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回 重出江湖梨花枪

    更新时间:2016-03-20 16:14:19本章字数:4010字

    高家惨案就这样慢慢被淡忘。因为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有江湖的地方就会流血,就有死亡。没人知道下个倒下的是不是自己。就好像诅咒,明明知道用最宝贵的东西去交换,但还是如此。

    人在江湖,身不由己。

    十八年后,炎炎烈日,河西走廊,古丝绸之路,各种遗留的痕迹依旧在。张骞就是从这里出玉门关出使西域;霍去病就是从这里出玉门关驰骋疆场。如今物是人非,但是故事还在。

    一驴,一少年,悠悠然的前行在这古朴的官路上。少年浓眉大眼,黝黑的肤色阻挡不住英俊的脸庞,时不时淡淡一笑,更是魅力异常。一身黑色劲装,后背五尺左右武器(用黑布包裹着),左手拿着碧玉箫。

    驴是白色的驴,除了驴耳尖一点黑色外,全身雪白,没有杂毛。使劲的甩着蹄子,有节奏的摇着尾巴。少年叫他小白龙。

    少年哼着江南小调“一摸谁呀……二摸…………十八………”

    驴时不时的一叫……

    黑色的少年,白色的驴子,绿色的玉箫,古朴的小道,哼着小曲,唱着小调,还有驴叫。。

    黄沙滚滚,一匹枣红色的龙驹飞奔而来。马上一大汉,阔脸,小眼,紫面,络腮胡,右眼一刀疤,眉头紧锁,甚是着急的样子。少年停了小调,勒住了小白龙。就在这时,红马也停了下来,马用力过猛又很突然,马的前蹄已经高高的崛起。虽然很突然,马上大汉反应很迅速,勒马,紧腿,一个千斤坠。不但马没倒,汉子也稳坐马上,可见内力之深厚,武功之高。

    大汉打量了下少年。继续催马向前,可是红马怎么也不动,一直盯着那头白色的驴子。任你手打脚踢,就是不走。

    “乖乖的他妈了巴子的”大汉怒道:“要不是看在多年的情份上,我一刀劈了你。”

    小白龙怪叫了一声,马附和了一声。

    大汉有点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看看少年,看看驴子,无奈的道:“娃娃,你骑那啥东西?”

    少年淡淡的道:“驴。”

    大汉惊讶的道:“白色的驴?”

    少年没有回答,继续悠然走着,红马跟着。

    大汉无奈问道:“娃娃你来这里做甚?”

    少年反问道:“你来做什么?”

    大汉焦急中显得没落,叹一口气道:“救人!”

    少年问道:“救谁?”

    大汉眼睛发着光答道:“霸王枪徐老!”

    少年只是淡淡的一笑。

    “你不知道霸王枪徐孟达?”大汉有些不快的道:“果然是个娃娃。”

    “我也用枪”少年淡淡的答道:“为何救徐孟达?”

    大汉看了看少年,又看了看远方,他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跟一个从不相识的少年说这么多,也许此去九死一生,也许是惺惺惜惺惺。。。

    “我从鬼市不夜城得到消息,江湖近些年出现一个庞大而有神秘的组织,没有人知道背后领导者是谁,组织严密而有纪律,分工合作明确,心狠手辣,前些年已经控制长江,黄河沿岸所有山寨,帮派等组织,如有不从满门活口不留。”大汉气氛的接着道:“今年二月,江南十五家大型镖局陆续被劫,出镖的没有一个活口,小镖局逐个吞并,不从,杀满门,人心惶惶。负责调查此事清萍剑冯志远,深受重伤,现在还在修养。紧接着杭州西湖东成立江南镖局联盟,与名剑山庄隔湖向望,局势紧迫。今年三月初,北方各大镖局也陆续被劫,到六月份已经有十三家大镖局被灭,只剩下京城的威远镖局,保定的徐家镖局。”

    少年淡淡的问道:“为这不远千里而来?”

    大汉憨厚一笑,答道:“我叫张稀松,长的稀松,喝酒稀松,吃饭稀松,睡觉稀松,武功也稀松,但是我老张做人不能稀松,当年不是徐老,我早已死在钉子手罗九烟的丧门钉下,不但为我击退强敌,还留我养伤......”

    张稀松眼睛已经湿润了,男儿流血不流泪,躺躺七尺大汉,如不是视死如归怎有这样的豪情......

