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偷盗

    更新时间:2016-03-18 20:00:36本章字数:3806字

    夜,漆黑如墨。

    云溪城,秦家。

    此刻已经是子时,秦家当中一片黑暗,众人都已经早早入睡。

    秦家的后院,更是漆黑不见五指,一片寂静。

    在这后院当中有着一栋两层阁楼,这里是秦家的禁地,只有秦家的家主和长老才可以进入这阁楼。

    因为在这阁楼里面放有着秦家的镇族之宝-通灵玉。

    通灵玉据说能治百病,只要脑袋没掉,任何伤势都可以治愈。

    “咻!”

    突然之间,一道矫健的身影悄无声息出现在了这栋阁楼前,由于夜色的原因,看不清这身影的面容。

    “这倒是怪了,今日怎么会没有护卫看守?”

    秦天深吸了口气,看了看安静的后院,感到极为的困惑。

    按道理说,这里是秦家的禁地,基本上都会有护卫看守的,甚至,长老也会亲自坐镇这里,但是奇怪的是,今日这里却是显得异常的安静,安静的让人可怕。

    秦天从自己的房间一路过来,没有看见任何一个护卫,这让他心里隐隐感到了不安。

    即便是家族发生了重要的事情,这里也会留人看守的,但是这几天,家族当中根本没有发生任何的事情呀?

    秦天心里越想越不对头。

    “呼!不管了,没人就没人吧,只是借用一下通灵玉而已,过几天再还回来就是,应该没有什么问题?”秦天摇了摇头,想到这里,心里又不禁一怒:“那几个老杂毛,老子好歹也是秦家的少主,下一任的族长,特么的只是借用一下通灵玉而已,既然不同意,等老子成了族长之后,有你们好日子过的。

    愤怒的吐了一口唾沫,想起今天下午秦天找几位长老说要借用一下通灵玉,当时长老们的态度,就极为的冒火。

    秦天苦苦恳求,这几个老杂毛就是不同意秦天用通灵玉,没办法,秦天也只能想到如此下策,来偷了。

    谁叫这通灵玉极为的重要,只有家主和长老可以使用,即便是他这个少主没有经过同意也不行。

    “要不是父亲去世了,你们能这样嚣张?”

    脸上极为的不爽,冷哼了一下,秦天推开了阁楼的大门,然后走了进去。

    阁楼有两层,里面一片漆黑,好歹秦天是武者,视力要比普通人厉害许多,里面的情况依然映入他的眼里。

    第一层摆放着许多书架,上面放着的都是一些修炼灵技,秦天对此没有兴趣,径直朝着第二层走去。

    他这次来的目的是通灵玉,根本不是这些灵技,以他家族少主的身份,这些灵技他是可以观看的。

    第二层正是存放通灵玉的地方。

    走到楼梯下,秦天的心神高度紧张,虽然他是秦家少主,但是偷盗家族之宝可是重罪,一旦被发现,即便是他也会受罚。

    况且他的父亲在一年前就已经不幸去世,他这个少主只是名副其名而已,根本没有多大的地位。

    虽然不知什么情况,今日这里没有侍卫守护,但是越是这样,秦天心里更加的不安。

    小心的走到第二层,没有任何的异样。第二层的大厅中央,摆放着一张桌子,在那桌子上面,一个晶莹剔透的玉佩正静静的放着。

    “通灵玉!”

    见状,秦天的呼吸都是变的急促起来,自从他出生到现在,也是第一次近距离看到这通灵玉。

    这让他心里极为的激动。

    “哈哈,真是得来全不费工夫,你们这几个老杂毛,也想不到,这通灵玉,依然还是被我拿到了吧。”

    秦天走到桌子前,把通灵玉拿到手中,放声的笑了起来,脸上一片喜色。

    这刻,他俨然把今天晚上的异样给抛在了脑后,心里想着的都是今天中午杨一莹在他面前说的话。

    “秦天,我有个叔伯得了重病,寻常宝物根本难以治愈,听说你们秦家的通灵玉可以救治任何的病症,你是秦家的少主,只要你能把通灵玉借给我,我答应你,寒秋谷的这次收徒,定有你的名额。”

