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回 吴金银和翡翠绿扳指

    更新时间:2016-03-23 16:52:04本章字数:5521字

    西江月

    空空翡翠山庄,少侠折回暗伤,人间蒸发一夜间,谁人如此豪强。

    竹轩小榭细查,绿色鬼头吊坠,返回乱石人无影,惊起一身冷汗。

    高渐飞站在晨风中,冷风刮着他的黑丝,他面无表情。。。他知道,徐孟达在五个时辰内一定会等他回来,他飞身跳上小白龙,奔向玉门关。

    玉门关守卫是一个很有意思的大汉,高大的身躯却穿着短小的军服,小小的军帽跟他的大脑袋成了鲜明的对比,佩刀也不是很协调,一会放到左边,一会放到右边,时不时还大声呵斥着过关的路人。

    高渐飞实在忍不住的大笑,也真是难为这些人了,心理有了主意,向大汉守卫走来道:“请问这位军爷,有没有看到一队镖局的人马,镖旗上绣着大大的一个徐字?”

    大汉守卫眼睛发亮像是看到救星一样回答道:“没有。”

    高渐飞接着问道:”您听过翡翠山庄麽?或者看到有什么小姐啊,什么千金之类的大批人马经过?“

    大汉守卫有点不耐烦的道:“什么翡翠不翡翠的,不知道,老子哪有闲心留心这些,快滚。。。快滚。。。”

    高渐飞没有再问什么,再次返回了乱石堆。

    “显然这个守卫是假的,如果没出关,所有人怎么一下会不见了呢 ?“高渐飞默默的想着:“来回不到三个时辰,这么一队人马杳无踪迹,滚滚黄沙下没有一丝痕迹。一夜之间,偌大个翡翠山脏所有人都迅速撤离,并带走所有东西。。。”

    高渐飞不敢再想下去,如果一个人什么也想不通的时候不如睡一觉。。。

    炎炎烈日,滚滚黄沙,乱石堆。高渐飞静静的睡着,睡的那样安静,睡的那样安然。

    能够安然入睡是件快乐的事,江湖中有一些人很少安然入睡,因为他们有“秘密”,自从他们心里有了“秘密”不是夜不能寐,就是睡梦中惊醒,安然入睡对他们已经成为奢侈。。。

    小白龙悠哉的跑过来,用他的蹄子轻轻的踢着高渐飞。

    高渐飞自语的道:“三个时辰了么?”

    连续经过两场恶战,况且身有内伤,这三个时辰对于高渐飞是必要的,不但可以补充体力,还能让他头脑清醒!

    就在坐起的一瞬间,高渐飞好像触碰到了什么,他慢慢的摸索着,他一个不起眼的石缝中摸出来一个东西---是一个翡翠绿扳指。

    扳指通体碧绿,大而厚,一看就知道价值连城,当今皇亲贵族也不一定能拿出这等成色的翡翠扳指。

    高渐飞若有所思,突然想到一个人,吴金银。。。

    在翡翠上庄门口,吴金银左手大拇指上戴的就是这个扳指,高渐飞很确定,对他特别关注的人,他也同样关注。

    你想得到别人尊重,首先你得尊重别人。。。

    “吴金银爱财如命,居然会把这么贵重的东西丢掉?恰好就在石缝中?还是我睡觉的旁边?”高渐飞暗暗的想。

    反复把玩,扳指戴到左手又换到右手,一会抛向空中,一会在黄沙来回滚动。。。

    高渐飞自言自语的道:“真不知道世人为何如此爱财,现在滚滚乱石黄沙中,这东西虽然价值连城,既不能当水,也不能当饭,吴金银难不成知道我现在饿了,要吃东西特意为我留下?”

    无奈的站起身,拍拍身上的沙土,扳指面向阳光,灵光一闪,高渐飞发现了扳指上的一条小小的裂纹,如果不在阳光下绝对看不出来的裂纹。

    扳指掰成两半,里面有一小纸团,纸团细小如豆,上面写着两个字“敦煌”

    高渐飞懒散的笑了笑道:“吴金银会不会心疼的要了命?”

