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68章 三个条件

    更新时间:2016-05-21 23:59:07本章字数:3059字

    飘飞在风中的档案材料,像是终被时光忘却了的记忆,零落消散。我徒劳地找寻,却是再也拼不出一张完整的时光卷轴。犹记得从人才市场将档案转至爱羽日化时,我小心谨慎地,抱着档案纸袋,比之抱着一袋沉甸甸的钞票,更加地小心谨慎。如今,只因我多瞅了艾思彤几眼,它们便像一卷垃圾一样被无情抛散。

    我仅捡回了一个空的档案袋,和为数不多的几页材料。胸中的愤懑呈几何倍数增长,红了眼地杀回公司大楼,冲进高予仁的办公室。对办公室里仅一个人的高予仁吼道:“人呢?人呢!”

    “坐下,先坐下再说。”高予仁则一副劝慰我的模样。

    我却不吃他这一套,继续吼道:“我问你,他妈的艾思彤呢!”

    高予仁摆摆手说:“年轻人,是你应该检讨一下自己,是不是看别人的目光有点太不礼貌了?我这个外甥女,呵呵,是有点小脾气的。”

    “我操!”我指着高予仁鼻子骂道:“你这么说,她丢了我的档案,倒是我的错了?难怪你们是一家人,都他妈的奇葩!大奇葩!”

    高予仁的神情终于变了变,皱着眉头从抽屉里取出文惜的那个粉红外壳的手机,在桌上把玩了几下,说:“陆鸣,你是越来越无法无天了,越来越不把我放在眼里了。如果你觉得,我们之间的约定不好玩的话,是不是我应该就此取消,你不必为我做事,我也可以早早跟我的朋友们分享一下,呵呵,某些人激情的艳照呢?怎么样?其实我可是早已迫不及待了呢!”

    我还喘着粗重的呼吸,但最终,我的目光落在了粉色的手机上,回忆的时光长河中,那几朵偶尔卷起的浪尖上,那闪耀的光斑上,映着的是文惜的娇嗔与浅笑。此时的我,像是在酸雨的淋漓中,用自己的手掌护着文惜这朵鲜花的娇艳。如果我在冲动下放开了手,被枯萎的,只能是文惜的绽放。

    高予仁的目光,透着狡黠和阴狠,但偏又平静得似一汪死水,他一点点的微笑,是这个年龄段高管的特有的洞穿一切的表情。尽管我对他极度不齿,但终究再次败下阵来,颓唐地像个输光了全部家当的赌徒,再也没有了翻身的勇气,无力地坐在了沙发里。

    高予仁从办公桌上的烟盒里抽出一支很上档次的烟丢给我,又将文惜的手机递到我的手里,说:“这个手机,你拿走吧,给你做个留念,也做个提醒。”

    他自己也点燃一支烟,将打火机丢给我说:“你们的照片,我只拷贝了一份。只要你好好办我交代给你的事,我保证一年后就会将它们彻底删除,绝不会没完没了地要挟你,不守信用。”

    我知道自己没有任何和高予仁谈判的筹码,只能选择相信他。于是点燃了烟,呼吸着从未抽过的这种高级香烟的味道,小声说道:“好。”

    “去新厂以后,低调一点,平凡一点,做一个丢进了人堆就找不出来的那种角色。24小时开机,随时听候我的指令。必要时候,我会给你一些经费,不让你在经济上吃亏……暂时要交代给你的就是这些。”高予仁腆着大肚皮笑道:“怎么样?我对你还是不错的吧?”

    “好……很好……高总,如果你希望我全心全意为你做的事的话,那么我也需要提出几个条件,希望你能答应我。”

    “哦?”高予仁突然来了兴致,笑盈盈地说道:“你还有条件?说来听听?”

    “第一,不允许你再招惹文惜,更不能让她看到那些相片!”

    高予仁说:“这不难,呵呵,文惜这个女人,要身材没身材,要长相没长相,整天一副冰清玉洁触不可及的样子,我还以为她是张无人染指过的白纸,这才想跟她玩玩,嘿嘿,没想到她是你小子的女人,当我看到了你们的相片,对她是半点兴趣也没有了。”

    我摆手制止他继续说下去,道:“第二,你交代我做的事,不能违法不能犯罪,不能是伤天害理的事。”

    高予仁抽了几口烟,寻思了一会儿说:“可以。”

    “还有,”我已经下定决心为高予仁做事,那么此时,能为自己争取到的,就一定要争取到手!我说:“第三,你用我,只给大棒驱使着我,未免让人太过心寒,做事也没有动力。我也需要一根胡萝卜才行,我的职称上调为中级一档,工资上调三个级别。”

    高予仁将烟头按进烟缸,大笑说:“这是咱俩谁使唤谁呢?不过嘛,你小子这幅混不吝的模样,倒挺合我胃口。老子要挟了你,你反倒跟老子讲起了条件……”

    高予仁想了想说:“好!你小子这份勇气就值得鼓励!这我也答应你,干脆,年终奖这一块,我也给你最高档的系数,这样也算有了‘威逼’也有了‘利诱’嘛,你开心,我也更加放心!好好干,我不会亏待你。”

    我也按灭了烟头,说:“那么感谢高总栽培,告辞!”

