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章 战吴勉

    更新时间:2016-03-13 09:17:17本章字数:3388字

    时间一晃过去了大半个月,这段时间高寒并未闲着,他约战三名凝气四层修士赌斗战而胜之,赢取了大量物资,再加上暗杀赵烈,暴揍吴彦,这几件事在这段日子不断发酵,使得高寒名声大震,被外门弟子公认为外门强者之一。

    一日午后,满脸怨毒的吴彦颤颤巍巍的从自己居住的房屋中走出,他抬头望向山顶下位置的几间房屋,眼中露出迟疑之色,片刻之后,只见他猛一咬牙,朝着山顶下的几处房屋走去。

    不多时,吴彦来到了半山腰的一处居所前,在这居所的门上挂着一枚玉简,其上有三道颜色极深的血痕,并有‘吴勉’二字若隐若现。

    “吴彦求见兄长!”吴彦躬身一拜,神色极为恭敬。

    房屋内,有一名二十八九岁的男子正在盘腿修炼,此人身着青袍,眉宇间透着股傲意,此刻听到屋外的声音,缓缓睁开双眸,不耐烦道:“有事吗?”

    “兄长,你可要为我做主啊!”吴彦直接跪倒在地,一把鼻涕一把泪道:“近来,外门来了一位狂徒,他不但抢了我的物资,还将我四肢刺穿,便是我搬出兄长的名号,他亦不为所动,还扬言,兄长您若真敢找他算账,他便将您的四肢筋脉也挑了!”

    “大言不惭!”吴勉冷喝一声,屋门随之打开,只见他身子一晃,便来到了吴彦身前,这吴彦与他有表亲,平常总是借着他的名声招摇撞骗,让他颇为不喜,不过好在吴彦懂些人情世故,总是定期给他送些物资聊表心意,正所谓打狗要看主人,若是真有人敢不在乎他吴勉的面子,打了吴彦,这口气他肯定会帮吴彦出。

    目光飘过吴彦的手腕处,果然见到两道可怖的疤痕,吴勉脸色顿时变得难看,沉声道:“你平时做事不检点,若是有人略微出手教训,倒也情有可原,但对方却下此狠手,未免有些过了,告诉我,伤你之人是谁?”

    “他叫高寒,外表看起来和善,实际上内心极为恶毒。”吴彦愤恨道。

    “可是那个连败三个凝气四层弟子,近来风头正盛的高寒?”吴勉皱眉道。

    “就是他,兄长您可一定要为我报仇啊!”吴彦哀求道。

    吴勉听此,眼中闪过一丝精芒,问道:“他抢了你多少灵石?”

    吴彦一愣,回道:“一百多灵石!”

    吴勉眼珠一转,心中暗道,那高寒如今在外门可为凝气四层第一人,我虽修为高他一层,但若想要胜他怕也要付出些代价才行,但若不出手,任由他发展,恐怕要不了多久他便会威胁到我的地位,再者说,我赢了他,便可顺手抢了他的物资,他这段时间赌斗屡战屡胜,想来已经积累了不少灵石丹药,我若能得到,加上我的积蓄,凝气六层指日可待,到时候,我便是名正言顺的外门四强之一,而不是如今的外门第四强。

    一念及此,吴勉大臂一挥,冷笑道:“吴彦,前边带路,咱们去会会那高寒,我倒要瞧瞧他究竟有何厉害之处!”

    吴彦心中大喜,连忙上前为吴勉带路,朝着高寒的居所走去。

    宝旗空间中,随着第十枚灵石的粉碎,高寒睁开双眼,他颇为心痛的看了一眼变成碎屑的灵石,心中有些遗憾,此刻他的修为距离凝气五层只差一丝,不到一个月的时间便快要从凝气四层踏入凝气五层,此事传出去定会让人心惊,然而高寒心知他能如此,全都仰仗宝旗空间与外界的时间差,以及大量的灵石。

    “我有感觉,到了凝气五层,我便能推开此屋之门,走到屋外,至于那空中的金色宫殿,待我达到凝气六层,可御剑飞行,我一样能够达到!”高寒透过窗子望着屋外空中的金色宫殿,眼中露出期待之色,这段日子他不断尝试去推开屋门,他发现依他现在的修为去触动屋门,已能让其有些松动,他坚信一旦晋升凝气五层,定能推开屋门,去探索屋外的世界。

    高寒心念一动,身子立刻离开宝旗空间,出现在他的住所中,就在这时,一阵狂傲的声音突然在他屋外响起。

    “高寒,限你三息之内滚出来,否则,吴某便先拆了你的房子!”

    吴勉声音之大,顿时传遍这片区域,不少在此居住的外门弟子都走出屋外,朝此处观望。

    “终于来了!”高寒眼中闪过一丝冷芒,他当初敢抢吴彦,自然不会忘记吴彦身后的吴勉,眼下他虽修为不如吴勉,但他有信心战胜对方。

    “砰!”

    房门突然打开,一柄青色飞剑带着锐利之意飞出,目标直指吴勉。

    “好胆!”吴勉眼中露出一丝怒色,他今日前来是为了立威抢劫,本应占据主动,可高寒二话不说直接出手,显然不把他放在眼中,此刻他心中已起了杀意。

    只见吴勉左手抬起一挥,一口紫色的小钟从他储物袋中飞出,挡在身前,此钟一出现便剧烈晃动,荡出阵阵涟漪阻挡飞剑,使其速度变得极为缓慢。

    “是紫阳钟!此钟来历极为神秘,乃是吴师兄的杀手锏,当年他凭此钟连败四位凝气五层弟子,一跃成为外门第四强!便是外门前三位的凝气六层弟子对此钟都颇为忌惮!”有远观的弟子高声惊呼!

