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九章 咄咄逼人

    更新时间:2016-03-14 11:26:17本章字数:3425字

    转眼间,高寒已在新居所中住了一个月了。

    宝旗空间中,高寒推开屋门,映入眼帘的是一片无边无际的大地,远处有高山仰止,有江河湖海,有无边沙漠,一片蛮荒景象,然而在地面上并没有亭台楼阁,在这空间中存在建筑物除了他所在的小木屋,便是空中的金色宫殿。

    “此处空间虽大,但我的活动范围却被限制在方圆十里之内,超过十里我便寸步难行,想来这必定与我的修为有关,我只有不断的变强,才能去探索这里的其他地方。”高寒满怀期望道,他眺望远处的大海,那是一片汪洋,隐约间他似看到一头海兽跃出海面;他望向远方的高山,似看到遮天的飞禽一掠而过,没入山间;他看向远处的无边密林,那里似有凶兽在林中穿梭。除此之外,还有一望无际的沙漠,一眼望不到边的碑林,阴森可怖的陵园,空中的金色殿堂等等。

    “宝旗空间的神秘远远超出我的想象,可惜我现在修为不够,不过当我修为达到凝气六层时,凭借飞行术法,我定能前往那空中的第一处金色殿堂。”高寒望向天空呈一条直线排列的金色殿堂,心中满怀期待。

    “如今还是抓紧时间修炼,提升修为要紧,这屋外时间流逝的速度比之屋内更慢,我如今在屋外修炼一日便抵得上外界一个月的时间,我虽资质差,但我心坚定,时间也多,所以我必定能在修为上超过其他人。”

    “十天,再有十天,我便能突破凝气六层,届时,我便能多一丝把握进入内门。”言罢,高寒盘腿坐下,闭目修炼。

    十日后,山顶三座居所中最大的一处中,一名双目紧闭的弟子盘腿坐在床上,一阵闷雷轰鸣之声从他体内传出,而后被他强行压下,变成滔滔河水流动之音,此人身着青袍,肤白如雪,长发披肩,英俊非凡,正是外门第一强者,勾羌!

    水流之声过后,房屋中寂静无声,勾羌睁开双目走下床,朝房门走去,他脚不离地,鞋底始终与地面保持五寸距离。来到门前,他伸手触动门上的传音禁制,几句话语传入耳中。

    “凝气六层宋豹,闭关三个月,未曾外出!”

    “凝气六层庄贾,外出购得法宝灵星耀一件!”

    “外门第四强,暗桩吴勉被高寒所杀。”

    “高寒,如今居住与吴勉旧处,七个月前踏入外门,修为一路突飞猛进,七个月来未尝一败,如今已是凝气五层巅峰修为。”

    “看来我真是闭关久了,随便一只阿猫阿狗都敢杀我的人!”勾羌转动脖子,发出阵阵咔嚓声,冷笑道:“高寒,能够击杀吴勉,也算是个人才,若能为我所用,我也算得了一位得力助手,若不能为我所用...”

    勾羌眼中闪过一丝冷芒,寒声道:“内门试炼即将开始,在这之前,我先去会会这高寒,顺便也提醒一下其余外门弟子,外门第一强者,是我勾羌!”

    一件紫色飞梭法宝从储物袋中飞出,勾羌纵身一跃,站立其上,运转腾空术,驾驭飞梭直奔高寒居住之地!

    “有客自远方来,高师弟,还不速速开门迎接!”勾羌来到高寒屋门前,他站立在飞梭之上,双手背后,一头长发无风自动,话语中尽显冷傲之意。

    此话传入正在宝旗空间修炼的高寒耳中,高寒眉头微皱,这十天来他昼夜不停的修炼,但是他仍未达到凝气六层,他总感觉有一层窗户纸阻挡着他前进的脚步,至于怎么去捅破这层窗户纸,他还没想到办法。

    至于屋外之人,他自然猜得到是谁,眼下虽未突破凝气六层,但他并不惧,兵来将挡水来土掩,若对方非要寻衅滋事,大不了一战,以弱胜强的事,他高寒不是没干过,于是心念一动,高寒从宝旗空间中退出,来到房间中,他面色淡然的坐在椅子上,为自己倒上一杯茶,悠闲道:“即是客,岂有不招待之礼,师兄请进!”

    高寒说罢,右手一挥,屋门自动打开,勾羌轻笑一声,收起飞梭,缓步走入屋内,鞋底始终与地面保持五寸距离。这一幕落在高寒眼中,让他心中震惊,暗道:凝气六层的腾空术吗?他能施展到如此程度,比之吴勉要强上太多 ,我想胜他,难!

    “你便是新晋外门第四强,高寒!”勾羌与高寒相对而坐,为自已倒上一杯茶,轻嘬一口,直视高寒道。

    “我若没猜错,你便是外门第一强者,勾羌师兄吧!”高寒目不斜视,与勾羌对望道。

    “果然有胆识,我这人比较直接,说话不喜欢拐弯抹角,我只问一次,你可愿追随与我?”勾羌温和道。

    高寒思忖片刻,慎重回道:“不愿!”

    勾羌眼中闪过一丝异色,他站起身,双目望向窗外,语气渐渐变冷:“敢当面拒绝我,你是第一个,既如此,我也不为难你,想必你已知道,吴勉是我的人,你既不愿追随我,便把我赐予他的紫阳钟,还回来吧!”