    敦煌,中国通往西域、中亚和欧洲的交通要道----丝绸之路上,曾经拥有繁荣的商贸活动。以“敦煌石窟”、“敦煌壁画”闻名天下。小镇非常繁华,人来人往,车水马龙。

    高渐飞牵着小白龙走着,周围很多人异样的看着他们,黑色的少年,白色的驴子,不惊讶才怪。高渐飞默然,因为他的心毅然,坚定,眼里只有前方。而小白龙呢 ,悠哉的更放肆了,蹄子甩的更有劲了,尾巴更有节奏了,时不时的还没忘记叫两声。驴都这样虚荣,何况人呢。。。

    繁华的尽头一个座酒楼,四海酒楼。

    “四海天下客,唯有我最高。”

    高渐飞看了看,把小白龙交个伙计,进了酒楼。

    酒楼高朋满座,空无虚席。店小二过来招呼道:“客观您是住店啊,还是吃饭啊?”

    高渐飞一惊,这个店小二不是别人,正是翡翠山庄的管事管家梅县令。

    高渐飞惊讶抓住店小二的道:“梅县令,别来无恙啊!”

    店小二很是惶恐的道:“客观你这是为何,我哪是什么县令。。。快松开,我的胳膊都快断了。。。”

    这边的情况引起了掌柜的注意,马上跑过来赔笑道:“客观有话好说,您看您这是干什么,如有什么不周之处您跟我说,我是这的掌柜!”

    高渐飞砖头又是一惊,因为跑过来的正是翡翠山脏管钱的吴金银,不过马上淡然的道:“我想吃点东西,有没有雅间?”

    掌柜问店小二问道:“还有雅间么?”

    店小二回答道:“没有了掌柜,因为是午时所以很满,只有二楼有个空位,不知道客观愿意不?”

    高渐飞微微一笑道:“有地方就行。”

    店小二带领高渐飞来到二楼,最中间的一张位置,店小二问道:“您来点什么?”

    高渐飞淡淡的道:“叫你们掌柜的过来。”

    不一会掌柜跑上来到高渐飞恭恭敬敬的道:“客观您有什么吩咐?”

    高渐飞似笑非笑的道:“你现在叫什么?‘’

    掌柜笑眯眯的道:“客观您别开玩笑,如有不到之处还望包涵!”

    高渐飞冷冷的问道:“那您贵姓?”

    掌柜笑眯眯的回答道:“鄙人姓王,名来福,一直在这开酒楼,街坊邻居都知道我王掌柜的。”

    “哦”高渐飞恍然大悟的道:“给我一盒茉莉香。。。。”

    王掌柜一片愕然的道:“我这是酒楼,没有胭脂水粉之类的东西,买胭脂水粉去杂货铺。。。”

    高渐飞接着问道:“你这有什么酒?”

    王掌柜得意的回答道:“陈年汾酒,红儿红,竹叶青,烧刀子,还有京城的二锅头。。。”

    高渐飞懒散的道:“竹叶青来两大坛,所有最贵的菜都给我拿上来。”然后扔桌上一把金叶子。

    王掌柜眼睛发着光看着金叶子道:“大爷,用不了这么许多。。。”

    “人都快死了,还要那么多金子干什么”高渐飞淡淡的道:“快上酒菜吧,死了也不能做饿死鬼。”

    王掌柜迅速的拿走了桌上的金叶子,高兴的道:“看您说的,您一定会长命百岁的。。。”

    酒,菜上的很快,酒是陈年的竹叶青,菜也很丰盛,煎炒烹炸样样都有。高渐飞,大口的喝着,大口的吃着。。。

    而此时,雅间里的一双眼睛紧紧的盯着高渐飞。。。突然,“啪”的一声,打破了酒楼内吵闹喧杂。。。

    酒楼二楼所有吃饭的人,迅速站来,所有人一起出手,飞镖,袖剑,菩提子,飞蝗石等所有暗器向中间的高渐飞打来。所有人动作统一,整齐,手法准确,全方位,无死角。

    高渐飞嘴里喷出一口酒雾,打落正面飞来的暗器,迅速钻入桌底,左手舞枪,右手一把暗器打出。随着暗器打出,右边几桌人倒下。就在这时,四道身影快速的向高渐飞奔来,掌风凛凛。

    所有人暗器停手,但不离手,把守各个出口,八只手掌上下飞舞,此时高渐飞也已看清四人,燕春秋,李生修,张游过,柳三十六。

    李生修,鹰抓功独步武林,为人残乖僻,人称东魔几多客。

    燕春秋,铁袖神功独步武林,为人心狠手辣,人称西魔铁红袖。

    张游过,毒掌功夫独步武林,并且懂得兽语,为人蛇蝎心肠,人称兽王南魔。

    柳三十六,三十六路芙蓉剑法独步武林,暗器芙蓉花歹毒异常,为人阴险狡诈,人称粉芙蓉北魔。

    二十年前,东,西,南,北四魔结拜为兄弟,横行江湖黑白两道,黑道闻风丧胆,白道退避三舍。就在四魔如日中天的时候,突然一起消失,没人知道为什么,后来传说退隐杭州西湖栖霞岭种树,耕田,栽花,钓鱼为生。。。

    如今四魔重聚首,是不是江湖的血雨腥风的前奏?

