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回 无情刀敖无情

    更新时间:2016-03-21 22:08:39本章字数:4186字

    西江月

    梨花重现江湖,血雨腥风而出,男儿命悬一线间,生死在我非天。

    无情岂非无情?真能斩断有情?道亦有道非常道,谁能明白我道。

    高渐飞弹飞一瞬间,白衣人如影随形,一掌直奔高渐飞胸口要穴而来,四周飞沙走石。

    高渐飞完全笼罩在掌风之下,胸中热血沸腾,再也提不起一丝真气,又是一口鲜血奔出。

    就在白衣人手掌刚要蹦到高渐飞胸口,一人,一刀横空飞下,正好挡在掌胸之间。即使这样,高渐飞依旧震飞一丈多远,口中鲜血直流,马上盘腿打坐,运三明玄阳神功疗伤。

    白衣人也有些措手不及,后退一丈。空中落下一红衣少年。

    红衣少年,脸色苍白,白的让人害怕,英俊的脸庞藏着一丝秀气,如果不是这身男儿装,真的以为是女子,双手握着一柄刀,一柄黑色的刀,黝黑并且没有开刃,就像孩子玩的破木刀。看上去很滑稽,但是没有人敢笑。刀上的杀气让人难以招架,一些武功一般的人以慢慢后退……

    白衣人笑了笑道:“好重的杀气,你以找到了你的无情道?”

    红衣少年看了看刀,又看了看白衣人道:“十六岁下山,我绝亲情,友情,恩情,隔绝世人,以生肉为食,以兽血为水,断欲,断念,忘生死,二十出世,杀一百武林高手,来证明我的无情道。”

    白衣人不屑的道:“那你为何救他?”

    红衣少年默然道:“你怎知我是救他?而不是杀他?他只能死在我的手里。。。。。”

    “哈哈哈哈”白衣人狂笑道:“好。。。好…好…就让老夫见证一下你的无情道。”

    红衣少年左手轻轻的抚摸着刀刃,虽然是炎热的夏天,周围冷的让人发颤。

    红衣少年一脸肃然,眼中突然狂热。

    白衣人右手慢慢的摸像腰间,一把剑出现手中。

    剑长而窄,剑刃血红,在阳光的照射下那样的妖艳。

    刀起剑动,风云雷动。红光白影绚丽耀眼。黑光红影萧然冷森。红剑,黑刀,剑,灵动多变。刀,横放泰然。

    白影,红影分开,红衣少年嘴角挂着一丝鲜血,鬼魅的一笑,一口鲜血喷到刀刃,横刀向天大喊道:“我血祭刀,无情大道,无情裂天。”

    刀影重重,杀气峰峰,风卷残云直奔白衣人头部而来。

    白衣人瞳孔一缩,挥剑上下,掌护左右。

    白影退,红影进,一声轻响二次分开,白衣人退出二丈之外,右手袖角少了一块。红衣少年横刀立马,依旧肃然,狂热。

    红衣少年冷冷的道:“怎样?”

    白衣人淡淡的道:“还可以。”

    红衣少年恨恨的咬着牙齿……

    白衣人接着道:“当今武林,能跟我到五十招以上的,不出十人……也罢,没有对手也很寂寞,我就看看你们两个到底能达到什么地步。徐孟达,你的名字暂时在我生死簿上留些日子。彭虎,我们走。”

    彭虎颤颤的道:“可是我大哥他们……”

    话还没有说完,红影一闪,剑已穿透彭虎的喉咙。

    白衣人微微一笑的道:“彭狼,听懂我的话了麽?”

    彭狼无措的道:“懂。。。懂。。。懂。。。”

    “那还不快滚”白衣人厉声道:“废物。。。”

    白影一闪,人已无踪。彭狼连滚带爬一溜烟的跑了。

    四周回归了平静。红衣少年也瘫软在地上。

    红衣少年手握成拳恨恨打向地面。

    时间过的很慢,也不知道过了多久。

    张稀松轻轻的叹了口气,若有所悟,健步如飞的跑到高渐飞身边,关心的问道:“高少侠,你可没事?”

    高渐飞慢慢睁开双眼,懒散的看了张稀松一眼,淡淡一笑道:“还好。”

    张稀松大笑道:“他姥姥个浆糊的,我老张今天算是见识了,赶着三十几年白活了,乖乖的,就算揪掉我的脑袋也值得了。”

    猛罗汉不屑的道:“拿你的脑袋当酒杯麽?高少侠稀罕麽?快过来看看徐老!”

    张稀松不爽的道:“你他娘的少跟高少侠套近乎,我可比你认得的早嘞!”

