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66章 好奇她的长相

    更新时间:2016-05-19 22:31:07本章字数:3456字

    我知在客服部再多停留,只能换来更多的反感和敌意,只好怅怅地拿起档案口袋,一言不发地钻进了电梯间。因深刻地体验了一把世间冷暖的真实含义,不免心中闷闷不乐,再加即将再次面对高予仁,实在难有什么好的心情,低着头钻进了电梯。

    上行的电梯里,站着一个女子,我却低落地抬不起眼皮没看她,而只是瞅了一眼总经理办公室楼层的按钮已被按下,而亮着的红灯。便叹口气,发着呆,没精打采地站着。

    电梯抵达,身旁的女子先我走出电梯门,而直到电梯门再次自动合拢,我这才意识到自己有点过分地失魂落魄了。无非是个很会装清纯的苏小晴,和一个很会出老千的刘军,反正我要离开这里,打明个起就再也没机会看见他们了,何必为这些生命中的过客而暗自神伤?

    于是手指按向开门键,却不曾想,还未触到按钮,门已洞开。

    站在门外的女子,露了个微笑的侧脸给我,她张开五指,伸手在我眼前晃了几晃,说:“你傻啦!到地方了不知道出来吗?”

    “哦,谢谢……”

    而当我看清了面前的女子,我忽地惊呆了,她梳着微卷的梨花头,柔美的发丝在她的侧脸,似碧丝摇曳的柳叶,柳叶后,是张年纪不过十八、九岁,却美到极处的侧脸。而她的身材,该肉多的地方一点儿不骨感,该肉少的地方一点儿不臃肿,九曲十八弯的前凸后翘之下,两条光溜溜的纤细长腿交叠站着,踩着小巧可爱的鞋子。

    她的手指按在电梯外的按钮上,问:“你还不下来吗?难道不是要来这个楼层?”

    “哦……我要下的。”

    我机械地迈腿,而因不慎,脚尖在电梯门轨道上绊了一绊,险些一跤跌倒,引来了女子的一阵咯咯轻笑。

    她转身,在我的身前向楼道里走去,婀娜的背影像是一株挂着露水的忘忧草,只让人看上一眼,便几乎忘却了所有的烦恼。这女子我从未见过,但仅是这么一面之缘,也令我不禁在心里,有些俗气地对她,和我曾经见过的女子中,最美的林裳做了个外形上的对比……

    这女子年纪显得更小些,也许还未过二十岁,洋溢着青春的气息。而林裳今年二十六岁,显得更有些妩媚的味道,美到了恰到好处的极致;

    两人的身材均是高挑匀称得别无二致,就算是登台做场时装表演,也都会让人以为她们是最专业的模特,只是林裳相对清丽,而眼前的女子相对火辣些;

    我又忍不住将视线投向了眼前女子的两条纤细的长腿,她没穿丝袜,但皮肤似乎看起来更加滑嫩,丝毫无需掩饰。只是,林裳的肌肤,我是亲密接触过的,如细细编织的丝绸般柔滑,又如剥开的荔枝果肉般清香水嫩……却不知,眼前这个美女的皮肤,摸起来是种什么感觉,料想也不会差吧……

    我知道我想多了,而且想得有些邪恶了……可是还是忍不住想,仅从侧面和背后看,这个几步远处的尤物,和林裳是不相上下、伯仲之间的。而适才仅仅看了她的侧脸,便觉貌美惊人,却不知,她的正脸看上去,是不是比林裳还要美些……毕竟我第一次见到林裳时,已经产生了此女只应天上有的感觉,仿佛天下的女子,都在她的光彩辉照下,黯然失色。如果眼前的这个女子比林裳还更美些,那么这世上,美女也没谁了……

    甫一想到这点,便忍不住加快了脚步,试图赶上她,从正面瞧她一瞧……此时我的心理,仿佛一个痴迷的收藏家,看到别处有件自己喜欢的物事,便产生了万分强烈的占有欲……如果,看一眼,也算是一种占有欲的话。

    我几乎已经超越了她,她却在转角处忽然转身,走出几步,在高予仁的办公室门外,跟那小绵羊般被高予仁欺负的小秘书打了个招呼,我始终没能看到她的容貌。

    那女秘书抬起头来看到女子,迷茫的表情猛然楞了一下,然后似乎全身上下打了个冷战,又极快地低下头,结结巴巴说道:“艾……小艾总,你好。”

    那被叫做小艾总的女子点点头说:“我舅舅,他在里面吗?”

    秘书点头,站起身来轻敲高予仁的办公室门,轻轻掀开门缝,对里面低声说了句:“高总,小艾总来了。”便战战兢兢坐回了自己的位置,又低下头去,似乎很是惧怕这女子似的,连看她一眼都不敢看……

    小艾总?我心里一凛,她跟总裁艾仲泽,有什么关系?莫非是他的女儿不成?正胡乱想着,高予仁的办公室门忽地被揭开,高予仁胖大的身形热忱无比地从门里晃出来,畅声笑道:“思彤回来了,我外甥女思彤回来啦!”

    那女子撒娇道:“舅舅,我回来啦,今晚你准备带我吃什么好吃的?送我什么礼物呀?”

    高予仁流露出我从来没看见过的慈祥的表情,轻轻拍拍小艾总的肩头,说:“你想吃什么舅舅都带你去吃,想要什么,舅舅给你买!”