    高予仁说:“不忙,我给你批个条子,拿着你捡回来的材料,去人事归个档,顺便,跟你的老情人告个别,呵呵,你打破了我的脑袋,我却对你这么仁慈……”

    我颤抖的双手,一手抱着残破的档案袋,一手拿着文惜的手机离开了高予仁的办公室。我像一个被侵略者完全占据了家园的人,双手分别搂着被残忍杀害的妻子和孩子的尸首,经历过失去一切的痛苦后,反而没有了羁绊的牵挂,而激起了抗争的勇气。

    我将文惜的手机装进口袋,铁了心肠地走进文惜的办公室,大声说明来意,将高予仁特批的条子、职称及工资升挡令一并交给了文惜。

    文惜拿起破烂的档案口袋,用询问的目光看看我,我却不和她对视,而是看向了她的台式机电脑上显示着的,一张她和王瑜的合照。

    照片上,文惜穿着洁白的长款婚纱,一张美丽的芙蓉面被闪闪发光的头饰和项链衬得更加光彩夺目。她挽着笑容有些阴沉的王瑜的胳膊,有点含蓄地笑不露齿着。

    文惜见我看她的照片,伸手将鼠标指向了关闭的红叉叉处,我却一把夺过她的鼠标,点击着下一张,一张一张地看了下去……他和王瑜,在一系列主题不同的照片中,亲昵地贴近着,深情脉脉地对视着。

    看到他们的亲吻照时,我的心绞痛异常,实在难以再坚持看下去,但机械的手指依然将照片一张张地翻到了底,我感到自己的脑子都已经痛麻木了。

    我强笑着对文惜说:“你挑选婚纱照呢?”

    文惜面无表情地答道:“对啊,就是在挑选婚纱照。”

    “你们,还挺急啊,订婚也早早订了,现在连婚纱照都已经拍好了,是不是孩子也播了种,就等秋收了?”

    文惜皱眉说道:“你在说什么,陆鸣?你是在嫉妒我们吗?”

    我哈哈大笑说:“嫉妒?我是挺嫉妒的……怎么?照片太多了挑花眼了不好选择了是吗?要不要我帮你选啊?啧啧,为什么这王瑜笑得这么难看呢?一点都看不出来一个即将成为新郎的男人的愉悦和激动,难道,他不那么爱你?又或者,连你也不怎么爱他?哈哈……”

    文惜的眼泪在眼眶里打转,她的面色一片惨白,嘴唇颤抖地说道:“出去!陆鸣你出去!再也不要踏进我的办公室一步!”

    我叹口气说:“文惜,你一直都挺温柔挺漂亮的,没见你对谁狠过,唯一被你狠过的人,那就只有我,只有我陆鸣了!好啊,你不是再也不愿我踏进你办公室吗?从明天开始,我就滚得远远啦,连爱羽日化的总部大楼,我也不会再踏进一步了!”

    “陆鸣,你太让我失望了!今天我告诉你,为什么我要和你分手!你,我,我们是两个世界的人,对吧?我们在一起,结婚,那只是你和我之间的一厢情愿,我的家庭呢?他们会怎么样考虑我和你的感情?他们会如何看待你?我和你分手,是不想让你不见黄河不死心地,闷着脑袋走到了悬崖边上,才发现自己已经没有了退路!我主动扮成一个拜金女,让你看不起我,让你放弃我们之间的感情,为了你能早死早超生,我不惜扮成那副下贱的模样……我只希望你能在痛过之后,恨我,然后忘了我,为了你的新的生活去奋斗,去打拼。因为,为了我而努力,对你来说是毫无意义的徒劳挣扎!”

    文惜哭道:“可是……可是你呢?我们分开这么久了,你早该恨过我然后忘记我了……我和向梦为你争取的事业上的机会,你应该好好把握的……可是你呢!你迟到早退,旷工,睡岗,上班穿得花里胡哨破破烂烂,把你们组的同事得罪个遍,在进复试考场的时候不告而别……现在,你还在我的办公室里,对我和我未婚夫的婚纱照指指点点,你陆鸣,脑子里究竟都在想些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