    高渐飞站起来,走向红衣少年激动的道:“大哥,你这些年可好。。。”

    红衣少年怒道:“闭嘴,谁是你大哥,你我早已没有关系,叫名字。。。”

    “好吧…”高渐飞无奈的道:“敖无情,这些年你可好。。。”

    敖无情冷冷的道:“还没死。。。”

    高渐飞懒散的一笑道:“师父他老人家很是挂念你!”

    敖无情冷冷的道:“那个老不死的还活着?”

    高渐飞微微一笑的道:“不但活着,而且比以前还能喝酒,爱酒。。。”

    敖无情冷冷的道:“早晚喝死他。。。”

    张稀松火冒三丈道:“你…”

    张稀松话没有说完被徐孟达打断道:“高少侠家事,我们不要乱讲。。。”

    高渐飞打了个口哨,小白龙悠哉悠哉的,甩着蹄子摇着尾巴飞奔而来。

    敖无情看到小白龙有些吃惊,随后冷冷的道:“老不死的真舍得,居然把这条狗也让你带下山?”

    高渐飞得意的道:“三十坛三十年陈年竹叶青,三十坛三十年陈年女儿红,三十坛三十年陈年茅台,十坛百花酿…换来的!”

    敖无情冷冷的道:“老不死果然更爱酒了。。。”

    张稀松实在忍不住怒道:“那是狗?明明他姥姥的是驴。。。”

    敖无情冷冷的道:“不是狗是什么,一打口哨就跑过来?”

    张稀松愕然,居然无法反驳。。。

    小白龙看到敖无情似乎也发现了什么。跑到一半就直奔敖无情而来,敖无情显得有点吃惊,又有那么点惊喜…

    小白龙跑到敖无情身旁,扑到怀里,用他的大舌头,使劲的舔着敖无情的脸。

    所有人惊呆了,张稀松都傻了。

    张稀松无语的道: “他姥姥浆糊,妈了个巴子,到底是狗是驴? ”

    敖无情措手不及的道:“畜生快滚开,高渐飞我数三声,不然我就杀了他…叫他快滚开…”

    高渐飞懒散的一笑,无奈的把小白龙叫过来,小白龙虽有不舍,但还是来到高渐飞身边,用头轻轻的擦高渐飞的胳膊。

    敖无情擦擦脸上驴的水,恨恨的道:“找个偏僻的地方,我有话问你!”

    夕阳西下,断肠人在天涯。晚风吹动俩个少年的衣襟,红的似火,黑的如墨,滚滚黄沙一片,有谁能想到刚才的生死之战。

    敖无情冷冷的道:“他是我们要找的人麽?”

    高渐飞淡淡的道:“不知道,但是我提到玄冰丸和阳炎丹的时候,他瞳孔再收缩!”

    敖无情冷冷的道:“那说明不了什么。”

    高渐飞淡淡的道:“你不是见过他一次?”

    敖无情恨恨的道:“那是我六岁的时候,虽然是同样的衣服,同样的面具,但是已经十几年了。”

    高渐飞淡淡的道:“应该是他!”

    敖无情冷冷的道:“不一定!”

    高渐飞淡淡的道:“喔?”

    敖无情冷冷的道:“三月,我在苍鹰岭,长远镖局一战中看到五个鬼王,其中就有白衣人,为了打破他们阴谋,名剑山庄冯志远,武当,空洞,峨眉,青城二十多江湖高手隐藏长远镖局之中。要不是冯振雄等接应及时赶到,一个也回不来。”

    高渐飞若有所思的道:“回来几个人?”

    “冯志远重伤,现在还在修养,武当一残废,一重伤,峨眉两个残废。”敖无情冷冷的道:“后来我经过调查,江湖最近兴起一个神秘的组织,名叫森罗殿,组织纪律严禁,心狠手辣。首领鬼王,没人知道他的样子,年龄,一切都不知道,五个鬼王,喜,怒,哀,乐,哭,五张面具。分别用剑,刀,枪,拳掌,腿,五种衣服白,黑,绿,红,紫。“

    高渐飞淡淡的道:“这么说,要找的人在这五个之中?”

    敖无情冷冷的道:“也许在,也许不在。当年,就连我的父亲也没见过他的真面目,最后也就见过喜和哭两个鬼王,也只是知道一点点而已。”

    高渐飞想了想道:“接下来你准备去哪里?”

