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9章 一切都变了

    更新时间:2016-05-12 21:40:10本章字数:3323字

    “图片管理器中有一个位置比较隐蔽的文件夹,文件夹的名字是‘终难忘’……呵呵,我也是闲来无事,无意中发现的……”高予仁聒噪个没完,我点击手机屏幕的手指却越来越抖。

    果然有一个位置很隐蔽的文件夹,名字叫做“终难忘”。我点开了文件夹,只看到第一张图片,整个脑袋便突然嗡的一声,眼前一黑,几乎要昏了过去……我知道这个文件夹里是什么内容了,也知道高予仁为什么如此自信地将我玩弄于鼓掌之间。

    因为这个文件夹里的相片,是一组我和文惜的“艳照”。

    那是青春的荷尔蒙如同一桶烈酒,又像是一桶炸药,我们两个将身体连成一个人时,拍下的,那时以为是意味盎然的情趣,此刻看来是却不堪入目的羞耻。

    我的脸色映在手机屏幕上,难看到我快要不认识自己的程度。

    高予仁得胜般大笑,说:“你小子真走他妈的狗屎运,竟享受了这样的齐人之福……看不出来啊,平时一本正经,冰清玉洁的文惜,在床上竟然这么放得开……活脱脱像一条母狗,一个婊子!”

    我一把抄起装满了开水的茶杯,兜头砸向了高予仁,茶杯被他侧头躲过,砸在了他身后的书柜玻璃上。但茶水却扑出的涌泉似的,登时淋湿了他的衣服,烫得他嗷嗷大叫。

    我跟着冲上前去,揪着他的衣领,指着他的的鼻子大骂:“你这老狗逼!你再说一遍试试!”

    当我挥拳就要打下,高予仁杀猪般喊道:“你敢打一下,照片立刻网上曝光!”

    我的拳头,和高予仁的脸,立时便像一对同性相斥的磁极,虽距离不远,但怎么也无法接近哪怕一寸的距离。

    高予仁笑了,说:“从我身上滚下去,把我扶好。”

    我照做了。

    高予仁擦擦衬衣上的水渍,抬起眼扫我一下说道:“果然不出我所料,你小子对文惜真是一往情深啊!现在她和王瑜要结婚了,你妒忌吗?你眼红吗?哈哈哈……告诉你,你们的床照我早就上传到网盘里了,我也和一些做网络推广的朋友约定好了,只要我动动手指,将这些照片发给他们,他们就会立刻把照片大肆地在网上传播、炒作。”

    我心知完了,高予仁既然已经发现了我和文惜的这个秘密,他便不可能错失我的这个把柄。

    我这个烂人,在网上被爆些料没什么好怕的,可是文惜……在公司里她一直都是个天之骄女般的人物,事业处在上升期,又从和我分手的阴影中走出,并同金牌钻石王老五的王瑜订了婚,工作与生活都算是充满缤纷的希望。

    此时如果爆出她和我的那些在我们看来恩爱温存而在别人看来下流龌龊的照片……对她现有的一切都会是毁灭性的打击。毫不意外地,她将远远离开公司另谋他处,而和王瑜的婚约也将破碎。

    除此之外,一个女孩,被爆了艳照在网上,从今往后,她将如何面对她的家人、如何面对她的朋友?她的心理和精神可能一辈子都会蒙上无解的阴影。

    再说,她那只因她晚归家和失去联络,就要毒打她的严厉刻薄的父亲,看到她的这些照片,又会做出什么样的反应呢……

    所以此时,人为刀俎,我为鱼肉,我必须对高予仁言听计从,别无选择。

    高予仁续说道:“本来嘛,你拿板砖把我拍成这幅模样,我找人砍你两根手指才能泄我心头之恨!”

    高予仁站起身来,命令我趴倒在地,我照做了。而他将皮鞋踩在了我的脸上,像踩灭一个烟头一样,狠狠地扭了几扭!

    他咬牙切齿地低吼:“但我没有那样做!因为那样很低级!那样很没有趣味……我要让你变成我的一条狗!你这条下贱的狗!让你趴你就趴,让你爬你就爬的狗!”

    我感到自己的脸,在他的脚下扭转变形,一阵撕裂的痛感传来。但那不是最痛的,脸上的皮肉伤痛,又怎能敌得过心头的耻辱……

    我心里一阵凶狠的绞痛,恨自己当年和文惜激情温存时,幼稚愚昧地拍下了这些足以让我们蒙羞半生的照片……但我又记起,在我用文惜的手机拍下这些相片后,她羞红着脸看完,立时抢回手机说要全部删除,却竟然连一张都没有删除,而是在我不知情的情况下,把它们存进了一个秘密的文件夹,还给文件夹起了个‘终难忘’的名字……她为什么要留着这些照片?还有,她图片管理器中其他文件夹里,占据最多比例的,仍是我和她的合照,就连手机屏幕的屏保,也是我们穿着情侣衫亲亲密密的相片……而她丢手机时,我们已经分手三个多月了!

    如果说这不是爱,这不是留恋,这不是舍不得,那么会是什么?

