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85章 这就是恋爱吗?

    更新时间:2016-06-07 23:56:50本章字数:3390字

    公交车摇摇晃晃地走走停停,仿佛漫长的道路没有尽头,于是林裳和我便靠得越发近了。

    我摩挲着林裳腕子上仍然很是清晰的刀疤,心中拂过一抹淡淡的哀愁,再看向身边柔弱无骨的她,她依偎在我的肩头,表情恬然平安。

    她说:“伤疤有时候还会有点疼呢。”

    “总会好的。”

    “真的吗?”林裳有些忧心地问道,“会不会这道疤痕以后都这么明显呀?再也消不下去了呢?”

    “不会的。”

    林裳轻舒口气说:“都怪我自己,咎由自取,这下好了,白白净净的手腕上留下了这么长的伤疤,穿短袖衣服,都会不好看了呢……”

    我牵住林裳的手腕,用手心盖住她的伤疤,说道:“以后我牵着你的手,把这道伤疤握在手心里,别人就看不到了嘛……”

    林裳微笑着动动脑袋,寻找到一个最舒适的姿势,喃喃说道:“那你可要牵紧我的手

    ,时时刻刻,都要牵紧的。”

    一时无话,我搂着林裳的腰肢,闻着她的发香,眼睛却看向窗外。这条路,我乘着公交车来来回回地走了三年,我甚至可以不用细看,便知哪里有条少有人往的小巷、哪里有根被剥了树皮的树,甚至,哪块井盖在公交车压过时,会发出因不稳定落放而发出的声响。这条路是这样的熟悉,在那些初入职场的积极打拼的日子里,仿佛充满希望,通往光明。此时复走上它,却觉恍如隔世,去向未知。

    林裳问:“在想什么呢?表情那样让人捉摸不透。”

    “我在想,这些年的自己,在事业上走的路,究竟是条通往成功的大道,还是条总会终止的死路。”

    林裳想了一阵,问:“你在爱羽日化,过得真的好吗?有没有想过换一份工作,毕竟龙门山镇,离成都真的好远……我是想说,如果你愿意,我可以在时光国货连锁,帮你找一个适合你发展的职位。”

    我倒并不排斥林裳想要给予我帮助的提议,只是一来自己有事不得不做,二来,是不愿再回到跟女友在同一间公司一起工作的那种状态,似乎同在一个屋檐下上班,每天相见,却注定此生无缘。想来想去,无论哪个原因,文惜的影子总仿佛是一朵晴空万里中唯一的云彩,而我恰好被这朵云遮挡了阳光,四周洒满金灿灿的灿烂光线,我却身处暗处,因此天空和心情,总是阴沉的。

    我试图微笑,却不敢直视林裳的眼神,说道:“我现在的状况嘛,还算不错,到新厂仅仅两周,就小小地升了一级,哈哈,说出来你可别笑我,我做了个助理,不过只是个副班长的助理……比你这个总经理助理,那可差得远了。”

    林裳点点头说:“只要你觉得好,我就支持你的想法,可是,只要你有空,就来看我,好不好?”

    “好,”我不愿再提及有关我工作的事,岔开话题说道:“你们时光国货的总经理,嗯……叫什么名字呢?”

    “我们的总经理嘛……她,她叫秋期。”

    “秋期?这名字倒挺别致的,秋期……那,到底是男的,还是女的……”

    林裳暗里掐了我一把说:“女的!”

    “哦。”

    “怎么?我们的总经理就不可以是男的吗?非得是女的你才肯放心吗?”

    “那当然了,我可不想让你被别的男人看在眼里,从早到晚,我会嫉妒的。”

    林裳噗嗤笑了,说:“你不想让别的男人看我,可你别忘了,我还可以看别的男人呀……就比如,你们公司的黎靖,长得就蛮养眼的嘛……”

    “又提他?你是想要逼我,拿把刀把他的脸划了是吗?要不,买瓶硫酸也成……”

    林裳嗔道:“小气鬼的样子!”

    ……

    公交车速度虽慢,我却因和林裳在一起,而并不觉得漫长难耐。在这热情如火的夏日里,和一个抱着花束的短裙美女一起,将公交车也乘得富有了诗意。几经周转,终于来到了极地海洋世界,穿着鲜艳衣裳的孩童高声欢笑,一对对情侣彼此依偎着人来人往,仿佛是来到了一个童话般的乐园。

    林裳真的很快乐,只是不知怎的,在阵阵快乐的间隙,却总会让我察觉出,她表情和言语中,流露出的淡淡的忧伤……

    我牵着她,在北极熊居住的区域,站在厚厚的透明视窗前,隔着玻璃,用花束挑逗着一头巨大无比,却又看起来十分憨厚可爱的北极熊。

    我道:“别看它傻傻的,在动画片里是无毒无害的可爱形象,其实它是这世界上体型最大的食肉动物之一,它在冰面上的呼吸孔附近狩猎海豹时,那些血腥残忍的画面,一定会颠覆你对它全部的美好印象。”

    林裳却说:“可是它们因为人类对环境的过度破坏,就快要从这个星球上消失灭绝了……你有没有看过,一只可怜的北极熊,在不大的一块冰面上摇摇欲坠地漂浮的图片?没有了狩猎海豹的冰原,等待它的,只有活生生的饿死……”

