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章 裹尸布和木剑

    更新时间:2016-03-11 10:46:38本章字数:1998字

    紫气宗处于一片丛莽山林的中心地带,被十座外山环绕,外山便是杂役弟子的居住之地,往内是四座主峰,其中属于四主峰之一的青丘山便是外门弟子的居住之处。

    青丘山山腰处,一道虚拟的石门突然出现,高寒迈步从中踏出,石门随即消失的无影无踪。

    此刻在高寒面前出现一座紫色的宝塔,此塔有三层高,晶莹剔透,好似水晶雕刻而成。

    似是感受到高寒的到来,宝塔的大门无声开启,从中走出一位身着青衣,中年模样的修士。

    这修士不耐烦的瞥了高寒一眼,催促道:“你便是高寒吧,把你手中的玉简拿过来。”

    高寒连忙将玉简递出。

    中年修士接过玉简,送入一道灵力,而后道:“高寒,晋升外门弟子,赐储物袋,青衫,身份玉牌,独居房屋,五枚灵石。且每月可来此藏宝阁领取灵石三枚,小弥云丹一瓶。”

    中年修士说着完便把所说物品从自己储物袋中取出一份递给高寒,接着道:“将灵力输入玉牌中,它会带你前往你在此地的住处,另外持玉牌可入藏宝阁选取法宝一件,你去吧。”

    话音刚落,高寒只觉得似被人猛推了一把,身体飘向藏宝阁中。

    高寒站稳,回头见那中年修士收回右手,背手站立,心中恍然,原来是被此人一袖扇到塔中,此人如此厉害,不知是属于凝气几层修士。

    见高寒怔怔看着自己,中年修士目露不悦,呵斥道:“还不快选,你只有一盏茶的时间,到时无论你选没选,都要滚出来!”

    高寒听此,收回目光,转身向塔中走去,眉头微微皱起,自己并未招惹此弟子,可对方火气出奇的大,且屡屡针对自己,看来这外门并不好混,自己日后定要谨言慎行。

    想至此,高寒抬起头,望着四周的法器,不由的倒吸了口气,眼中闪烁着异彩。

    塔中摆放着形式各异的法宝,法宝摆放在一座座黄金打造而成的架子上,可谓琳琅满目。

    高寒是商贾出身,此生若说回家是第一宏愿,那么成为富翁便是他的第二愿望,因为他深知,在俗世金钱能为他带来地位,能让他活得自由自在。那么修道一途,若是有了足够的灵石和法宝,他同样能获得一切,甚至能让他修为加速提升,能让他加快回家的步伐。

    “这么多法宝,若是能给我那就真的发了,紫气宗,果然有钱。”高寒深吸一口气,心中甚至升起要把这些法宝全都卷走的念头,当然以他现在的修为也只能想想了。

    “总有一天,我会搬光这里的宝物,不,是所有宗门,家族的宝物。”高寒摸着鼻子,神采飞扬道。

    “不过,眼下还是先挑自己的法宝要紧,毕竟只有一盏茶的时间。”

    “此宝珠流光溢彩,一看就非凡品,值得拥有。”

    “此剑寒光刺目,锋锐无比,当为首选。”

    “不不不,这盏玉灯熠熠生辉,望之令人心神恍惚,实乃超凡脱俗之物。”

    “还有这柄紫尖枪,三尖两刃刀,龙纹棍。。。”

    “哎,好东西实在太多了,还是搬走这藏宝阁才算顺心意啊!”高寒无奈叹道,目光所及,每一件法宝都是那么的诱人,他都想据为己有。

    “咦,此物。。。如此寒碜,怎会摆在这么显眼的地方。”望着眼前摆放在藏宝阁一层正中位置的法宝,高寒目露奇光。那是一柄毫不起眼的灰色木剑,且在剑身上还套着一层带着干涸血迹的破布。

    “这破布我看着怎么你那么像裹尸布!罢了,此物摆在这个位置,定是有其珍贵之处,我且拿来仔细看看。”高寒伸手将那裹着尸步的木剑拿在手中还未细看,忽而一阵狂风卷带着他飞离藏宝阁。

    还未到一盏茶的时间,便突然被卷出藏宝阁,高寒只觉得莫名其妙,他望了望手中的法宝,又看了看站在身前的中年修士,目中充满疑惑。

    见高寒拿着已在外门臭名昭著的尸布木剑,中年修士嘴角露出一丝幸灾乐祸的笑意,咳嗽一声道:“恭喜师弟选择了这藏宝阁中排名第一的尸布木剑!”

    “排名第一,难道这法宝很强?”高寒疑惑道,他仔细瞅着手中的木剑,此剑古朴无奇,与寻常木头无异,他实在看不出这木剑有什么厉害之处。

    中年修士难得好心道:“此第一乃是坑人第一,尸布木剑曾被一十二名弟子使用过,这十二人都因为尸布木剑而亡,因为此法宝在使用时偶尔会突然失灵,两修士斗法正到关键时刻,可自己的法宝却突然失灵,后果可想而知。”

    高寒听此,后悔不已,连忙道:“师兄,我还没选好,方才我只是想拿此木剑看看,并没想要这法宝,如今还未到一盏茶的时间,我进去重新挑选可好。”

    中年修士立刻正色道:“藏宝阁规矩,第一次挑选法宝,只要拿起便算选定,怎能更改!”

    “可是刚才师兄你并没这样说过啊。”高寒不满道。

    “我自然说过,是你没听清而已,我还有事先走了。”中年弟子面色一凛,不给高寒辩驳的机会,唤出飞剑,直接驭剑远去。

    “你...你大爷的,敢坑我,此事我记住了,此账我日后定找你算!”高寒望着中年弟子离去的背影气愤道,然而他初来乍到,根本不能将对方怎样,只好拿出玉牌,按照玉牌的指示朝自己房屋的方向走去。

    “哎...”

    住舍中,高寒坐在椅子上,望着摆在桌上破旧不堪的尸布木剑,唉声叹气。商人出身的他最难忍受的便是买到假货,被人骗。此时望着桌上的坑人法宝,他便是这种感受。

    包裹着木剑的尸布上有点点干涸血迹,高寒望着血点,突然感觉头有点晕,然后有种天旋地转的感觉。

    与此同时,他的身体突然消失在房屋中,出现在另一个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