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61章 痛苦中表白

    更新时间:2016-05-14 23:53:06本章字数:3330字

    我温情地像是看着一个沉沉入睡的小婴儿那样看着林裳。三分同情、三分揪心、三分酸楚,以及一点点的责怪,占据了此时我的全部心思。我恍惚地觉得,似乎她根本就没有一个安身立命的家,醒时,她为了工作疲于奔命,累时,竟就这样睡在车子里……这样的故事,一点也不好听……

    我并不想打扰她的安睡,而是靠着门坐在地下,又打开一罐啤酒,就着月光铺洒的清馨的味道,一口口将酒液灌进业已沉沦于深深倦意的身体。

    忽然,清凉的空气里夹杂了一丝若有若无的焦糊气味,而当我嗅着,这难闻的气息究竟从何而来,我突然惊愕地发现,林裳敞开的驾驶室窗户,正在向外透出一股股的白烟!我冲向她,而仅仅迈出几步,车窗里的烟气猛地变浓,迅速遮住了林裳的面孔,并使她在梦中发出一阵猛烈的咳嗽!

    “林裳!醒醒!”我大喊着扯开车门,抱住林裳的身子,将她从浓烟中拖了出来,颤颤巍巍地扶着她勉强站定。而当她在我的怀里悠悠醒转的同时,我发现了驾驶室地板上,一片火星正在扩大。

    我急忙脱下上衣,将衣服扑在火苗上,阵阵烟雾呛得我眼泪狂流,但我终于扑灭了正在起势的火苗。揭开烧烂的上衣,我在烧焦的脚垫中央捡起了一个烧糊了的烟头。这个烟头,也许是林裳吹奏口琴渐渐睡着时,从她的指尖落到地下的。

    我捏着烟头走到浑浑噩噩的林裳面前,大喘着恐惧愤怒的气息,吼她:“车里抽烟!不要命了吗!是不是不要命了!”

    林裳刚刚从茫然中清醒,带着些许的委屈小声说道:“我……我一不小心睡着了嘛……”

    酒劲翻涌的我再控制情绪,狂暴地像个正在变身的狼人,凶狠地贴近林裳,用更大的声音吼道:“不小心?如果今晚我没有遇见你,这就是你这辈子最后的一次不小心了!”

    林裳的下巴在颤抖,眨巴眨巴眼睛掉了泪,说:“对不起……对不起嘛陆鸣……”

    我长叹口气,颓然地坐倒在她身前,丢掉了她的烟头,说:“为什么……你为什么要这样……为什么每个夜里,你不在一个安全的地方好好休息,而是偏要睡在车里?你知不知道,如果你没有打开车窗,车里的浊气会让你窒息而死!你知不知道,海青工具厂这里地处偏僻,谁也不能保证这里没有坏人出没!”

    我愤恨地仰头向着月亮,憋了许久,不让自己的眼泪淌出。然后缓过了劲,无力地续说道:“你知不知道,坐着睡觉,很伤脊椎的……”

    林裳突然破涕为笑,蹲在我的身边,伸手抚摸着我的头发,说:“我知道,我知道的……可是,你是怎么知道,我没晚都在这儿,睡在车里?”

    我不答,只问自己的问题:“你为什么不回家?为什么不回家!”

    林裳叹气,轻轻搂住了我的脖子,哀怨地说:“我没有家,一个人的家算是家吗……”

    我受够了林裳的各种欲言又止,我受够了她对我掩藏的种种实情,我要知道她的一切!我要知道为什么她要活得这么让人揪心!于是我猛地甩开她的手臂,站起身来喊道:“今晚我问你什么,你就答什么,一句也不许隐瞒!”

    林裳有些害怕地看着我,最终点了点头,说:“嗯,你问什么,我就回答什么。”

    “在成都,你到底有没有家?”

    “我有一套房子,但是我很少去住。”

    “你的家人呢?你的家人在不在成都?”

    林裳的神情变得有些犹豫,我立刻按住她的肩膀,有些用力地晃动她说:“不要编造谎言!到底有没有!”

    林裳像是突破了自己内心的不决,颤声说道:“我爸爸在我十岁那年,和我妈妈离婚了,他丢下了我们,不要我和妈妈了……”

    “那你妈呢?”

    “我妈不在成都,她在杭州。”

    “她知道你是怎样生活的吗?她不管你吗?她不在乎你吗?”

    林裳摇摇头说:“我打电话给她时,总会说自己过得很好……”

    “把你妈妈的电话给我!”

    “干什么?”

    “快点!”

    林裳有些慌张地从地上站起,后退半步说:“不!不行……”

    “为什么不行!”

    “你为什么要我妈妈的电话?”

    我醉得狠了,且被林裳的种种行为折磨得足够痛苦了,于是我不再留情面,也不想再顾忌她的那些被冠以“不能触及”之名的种种心结了。说道:“我要让她知道,你是怎样在酒吧放纵的!你是怎样想要随便找个男人侮辱你自己的!你是怎样三番五次寻死觅活的!你是怎样夜夜不归家的!你是怎样凶狠地抽烟喝酒的!你是怎样在自己的车里玩自焚的!”

