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7章 七月二十九日 六

    更新时间:2016-04-29 08:06:27本章字数:1435字

    队丁没提防,被踹了个狗啃屎,在小鬼子的哄笑中,狼狈的爬起来,一拐一拐的拐到那小鬼子面前,咕嘟咕噜的说一番。

    小鬼子就恶狠狠的盯住二爷,一扬军刀,嘎……,又一梭子机枪子弹震耳欲聋的扫过众人头顶,“通通的带走,不走,死啦死啦的!”

    就这样,二爷平生第一次被小鬼子押着离开了桂府。

    街上到处是小鬼子,时不时的还掺杂着柴司令的城防队丁。队丁就当了小鬼子的引路人,带着小鬼子到处找住处。

    走了大半天,一行人才热热闹闹的穿过城东,到了城西。

    这儿也是到处是小鬼子,集中的相对好一些的商号或住房,都被划上白色的箭头或记号,下面歪歪扭扭的写着:“十七师团第三联队占用!”,“十师团第九联队占用!”,“龟井部队野战医院占用!”

    小鬼子押着二爷一行人,走进了那老爷的商号。

    进门时,二爷瞟到商号上挂着墨迹未干的吊牌:“皇军宛平宪兵队”

    “妈的,宪兵队是干什么的?”二爷思忖到,一边瞅着在商号宽大的院落和各房间跑来跑去,进进出出的小鬼子,居然还看到了几个夹着公文夹的女鬼子。

    路过左厢房时,看着当时为捉拿小鬼谍报组而在门窗上留下的弹孔,二爷自豪的挺挺胸脯,小鬼子,敢摸进咱宛平?这几个死鬼子就是你们的下场。莫嚣张,还早哩。

    “少佐,有一封你的家信。”

    一个女鬼子扬着长长的信封,对一位迎面走来的小鬼子欢乐的叫着:“日本•大阪•二十八道寄,宫崎君亲启。”

    那戴眼镜的小鬼子就笑着跑上来,先恭恭敬敬的给女鬼子鞠个躬,然后接过信急切的撕开观看。二爷惊愕那女鬼子的清秀漂亮,更居然能说一口流利的中国话。

    再想起被自已扔给团丁兄弟们尝鲜的那个女鬼子,不由得咕嘟:“妈的,这女鬼子和咱中国女人有啥不同?那宝贝长得不一样还是咋的?有机会咱二爷也尝尝。”

    跟在后面的三姨太听清楚了,忍不住猛推他一下:“当家的,你可真够大方,小命都要丢了,还想着女鬼子,没准我第一个就揭发了你。”

    “好哩,好你个臭娘儿们!”

    二爷习惯性的骂到,回头,却被小鬼子的枪托狠狠儿砸了几下:“八格牙鲁!你的,闭嘴的。”,二爷瞪瞪眼,小鬼子就把雪亮的刺刀顶在了他胸口:“死啦死啦的,开路开路的有!”

    二爷感到锋利的刺刀尖穿过单薄的衣衫,划破了皮肤,想想,情况尚且不明,不可轻易动手,逐强忍住气,转身继续走路。

    在正中的一间大房门前,一行人停了下来,小鬼子进去大约是报告,立即出来,恶狠狠喝斥着,将众人押了进去。

    这是一间极宽的房间,大约是以前那老爷上香供佛的正室。

    硕大无朋的菩萨还呆在莲花座上,左掌微举,双眼微闭,丰腴圆润的脸颊上,看破红尘般似笑非笑。

    菩萨的肚脐眼处,扯着一面硕大的膏药旗,二边贴着对联:“武功赫赫武运长久”,“建设大东亚共荣圈”,依然是一手墨迹未干的狂草体。

    桂三凑过去轻轻说:“二爷,看样子,这家伙是个中国通。一手王羲之的狂草,模仿得还真像。”

    “王羲之?就是武当山上道家那个王端阳大师?”

    二爷也轻轻的问:“狂草是什么?妈拉个巴子,这小鬼子还挺喜欢咱中国哩。”

    啪啪啪!

    啪啪啪!

    有人在一边轻轻拍掌,故意将自个儿的整个身子,隐匿在浓郁的阴影里:“二爷说得不错!五千年文明,地大物博,这样的中国谁不喜欢?”

    二爷觉得声音有熟悉,不由得睁大眼睛望去。

    那人又咕嘟咕噜的说了一串东洋话,小鬼子“嗨咿!”一下立正,转身出去。

    “到底是宛平士绅,二爷迎面而立,毫无媚骨,真是令人敬佩。”

    那声音又悠扬道:“白日依山尽,黄河入海流,欲穷千里目,更上一层楼。二爷只看出我喜欢中国,却不知我原本就是正宗的中国人哩。”

    二爷使劲瞅去,可看不清对方脸面,只看得清楚对方清瘦的身影和面相的轮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