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章 外门弟子

    更新时间:2016-03-10 19:31:27本章字数:2099字

    见方脸弟子突然停止念名,王莽抱拳,焦急道:“请问师兄,第七个被逐出宗门之人可是高寒?”

    方脸弟子回过神来,面色微寒,双目随意扫向王莽,这一眼看去,王莽身体猛地一颤,体内气血翻滚,一口鲜血猛的喷出。

    “你,是在问我吗?”方脸弟子俯视王莽,冷淡开口。

    “王,王某不敢,请师兄赎罪。”王莽面色苍白,心中满是恐惧,连忙抱拳拜道。

    “最后一人,高寒!”方脸弟子冷淡开口,于此同时,一身灰衣的高寒出现在校武场上。

    高寒缓步前行,此刻在他眼中只有站在高台上的方脸弟子。而那方脸弟子也望着高寒,眼中露出赞赏之色。

    “高寒,听到没有,你已经被逐出宗门了,还呆在这里干嘛?还不赶快滚!”此刻,王莽突然从人群中走出,挡在了高寒面前,一副趾高气扬的样子。

    “聒噪!”高寒看都不看他,一把将他推开,继续向高台走去。

    “你爷爷的,你已被逐出师门,区区凡人,也敢对我动手,当真是活的不耐烦了!”高寒的目中无人,让王莽怒火中烧,只见他右手握拳,猛地向高寒后背捶去。

    “咚!”一声闷响传出,王莽感觉像是捶在了铁板上,右手震痛,眼中露出不可思议之色,而高寒纹丝未动。

    高寒右眉一扬,脸上露出笑意,只见他抱拳向方脸弟子一拜,道:“请问师兄,杂役冒犯外门弟子,该当何罪?”

    此话一出,众杂役皆是一惊,瘦猴脸上露出喜色,王莽则生出一丝不详的预感!

    “可打,可罚,但不可伤其性命。”方脸弟子饶有兴趣道。

    高寒接着道:“想必师兄已经看出,师弟我已经步入凝气一层,不过我还未领取外门弟子令牌,不知此时算不算外门弟子。”

    此言一出,众人皆惊,瘦猴直接笑出声,王莽则面色苍白,口中惊呼:“不可能,这不可能!”

    “宗门有规定,但凡踏入凝气期,便可进入外门,你此刻虽未领取令牌,但确实算外门弟子!”方脸弟子一言吐出,高寒抱拳一拜,口道谢过师兄,然后转身面向王莽,声色俱厉道:“见外门弟子不拜见,是为不礼,此罪一!直呼外门弟子姓名,是为不敬,此罪二!以下犯上,偷袭外门弟子,是为不仁,此罪三!”

    “杂役王莽,你可知罪!”

    王莽双拳紧握,豆大的汗珠顺着苍白脸颊流下,纵使恐惧高寒外门弟子的地位,但他就是不认罪,因为他心有不服。

    “不认罪?”高寒冷笑一声,向前跨了一步抬起右手,一拳向王莽轰去,如今他已经步入凝气一层,虽然还不能施展法术,但是肉身的力量得到了数倍的提升,此刻正好可借王莽试一试自己的实力。

    高寒突然发难,王莽大惊,只得抬起双臂护住头部。

    “嘭!”

    一声闷响过后,紧接着是咔嚓一声,王莽身子向后跌落,他骇然发现自己的臂骨,竟被高寒一拳轰碎。

    “啊...”王莽躺在地上,难忍疼痛,嘶声喊叫。

    “李金锭可在?”看着王莽,高寒嘴角露出一丝讥讽,高声喊道。

    瘦猴听此精神一震,赶紧回道:“师兄,我在!”

    “王莽冒犯外门弟子,还不认罪,你就替我打到他认罪。”高寒淡然道,昨天王莽打了瘦猴,今天他便让瘦猴打回来,他要让所以杂役弟子都明白,他不好惹,他的兄弟也没人能惹。

    “好嘞!”瘦猴兴高采烈道,然后来到王莽身旁,一屁股坐在王莽的肚子上。

    这一屁股下去,王莽直接喷出一口鲜血,肋骨当即断了两根,他心中大骇,这瘦子屁股怎么这么硬,居然跟高寒那一拳力量相当。只是还没容他细想,一顿耳光便不由分说的招呼到他的脸上,力道之大,啪啪声只传遍整个校武场。

    “我,我认罪!”王莽含糊不清道,他足足挨了几十巴掌,鼻梁和牙齿全被扇断。

    “早认罪不就好了,打得猴爷我手都酸了。”瘦猴不满的嘟囔道,然后站起身来。

    “你既认罪,我也不为难你,以后罚你每天多挑十缸水,你可认罚!”高寒冷漠开口。

    “认罚,我认罚!”此刻王莽已被彻底打蒙,心中对高寒满是恐惧,赶紧应道。 

    “闹够了?”方脸弟子终于开口,然而话语中并没有责怪之意,并且他对高寒这种瑕疵必报的性格很是欣赏,因为外门竞争十分激烈,更有恐怖的死亡名额,弱者,在外门是没有立足之地的。

    “是师弟鲁莽了,还请师兄责罚。”高寒赶紧躬身拜道,对杂役他能为所欲为,但是对这明显修为高于他的方脸弟子他不能冒犯。

    “鲁莽是有,但是责罚却谈不上,虽然用了两年才突破凝气期,然而闻道虽有先后,但后来居上者亦不在少数,此去入了外门,你要多加努力才行。”方脸弟子嘱咐道。

    “谨遵师兄教导。”高寒面色凝重道。

    方脸弟子从储物袋中掏出一枚玉简抛给高寒,道:“将灵力输入这枚玉简中,它会指引你到外门弟子登记处,我姓庄,也在外门修行,相信不久后咱们便能再次相见。”方脸弟子说完,便驾御飞剑离开了此地。

    看着方脸弟子御剑而去,高寒心生向往,而后望着手中的玉简,眼中闪烁着异彩,坚定道:“外门,将是我踏上回家之路的第一站!”

    高寒转身看向瘦猴,凝重道:“瘦猴,只有成为强者,才能掌握自己的命运,我会在外宗等你!”

    瘦猴沉默少顷,然后坚定的点头。

    高寒见此,不再停留,一丝灵力注入玉简,玉简射出一道紫光,直指山顶,高寒顺着紫光,在众杂役弟子羡慕和嫉妒的目光中,朝着外山顶端走去。

    外山山顶,此刻凭空出现了一道紫色虚拟石门,这石门寻常不显,只有具备晋升资格的杂役弟子出现时,这道紫门才会显现。

    高寒站在石门前,双眸明亮,轻笑道:“此去便是外门,从此,天高任鸟飞,海阔任鱼跃。”

    “哈哈哈...”

    说着,高寒迈步踏入石门,身影渐渐消失在这他生活了两年的外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