    我吼的声音真的很大,空旷的篮球场里因此响起了阵阵回音,而在这环绕包围的声场中,林裳终于无路可逃,被我咄咄逼人的气势彻底压制。她像是被缴下全部武装的俘虏,在崩溃的边缘低头无声地哭泣。

    我的心被她的泪水迅速地融化,我几乎又要心软了。但我知道,这一次,我不能再软弱下来,我的软弱,只会给林裳一种不负责任的保护,让她在我一次次的纵容中,与正常的生活渐行渐远。

    我坚持吼叫的音量,说:“快点,把你的手机给我!”

    林裳梨花带雨地求我:“陆鸣……你别这样好不好,我好怕你这样……感觉像是不认识你了一样……”

    “你为什么不让你妈妈知道你的真实情况?”

    “我怎么能让她知道……我不可以让她担心我……”

    我冷笑道:“这世上只有她一个人会担心你吗……那我呢?我呢!我对你的担心你看不到吗?你一点儿都看不到吗!”

    林裳怯生生地立着,咬着嘴唇看着我。

    “好,无所谓,我他妈就一傻逼烂人!我的担心不值得你在意……那我问你,你那个被我丢进锦江的手机,里面存着什么内容?”

    “为什么问这个……”

    “说!”

    林裳一阵痛苦地颤抖,说:“是我和我前男友的……”

    “好!我知道了!你不用再说下去!”我一听这些有关男男女女的破事就烦躁不安,文惜那手机里的相片已然折磨得我半死,又听到林裳的手机,记录着她和她前男友的记忆,我立即联想到一些很露骨的画面,脑细胞打了个颤,立时强制止住这些讨厌的念头,又问道:“前男友……你自杀就是因为他吗?”

    “……算是吧。”

    我突然狂笑:“你他妈脑袋秀逗了!你们之间发生过什么?至于让你活得人不人鬼不鬼吗!男朋友女朋友……有他妈那么重要吗?爱情……至于让人连命都不想要了吗?”

    林裳痛苦地捂住脸,哭道:“你别说了!你别说了……你不懂!你什么都不懂的……”

    “我不懂!我他妈的什么都不懂!”

    我突然大脑一片空白,本能地扑向林裳,将惊叫着的她扑倒在了冷冰冰的水泥地上,让她在月光的照亮中,像一朵开在荆棘里的花。我双手各捉住她的一只手腕,发了疯一样地将唇凑向她的脸庞。林裳吓坏了,拼尽全身的力气挣扎,却怎样也敌不过我的力气,反而激得我更加发狂,加了倍的力气将她牢牢困住,然后我像撕咬一般地亲吻了她的嘴唇。

    林裳合拢的唇齿将我的舌尖咬破,通红的鲜血瞬间从我的嘴角涌出。痛感令我恢复了部分的理智,我像抖落一块烫手的木炭放开了林裳,双手紧张地交叠在一起,全身阵阵痉挛。

    林裳蜷缩着身子坐起,抱着膝盖哭得撕心裂肺……

    但我依旧心狠地继续发问:“我租的房子,是不是你和他曾经一起住过的地方?”

    林裳立刻抬头回答道:“不是!我没有和他在一起住过!”

    我带着些许挫败感和莫名其妙的酸楚,问:“你……和他在一起过吗?”

    林裳蒙了一下,反应过来喊道:“我没有!我没有!”

    “……那为什么你说,这里有着你最美好的回忆?”

    “陆鸣……我请求你……有些事,真的不是我想说,就能说的……求求你,别再逼我了好吗?今天,你真的好可怕……”

    我用手背擦去嘴角不断流出的血,说:“我可怕?你扪心自问,是关心你的我可怕,还是不在乎我的关心的你,更可怕?”

    林裳急道:“谁说我不在乎你的关心了!”

    我痛苦地吞咽着带着血腥味的口水,说:“你答应过我,要好好生活的,你答应过我的……可是我不在你身边的时候,你就不好好吃晚饭,感冒了不去医院,吃泡面又抽烟!而且今晚,你就在我的眼前,差点就被火焰和毒烟吞没了,你让我怎么放得下心!怎么放得下心!”

    林裳几乎是跪着挪到我身边的,她扑进我的怀抱,用最大的声音哭了,她终于将全部的委屈都化成了眼泪,泪湿了我没有上衣遮蔽的胸膛……而我终于无法再坚持心狠,而是抱住了她,抚着她的发丝,闻着她脖颈里的香气,说:“对不起……林裳,对不起……我凶你,是因为我……我喜欢你……我很喜欢你……”

    话已出口,心口却不知为何,迅速变冷。我似乎不该这样,失去了对感情的警惕之心……喜欢很简单,爱也不很难,可是,相守却很难……难到只要一个轻轻的不小心,就会彼此受伤,就会害人害己,就会形同陌路,就会爱恨交织……

    可是,我终究还是没能敌过自己不那么安分和成熟的心性。

    林裳的哭声渐轻,她抽泣了几声,突然发出了一阵咯咯的笑声,带着悲泣的笑声有点怪异。但她将我搂得更紧了,说:“抱紧我……陆鸣,抱紧我!我需要你抱紧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