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75章 再见赵志华

    更新时间:2016-05-28 19:00:47本章字数:3226字

    琴箱碎裂的一瞬,周遭一切似乎被调暗了照明灯的亮度,渐渐地隐没在了虚无的黑暗中,接着,我的眼睛失去了光泽、皮肤破碎成一块又一块不规则形状的破片、肌肉纤长的细胞个个断裂、肋骨像一朵绽开来的花,以胸口为中心向四面爆开,露出血淋淋的、兀自跳动的心脏。而碎裂的琴箱碎片,带着尖锐的木刺,从地板上迸飞而起,像一颗爆炸了的手榴弹里飞出的钢珠,四面八方地喷溅开来,扑在血红的心脏上,一片又一片,像射中靶子的一支支毒箭,将它分割地血肉淋漓。

    伤愈……多么动听的一个虚情假意的词汇……世上哪里会有伤愈?断了的骨头接在一起,断口处总会长粗;割开的皮肤长在一起,伤口处也总会有疤痕。伤愈?哪里存在伤愈?

    可今晚我似乎真的伤愈了,因为感受伤痛的心碎了。

    我把留在成都的最后一个夜,交给了残缺里玲琅满目的酒。这个夜,我喝了太多酒、说了太多的话,每每见到一个人,便像见到了久未谋面的挚友,无论认识与否,都搂着对方的脖子絮叨个没完没了……我忘记了所有人说的话,除了魏航拍拍我的肩,说道:“这把琴砸了可惜,但只要你弹它,就总有把它砸了的那一天。”

    ……

    次日清早,我悄没声息地洗净了脸上花了的妆,拖着硕大的行李箱,迎着微亮的晨曦,踏上前往爱羽日化化工新厂所在地:彭州市龙门山镇的路途,没有和任何人告别。

    转乘公交到达五块石客运中心,再乘上前往彭州市的长途客车,时间不过清晨六点。大巴车沿着金丰高架驶出市区,大片野外的绿意渐渐取代了都市的灰蒙。车子驶上成彭高速,阴郁的天空开始滴滴答答地落起雨来,雨滴划在车窗上,拉长成了一条条细长的雨丝。

    窗,我想那是一种阴郁。

    无关心境,无关情绪。只是自然而然地将额头靠在窗上玻璃,半张着眼睛,默然远望,天空阴沉地似要塌下来。但雨似乎是一种宣泄,而宣泄总会比沉默好很多。

    看着高速公路旁飞速向后飞逝的景象,我忽而想起开车送向梦去大连时的情形了。那时虽然是帮她躲避吴硕,两个人逃命般远远离开成都,却总是两人彼此相伴,并不孤单。如今一个人坐在满员的大巴车,和几十个人共同摇摇晃晃,一颗寂寞的心却反而空荡荡地飘着,感到孤单得可怕。

    我掏出手机,看看时间还早,便没有拨打电话,而是给向梦大连的手机号发了一条短信:姐,你好不好?

    几分钟后,电话响了。

    “姐……”

    “陆鸣,我是覃芸。向梦她去海边了,没有带电话。”

    “哦,这么早……”

    “嗯,最近她总是这么早出门,今天还算是晚的呢。”

    我沉默地看了会雨,又问:“她……她最近怎么样?”

    覃芸似是推开了她家面朝大海方向的窗户,叹了口气说:“唉……她每天清早五点起床,去海边傻傻地坐到八九点钟,回家给我做午饭送到我的公司,下午那么大的太阳她还去海边,到了晚上回家给我做好晚饭,等我回来吃了,又一个人去海边直到很晚了才回来……你觉得她这样,是好还是不好?”

    我脑海里浮现出向梦单薄的身子,无论晴雨,都一个人孤零零地在海边游荡的形象,一阵撕裂般的心疼。我说:“怎么会这样……我还以为,她在你那里能好好地修身养性,好好轻松些日子呢……”

    “陆鸣,向梦把她和吴硕的事情告诉我了。”

    “哦……”

    “我觉得……我觉得她这样一直躲避下去不是办法。她总是要开始新的生活,可她现在的状态,似乎是越来越消极了。而且……她也不打算住在我这里了。”

    我不自觉地从座位上挺直了身子说:“那她要去哪里?”

    “虽然我并不觉得,但她总是认为在我这里住,会打扰我的生活。而且,她有些担心吴硕会找到大连来,可能会伤害到我。所以,她很固执地要自己去租房子住。”

    我困顿地挠了挠头,带着歉意的语气说:“覃芸,对不起,当我们决定到你那里时,并没有考虑到吴硕可能对你带来的危险和伤害。”

    “不不不……你误会了我的意思!向梦是我的姐妹,我会像保护自己一样保护她的,只是,现在她一点儿也听不进去我的话,如果不是我百般阻拦,她已经搬到外面去住了。唉,她的精神状态很不好的,和我一起住姑且这样,如果一个人住,我不敢想象她会有多么的消沉。”

    我沉默了许久,一时半会儿也想不到好的办法。而覃芸最终说:“陆鸣,我希望……我希望你能来大连陪着她,我是说……和她在一起……”我拿着电话的手颤了又颤,而覃芸又说:“当然,这只是我的猜测……向梦,她其实很希望,能和你在一起的。你……可以来大连吗?”

