你误会了吧?那次在烤鱼店里,她亲我,是故意要惹文惜生气,还有我这手机屏保,哈哈,是我虚荣心啦,留一张美女和自己亲热的照片,骗骗自己,告诉自己,我陆鸣不孤单……如此而已……”

    向梦叹气说道:“咱俩亲热的照片也有不少,怎么没见过你把我们的照片当做手机屏保呢?”

    我一时语塞,额头竟在向梦咄咄的注视中泌出了汗水……我根本没想到她会问出这样的问题,而我无论怎样回答,似乎都那么地不合适……最后我结结巴巴地说:“你是我姐嘛……我,我怎么好意思……”

    向梦忽然大笑,笑声却怪怪的,似是带着些凄凉的意味。她笑完说道:“好,就算你看不出来林裳喜欢你,那我问你,你自己喜欢林裳,你又发现了吗?”

    我接着玩那气球绳子……手里玩着,心里却在想,究竟林裳在我的心里,占据着怎样的空间?到底我对她,有没有那么一点点的喜欢?

    诚然,我对她很上心,很关心,那是因为这妮子也是经历过跌宕起伏的人生经历,让我心生怜意;我也和她玩得来,因为她抽烟、她喝酒,她不做作,她很洒脱,合我的脾气胃口,跟我的朋友们也处得不错,是个很好的玩伴;我和她又有着千丝万缕抹不开的交叠,因为我们有着共同的“月光之城”,我们有共同爱着的小猫,和那个温暖的老屋子,甚至,爱羽日化和时光国货的商业合作,也是从我们的一个电话开始的……

    我回答说:“可能有点喜欢吧……但我觉得,那只是比普通朋友多一点点的喜欢,谈不上男女之间的感情……”

    向梦说:“我觉得,如果你能因此忘掉文惜,开始你和林裳新的生活,也挺好的,你们俩看起来还挺搭……”

    “搭吗?算了吧姐,我对爱情是没指望了,我觉得和她就像现在这样,挺好的……免得成了恋人,又变成路人。如果有一天,她有了爱她、能珍惜她、把她好好娶回家、好好照顾她的男人,我会祝福她的。”

    向梦猛然抬头看我说:“你说这话,不正说明你很喜欢她,你很爱她吗?你为什么不敢更进一步呢?为什么要退缩?为什么要把她让给别的男人?”

    向梦的一通责问让我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我和林裳不至于涉及到这些问题吧……但见向梦的呼吸有些急促,我劝她:“别在意我的事啦,我现在过得不是挺好的么……”

    “过得好吗?陆鸣……都是我害了你……我觉得,我总是那么多余……”向梦凄然说道,“要不是我,你好好的考了晋级考试,说不定,说不定现在你已经是组长了。”

    “嗨,干嘛说这个啊,我的水平你又不是不知道,进了考场,说不定还没回答问题就已经吓尿了。”

    向梦委屈地强颜笑了笑,看了看那些飘荡着的笑脸说:“你明天就回去吧,回去了好好上班,别再三天打渔两天晒网了,踏实一点,靠谱一点……我在覃芸这里挺好的,不必担心,就让我一个人安静一段时间吧。”

    “我想留下再陪你几天嘛……”

    向梦伸手,将压着气球们的石头挪开。气球便摇摇晃晃地、彼此争先恐后地离地而去,渐飞渐高,渐飞渐远,飞到了海鸥盘旋飞舞的高空中……

    “你不喜欢这些气球啦?”我问。

    “我喜欢……我很喜欢……我真的很喜欢……”向梦有些过分强调地说明她喜欢,她的眼眶微微湿润了,说,“让它们飞嘛,一个充满了氢气的气球,就像一只丰满了羽翼的雏鹰,飞,才是它的宿命。让它们飞嘛,这些笑脸就是我的笑脸,说不定,它们飞得足够高,明天你回成都的路上,它们还可以一直看着你、对你微笑呢……”

    ……

    结束一天的游玩,回到覃芸家里,两个女孩洗过了澡,钻进了屋子里说开了悄悄话,我一个人躺在沙发上无所事事,看夕阳的余晖渐渐消退,看皎白的月色渐渐撒上窗台,我就这么痴痴躺了几个小时……直到我想起,我还可以给“遍体鳞伤”发个视频请求。

    没料到仅仅几秒钟她便接通了视频。

    她依然躺在我的被窝里,只是今天的她,气色看上去不那么好。

    她无精打采地问我:“干嘛?”

    “吃晚饭没有?是不是又吃零食?”

    “没……吃的饭……”

    “吃的是什么饭?”

    林裳把视频对准了床头柜上摆着的吃完了的泡面盒。我生气道:“不是让你做饭吃的吗?怎么吃起了泡面!吃泡面,还不如啃鸡腿吃饼干呢!”

    林裳虚弱地答道:“泡面是热的嘛……今天不敢吃凉的……”

    “大姨妈来啦?”

    林裳皱眉,从枕边拿起温度计,凑近了手机屏幕,说:“看得清吗?”

    水银柱似乎在39°的位置上,我惊道:“是不是39度?”

    “嗯啊,感冒啦……”

    “怎么这么不会照顾自己!”

    “昨晚我把一桌子吃的打翻的时候,好像把果汁洒在床单上了,然后不知道怎么就睡着了嘛……”

    我心里一阵绞痛,但也有些因她这么大人了不会照顾自己而有些生她气,有些凶狠地问:“谁叫你乱发脾气!你……看过医生没有?吃退烧药了没有?”

    “没……没力气,起不来……”

    “死丫头!你在家等着!”

    我挂断了视频,想了一圈,给肇可可打了个电话,这么晚了,也只有找她和魏航这对夜猫子,只是魏航想必在演唱,打电话给他他也接不到。

    嘈杂乐器背景音中,肇可可大声喊道:“三儿!找姐姐啥事?”

    “别姐姐自居行吗?你才多大点小丫头片子!”

    “呸!魏航是你哥!我是你大嫂!就算我比你小二十岁三十岁,我还是你大嫂!我没让你叫大嫂,让你叫姐姐是便宜你了,你还敢跟我叫板?”

    “行了行了,姐姐,麻烦你姐姐!帮我个忙!”

    “这还差不多,说!”

    我说了林裳生病,肇可可急道:“把你家的地址坐标发给我,我这就去!”

    “魏航表演结束了吗?”

    “你管他干嘛?”

    “让他唱完了陪你一起去,我家那里很偏僻的,不安全!”

    “少罗嗦!坐标!”肇可可撂了电话。

    我呆坐了一会,又觉麻烦肇可可有些不妥,但此时也不是客套的时候,我即刻给肇可可发了地址坐标。

    放下手机,我立时站了起来,不安地踱步,来到阳台点燃一支烟压制紧张的情绪,抬头看那月,今晚的成都,月也这么照着林裳吗?但愿她没事,发烧可别烧坏了脑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