    当时的秦天听到这个消息,浑身都激动不已。

    寒秋谷那可是烈焰国内最庞大的宗门之一,一旦能够入寒秋谷可以说以后的武道之路定会平步青云,畅通无比。

    而杨一莹则是现在秦天的伴侣,他的一位哥哥是寒秋谷的一位亲传弟子,秦天相信杨一莹有着这个实力让这次寒秋谷的收徒有他的名额。

    所以当时秦天没怎么考虑都答应了杨一莹,如今顺利的拿到这通灵玉,秦天想到以后能够进入寒秋谷都极为的高兴。

    “轰!”

    突然之间,蜡烛的火焰突然燃起,把大厅照的一片红亮。

    秦天整个人猛然一惊,笑声噶然停止,眼神望向楼梯处,脸上一片惊惧。

    此刻在那楼梯处,不知何时,已经出现了几道人影,有男有女,有老有少。

    “好啊,我就说我的眼皮怎么老是在跳,原来是你要偷通灵玉!”

    其中一个中年男子脸上一脸怒色,眼睛微眯,看向秦天呵斥道。

    这人正是秦家现任代理家主,秦宏远。

    秦家的家主原本应该是秦天父亲的,只是几年前,秦天父亲由于伤势发作去世了,所以这家主之位占时由这秦宏远担任。

    “二叔不是你想的这样的。”

    秦天脸色一变,连忙解释道。

    “秦天亏你还是家族的少主,过几年,就可以成为族长,但是没想到,你既然做出这等罪大恶极之事,让我如何向你父亲交代。”

    又有一位老者站了出来,指着秦天,责骂道。

    他是秦家的一位长老。

    “各位长老和二叔,真的不是你想的这样的,我只是想要用这通灵玉救一个人的性命,用了之后,就会还回来的。今天下午,你们不同意,我只能做出这样的事情。”

    秦天连忙解释道,虽说今日的事情,让他对这几人极为的不爽,但是这也只是暗地里,但真正面对这几人,凌宇还是很惧怕的。

    自从他父亲去世后,秦天在家族的地位就一落千丈,要不是他父亲才刚去世几年,恐怕现在的秦天别说少主之位了,恐怕早已经和一个仆人没什么区别。

    “够了,事实就在眼前,不必再解释。”秦宏远厉喝一声,脸上挂满冷笑,说道:“来人呀,秦天偷盗家族之宝,触犯家族条律,给我拿下。

    闻言,秦天心里猛然一凉,他的目光突然看向几人当中的一名少女,眼眸当中一亮,连忙说道:“我有证据,你们没有查清事实之前,不能拿下我。

    “哼!偷盗家族重宝本来就是重罪,今日,没有人能保你。”秦宏远冷哼一声,冰冷的脸上一片淡漠。

    “一莹,你快点告诉他们,说我拿通灵玉,其实是治愈你的一位长辈。”

    见刚才的话没有起到任何的效果,秦天的眼光死死地盯着这名少女,焦急的道。

    然而这女子不管秦天怎么说,脸上都没有任何的表情,站在原地无动于衷。

    “大长老,我知道你最疼爱我了,你难道就这样忍心看我受罚?”

    秦天的目光又看向一名老者,问道。

    这人是秦家的大长老,地位仅在家主之下,只要他能开口,秦天的事情,有可能会有所转机。

    但是这老者的脸上依然一片的冷漠,根本没有把秦天看在眼里。

    “轰!”

    这些人的态度,让的秦天心里一阵冰凉和绝望。

    到这一刻,他隐隐明白了什么。

    “杨一莹,为什么?为什么?”