    少年的盼子明亮了,打开左侧的行囊,拿出一个皮囊道:“我的酒只敬好汉,三十年的竹叶青,我敬你……”

    张稀松接过皮囊,狂饮三大口道:“好酒,真他娘的好酒,如果我能回来一定找你喝个痛快……”

    少年拿过皮囊放在鼻尖,轻轻一嗅大声道: “

    男儿饮酒仗豪情,烈日河西酒尽行。

    人生几得千杯酒,唯有知己解豪情。”

    少年拱手道:“小弟高渐飞,今年一十八岁,年初下山,也是听到一些消息,特助徐老一臂之力。”

    张稀松哈哈大笑道:“果然英雄出少年,就你这胆量老张我就佩服…可是你这样慢悠悠的什么时候到玉门关?”

    高渐飞悠然自得的道:“世有千里马,就有千里驴。”

    小白龙怪叫一声,一溜烟,已经无影踪。

    “千里驴……”张稀松摸摸头道:“果然千里驴。”

    玉门关西二十里一个山谷,徐家镖队被围困谷内,谷上二十多个弓箭手。

    徐家镖师围着镖车,即使有伤也站的笔直,即使烈日炎炎也毫无动摇。徐孟达在中间扛着徐字大旗,虽然年过半百,依旧威风凛凛。

    对面人马一人道:“老不死的,中了我河西五兽彭家的澎罗失魂烟能坚持到现在也还算是条汉子,快快交出镖车,免你一死!”

    徐孟达哈哈一笑:“我徐家男儿从不怕死。旗在人在,旗毁人亡。”

    徐家男儿和附大声道:“旗在人在,旗毁人亡。旗在人在,旗毁人亡……”

    高亢的喊声响彻山谷,这是男儿的豪情,这是男儿的执着,不畏艰险,不畏死亡,只为那心中情义,胸中热血……

    彭家人咬牙切齿,老大彭龙怒道:“我数三声,再不投降我就放箭了。一…二…”

    就在三字刚要出口,一条黑影如鬼魅般出现在谷口,纵身一越如雄鹰一样轻盈飘逸。左手轻轻一扬,像树叶大小的暗器满天飞舞,就像长了眼睛似的,所以弓箭手全部中镖,滚下山谷。黑影同时落地。一个黑脸少年,懒散的站在那里。所有人都惊讶的看着,从腾身,出手落地只有三秒钟。这样迅速的出手,居然是个这样懒散的少年。

    老三彭豹惊讶的道:“何人敢跟我彭家五兽作对,真是活的不耐烦了。”

    高渐飞淡淡的一笑,慢慢的摘下手套,这双手真的好看,不但好看而且秀气,手指修长,白如美玉,和他黝黑的脸庞成了鲜明对比,谁也没有想到,这样刚健的一个少年居然有如此漂亮的一双手,一双比女人还漂亮的手!

    彭豹看了笑道:“你这双手是绣花的麽?哈哈…”

    “还真绣过花,如果不绣怎么能发如此柔软的暗器,刚才你不是看到了吗?”高渐飞接着道:“师父从小跟我说,手是自己最亲密的朋友,它帮忙穿衣,吃饭,只要手稳,它能帮你一切,甚至是杀人,所以你善待它,它就善待你,你保护它,它就保护你…”

    身影一晃,银光一闪,一片红霞在烈日下那样夺目妖艳。

    彭豹的微笑还挂在嘴角,可是他笑不出。所有人都不敢相信,这样谈笑间,彭豹已去另一个世界。

    高渐飞还是那样懒散的站着,只是手里多了一把枪。

    徐孟达大声的喊道:“梨花枪……”

    梨花枪,所有人都惊讶了,二十年前,黄河沿岸,河西一带谁人不知梨花枪,虽然时间短暂,但是那段惊艳是谁也不能抹杀的,多少年轻的少年谓之热血沸腾。

    高渐飞向徐孟达微微一笑。对一个有血海深仇,从没有得到母爱父爱的少年,这一笑代表多少千言万语。

    徐孟达老泪纵横。唏嘘不已…

    这时一匹红马疾驰而来,张稀松大喊:“徐老前辈,我老张来啦!”

