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95章 烤鱼的味道

    更新时间:2016-06-17 23:58:33本章字数:3340字

    我一边抽着烟,一边给大石上摊着的滤芯们翻翻面,感觉干燥的速度还是非常让人满意的,而且晾晒后的滤芯,看起来和摸起来,与崭新的并没有什么区别,这下终于放心许多,只待它们全部烤干,就可以装车回厂了。只是,这艾思彤要怎样处理才好……真让大艾总知道小艾总现在的情况,我这工作肯定是保不住的。但瞒……怎么瞒,艾思彤这富家大小姐又臭又硬的脾气,从小想必只有欺负人的份,哪受得过我对她这般,等她脱离这里,必然会给予我更大的报复。

    别的不怕,只怕是丢了这份收入不错的工作,没了它,我从零开始,无论做什么,也不会比现在挣得多……

    心里胡思乱想着没个主意,忽然一阵来自水面上跳动的水花引起了我的注意,细看了一阵,高兴地跳下大石,寻了条树枝做成尖锐的木枪,而后再次步入河水。

    因为我看到的是几条难得一见的野生鱼。

    叉鱼原本不易,但偏巧小时候没少和爸爸一起出远门钓鱼,学了钓鱼,便也学了叉鱼,很快我便叉了三条,丢上岸生了火,破膛清洗,用小树枝插着烤起了鱼。

    鱼肉里的水分爆出,将鱼皮撑得花白一片,鱼油滴进了火里,发出滋滋滋的爆鸣,不一会儿,香味四溢,令人馋涎不止。折腾了这许久,过了午饭的时间,肚子早就饿了,此时又闻这烤鱼的香气,更是饥饿难耐,第一条刚刚烤好,便不顾烫手地撕着大快朵颐起来。

    远山叠青泻翠,近水蜿蜒清澈,没有盐却喷香,没有酒也能微醉。我撇眼瞅了瞅奔驰车里艾思彤模糊的身影,心想,听天由命,一切随她去吧……

    第一条鱼吃完,第二条也几乎烤好,调整了烧烤的火候,第二条的味道又香了更多。待第三条鱼烤好,我并没有吃,而是矛盾了许久,终于怨恨败给了本能般的善意,叹口气,拿着串了鱼的小枝,走到奔驰车驾驶室旁,扣扣扣地敲响了车窗。

    艾思彤隔着车窗,好像是吼了一句滚开。但我笑着举起烤鱼,在车窗外来回扭转晃动。不出所料,车窗终于被降下,露出了艾思彤哭花了的脸。

    她的面容我看得多了,也便习惯了,她容貌上夸张的不可思议再不像最初见到她时那样令我惊愕,于是我也能做到用再平常不过的眼神看她,平淡地对她说道:“鱼烤好了,吃吧。”

    艾思彤额头上的青筋一个劲儿地跳动,显然还沉浸在怒意和委屈中无法自拔,但她看见了我手中的烤鱼,不易察觉的吞咽动作还是出卖了她。

    她想要倔强地拒绝,但又实难忍耐食物的引诱,纠结为难的神态倒有那么几分可爱,话说回来,虽然今天穿着打扮成熟了些,但她也只是个20岁不到的小姑娘而已。

    我将烤鱼又凑近她几分,在她鼻子前晃了又晃,说:“再不要,我就吃掉了啊,河里的鱼可不多,再叉一条,那可难得很了……真不要?不要吗?那好,不要我要。”

    我作势将鱼凑近大张的嘴巴,即将咬住时,艾思彤终于伸出了胳膊,喊道:“拿来!”说完,将鱼一把夺走,闻了闻,忽然脸红一下,说:“你走开!”

    我笑着离开几步,而艾思彤再不看我,大口大口地撕咬起了鱼肉,显然也十分喜欢这原生态的美味。

    卡车车厢里传出了手机的声音,拿来一看,是王瑜!

    我举着手机对艾思彤说:“不许出声!”

    艾思彤鄙夷地嘟了嘟嘴,那神情令我一点儿也不放心,于是伸手进入车窗,一把夺走她的烤鱼放在车顶,而后用胳膊搂住她的脑袋,把手按堵了她的嘴上。

    她立时一阵挣扎,我却将手臂收得更紧,警告她说道:“我要接电话,你不许出声!敢出一点声音,烤鱼扔河里不给你吃了!”

    艾思彤终于难得配合地眨了眨眼,示意同意。

    我这才接了电话。王瑜问道:“陆鸣,滤芯怎么还没有接回来?是不是交接上有什么问题?”

    “没……没有,一切顺利。”

    “那你人呢?”

    “我……叉鱼呢。”

    “什么?叉鱼?”

    “对啊,”我面不改色说道:“食堂的饭菜我是吃够了,闻见就想吐,我总不能老是厚着脸皮,去你那里讨方便面吃吧?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我巴结你走后门呢。”

    王瑜笑笑说:“食堂的问题是该解决了……那你叉到鱼了吗?”

    “刚烤了两条吃完了。”

    “还能叉到吗?”

    “应该能。”

    王瑜又笑:“你小子就喜欢偷摸旷工……忙一上午了,我也还没吃饭,妈的,行政部的人狼一样的,把食堂好点儿的菜早吃光了……鱼嘛,你给我也叉几条,烤好了送回来!”

    “行,那你别考核我就成!”