    敖无情冷冷的道:“你管不着,记着,我虽无情,但是有心,恩怨分明,这次救你是还老不死的恩情,下次见面,我就用你的血来见证我的道。。。”

    高渐飞淡淡的道:“我会用尽全力一战。。。”

    敖无情眼中狂热道:“我只有斩断这一切才能真的找到我的道!”

    说完转身准备要走。

    高渐飞懒散的道:“用不用给你要匹马?”

    敖无情怒道:“给我也是杀了它。。。”

    红影消失在夜幕中,高渐飞突然一阵心酸落寞…童年的回忆历历在目…

    情如手足的两个人,却咫尺天涯。。。形同陌路。。。这就是江湖!

    人在江湖,身不由己。

    高渐飞懒散的回到山谷。

    三处篝火,徐家镖局整齐有素,戒备森严,根本看不出刚刚经历过生死,因为他们早已习惯,习惯流血,习惯死亡。

    高渐飞来到徐孟达帐篷前,上前施礼道:“晚辈高渐飞,拜见徐伯伯!”

    徐孟达热泪盈眶道:“好。。。好。。。好,能见故人之子,又帮老夫解围,真不知。。。”

    高渐飞含泪激动的道:“当年若不是老伯,家父尸首都不能入土为安,些许小事,理所应该。。。”

    张稀松无措的道:“二位别客气了,他姥姥的,我老张最怕这个,一会亮天了都,赶紧多喝几碗,岂不绝妙!”

    四人豪饮,不分老少,这也是江湖!

    张稀松问道:“请恕我老张口直,那敖无情什么人,妈了个巴子的,目中无人的雄样!”

    “敖无情本是我师兄,从小一起长大,十六岁那年看了父亲留的血书,断绝师门情义,毅然下山,从此没有消息…”高渐飞接着道:“我一岁那年他父亲救我一命,把我送到师父门下,今天敖无情又救我一次,不管他变成怎样,依旧是我心中那个大哥。。。”

    张稀松默然道:“真搞不懂你们这些人的感情,那么复杂,看我老张,以天为被,以地为床,四海为家,困了就睡,饿了就吃,大口喝酒,大块吃肉,管他姥姥个事情!”

    突然有人道:“哎呦,是不是我的稀松大哥呀,可想甚奴家了。。。”

    “不好”张稀松慌张的道:“高少侠不能陪你喝酒了,俺老张给跑了,骚狐狸来了,让她抓到好日子就没了。。。”

    话没说完,人已没影!

    高渐飞愕然道:“什么骚狐狸?”

    “这个我可好好跟你讲讲”猛罗汉哈哈大笑道:“骚狐狸就是江湖人称九尾狐的荫若花,那可是江湖大美人,使用一只九节鞭,虽是女流,但用的出神入化。暗器九花罗刹针,歹毒异常,江湖最见过她六针。所作所为介乎正邪之间,所以黑道见了怕,正道遇到躲。九尾狐就这么来的。”

    猛罗汉喝了碗酒接着道:“前几年老张在徐家堡养好伤,走没多远遇到受重伤几乎昏迷的荫若花,老张把她救下,用口帮她把腿上剧毒吸出,为此嘴舌头肿了一个月,还好离徐家堡不远,要不二人都玩完。九尾狐伤好了以后非要以身相许,这可苦了老张,撒腿就跑。他奶奶的比兔子还快。就这样,老张逃南边,九尾狐就追南边,跑北边就追北面,这不追到西边来了!哈哈…”

    三人一起大笑,虽然短暂,但是开心。。。。。。

    高渐飞正色道:“徐伯伯,你打有何算。。。”

    徐孟达道:“我徐家镖局岂能无信用,明天准备过了玉门关,把镖送到翡翠山庄。”

    高渐飞担心道:“但是您的身体。。。”

    徐孟达道:“无碍,只是受了些迷香,鼠辈用的东西,我徐孟达还不放在眼里!”

    高渐飞有所顾虑的道:“据说北方镖局被劫镖,都是翡翠山庄的镖?”

    猛罗汉道:“妈了巴子的,谁说不是呢?临行前我就劝徐老,可是。。。”

    徐孟达淡然道:“我徐孟达风风雨雨几十年,什么阵势没见过,刀头舔血的日子,会让一个翡翠山庄吓唬住了?”

    高渐飞接着道:“既然这样,反正无事,我陪老伯走一趟如何?”

    猛罗汉高兴道:“那感情好,路上我们喝的痛快!”

    徐孟达高兴道:“那就有劳贤侄了!”

    说完,三人大笑,举杯痛饮。。。

    正是,北方镖局闹纷争,皆因翡翠一山庄。

    预知翡翠山庄发生什么事情,且看下回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