    高寒心知此刻把紫阳钟给勾羌才是最明智的选择,但是紫阳钟是他耗费大量物资杀了吴勉才得到,只因为勾羌一句话便让他拱手送出,他心不甘,也不愿!

    高寒迟迟没有动静,让勾羌心生不耐,他神色阴沉,转身逼问道:“怎么,你不愿?”

    “宗门规定,允许弟子间私斗,紫阳钟乃是我战胜吴勉所得,理应归我所有。”高寒盯着勾羌,果断道。

    “骨头还挺硬!”勾羌嗤笑一声,而后话锋一转,狠声道:“不过,勾某最是喜欢将硬骨头生生打断,如此才能看得出对方是否真的有骨气!”

    勾羌向前迈出一步,独属于凝气六层巅峰的修为之力散发而出。

    高寒感觉像是被一头凶兽盯上,呼吸渐渐变得不顺畅。

    虽心知不敌,但仍要战!

    若他选择归顺,选择归还紫阳钟,做到识时务,今日这一战便可避免,他便可化险为夷,但他若真的这样做了,那么他便不是高寒了,他高寒有骨气,骨头硬,他是宁折不弯的性子,纵使比我强又如何,你要战那边战,最坏的结果不过一死,高寒怕死,因为他心有余愿,他想回家,可若让他委曲求全,苟活于世,那一死又何妨!

    高寒站起身,身份玉牌自动悬于头顶,浑身气势攀升,纵使面对的是外门第一高手,他亦不惧。

    战斗一触即发!

    “当...”

    突然,一阵钟声传出。这钟声足足响了七声!

    勾羌听到钟声,无心再与高寒纠缠,他压抑不住心中的喜悦,激动道:“是神秀山传来的钟声,难道...”

    钟声过后,一阵沧桑中带着威严的声音传出,顿时响彻紫气宗四座主峰!

    “内门试炼于今日正式开始,外门弟子皆可参加试炼,修为达到凝气六层,且获得试炼第一名者,可入内门!”

    “自今日起,外门弟子不允许私斗,参加试炼的弟子,速速前往神秀山报名!”

    “哈哈哈...内门试炼终于开始了,我已经迫不及待了,这一次,唯一的名额一定属于我勾羌!”此刻的勾羌再也顾不上高寒,他唤出飞梭大笑着朝神秀山飞去。

    “内门试炼!没想到这么快便开始了,也罢,虽然我还未准备好,但这唯一名额,我必须要得到。”高寒决绝道,眼中露出坚定之色,而后也朝着神秀山的方向走去。

    紫气宗四主峰之一的神秀山顶有一锁妖塔,此塔乃紫气宗一代老祖紫山真人所建,其中镇压着三尊大妖。紫山真人一身修为功参造化,在位期间以一宗之力压得葫芦岛其余三宗抬不起头,然而百年前,紫山真人突然失踪,使得紫气宗名气和实力都大大降低,如今已经沦为葫芦岛四宗之末,若非迫于紫山真人余威,紫气宗怕是早就被其余三宗联手剿灭了,如今的紫气宗颓势已显,大不如前了。

    此刻在神秀山顶的锁妖塔旁,有两位修士正在对弈。其中一人满头灰发,身材魁梧,乃是紫气宗刑法长老荆楚。另一人须发皆白,慈眉善目,仙风道骨,是传法长老名为何离默。

    “此次内门仅招收一名弟子,依我看来,定属于勾羌!”荆楚身着黑衣,双目如电,面带笑意道。

    何离默满面沧桑,嘴角露出微笑道:“我知道你看勾羌顺眼,私下也没少指点他,但是内门试炼向来变数极多,你还是别早下定论为好。”

    “哦?我还偏不信这个邪,老何,咱们打个赌怎么样,此次内门试炼我就赌勾羌赢,赌注五千灵石怎样?”荆楚自信道,脸上笑容似有深意。

    “我怎么感觉你是在挖坑让我跳啊。”何离默抬手落子,摇头笑道:“外门凝气六层的弟子只有宋豹,庄贾,勾羌三人,勾羌实力之强,怕是宋豹与庄贾联手才能与之抗衡,你用外门最强之人与我对赌,可真会打如意算盘。”

    “是你自己说的勾羌不一定能得试炼第一,我才与你打赌的,就知道你只是说说而已,内心恐怕也已认定勾羌会赢吧。”荆楚目露精芒道。

    “你不用对我使激将法,你既想赌,我便成全你,不过,你押勾羌胜算太高,无论我押谁胜算都不大,所以只要勾羌不胜便算我赢,你看如何?”何离默捋了捋胡须,轻笑道。

    “你这条件果然是不吃一点亏,也罢,我就不信有人能胜得过勾羌,我与你赌!”荆楚满不在意道,他对勾羌极有信心。

    “哎,想当年我紫气宗内门弟子上百,外门弟子更有数千,如今宗门衰落,内门弟子只剩六人,好在近期李平便能晋升筑基,届时,我紫气宗便能多一位筑基强者,也算壮大一些。”何离默神色落寞,近来葫芦岛其余三宗对紫气宗打压愈发严重,以至于紫气宗招收弟子都极为困难,他心中对紫气宗的前途甚为担忧。

    “老何,你不用如此担心,我紫气宗底蕴深厚,便是葫芦岛其余三宗联合而来,也奈何不了我们,没事,我们继续下棋。”荆楚满不在乎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