    在企鹅馆,我看着大腹便便摇摇晃晃的企鹅,却莫名想起了高予仁走路时的形象,不禁一阵大笑,林裳却指着一对带着企鹅宝宝的企鹅夫妇,眼眸中闪烁着淡淡的忧郁,说:“它们是一家三口,爸爸妈妈,企鹅宝宝……我真羡慕它们……”

    在鲸豚表演场,海豚和白鲸在水中杂耍般的表演,引来了人群中的阵阵欢呼,特别是孩子们倍感新奇的尖叫声重叠在一起,似将人的耳膜也要撕碎。

    当海豚们整齐划一地从水中高高跃起,一个个像是训练有素的花式游泳运动员般,在空中完成了一个又一个的滚翻,我亦是振臂高呼,为海豚这样智慧而又友善的海洋生灵送出自己的掌声和鼓励。

    林裳却在意兴阑珊时,淡淡说了一句:“游客们因为它们的表演而得到快乐,海洋馆因为它们的表演而收获了盈利,可是这些海豚,离开了广阔无垠的海洋的怀抱,它们会觉得很幸福吗……”

    我拉着林裳走到小广场中坐在椅子上,买了两个硕大的冰激凌,递给她一支,劝她道:“每一片树叶都有它的两面,这世上的俗事,还不都是这样。海洋馆,多么富有童话意味的地方,你只要去感受这里的快乐,那就够了,至于其他……这些动物在这里有吃有喝,不发愁环境的污染,不担心天敌的攻击,其实,也挺快乐的嘛……至少,这里的动物饲养员们,看起来还都是很有爱心的。”

    林裳点点头,说:“抱歉,今天我总会觉得有些伤感,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

    我搂住她的肩膀,说:“别想啦,该吃吃该玩玩,人活一辈子时间不长,快乐总要比不快乐多,那才要好……”

    林裳沉默许久,甚至手中的冰激凌都开始融化成水,一滴滴地淌在她面前的地下,这才幽幽说道:“快乐总要比不快乐多……陆鸣,这么说来,我的下半辈子里,一定要每天都快乐,要不然,这辈子,心情的天平,是永远也无法平衡的……”

    我看着林裳的眼睛,心中莫名揪痛,这一刻,我很想了解她过往的一切,而她却只是痴痴地看着手中的冰激凌,咬了一口,又看看我的冰激凌说:“你的是什么味道呀?给我尝尝。”

    “咖啡味的……我舔过的哎……”

    林裳凑过来咬了一口我的冰激凌说:“你会嫌弃我吗?”

    “不会啊。”

    “是啊,我又怎么会嫌弃你……”

    ……

    一个年轻而穿着讲究的男子带着有些纠结的神色,扭捏地来到我和林裳的身边,很是不好意思地说道:“你们好,我想……我想问问你们,你们的这束鲜花,可不可以卖给我?”

    林裳看了看男子的神色,又扭头看看摆在长椅上,依然娇艳无比的花束,问道:“我们并不是卖花的人,你为什么一定要买我们这束花呢?”

    “因为,这束花里有桔梗花,是我女朋友最喜欢的花朵,我无意中看到了你们的花,便做出了现在就向她求婚的决定……你们看,我连求婚戒指都买好了,我原本打算,今天吃晚饭时才向她求婚的……”

    说着,男子从口袋里取出一枚亮晶晶的钻戒,那颗光洁透亮的宝石,看起来足有两克拉那么大,晃得人一阵眼晕。

    我和林裳对视一眼,彼此微笑,林裳将花捧了起来,一朵一朵地再次闻了又闻。

    男子急道:“我女朋友去卫生间,就快出来了,你们可不可以……”

    林裳将花束捧给了男子,男子欣喜说道:“谢谢你们!”说着,又从另一个口袋里掏钱包。

    林裳阻止了他,说道:“这束花,是我第一次收到男朋友送的花,对我而言很珍贵的,不过……我也希望你和你的女朋友倾心相爱、幸福一生,所以,我就把它送给你们,这样,也算是将我们的幸福,传递给了你们。”

    男子喜道:“那太好了,真的太感谢了!”他捧走了花,离去时看着我说,“不过,你的女朋友这么美,你才第一次送她花啊?那倒有些有趣。”

    男子喜形于色地离去,我问林裳:“这束花真的是你第一次……”

    林裳点头,说:“是真的,这是我收到的第一束,表达爱情的花。”

    我不自觉地有些小骄傲,说道:“那你有没有觉得很舍不得啊?”

    “当然咯……这束花这么美,可是,我也希望能够成人之美,让他们,也像我们这样开心和幸福。”

    我满怀柔情地紧紧搂住林裳,一颗跳动的心仿佛被浸在了蜜水里,于是流遍全身的血液中,都带着花香和蜜甜,这,就是恋爱的感觉吗?

    ……

    吃过便餐,我和林裳又在海洋馆的其他场馆里流连,忽地看到了一个身穿别致衣衫,两臂上纹着极富张力美感的纹身的男人,他在禁止吸烟的标示牌下,目中无人地抽着一支雪茄。

    林裳忽然问我:“陆鸣,那个男人,好像是花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