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章 我这人心善

    更新时间:2016-03-12 18:48:08本章字数:2242字

    高寒自知此战获胜纯属侥幸,眼下还是尽快提升修为要紧,于是,他离开神秀山外林,在回住所的路上,唤出带有血痕的玉牌,悬于头顶,他的气势猛的一变,一股杀戮之意散发而出。

    “没想到玉牌还有此等用处,这杀戮威势虽不能使修为精进,但却能震慑对手,在气势上压倒对方。且让对方明白自己杀过人,不好惹!”高寒自语道,而后打定主意,既然选择高调那便高调到底,他带着玉牌在青丘山外门弟子聚集的地方转了一圈,让众弟子知道自己杀过人,对众弟子进行震慑,做完此事之后,他才回到自己的住所,盘点此次的战利品,他从赵烈身上搜出了五个储物袋,其中飞剑足有十把,灵石有六十枚,小弥云丹五瓶,疗伤所用的血气丹七瓶,还有一本小册子正是水蛇变。

    见赵烈竟有如此多资源,高寒也是十分惊讶,心中暗道,抢劫在这紫气宗外门果然是生财妙路。

    六十枚光彩熠熠的灵石在桌子上摆成一小堆,感受着灵石散发出的浓郁灵气,高寒有种陶醉的感觉,踏入修仙一途后,他第一次拥有如此多财富,这让商贾出身的他极为高兴。

    “可是抢劫之事与我的道不合,不过若有人想对我下手,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毕竟对敌人仁慈就是对自己残忍。”

    “如今有了这么多资源,再加上宝旗空间,凝气四层指日可待。”高寒兴奋道。

    两个月的时间一晃而过,在这期间,由于高寒之前的故意震慑,加上赵烈的失踪,让众弟子心中有了猜测,大多数人都认为霸道的赵烈乃是被高寒所杀,所以众弟子无人愿意触霉头得罪高寒,这使得高寒这两个月所过之处,修为低的弟子赶紧退避,而修为稍高的弟子则选择与他井水不犯河水,使得他过得极为安逸,然而高寒深知在这一步一凶险的外门,选择安逸无异于坐等死亡。于是他选择在晚上修炼,而白天则在神秀山外林狩猎。

    噬灵剑轻易穿透一头雷青狼的腹部,凝气四层的雷青狼发出一声痛苦的嘶吼,身体被直接吸干,一股暖流窜入高寒体内,此刻他体内的灵力似一条小溪潺潺而流,他成功踏入凝气四层。

    右手一挥,一条木桶粗的水蛇出现,此蛇足有一丈,缠绕着他的右臂,散发出暴虐之意,望之令人遍体生寒,此术正是从赵烈身上得来的水蛇变。

    高寒前行,抡动右臂朝着林中的树木砸去,所过之处一棵棵树木被他拦腰轰断,直至第十棵树木被砸断,他手臂上的水蛇才渐渐消散。

    “若是此刻碰到赵烈,一记火蟾变,就能将他打成重伤!”高寒自信道。

    “凝气四,六,八层是三道坎,踏入凝气四层不仅花费了我二十枚灵石和宝旗空间两个月的时间,更是吸了十几只妖兽的修为我才堪堪达到,不过凝气四层确实够强,我的花费倒也值得,假以时日,若能通过考核且踏入凝气六层,那将是名正言顺的内门弟子,一旦达到凝气八层,那便是宗门重点培养的核心弟子。”

    “如今我已是凝气四层修士,是时候找吴彦要账了。”高寒冷笑道,而后离开神秀山外林,朝藏宝阁走去。

    藏宝阁中,今日正好是吴彦值日,吴彦见高寒到来,赶紧翻阅记录薄,在得知高寒两个月未领供给,心中顿时大喜,眉飞色舞道:“又有肥羊入门,又有灵石入账了,哈哈哈。”

    高寒来到藏宝阁门前,抛出身份玉牌,面无表情道:“我来领两个月的供给!”

    吴彦见玉牌上有一血痕,心里咯噔一跳,突然想起前些日子有好友对他说过,恶霸赵烈死在了一个名为高寒的修士手上,他也隐约记起眼前此人好像就叫高寒。

    上一次见他是凝气三层,如今只过了两个月,却看不透他的修为了,想来他定是突破到凝气四层了,可那又如何,我兄长吴勉可是凝气五层的修士,就算赵烈真是被他所杀,他遇到我兄长也只有身死道消的份。

    想至此,吴彦面不改色的掏出两枚灵石,两瓶小弥云丹,道:“拿去吧。”

    高寒似笑非笑道:“好像少了十枚吧!”

    “恩?你又怀疑我!难道你忘记了,我兄长可是吴勉,凝气五层的吴勉!”吴彦高声喝道。

    高寒脸上的笑意化作阴沉,体内灵力涌现,他探手成爪,直接掐住吴彦的脖子,将其拎起,一个转身,将其摔到身后的空地上。与此同时,四把飞剑被他唤出,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直接将吴彦的四肢刺透。高寒不出手则已,一旦出手便会将对手打到胆寒,或者直接灭杀!

    “啊...”吴彦发出一阵杀猪般惨叫,他没想到高寒竟敢不顾及自己兄长的威慑,肆无忌惮的出手。

    “你敢这样对我,你死定了,我一定会让我兄长杀了你!”吴彦疯狂吼道。

    “敢威胁我,我这就杀了你。”身份玉牌悬在头顶,高寒身上杀戮之意更重,他来到吴彦身旁,抬起右脚便向吴彦脸上踩去。

    “让你吞我灵石!”

    “让你威胁我!”

    高寒的霸道和狂踹,直接将吴彦打蒙了,吴彦见高寒不像开玩笑,似是真想将自己打死,立刻就怂了,他本就是个怕死的软骨头,平时他不过是顶着兄长的名头唬人,此刻遇到了天不怕地不怕的高寒,他是真的害怕了。

    “哎呦,高大哥,高大爷,别打了,别踹了,我再也不敢了,我赔你灵石,我赔你...”吴彦含糊不清道。

    高寒听此,立刻收起凶狠模样,摸了摸鼻子,和善道:“你既如此,我也不为难你,本钱是十枚灵石,至于利息,我这人心善,少点好了,给一千灵石!”

    此刻吴彦已被气的面色发白,身体不可控制的颤抖起来,愤慨道:“一千灵石,你怎么不去抢!”

    “不愿意!那我还是踹死你好了!”高寒面色变阴沉,抬脚欲踹。

    吴彦赶紧开口,哀求道:“别,别,不是我不愿给,我储物袋中的灵石和法宝加起来价值不过一百一十灵,我真拿不出一千灵石啊。”

    高寒再次露出和煦的笑容,直接拿走吴彦的储物袋,道:“没关系,我这人心善,剩下的九百灵石先欠着,你在藏宝阁多宰几只肥羊,我定期来收利息。”

    此刻,吴彦在望向高寒,眼中只剩下畏惧和胆寒,若早知如此,打死他也不会招惹高寒。

    唤回飞剑,高寒面带笑意的提着战利品,扬长而去,只剩下吴彦趴在地上欲哭无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