    “别讨价还价!”

    挂了电话,心里不禁有些慨叹,不久前,我对王瑜,情绪上总还只是抵触和反感,总会因他和文惜的准夫妻关系而难以和他平和面对。但现在,我慢慢接受了他这个人,而且因他对事业的态度而对他有些由衷的佩服。我想,是不是我真的已经释怀、已经忘记了文惜呢?

    我试着去想念了一下文惜,只一瞬,一股浓浓的酸楚便从胸口猛地涌起,逼到鼻腔和泪腺,立时令我鼻尖发红、眼眶湿润,搂着艾思彤脖子的手无力地垂了下去。

    我知道自己这样不对,但究竟我什么时候才会彻底地忘记她……

    颓然地收回手机,将烤鱼递给艾思彤时,忽然发现,她正满面红晕地看着我,被我搂住的脖子和嘴角,也像是有些发烫般般微微出了些细汗。看到我看向她,她急收回目光,神色有些奇怪地笑了一笑。

    “笑什么笑,吃你的鱼!”

    她重又接过了鱼,只是吃相变了,开始小口小口地细嚼慢咽了起来。

    我又取了一支烤好的烟,一个人坐着发了会呆,又翻了翻阳光下的滤芯,这才一个人坐到了河边,怅怅地发着闷,有心给林裳打个电话解解闷,又觉自己这提不起的兴致,反而会冷落了她。

    正发呆,艾思彤从车里伸出脑袋,向我喊道:“喂,烤鱼的,再给我烤一条鱼!我还想吃!”

    我厌烦地转过头吼道:“喊谁烤鱼的?你妈没教过你好好说人话!”

    “烤鱼的,你不听话,我就告我爸,把你开除了,这个月的工资还不发给你。”

    “你去告!是你把公司财产扔河里的,就算是你爸,也不能不讲道理!”

    “哈哈,”艾思彤笑道,“公司财产还不是我家的财产?既然是我家的东西也就是我的东西,本小姐闲来无事,把自家的破烂玩意丢河里玩,又有什么奇怪,再说……我让我爸看看我的膝盖……”

    “我靠!”这他妈的艾思彤跟她舅简直一路货色,逮着人的把柄,使唤起来真他妈的家常便饭一样。

    思来想去,我这公司底层挣扎的小民工,拿什么跟这格格公主掰腕子?

    我十分不爽说道:“我给你烤鱼,今天的事,你能全保密吗?”

    艾思彤胜利地笑,说:“你先把我从车里背出来,我要去你那里坐着,看你烤鱼。”

    尽管我心里一万个不乐意,但最终还是老老实实地来到奔驰车前,把艾思彤背了出来,放到火堆的旁边。而后拿了木枪,重新走进河里叉鱼。

    这次却因天气越来越热,鱼也不怎么喜欢在浅水里游了,叉了许久,才叉到一条个头很小的鱼,转身准备回岸,不经意瞥了一眼艾思彤,心脏不争气地狂跳一阵。

    她面前的石块上,晾着她的四件衣服,白色的衬衫,红色的短裙,粉红色的文胸,以及蓝底白点的小裤,而她正仰面躺在地上晒着太阳,身上套着的是我已经晾晒干了的T恤。

    因距她较远,看不清她的面容,但能清晰地观察到她极品无敌的身材,尤其两条细长笔直的腿,除了膝盖上有两片模糊的血色,大腿小腿,在阳光下都散发着迷人的光泽,和对男人来说无法抗拒的美感。

    艾思彤察觉到我的目光,拉扯着我T恤的衣摆遮挡身子,尖叫道:“不许看我!我……我的衣服都湿透了,也要晒晒才能穿!”

    我不敢朝她的方向多看,只是低了头拎着鱼,步步走回了火堆旁,洗鱼烤鱼,沉默不言。

    忘了曾经是谁说过,所有的女人,都存在这样那样或多或少的不完美,就像老天为她们开了一扇门,却又关了一扇窗一样……但这这艾思彤却也太过奇异了些,简直是侧面看想犯罪,正面看想自卫……

    像他这样的情况,其实做个整容,将左右两边整成对称的样子,不管是整成左边的还是右边的,都是个倾国倾城的美女。却不知她有没有这样考虑过,如今的美容技术还是很先进的,她却为何没有整呢……

    烤好了鱼,递给艾思彤吃,自己又提起木枪,往更深的河水里走了走,爆烈的太阳晒得我脑子都要烤焦了,总算又叉了几条,坐回火堆旁一条条烤了起来,看看艾思彤手里的鱼只剩下了鱼骨,问她:“还吃不吃,再给你一条吧?”

    艾思彤摇摇头说:“不吃了,吃饱了。”接着,她用手掌撑着脸颊,发呆说道:“其实,你这个人也不那么讨厌嘛,而且还挺好玩的……”

    “不要用奴隶主看待奴隶的眼光看人行吗?你们这些有钱人,最让人讨厌的就是为富不仁、嚣张跋扈!”

    艾思彤竟然没有还嘴,而是点了点头说:“撕了你的档案,砸了你的安全帽,是因为你用那种……你懂吗?那种眼神看我……而我艾思彤,最恨的就是像看鬼一样看我的人!”

    “陆鸣!我问你,我是不是很丑!”艾思彤突然撕破喉咙般大叫,原本扭曲的容貌,显得更加的可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