    高渐飞只有招架,四魔出手不停,因为他们顾忌高渐飞手中的暗器----“阎王笑”。

    张游过鬼魅一笑,手掌墨绿异常,一掌拍来,腥风辣辣让高渐飞喘不过气来。。。

    这时燕春秋的铁袖迎面而来,李生修,柳三十六也掌风霍霍。

    高渐飞心一横,梨花枪舞挡燕春秋铁袖,枪立,左掌对南魔,右掌对东魔,北魔。

    “嘭”,“嘭”两声,高渐飞被弹飞,四魔各退一步。左臂微麻,一口鲜血,高渐飞不醒人事。。。

    这时走出来一个绿衫,绿长裙的女子,慕容明珠。。。

    慕容明珠高兴的道:“高渐飞我说过会让你后悔的,张伯伯把解药给他,不能让他毒死,我要好好的折磨他。。。”

    月黑风高,敦煌十五里的一座破庙,残破的屋檐随时都可能倒塌,门顶挂着两顶绿色的灯笼,阴森异常。。。

    但是破庙的地下却是灯光明亮,华丽辉煌,每个屋子格局都恰到好处,桌椅都是上等的楠木。盆景,花卉等摆放的也恰到好处,有谁会能想到破庙下面的华丽?

    有些东西就是这样,看起来很丑,但是吃起来很好吃,有点东西看起来很漂亮,吃起来他会要你的命。。。

    高渐飞醒来的时候被倒挂在一个黑黑的屋子里,伸手不见五指,而且还是一丝不挂的倒挂着。这让高渐飞有些不安,但是突然想起了十岁那年。。。

    那年敖无情再加紧练功,所以一个人在山中玩耍,我在回来的一小潭发现一堆衣服,向潭下一看,原来一个跟自己差不多大小的笑女孩在洗澡。我灵机一动,把衣服偷走,藏在岩石后面,往小潭扔石头。小女孩急忙游向岩石,找不到衣服的时候,着急的哭了。。。

    我高兴的晃着衣服笑道:“想要衣服么?”

    小女孩哭只是哭,不说话。。。

    我心略有不忍,随口道:“那你告诉我你从哪里来,叫什么名字,我就还给你!”

    小女孩听后忙道:“在另个山上来,我叫明珠,明月的明,宝珠的珠!”

    我把衣服扔过去,一会小女孩穿好了衣服,我冲他做了一个鬼脸,小女孩脸突然红了慢悠悠的道:“婆婆说过,如果一个男孩子看一个女孩子洗澡,女孩子就给嫁给那个男孩子。。。”

    我懒散的一笑,道:“谁娶你这个丑八怪。。。”继续做着鬼脸。

    小女孩哭了,哭的很伤心,我开始有点难过。。。

    就在这时,飞过来一个老太婆,一把把我揪起,我像泄了气的皮球一下也动不了。

    老太婆问了小女孩为什么哭以后,非常气愤的问道:“多明子是你什么人?”

    我害怕的道:“是我师父,快放开我,我师父见你这么对我会打你的。。。”

    此时小女孩也不哭了,也来帮我求情。

    老太婆恨恨的道:“要不是看在你师父的份上,非抠出来你眼珠子不可,让你小子长长记性。。。”

    说完把我衣服扒了,一丝不挂的把我倒挂在岩石旁边的树上。。。

    临走的时候小女孩跟我做了个鬼脸。。。

    “高渐飞”不知道从什么地方传来了一个女人的声音打断了高渐飞的思绪。。。

    高渐飞淡淡的道:“是慕容小姐么?”