    那女子一听,高兴地几乎要跳了起来,跳起来扑上前去,搂住高予仁的脖子兴奋地尖叫道:“还是舅舅最好啦,我爸爸他,哼!我一年才回来几天,他都不来接我……我妈她也不接我……太过分啦!”

    高予仁硕果仅存的几缕长发被女子折腾得耷拉在了额头,显得十分猥琐。而他轻轻搂着她,也因此视线越过了她的肩头,看到了站在她身后不远处的我。他面不改色说道:“走走,舅舅先给你泡杯茶喝!一会想去哪玩,舅舅带你去!”说完,他扶着女子先进了办公室,而后转身指着我,对秘书说道:“这小子,让他在门口等我。”

    女秘书点头,而高予仁对我轻蔑一笑,用下巴点点我说:“你小子哪也别乱跑,我让你进来,你再进来。”说完,闪身进了办公室,留下面面相觑的我,和她的女秘书。

    ……

    我站了几分钟,只听高予仁的办公室门里传出女孩咯咯的笑声,却始终得不到高予仁要我进去的指示,操!我突然觉得自己像是一个紫禁城里的太监,皇帝在寝宫内和妃子们干那淫靡的勾当,我却只能像条狗似的卑躬屈膝,站在门外苦等。

    我又啐自己,那女子分明叫高予仁舅舅,两人自不会做些高予仁和他女秘书之间的丑事,我怎么会想到那些……都他妈是狗日的高予仁,色魔一个,只要看到他和女人在一起,难免让人要往歪里想。

    以我的脾气,实在受不了高予仁对我的颐指气使,但心中毕竟真的怕他将我和文惜的裸照发到网上,文惜的性子原本就不开朗,爱钻牛角尖,遇事又总想不开,她又怎受得了那样的打击?想到此处,我只好叹气,心想他妈的一切苦难都由我受着吧,只要她和王瑜在一起,能真的感到幸福,那就值得!

    我自己嘛,先看看高予仁究竟想让我给他做些什么,再做打算。实在没办法,就只好在这一年里听从于他,盼望他一年后,能够不违誓言,将那些照片删除。

    因无聊,我和女秘书搭话,问她:“这个‘小艾总’,是何方神圣?跟咱们艾总有什么关系?”

    女秘书见过高予仁虐我,于是不自觉地似乎对我有了同病相怜、惺惺相惜之意,神秘兮兮地将我扯远办公室门几步,小声答道:“她叫艾思彤,是咱们艾总的宝贝千金女儿。”

    我又问:“为什么她管高予仁叫舅舅。”

    女秘书又扯我走远几步,说:“这你都不知道?”

    “我们基层的,又不像你们秘书,整天在老总鞍前马后的,知道那么多。”

    “那咱公司的董事长是谁,你总知道吧?”

    “董事长?咱们公司还有董事长?”

    女秘书在一阵张大了嘴的惊讶后,不禁笑道:“你怎么会不知道呢?怎么可能不知道?”

    “靠,别卖关子了行不行?真不知道,又没人跟我说起过。”

    女秘书想了想说:“也是,近几年董事长深居简出的,公司的新员工不知道这里面的事,也不奇怪。”

    女秘书说着,竟然有些兴奋了起来,像是一个孤岛上被困了几年的独身女子,突然看见一个活着的男人似的,要把她所有的经历都絮叨个遍。她拉着我走进小会客室,给我倒了杯水,面带红光地开始了一阵唠叨,仿佛瞬间变成了一个四五十岁、心宽体胖、面额含笑的中年媒婆,话匣子一开就收不住。

    半个小时后,过滤掉大部分无意义的杜撰性质的谣传,我还是很有些收获的。

    我们艾总,艾仲泽,原来并不是“爱羽日化”的实际掌控者,真正掌握着大部分股份的,是他的老婆,也就是我从没听说过的董事长:于娜。

    据秘书说,艾仲泽和于娜年轻时是高中同学,于娜早早就爱上了艾仲泽,但艾仲泽却十分讨厌于娜,原因是于娜长的极丑,丑到让他看一眼就不敢再看第二眼。高中毕业后,艾仲泽受不了于娜的苦苦纠缠,跑到外地玩了几年,再次回到成都时,是结了婚回来的。

    他以为自己已经结了婚,就不会再遭受于娜没完没了的打扰。可这于娜又不是一般人,她父亲早早做起生意,开了一间小型的精细化工厂,而她又是她父亲的掌上明珠,因她长得丑,反而更是被娇宠得无法无天,她爱上了艾仲泽,便真的眼里再没谁了,哪怕他已为人夫,却对他矢志不渝。

    艾仲泽年轻时是个眼高手低的浪子,拖家带口回到成都后,发现自己的生活捉襟见肘,自己的远大理想也没有实现的希望,渐渐地闷闷不乐。而再次找到他的于娜,不在乎他已娶妻生子,仍然愿意把自己的一切都给他。她知道艾仲泽胸怀远大,只是没有个机会,没有本钱,于是她答应给他那是还不叫做“爱羽日化”的厂子的高管的职位,给他车给他房,甚至干脆给他公司的股份,让他施展一番拳脚,开展一番事业。

    但她只有一个要求,她要艾仲泽跟妻子离婚,然后跟自己结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