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章 今天我住哪?

    更新时间:2016-03-25 18:34:19本章字数:2838字

    看着坐在沙发上的小白,我有些无所适从。打开电视,随意的调换着节目,时间就在我们两个的平静中度过,转眼到了傍晚。

    看了眼时间,已是七点,我感到肚子开始抗议。便问小白是想尝尝我的手艺还是想出去吃

    小白有些鄙夷的看着我。

    “就你的手艺?别闹了小疯子,你做的饭我都能想象到,何况冰箱里除了啤酒什么都没有,你拿什么做?”

    我也是有些不好意思,本想着在小白面前露一手,殊不知林瑶走了之后,过了大半年的**。丝生活,从没有在家开火做饭。每天不是随意的在街边吃一口就是回家吃泡面。已经适应了这种不规律的生活。

    ……

    “嘿,这话说的,走吧大小姐,今天峰哥我就破费破费,给我亲爱的小白姐接风洗尘。”

    说完这句话,我不由分说的拉起她的手,出门而去。

    走在大街上,行人不多。有饭后散步的情侣,有一起遛食的三口之家,当然也有神色疲劳刚刚下班的蚁族。我很羡慕这些人,毕竟曾经我也是他们之中的一员……

    即使身边跟着小白,我心里也难免孤独,习惯性的掏出一根烟给自己点燃。看我抽烟,小白拉开了和我的距离,她讨厌烟味但是并没有管我,这就是她跟林瑶之间的差别。如果是林瑶看到我抽烟会立刻把我的烟扔掉,而小白却是包容。

    当然,林瑶和小白于我而言意义不同。林瑶是我最爱的女人,我愿意牵就她的一切。小白严格意义上讲是我发小,只是比我大三天,却习惯用姐姐的身份自居,我也乐得有一个姐姐,最少她会包容我所有……

    我没有选择开车出行,一是我想带小白看看沈阳这座城市,二是开车所带来的油费对于目前的我来说不是一笔小的开销。

    我们就这样在街上走着,在我将燃尽的烟头弹掉的时候小白回到了我身边,依旧是挽着我的手臂,此刻在外人眼里我们就是不搭调的情侣,因为小白是那么美,而我除了颓废的气质再无其他。

    我带小白来到一家名为味道的主题餐厅,这是我毕业时认识的朋友娟姐开的,娟姐的名字无从所知,三十岁左右,是个明事理的女人。

    认识娟姐三年,之前跟林瑶一有矛盾我就跑到味道这里来,点上几道小菜喝上几杯酒,静静的听娟姐唱歌,偶尔她不忙的时候还能跟我喝上一杯,我也会向她倾诉苦水……

    娟姐的嗓音有种说不出来的沧桑,还有点沙哑,可能跟她有吸烟的习惯有关。说来也是奇怪,我反感抽烟的女人,但是在娟姐身上我生不出一丝一毫的反感,大概是我们都习惯了孤独,大概是我跟她都属于有故事那一类人吧。

    走进门,我带着小白坐在靠窗户的位置,这是我最喜欢的,因为我觉得在喧嚣的城市里能够有这样一个宁静的容身之所是可遇不可求的。

    看到我的到来,服务生小李熟练得问我老三样?

    我看了看小白,见她没有别的意思,我就对小李点了点头,后来想想有小白在,喝酒有点不好,就告诉小李把酒换成两杯橙汁。

    等餐的片刻,我对小白说了娟姐的故事,这也使得小白对娟姐这个人有很大的兴趣,想要结识一下。

    ……

    熟悉的前奏响起,我知道又到了娟姐唱歌的时候,她唱的是《叶子》一如既往的沧桑,我曾不止一次的问过她是否缺少一个人听她诉说衷肠。每当我这么问,她总会笑笑,用手将长发轻轻挽于耳后,不说话。

    即使她不回答,我也知道一定是这样的,因为只有被爱伤过的人,才能给人那样一种沧桑感。换句话说,一个三十岁的女人,经营了这么多年餐厅身边没有一个男人,这本身就能说明一种问题。

    当她用如泣如诉的嗓音唱到“我一个人吃饭旅行到处走走停停,也一个人看书写信自己对话谈心”的时候,餐厅里所有人有那么一刻是静止的,不约而同,都被娟姐的歌声所感染。

    我这才注意到娟姐今天穿的很特别,平常她都会是普通的居家服,而她今天竟然穿了一身黑色皮衣皮裤,长发也用皮套束起,给人一种异样的美感。如果说平时的她是一个气质温婉的女人,那么今天的她绝对充满了妖冶的美感。