    “妈了个巴子,我就知道你老张不能闲着”猛罗汉不戒酒拿着酒葫芦大声喊道:“来来来,我这还有半葫芦烧刀子,一边喝酒一边看高少侠梨花刺五狗。”

    张稀松下马见过徐孟达,莫名其妙的问道:“什么梨花刺五狗。”

    徐孟达擦擦热泪道:“故人之子,当年梨花枪绝迹,今日重现江湖,十八年前四海镖局惨案历历在目,唯一庆幸是没有发现婴儿的尸体,我想凶手再丧心病狂也不会对一婴儿下手,可是我查找多年,一直没有线索,没想到我有生之年还能看到故人之子!死而无憾!”

    张稀松恍然大悟道:“怪不得,我老张佩服,佩服。”

    老五彭鼠见三哥就这样死了,飞身下马,扬手就是三把飞刀,上中下三路,彭鼠矮小,所以一趟地滚刀那是出神入化,扫一下不死也残废。

    高渐飞不慌不忙,回手梨花枪一划,镖落人纵,刀光枪影,就在地滚刀借力交锋中,梨花枪突然力一撤,枪身变三节棍,钩刀横扫,彭鼠脑浆迸裂。高渐飞已落二丈外,依旧懒散的站着。

    张稀松,猛罗汉贺彩连连。

    彭龙见事不利,悄悄跟老二彭虎说了几句,老二

    骑马离开山谷。

    彭龙缕缕胡须道:“梨花枪果然名不虚传,当年老夫就有所耳闻,可惜还是让人灭了满门,老夫领教少侠高招。”

    河西五兽纵横河西十多年还是有他的道理,彭龙的五雷刀法攻守兼备,江湖经验丰富,往往能在险招自保,一转眼三十招过去,彭龙背脊以北汗水沁透,飞跃腾挪也显得吃力。高渐飞平淡的表情看不出一丝波动,枪快时防不胜防,枪慢时危险异常。

    又战二十回合,突然谷口尘土飞扬。高渐飞微微一笑,道“救兵来了?你也可以去了!”突然纵身跃起,一招“梨花九连环”满天的枪影无处躲避,彭龙被刺九处要穴而亡。

    这时,一男子纵身跃入场中。一身洁白大褂,于高渐飞一身鲜明对比,身上没有一点尘土,可见武功,内力,轻功之高。脸上戴着一个鬼王面具,面具后一双眼睛透漏着凶光。

    “我等候你多时”高渐飞淡淡的道:“你的手也很稳很漂亮。”

    “哦”白衣人并不吃惊的道:“看来你我都是懂得手的重要性。”

    白衣人接着道:“你知道我会来?”

    “从彭虎出谷我就知道你会来”高渐飞淡淡的道:“霸王枪徐孟达虽老,威名仍在,这五个兽根本不值一提,即使再多十个兽,要把徐家镖局一网打尽也是难事。”

    白衣人笑道:“有点意思,就让我看看你有没有当年高鼎晨的风采。”

    白影,黑影,影影叠影影。剑气纵横,枪锋利利。无人能形容二人之快,就连徐孟达,猛罗汉这样内功深厚的都分不清几招。

    一瞬间黑白分开,高渐飞衣角划破一条口子,懒散的样子已经没有,弓步,横枪,紧盯白衣人的手。

    张稀松悄声问猛罗汉道:“我怎么看不到那家伙的用武器。”

    高渐飞淡淡道:“剑是用来杀人的,不是观赏的。”

    所有人都愕然……

    弓步连环,枪影随行,白衣人掌影霍霍,白衣人只守不攻道:“江湖能接我五十招的不多,刚才六十三招,现在三十七招,正好一百招,留你不得,接我一掌。”

    高渐飞枪插地,双掌相迎,只听嘭的一声。四周烟尘滚滚。

    徐孟达惊道:“不好,拼内力,高少侠中计了。”

    此时二人脚深入岩石一尺。

    白衣人哈哈大笑:“小小年纪如此武功,难得,但是论内力你还不够。”

    高渐飞紧紧的盯着白衣人的眼睛淡淡的道:“听过玄冰丸和炎阳丹吗?”

    白衣人瞳孔收缩,身体微微一颤狰狞的道:“那又怎样,给我去死。”

    白衣人用尽全力,高渐飞突然被弹飞,口吐鲜血。白衣人紧跟而到,一掌劈下……

    正是,重出江湖梨花枪,生死一线谁能望。

    预知高渐飞生死如何,且看下回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