    被几位侍卫给压住,秦天的眼眸一片通红,望向对面的杨一莹,大声问道。

    “呵呵,秦天,你真把你当做一根葱了?既然你想要知道为什么,那我就告诉你为什么。”

    一名少年走了出来,他叫秦宇,是秦宏远的儿子,此时他的脸上一片倨傲,挂满了戏虐之情,不屑的对着秦天说道:“其实,杨一莹是我的伴侣,你只不过是我计谋的一个棋子而已。

    秦羽一把把杨一莹抱在怀里,双手抚摸着那对雪白的高峰,看向秦天,一片不屑:“就你这个废物,还想当家主,我呸!

    “我就实话告诉你吧,今日之事,就是我们预谋好的,就是等你上钩,没想到,你这个废物真的这么傻,不费任何力气就上钩了。”

    “这次,你偷盗通灵玉,已经活不下去了,以我的天赋和实力,到时就能顺利的当上少主之位,然后成为家主,哈哈。”

    说道这里,秦宇哈哈大笑起来。

    至始至终,秦天的脸上都是挂着愤怒的表情,通红的眼睛如同凶兽,恨不得把秦宇给吃了。

    “呵呵,我算是看清了,你们这群道貌岸然的杂种,今日,我秦天栽在你们手里,算我倒霉。”

    “你说谁杂种呢?”

    秦宏远脸色一寒。

    “不对,你们连杂种这两字都不配,当初妖兽入侵,我父亲力抗妖兽,是整个云溪城的功臣,秦家因此成为了三大家族之一,没想到你们这群畜生不如的家伙,我父亲才刚去世一年,你们就想要废掉我这少主的身份,真是不怕报应。”

    秦天自知今天的事情已经没有了任何挽回的地步,神色也陡然一横,对着秦宏远等人吐了一口唾沫,口中连连骂道。

    “你这废找死,也罢,今日你偷盗家族重宝,我现在就以家族之令,废你修为。”

    秦宏远脸上杀机一闪而过,右手成拳,然后向着秦天杀去。

    秦天被几位侍卫给压住,根本没有任何的抵抗之力。

    “轰!”

    拳头没有任何的阻拦的轰在了凌宇的丹田上,凌宇只感觉,体内的丹田瞬间破碎,这刻他的修为被废,变成了真正的废人。

    剧烈的疼痛席卷着全身,没有了修为的秦天,已经变的很虚弱,根本承受不住这剧烈的疼痛,但是他此时依旧紧咬着牙,眼神狠毒的望向秦宏远等人,说道:“你们这些良心被狗吃了的杂种,我秦天发誓,今日要是不死,他日定将取你等狗命。

    秦天一字一句的咬牙说道,颤抖的声音当中带着坚硬。

    管正也已经撕破脸皮,秦天索性也豁出去了。

    “废物,你找死。”

    秦宏远浑身寒意流转,再次一掌拍下,雄厚的真元压的秦天的双腿不停的剧烈颤抖,想让他跪倒下来。

    然秦天并没有这样。

    “给我滚!”

    在秦宏远的手掌即将拍下的时候,秦天的手上不知何时多出了一个黑色珠子,然后一脸狠辣的用尽体内最后的力气,把这珠子给捏碎。

    顿时一股庞大的真元爆发了出来,强大的冲击力直接是把秦宏远的身子给震飞了出去,口吐鲜血,脸色苍白,显然受到了重伤。

    “爆元球,想不到你既然有这个东西,也对,你那死鬼老爹,肯定会给你留有后手,原来是这东西。”

    秦宏远脸色阴沉,无力的说道。

    爆元球只有武王强者可以制作,是用武王强者的真元给炼化的一个真元球,一旦捏碎,这球内的真元就会爆炸。

    秦天的父亲正是一位武王强者。

    此刻的秦天在用尽最后一丝力气捏碎这爆元球之后,直接是昏死了过去。

    他的丹田被碎,本来就虚弱无比,如今又受到爆元球的冲击,基本上已经是命悬一线。

    他不希望可以一击把秦宏远给杀死,但能让秦宏远重伤也是他愿意看到的。

    “来人呀,给我丢到青云山脉去去喂妖兽。”

    秦宏远见状,眼中冷芒凝聚,下令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