    一曲唱罢,她向顾客点头示意,走下了舞台。

    我向她招了招手,她走了过来。

    “嘿,疯子,有日子没过来了,怎么今天有时间光临小店了”

    听着她的调侃,我有些无奈,递给她一支烟,我自己也点上一根。

    “嗨,我说娟姐,你这话我可不爱听。我就一底层群众,哪能消费的起您这地方,要不是我姐从国外回来了,想上你这来,还得等开工资的时候呢”

    说着,我把小白介绍给了她,看到小白,她也仅是表现出了一瞬的惊艳。便恢复如常,我更加笃定娟姐的不简单。

    小白很主动的伸出手,跟娟姐握了握。片刻两个女人便打成一片互加了微信,很自然的把我晾在一旁。我不禁默默的感慨女人真是奇怪的生物。

    直到上菜的时候,我才找到了我的存在感,很绅士的给二人夹菜,在二女的欢笑声中,我们吃的这顿晚餐很是舒畅。

    吃过饭,我给自己点上一根烟,看着窗外,灯光昏黄不定,小白和娟姐还在聊着,不知怎的,扯到了我的身上。

    “疯子,怎么样,上去唱一首?”

    说话的是娟姐,她指了指驻唱所在的方向。

    我有些错愕,我确实在这玩过,但那也是很久之前的心血来潮了,想要出言拒绝,但是看到小白有些期待的眼神,我终归没有拒绝出来。

    走上台,试了试吉他,跟驻唱乐队那几个哥们简单的和了一遍,便弹了起来,我唱的是林志炫的那首《离人》

    听着熟悉的伴奏,加上乐队这几个哥们精准的演绎,我用我不算低沉的嗓子唱了起来“银色小船摇摇晃晃弯弯悬在融融的天上……”当我唱到,你说情到深处人怎能不孤独的时候,不可避免的想到了林瑶。此时此刻我的情绪和感觉都到了,正如唱的这首离人一样,我很想问问她为什么就突然离开!

    我有些难以自控,本来很平的一首歌,让我唱出了别的情绪,当我唱到结尾的那句有人说一次告别天上就会有颗星又熄灭的时候。本来应该是平稳抒情的,我却生生的嘶吼了出来。因为我真的很想知道林瑶那不算告别的告别,天上是否真的有颗星熄灭了……

    走下台,我的情绪还是没有走出来,娟姐递给我一听啤酒,我一口喝尽,点上一支烟,试图掩饰此时的情绪。

    “疯子”

    小白只是白了我一眼,说了声疯子,便没有说别的。我知道她有些不高兴,但是我却不知道她不高兴在哪,看了眼时间,将近十点了,我便拉上小白,跟娟姐告别。

    ……

    回到家,简单的冲了个澡,想抽根烟,但是想到家里的面积不够大,如果抽烟的话屋子肯定会烟雾缭绕,那样对小白很不好,所以我又将烟放了起来。

    小白已经换上睡衣,看到她我有些想笑,真不知道平时傲娇如女王的她,竟然会穿海绵宝宝如此有童趣的睡衣。

    小白看着我,很认真的问道“疯子,今天我住哪?”

    我打量着一室一厅的房间,有些为难,但是本着人道主义精神,床我是肯定得让给小白的,但是我也不能住沙发。就我家里的这个小沙发无论如何也躺不下有183身高的我。

    于是我悲催的发现我只好打地铺……

    从衣柜里拿出备用的床上用品,帮小白重新铺了一遍,便对她说“姑娘,今天你就委屈下,明天我下班了就给你出去订酒店。”

    “你这也挺好的,要不本小姐就在这住着吧,大不了跟你分担点房租,每天还能收拾收拾房间不是”

    听见她这么说,我有些惊讶。想到可能是她的调笑,便回道“我这屋太小,容不下你这尊大菩萨,你还是别为难我这个贫民了”

    听见我这么说,她的脾气也上来了。

    “老娘有自己的人身自由,就住你这了,有脾气吗?有脾气憋着”

    说着,有些赌气的看着我,然后就倒在床上不再言语,看她这样,我也不敢造次,只好委屈的打着地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