    在极长的沉默之后,覃芸说:“嗯……也许我不该说这些的,你们两个的事情,还是你们亲自沟通比较好,我要去上班了,晚些时候你自己再跟她联络吧。”

    “嗯,好的。”

    我等覃芸挂断了电话,许久,待手机掉在了地上才惊觉地捡起电话。

    手机屏保上,依然是那张在环球中心外,林裳亲我脸的合照。耳边回响着覃芸的话语,眼前是林裳俏皮的笑脸,可我乘坐的大巴车,却又开往那个我为了文惜而去的地方……我不想这样纠缠,可为什么短短的几个月,我身边的一切都变了?变成一个个解不开的结,变成一把把打不开的锁,让我从生活的主人,变成了生活的奴隶……

    我随意拍了一张雨窗的照片,近距离地聚焦在粘在窗上的雨丝上,因而模糊了窗外上半部分的昏灰,和下半部分的墨绿。拍成的相片,透着一股浓稠的郁结之意。

    我用这张相片替换了手机屏保的合照,收起手机,逼自己入睡。

    ……

    车子不久到达了彭州市。我寻到爱羽日化驻彭州市的办公点,却意外地遇见了好久不见的赵志华。他穿着化工新厂的统一工作服,依然戴着他那熟悉的黑框眼镜,只是人看起来瘦了许多,皮肤也黝黑了不少。据说化工新厂正进行“三查四定”的露天工作,显然,他这段时间的工作是非常辛苦的。

    他看到了我,笑着说道:“陆鸣,你来得挺早啊,吃早餐了吗?”

    “还没有。”

    “走吧,我带你去吃碗面。”

    我跟在赵志华身后,问他:“你现在就在这个办公点上班吗?”

    “不……算上你在内,今天公司一共要过来十七个员工,我是来接你们的。”他指着门外的一辆中巴车说,“喏,厂里的车子,等人到齐了一起坐车进山。”

    面馆里,赵志华热情地替我叫了二两笋子牛肉面,又特意嘱咐老板给我加两个煎蛋。他笑呵呵地向我问寒问暖,流露出只有兄弟间才会有的情义。我跟他说笑着,吃着面,心里却很是惭愧,客服二组里早该被踢到新厂的人应当是我,而不是一直积极上进的赵志华。

    他却似乎没看出我这杂七杂八的心思,说道:“陆鸣,当我看到新抽调的员工名单里有你的名字时,还是挺高兴的,咱俩又能在一起工作了。”

    我讪讪笑了笑说:“你不怕我再拖你后腿吗……我已经耽误了你的前程……”

    赵志华毫不在意地拍拍我的肩膀,笑笑说:“说这话见外了,你我都是一人吃饱全家不饿的单身汉,有张床睡就是家,在哪儿混还不是都一样。看吧,今晚没啥事我带你吃点龙门山镇的小吃,咱哥俩喝点酒好好唠一唠。”

    “好!很久没把你灌醉了!”

    “你小子,灌醉我,还没那么容易吧?”

    “咱走着瞧……华哥,现在工作怎么样?顺不顺心?”

    “挺好的,咱们厂里四个班组,我担任一班的副班长,累是累了点,不过收入比之前在总部还高了许多,而且包吃包住,工资都能存下来,每个月还能给爸妈贴补一些家用。所以,我现在动力十足,棒棒的!”

    我笑着喝着汤,心想自己比起赵志华来,真的是差得远了,从工作的动机和目的上便是不正常的,至于我的工作态度,也不知一时半会能不能改变过来……但转念又想,既来之则安之,我从高予仁那里索要了升三级工资,再加到新厂后的各种补助和奖金,一个月的收入几乎能比以前翻了一番,这样下来,也能早早还清借林裳的20万。

    想到林裳,我又是一阵失意……我和她相识短短几个月,用了人家的钱,得了人家的爱,自己却什么也给不了她。

    赵志华却不知我这些杂念,憧憬着我们的将来,他说:“咱们王瑜总主管生产嘛,化工新厂的建设也是他在负责。现在他对我还是挺器重的,经过这段时间的接触,我发现他是个不错的领导。自己身先士卒不说,还能做到知人善用,只要你好好干,拿出你以前的那种劲头来,你也一定能得到他的赏识,到时候,说不定你比我升得更快,我真的很看好你的,陆鸣!化工新厂,这是个不讲歪门邪道,只以付出论英雄的地方!”

    我喃喃道:“是么……”心里却想,我要如何全心全意地给自己前女友的未婚夫唯马首是瞻呢……我,做得到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