    慕容明珠恨恨的道:“哼,我说过会让你后悔的,如今你还有什么话说。。。”

    高渐飞微微一笑道:“那也不用把我衣服脱了,倒挂着吧。。。”

    慕容明珠冷冷的道:“哼,你个死木头。。。”

    高渐飞悠悠的道:“记得当年有个洗澡的小女孩,说还要我娶她,哎呀呀,那么丑。。。”

    慕容明珠怒道:“你闭嘴,看你那懒散,该死的样子我就知道是你。”

    “那你就这么对待你未来的男人么”高渐飞得意的道:“本来就丑,再不温柔点。。。”

    慕容明珠笑了,笑的像个孩子。高渐飞突然意识到不妙。。。

    只听“哗。。。哗。。。哗。。。哗。。。哗。。。”一桶又冷又臭的东西从高渐飞脚顶暗格中倒下。

    高渐飞怒道:“这个什么。。。你个丑八怪。。。母老虎。。。”

    又是一桶。。。

    慕容明珠得意的道:“玉龙雪上上千百年冰雪不化,但是有一处冰雪泥土混合的池塘,常年恶臭,而且冰冷异常,你再说我,我不但给你倒这臭泥巴,我还给你准备了几桶米共天,你要不要试试?”

    高渐飞闭嘴了。。。慕容明珠很是得意。。。

    在这个世界上千万不要跟女人讲道理,她的道理成千上万,稀奇古怪,并且无所不能。。。。

    慕容明珠接着道:“他们说你心口处有个月牙形胎记?”

    高渐飞道:“怎么?你对我的胎记也很喜欢?”

    慕容明珠恨恨的道:“高渐飞你就是个无赖。。。”

    高渐飞冷冷的道:“我是无赖,比我无赖的森罗殿,卑鄙手段掌控了水路沿岸门派,帮会,陆路各家镖局,是何居心?你跟森罗殿有什么关系?”

    高渐飞的话像一把利剑深深刺痛了慕容明珠的心。

    慕容明珠无奈的道:“你有你的血海深仇,我也有我的血海深仇,谁也改变不了什么的。。。”

    高渐飞默然,冷冷的哼了一声道:“那徐老伯呢?”

    慕容明珠淡淡的道:“他现在暂时很好。。。”

    高渐飞松了一口气道:“能不能放了徐老伯?”

    慕容明珠斩钉截铁的道:“不能!”

    “他已经快到古稀之年,他只是一个老人,他对你们没有威胁。。。”高渐飞激动的道:“如果我求你放了他呢?”

    久久没有回音,黑暗的屋子里只有臭泥的味道,周围冰冷异常,高渐飞的心也一样冰冷。。。

    童年的牵挂,如今的相遇,当初单纯明亮的眼睛已不在,只有那无奈,仇恨在心间,如果仇恨能让人坚强,勇敢,为何心是那样的伤感。。。

    不知道过了多久,一道暗门打开,明亮的灯光刺的高渐飞睁不开眼,一个熟悉的声音:“高公子,我就说你长命百岁了。。。”

    “吴金银”高渐飞无奈的道:“真是人生何处不相逢啊。。。”

    “彼此彼此。。。”吴金银转过身对婢女道:“你们下去吧,高公子好像不太习惯你们给他穿衣服。”

    吴金银把高渐飞放下,在接衣服的时候发现了一张纸条,透过微弱的光线上面写着五个字----“男人抹红妆”

    高渐飞面无表情,偷偷把纸条咽到肚里。。。

    吴金银开口道:“高公子可要懂得我们小主人的一片苦心,万不可再胡来!”

    高渐飞疑惑的问道:“苦心?”

    吴金银笑眯眯的道:“你中了南老毒毒掌,安然无恙,不是小主人你早毒气攻心了,老毒的毒掌独步武林,吃了解药还给倒挂二个时辰,而且这些臭泥是武林人梦寐以求的宝贝。。。”

    高渐飞懒散的道:“什么宝贝?臭的不行。。。”

    吴金银大声呵斥道:“这是玉龙雪山千年龙潭泥,能疗内外伤,好处多的不得了,你小子别身在福中不知福。。。”

    高渐飞没有说什么,只是淡淡一笑。

    穿好衣服,伸伸拳腿,果然精神百倍。吴金银拿了碗汤道:“喝下去。”

    高渐飞问道:“这是什么?”

    吴金银回答道:“小主人说这是毒药,怕高公子不敢喝。。。”

    话还没说完,高渐飞喝了整碗汤,还舔了舔碗底。

    突然整个屋子在旋转,吴金银从一个变成了二个,二个变成了四个。。。

    高渐飞醒来依旧是被小白龙踢醒,蓝蓝的天空,白白的云朵,炎炎的烈日。高渐飞猛的跳起来,看看周围,玉门关的乱石堆。。。徐孟达,猛罗汉,镖局一行人横七竖八的躺着。之前的一切好像都没有发生过。。。

    正是,森罗殿里走一遭,再回人世多沧桑。

    预知高渐飞等人接下如何,请看下回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