    高寒只觉自己控制的飞剑如陷泥沼,举步维艰,望着紫阳钟他心中火热,暗道待会定要将此钟抢到手,与此同时,他眼中露出狠色,大喝道:“爆!”

    青色飞剑立刻崩溃碎裂,碎片借着冲击之力打在紫阳钟上,发出砰砰的响声,吴勉受到冲击,连退三步,体内气血翻涌,受了轻伤。

    “我杀了你!”吴勉怒吼,他没想到高寒如此决绝,一出手便爆了一把飞剑令他轻伤,此刻他已怒不可遏,心中对高寒的杀机愈发浓烈。

    高寒一击得逞,并不恋战,直接转身朝山下跑去,口中喊到:“吴勉,神秀山外林一战,我必斩你!”

    “大言不惭,到不了神秀山外林,你就要死在我手上!”吴勉催动紫阳钟悬于头顶,直追高寒而去。

    一路上,每当吴勉将要追上高寒时,都会被高寒直接引爆的飞剑阻挡住脚步,使得两人多次因此而拉开距离,吴勉越追越心惊,青色飞剑虽为宗派批量炼制的低等飞剑,但一把也值十灵石,但是眼下已被高寒引爆了五六把,也就是说五六十灵石就这样打了水漂。

    这高寒手中究竟有多少把飞剑,吴勉暗自心惊,同时心中也隐隐有些期待,高寒既然敢随意爆飞剑,也就意味着他不在乎,意味着他很有灵石。

    “等你死在我紫阳钟下时,无论你有多少飞剑和灵石,都将是我吴勉之物!”吴勉眼中闪过一丝亮光。

    高寒也是有苦说不出,他储物袋中虽有三十多把飞剑,可也禁不住如此消耗,要知道这些飞剑可都是他辛辛苦苦赚来的,眼见一把把的爆裂,让极为惜财的他十分心痛。

    “快了,就快到了,到时候杀了吴勉,抢了他的紫阳钟,那么一切就都值了!”高寒眼中同样闪着亮光,就这样,两个抱着同样心思的人终于踏入了神秀山深处,一片杨树林中,而此处正是高寒为吴勉所选择的葬身之处。

    “哟,怎么不跑了?知道自己不可能逃走了吗?若是方才你不出手,我顶多也就对你小惩一番,可是现在,你必须要死!”吴勉露出嗜血的表情,望着高寒,好像望着死人一般。

    “废话可真多,你绰号是叫话唠吗?”高寒说话间,右手一挥,一只庞大的火蟾骤然出现,带着炙热之意,冲向吴勉。

    “雕虫小技!”吴勉冷哼一声,右手掐诀,向前一指,一只卷带着耀眼金光的金蝎冲出,其尾部锋锐的尾锥,直指火蟾。

    两只术法之兽撞在一起,发出轰鸣之声,掀起阵阵尘土,火蟾消失,金蝎破碎却未消散,而是变成金光扫向高寒。

    凝气五层果然不可力敌,高寒心中暗叹一声,但眼中的战意却更胜,左手探出,一条丈长的水蛇立刻出现,卷住他的左臂,高寒挥动左臂,顿时将来临的金光击散。

    “看你能挣扎到几时,你不是飞剑多吗?怎么不继续爆啊!”吴勉戏谑道,甩手间一只狰狞的灰蜥出现,灰蜥双眸灵动,吞吐着红色芯子,扑向高寒。

    “你既想要,高某便成全你!飞剑,我多到足够砸死你!”高寒面色平静,右手一拍储物袋,三把飞剑冲出,直指灰蜥,与此同时,右手朝着储物袋再次连拍两下,这次,第一批飞出的是六把飞剑,第二批则足有十二把!

    “你!这...”吴勉脸色变得极为难看,他没想到自己随意一句话却直接逼出了对方二十一把飞剑,若是这些飞剑全部爆开,便是他也要身受重伤!

    “爆!”高寒大呼,三把飞剑立刻炸开,轰鸣间,灰蜥直接崩溃,而吴勉则被逼的后退一步。

    “二十一把飞剑又如何,若是寻常凝气五层修士说不定真会栽你手里,可是在我紫阳钟的防护下,你这二十一把飞剑奈何不了我!”吴勉大吼道,而后疯狂催动紫阳钟,随着灵力的注入,紫阳钟紫芒大盛,且有一丈高的紫钟虚影出现将吴勉笼罩在其中。

    高寒面不改色,六把飞剑冲到吴勉身前被他直接引爆,吴勉面色潮红,再退三步!

    十二把飞剑在高寒头顶一字排开,再次冲出,同样爆开,轰鸣声只响彻天际,四周树木被炸的粉碎,而吴勉则喉咙一甜,一口鲜血喷出,紫阳钟上出现了一道裂痕,紫钟虚影也渐渐不稳,这一次,他退了六步!

    “高寒!!!”吴勉面色苍白,心中恨意已经滔天,他已经多年没被人逼得如此狼狈了,且最不能让他忍受的是对方的修为还比他低!

    “还差一步!再退!”

    高寒冷声道,然后,最后三把飞剑飞出,挥手间,火蟾,水蛇,接连出现,齐齐冲向吴勉。

    “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