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十七章 又见女明星

    更新时间:2018-04-02 21:00:52本章字数:2006字

    秦松抬头看了看上面的窗户,大致算了一下距离,基本能够吻合。看完这一切,他回到了保安部。

    “周队长,调查结果出来了。”

    这下子倒是让周一鸣惊讶了,秦松将自己调查的结果告知了周一鸣,他本以为秦松调查结果要两三天的时间,却没想到一天时间就给调查出来了。这刚下的命令,让牛大力暂时顶替秦松也无法更改回来,思前想后,决定先放秦松一天假,让他明天再来上班。

    秦松百无聊赖地走出公司,看到对面惠东大酒店的废墟,不胜唏嘘,想着前几天还在这酒店吃饭呢,这转眼间,富丽堂皇的酒店就变成这副模样。

    虽说惠东大酒店是龙腾锦盛有限公司的龙头产业,但近些年来龙腾锦盛有限公司已经在其他行业都有了广泛的涉猎,大有形成集团公司的趋势,所以惠东大酒店的灾情,只能说给龙腾锦盛有限公司造成了一定影响,但并不妨碍龙腾锦盛有限公司其他行业正常运营。

    秦松作为一个保安队长,当然是不知道这些的,他摇了摇头叹了口气,便在街上溜达了起来。

    不知不觉地,秦松就走到了医院门口。发现医院门口还有不少媒体和举着李桐桐海报的粉丝们,他们可能因为不知道李桐桐住在哪个病房,于是只能在医院门外等。

    不知道为什么,秦松直接略过他们,二话没说就进了医院。

    有些眼尖的媒体和粉丝直接认出了秦松就是昨晚把李桐桐救出来的人,于是他们见秦松进了医院,便也悄悄地跟在后面。

    由于他们都没有恶意,所以秦松也感觉不到杀气,因此更没感觉到有人跟踪自己。他直接来到李桐桐的病房前,正准备抬手敲门,却突然将手停在半空中。

    他听见病房里面传来了李桐桐和另一个男人的声音。

    “于导,我真的很累要休息,请你先出去吧。”李桐桐的语气听起来有些许的不耐烦但又不得不好言相劝。

    “桐桐,你看看,你刚来五川省就出事,我都跟你说过了,五川人全都是一群未开化的野蛮人,这里的条件和人的素质都没有得到有效改善,你在这里迟早会被他们带坏的!”这就是那个于帆,是国内的二流导演。李桐桐就是他发现并一手捧红的,然后就自以为是地将自己当成了李桐桐的恩人,以为自己说什么,李桐桐就得听什么,因此长期对李桐桐指手画脚。这一次李桐桐的经纪人为她接下这部武侠剧,他是百般阻挠,更是扬言李桐桐只要敢去五川拍戏,他就要封杀她。

    李桐桐不信邪,低调着来到五川省,却没成想遇到这么一场灾难,这下子闹得全国皆知,所以这位导演才不远万里赶来训斥她。

    “于导既然不喜欢这里,那为什么还要来这里呢?”李桐桐说出了心里话。

    于帆这下子反倒是被问住了,不过随即又说道:“我来这里,还不都是为了你啊!我千叮咛万嘱咐,让你别来,你非要来,现在看吧,出了这么一件事儿,你的大好前途都给耽误了。”于帆越说越起劲,还翘腿坐在了李桐桐的病床床沿上,继续说道:“我跟你说啊,五川人好吃懒做,游手好闲,人类所有的缺点在他们身上简直展现的淋漓尽致,还有……”

    “嘭!”这时,一声巨响打断了于帆的长篇大论。

    于帆回过头一看,病房的门被人踢开了,门落在了对面墙边,而门框口站着一名怒气冲冲的男子。便立马站起身来呵斥道:“你是谁?谁让你来的?立马给我滚出去!”

    秦松在听到他说五川人好吃懒做游手好闲的时候就忍不住了,直接抬腿,对着病房的门猛地一踢,直接将门给踢到病房里面正对着门的墙上去了。他径直走了进来,瞥了一眼病床上的李桐桐,随后对于帆愤怒地说道:“你把刚才的话再说一遍试试。”

    此时跟在秦松身后跟踪的媒体记者和粉丝们都赶了过来,挤在门口处,更有甚者直接拿出手机录像来。

    于帆根本无暇顾及门口的粉丝和媒体,现如今他被秦松的气势压得喘不过气来,几次想逃避秦松犀利的眼神,却无济于事。

    这时,病床上的李桐桐问了一句:“你是……救我的人吗?”

    秦松看了看李桐桐,没有说话,点了点头,随后又盯着于帆。

    于帆被秦松逼到如此,根本下不来台了,干脆破罐破摔,高声叫道:“我说了怎么地?你们五川人就是好吃懒呃……”

    于帆一下子说不出话来,因为他发现自己的脖子正被眼前的男子死死捏住,男子的手好像还在紧缩。

    李桐桐惊呆了,好久以后才回过神来,连忙叫道:“住手啊!你快松手啊!”要不是自己无法下床,她都想去劝架了。

    秦松最终还是松了手,于帆瘫软无力地滑到在地,双手紧紧按在脖颈处,不住地咳嗽。

    秦松瞥了一眼于帆,说道:“记住了,五川人是最勤劳的人,五川人不是好吃懒做,游手好闲的人。只要让我再听见你说五川人的不是,我才不管你是谁,我都要收拾你!”秦松随后对李桐桐说道:“李桐桐是吧?的确是我救的你,我们非亲非故的,我也不要你报恩,我只要你把我交的2500块钱住院费还给我,那是我第一个月的工资。”

    李桐桐愣了半晌,没说话,她没想到自己的救命恩人来找她居然是为这事。她无奈地笑了笑,说道:“首先谢谢你救了我,另外,我为于导刚刚说的话对你造成了伤害表示道歉,你放心,我一定会把住院费还给你的。”随后又对于帆说道:“于导,您没事吧?”

    于帆艰难地站起身来,望着秦松的眼神里充满了恐惧。他不敢多看秦松的眼睛,便对李桐桐点点头,说道:“我……咳咳,我没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