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76章 偶遇郭芓荞

    更新时间:2016-05-29 23:46:29本章字数:3558字

    吃过早饭,赵志华说:“时间还早,干等着也没意思,不如你先去四处逛逛,等人到齐了我给你打电话。”

    我摇摇头说:“不逛了,你这里有没有工作资料让我先看一看?我想早点上手,免得面对新的工作一头雾水。”

    赵志华笑道:“哟,这么积极啦?在我面前的还是陆鸣吗?不像你啊。”

    “别忘了我曾经是你手下最尖的一把刀。”

    赵志华带我回到办公点,请办公点的同事在电脑里找了些关于化工新厂的资料,打印在一摞A4纸上。我拿着资料来到左近的一家茶楼,要了杯竹叶青,点燃了烟,静下心来坐在落雨的窗前看起了工作资料。

    资料里介绍了化工新厂的规模及现状,生产流程和工艺参数等等。尽管许多内容生涩难懂,但一来时间充足,二来自己转变了心态,愿意沉下心来学习。于是像磨一块尖锐的岩石般精雕细琢,渐渐进入了状态。

    爱羽日化化工新厂投产后,产品将涉及美容产品、妇婴产品、护肤产品、洗涤用品等。与老厂不同的是,它采用了技术领先的进口关键设备,并配备了国内技术水平领先的研发机构,在强大的科研实力保障下,提高产品的市场竞争力……

    最令我惊讶的是,化工新厂的总投资达到了3亿5千万,这对于相当规模的精细化工厂来说,是个不小的投资额。即使是拥有了大比例的融资,对于爱羽日化来说,这也是一笔超大规模的投资。要知道,爱羽日化仅仅是一间私企,是艾仲泽和于娜一家的家族企业而已。

    我不禁感叹,艾仲泽于娜一家,也他妈太有钱了吧……

    ……

    专心学习时,时间总是过得很快,当我接到向梦的来电时,瞥一眼时间,已是上午的十点半。

    向梦和我讲话的语气十分温和,她说:“陆鸣,早晨我出门没有带电话,你找我有什么事吗?”

    “没什么事……姐,最近在那边过得好不好?”

    “挺好的,我挺好的呀……在覃芸这里,我吃的好睡得好,生活像是难得的旅行,很释放心情的,什么烦恼也没有啦。”

    如果不是之前和覃芸通过电话,我几乎因向梦轻松而温馨的声音而相信她真的过得很好。可此刻我却感觉到,她是在掩饰自己真实的心情。可以想象的,她日渐消瘦的脸庞带着失意和疲惫,却不愿在电话里让我察觉。

    她问我:“陆鸣,你呢?最近你过得好不好?”

    “我也挺好的……姐,我现在到新厂工作了,今天是报道的第一天。”

    向梦沉默了一会,淡淡说:“都是姐把你连累了,最终你还是去了新厂……”

    “来新厂挺好的……这儿管吃管住,钱又挣得多……”

    “是么……你真的打算在山沟沟里工作啦?”

    “山沟沟里有什么不好?至少空气清新,至少不再堵车,也不用每天挤一个小时的公交车上班啦,呵呵,而且我还见到了赵志华,我们约着今晚一起喝酒呢。”

    “陆鸣……我觉得现在说什么都是多余的……是我不好,让你和志华,两个这么优秀的员工离开了公司总部,可能……也就失去了大好的前程……”

    “别这么说,好男儿志在四方嘛,前程不是别人赠予的,而是自己努力争取的。”

    “嗯……照顾好自己,山里气候变化大,气温也比市区低很多,你要注意保暖、不要感冒,要是生病了,还得自己照顾自己……”

    久违的来自向梦的关怀让我顿时窝心地难受,哽咽了一阵说:“姐,我都挺好的,不用为我担心……倒是你,你有什么打算?”

    向梦又是一阵沉默,这次的语气有些低沉,说:“我有什么打算……我也不知道……这次我出来这么久,假期也该到了,我想,我是不是该回成都了。”

    我皱眉:“回成都?我怕吴硕又来纠缠你……”

    “可我也不能为了躲着他,一辈子东躲西藏吧?我总得有自己的工作和生活,再不做决定我的假就到期了,总得跟公司做个交代吧……陆鸣,你说我该怎么办呢……”

    “姐,要不然,你把爱羽日化的工作辞了,在大连重新找个工作吧,以你的能力,在一间商业公司担任中层管理,绰绰有余的。”

    “嗯……”

    向梦仅仅是嗯了一声便没了下文。我开玩笑说:“或者,在大连找个好男人嫁了,再不要一个人飘着了。让覃芸帮你介绍对象,追你的男人肯定能排成一个加强连啦!”

    向梦轻笑说:“别取笑姐了……姐都老啦……没人要啦。”

    我几乎脱口而出:怎么会,没人要,我要。而我只是抖了抖嘴皮子,这样的玩笑话现在说起来,可不是单纯的玩笑效果。

    向梦隔了片刻,叹口气说:“先不说我了,我的事,车到山前必有路。你呢?你和林裳怎么样了?有没有更进一步啊?等你们在一起,姐还要给你们包大红包呢……”

    我拿捏了些措辞,最终只说一句:“给你省个红包钱吧,我跟她,应该不会在一起了。”

    ……

    结束了和向梦的通话,我放下手机,却久久放不下纷扰的思绪,看向工作资料时,再也无法全心投入。端起茶杯,轻呷一口竹叶青茶,痴痴地看向雨依然落个不停的窗外,地面上粘腻着湿漉漉的雨水,很像此时我的心情,潮湿得一片模糊。

    窗外一个举着仿古油纸伞的有些熟悉的倩影忽然娉婷走过,她穿着盘扣的丝绒旗袍,戴着少数民族的配饰,盘着古典的发式,雨滴从她举着的油纸伞伞边成串落下,溅湿了她殷虹的鱼纹绣鞋。她的出现,令平乏无陈的都市街道,看起来像是一场老电影的片场。而她,更像是一个风华绝代的古典美的电影女星。

    这不是老二汪铭的女朋友郭芓荞么!我忽然想起,郭芓荞说过,她就在彭州经营舞蹈教室,带学生娃们跳中国舞的嘛!

