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不是我的

    更新时间:2016-03-19 14:04:38本章字数:1279字

    肥硕的雨滴毫不留情的拍打着本就脆弱的叶子,嫩嫩的叶子无力还击,可怜巴巴的躺在地上,汁水与泥水浸泡着千疮百孔的叶身,它痛苦,它难过,可它什么都没说。它静静的等待着腐烂,等待着有一天,化为泥土,钻到树根里,重生在树的最顶端,沐浴着最和煦的阳光,享受着最甘甜的雨露。在世上,活下去,谁都不容易。

    踩着柔软的泥土,混着支离破碎的叶子,深一脚,浅一脚,早已被生活压弯了背的父亲又扛上了雨水,风一吹,冻的父亲直打颤。终于到家了,浑身湿透的父亲脱掉上衣,露出因常年劳作而黝黑的肌肤和结实的肌肉,背虽驼,却依然宽厚。母亲拿来毛巾和干净的衣服,柔声怨道:“快换上,别着了凉。今年也不知怎么的,雨水这么多,地里的庄稼都快涝死了。”边说边把父亲的湿衣服丢到洗衣盆里。父亲拿起毛巾抹了一把脸,换上干净的衣服,叹了口气,“靠天吃饭,能怎么办。”说罢,便从洗衣盆里拿出湿透的衣服,掏出衣兜里编的蚂蚱,进了里屋。屋子不大,一个勉强能睡四个人的火炕,铺着洗得发白的床单,黑紫色的大衣柜孤单而高傲的杵在那里,它是家里最值钱的东西,剩余的地方可以放一张方桌让一家人围在一起吃饭。父亲拿着编制的蚂蚱,在3个月大的小儿子眼前晃弄着,深邃的眼睛流露出从未有过的温暖与疼爱。儿子咯咯的笑声让父亲的嘴角上扬,眼角的皱纹又深了些许,藏匿着爱意,暂时忘了生活的烦恼。一旁的秀秀看在眼里,幼小的她或许明白,在这个落后的小村庄,有儿子才是王道,女儿不过是白吃几年饭就成别人家的人的家伙。自从弟弟出生后,父亲的笑容多了许多,这些秀秀一直看在眼里。很多时候大人们都以为小孩子什么都不懂,其实,小孩子很聪明,他们比大人更敏感,更会察言观色。秀秀的眼睛一直盯着那个蚂蚱,它绿的出油,闪着亮光,结实的身躯,强壮的大腿,刚劲的翅膀,每一个细节都是那么完美。秀秀多么希望父亲把着精致的小家伙送给她,但她知道不可能,只能在一旁拿着小手绢擦弟弟流出的口水。秀秀对这个弟弟可以说是疼爱无比,自从弟弟出生后,除了吃奶要母亲出面外,其他时候都是秀秀在照顾,哄弟弟睡觉,换尿布,逗弟弟玩,小小的秀秀早已知道弟弟是因为饿了哭,困了哭,还是因为尿了哭,知道弟弟什么时候要吃奶,什么时候要睡觉,什么时候会睡醒,甚至弟弟晚上哭闹,也是秀秀哄。她早已忘了,自己也是个孩子,一个需要照顾,可以撒娇的孩子,不过从现在看来,她以后一定是个出色的母亲。有秀秀照顾弟弟,母亲也可以安心干活。秀秀还有一个姐姐,十一岁了,干家务是一把好手,没等母亲吩咐,早就默默的坐在洗衣盆旁揉洗父亲的衣服。姐姐也很疼秀秀,她能干的从不让秀秀干。在这重男轻女的小村庄里,姐妹俩就是彼此的依靠,或者说同病相怜更合适。父亲不知什么时候出去了,把那蚂蚱放在弟弟的枕边,秀秀迟疑了一下,用那粗糙的的小手偷偷地拿起蚂蚱,装在自己的口袋里。善良的读者,请不要怪她,她只是想得到父亲送的礼物,哪怕很廉价,哪怕很细小,哪怕方法不当,哪怕不是给她的,她想要,纯粹是一个孩子想要一个低廉的玩具,一个浸润着父亲心血的礼物而已。秀秀紧紧地攥着口袋,看了看可爱的弟弟,便转头望着窗外的雨。

    雨,依然下得很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