    问题又来了,既然她这样爱这样留恋这样舍不得,又为什么跟我分手?为什么!

    高予仁用脚和大皮鞋在我的脸上发泄累了,躺回了椅中,喘着大气说道:“哎呦呦,可累死我了……呵呵,这不就对了?陆鸣,你早该这么乖才对!”

    我麻木地从地上爬起,麻木地支起身子,摸了摸嘴角,入手一片殷红。

    高予仁斜眉歪眼地看着我,似乎在打着如意算盘,想了一会,他说:“还他妈一时间想不出来让你给我干点什么……这样吧,这个星期,把你手头的工作都交接一下。下周一,新厂报道去!等你小子到了新厂,我再慢慢收拾你!”

    我用残存的一点点卑微的尊严,摆出一点点可能一点儿也不吓人的咋呼模样,说:“高予仁,你让我为你做什么都可以,但如果你不按照约定的来,把照片给多余的哪怕一个人看到,我坐牢枪毙,也要提前先整死你。”

    高予仁不屑地耸耸肩,用手指敲敲他面前的办公桌,说:“我高予仁从来都是遵守规则玩游戏的,否则我也不可能坐到这个位置上来。这样吧,一年内,你听命于我!只要你在这一年内完全听我的话,时候一到,我自然当着你面,把所有的照片都删除,但如果你不听我话,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所以,照片公布还是不公布,完全取决于你的表现,呵呵,别让我失望哦,陆鸣!”

    ……

    我跌跌撞撞地冲出了高予仁的办公室,和他的女秘书对视在他的办公室门外。她仍有几根发丝在空中飘飞而没有收拢,而我,想必已经鼻青脸肿,嘴唇撕裂,脸上还涂着鞋底的灰尘……她的目光中充满惊愕,我的眼神中充满怜悯,而空气中,充满了这无情尘世的凉嗖嗖的冷漠,和炽辣辣的讽刺。

    我是奔着辞职的目的来到高予仁办公室的,却最终,一个人躲到了卫生间里,将盥洗池的冷水开到最大,将整个脑袋都伸进水里,像冲洗一颗刚从浇满了屎尿肥料的地里刨出来的南瓜,冲洗着残留在我头上的肮脏到令人作呕的污垢……

    我没有发出任何声音,但我的肩膀在抽搐般地颤抖……我知道我正在悲泣,泪水哗哗的从眼角滚出,立时被冷水稀释冲走。我从没有受过这么大的憋屈,即使有过,我也能立刻以拳头,将给与我委屈和难堪的人以加倍的还击。

    可是这一次,我温顺地接受了侮辱,我谦卑地选择了沉默。当我重新抬起头来看着镜中的自己,肿胀的脸颊,通红的双眼,还有仿佛瞬间苍老了十几岁的颓态……

    我伸出手触摸镜中的自己,指尖的水滴在镜子玻璃上划出一道道扭曲了光线的水痕,像是一把把银光闪耀的刀子,将我的脸切开、剁碎……

    ……

    我迈着机械的步子,失魂落魄地回到客服部,原本无意周遭一切的我走到自己的位置,忽然瞥见,就在我旁边,原本属于组长赵志华的位置上,坐了一位陌生的美女。

    她上下看了我几眼,十分严肃地说:“陆鸣,你回来上班了吗?上个月你拖下的业务太多了,本周内你都能交接完吗?”

    我看着美女的脸庞发了半天呆,猛然醒转,指着她惊道:“苏小晴,你的眼镜呢?”

    眼前的美女确实是苏小晴!但她摘下了眼镜而戴了美瞳,她换下了可爱的小女生服装而穿起了职业女郎的套装,她可爱的发型改成了花哨的盘发,她的素颜也涂上了厚厚的浓妆艳抹。仿佛一个丑小鸭,一夜之间变成了美丽的白天鹅。

    她的表情也不见了生涩和稚嫩,取而代之的是不苟言笑的领导式招牌神情,用不满的眼神盯着我说道:“你没见过我吗?有必要这样盯着不放吗?”

    我很是尴尬地说:“小晴,你……你当上咱们组的组长啦……”

    苏小晴不再看我,而是冷淡地看向她的电脑屏幕,说道:“做你的事,不要在工作时间浪费别人的宝贵精力!”

    我突然觉得一切都变了……我痴痴地看着刺眼的电脑屏幕,一种若即若离的悲愤在胸中翻着滚地激荡,真的有心,把面前的显示器打爆!

    不久,组里最不鸟我的男同事,跟我在抓阄时偷奸耍滑的刘军,皮笑肉不笑地拿着一叠资料走向我,说:“陆鸣,恭喜你啦!你要去新厂报道啦?哈哈哈!”

    我转头,对他报以厌恶的表情,他却不依不饶地缠着我说:“别急着躲啊陆鸣,咱们苏组长,点名要我跟你进行工作交接的,真他妈酷毙了,下周一开始,客服二组里,就没你这个拖后腿专业户了!”

    苏小晴?又是苏小晴,我看看她那绝美的侧脸,发觉打扮过后的她,再也找不出半点,曾经做我徒弟时的影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