    我急出门,向已然走远的她喊道:“芓荞!郭芓荞!”

    郭芓荞一笑百媚生地回过了头,看清是我,高兴说道:“陆鸣,是你啊?没想到,竟然在这里遇见你。”

    我走近她笑道:“是啊,很巧。”我再次上下打量她,说:“呦,几天不见如隔三秋啊,芓荞越来越美了。”

    郭芓荞脸红一笑说:“几天不见,你也越来越帅啦。”

    我一阵笑,又问:“在忙什么呢?”

    “我想开设一个新的舞蹈教室,现在正在找合适的房子呢。”

    “怎么?生意不错,要扩大经营啦?”

    “嗯……也不是。我现在的舞蹈班教室有些小了,学生们又多,已经分成了两个班教学,却还是太拥挤了,所以我想再新开设一个教室,增加一个班。”

    我问:“三个舞蹈班?都是你一个人教吗?”

    “是啊。”

    我讶异说道:“一个人带三个班,能忙得过来吗?没考虑找个老师跟你一起合作吗?”

    郭芓荞摇摇头说:“本来挣得就不多,再找个老师分一杯羹,就更赚不到钱啦!”

    我看着衣衫鞋子已然被雨湿的郭芓荞,说:“那就太辛苦了,这样的下雨天,你还要出来找房子。”

    郭芓荞耸肩笑道:“不然怎么办?孩子们的学习耽误不得,就快到夏季考级的时间了,我得抓紧时间,不然要影响孩子们考级的。”

    “那,刚好我现在有时间,帮你一起找吧。”

    “那太好啦,对了,你怎么会来彭州的?”

    “我调动工作了,现在在龙门山镇的新厂里工作了,今天刚到。”

    “嗯,那我就不客气啦。”郭芓荞取出手袋里的一张字条,一撕两半,递给我一张说:“这上面记下了一些往外出租的店铺和民居,你帮我看看合适不合适,嗯……面积要大,最好是一百五十平方米以上的、楼层尽量是一层的、要允许装镜子和舞蹈把杆的,还有……房租一定要低哦……”

    我道:“没问题,我这就行动。”

    郭芓荞笑说:“那就不多说了,中午电话联系,我请你吃饭……要是你帮我找好了房子的话,有了时间,我就给你做饭吃。”

    “好,求之不得呢。”

    郭芓荞把伞递给我说:“雨不小,你拿着伞用。”

    “不行,我拿去用了你用什么,再说,你的伞……看起来就像白娘子举给许仙的那把伞,我一个大老爷们举着,臊得慌。”

    郭芓荞笑着摆了摆手。

    ……

    我用手机地图软件寻找到第一个郭芓荞纸条上的地址,步行前往的路上,给汪铭打了个电话。

    “老二,你猜我今天遇见了谁?”

    “陆鸣,有什么事就说,我正在跟博导老师写邮件呢。”

    “哦……我在彭州,见到你女朋友郭芓荞了。”

    汪铭有些冷淡地说道:“哦。”便没了下文。

    我因汪铭的态度而有些失措,说道:“她正在找舞蹈教室,要开设第三个舞蹈班呢,看起来挺辛苦的。”

    “哦。”

    我有些不悦说道:“汪铭,在听我说话吗?”

    汪铭有些不耐说道:“陆鸣,我现在真的很忙,我和博导老师在我的研究方向上有很大的分歧,在去上海之前,我必须把这个问题解决好,否则,得不到我要学的东西,我跟着这个老师也就没有任何的意义了。”

    “行吧,你忙你的吧……我现在在彭州市附近的龙门山镇上班了,你要是来彭州看郭芓荞,可以给我打电话,咱们聚聚……”

    “行了知道了。”汪铭不等我说完便打断我的话,挂断了电话。

    我看向在视线中缩成了一个小点的,举着伞顶着雨独自前行的郭芓荞,想想她的艰辛,再想想汪铭的冷漠,心里不知是个什么滋味。

    寻了几家店铺和民居,无不是面积不合适、楼层不合适、房间布局不合适、房租高得离谱……明显不符合郭芓荞的预期。

    好容易寻到一间店铺,环视一周,各方面都挺合适的。我正想,找间合适的舞蹈教室也并不太难嘛……但当我跟房东说起,要给店铺里装舞蹈镜和把杆时,他顿时头摇得像拨浪鼓也似,摆手拒绝道:“不行不行!墙上装舞蹈镜倒还无所谓,但你要装的那种把杆,需要在我的地板装上钻洞的,那可绝对不行!”

    我和他商量道:“我们租下来要长期使用的嘛,又不是只租几个月……再说,你这店铺又不是自己住,我就钻几个小洞,回头真的退房时,想办法给你补上就行了嘛!”

    “不行,没得商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