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章 谁在惨叫 八

    更新时间:2016-03-23 16:32:31本章字数:1019字

    漂亮女秘书乐得直抿住自己的嘴巴。

    “冯主任啊!

    别发呆了。

    这是在首都国有大医院,不是在你那×××医科大学的学生宿舍哟。

    命都没有了,谈何侮辱?

    阵地都丢失了,讲什么理想抱负?你不去,人家可巴不得,你这不是拱手相让吗?”

    这样,正副主任坐在了院领导面前。方案自然也马上交了上来,结局是大家都猜测到的,政治局委员采取了书呆子的医疗方案。

    手术成功。

    首长与院领导及正副主任亲切和影留念。

    叮嘱自己的远房侄子,要认真踏实地向科主任学习和做人云云。

    为党为国立功的院领导,愉快之余,真诚挽留,其情感人。可谁也没想到,一直举棋不定的冯主任,却因为一个偶然机会,结识了到京参观学习的吴市长。

    于是,在吴市长盛情邀请下,书呆子毅然携家南下。

    成了现在的冯院。

    纵然曾是京城国有大医院的科主任。

    这一接手坐上市级大医院的院长宝座,那从没有过的巨大权力的甜头,也立刻让曾经的冯科主任受宠若惊。

    眼前一亮。

    视野大开。

    感叹之余,把吴市长视自己的恩师,不提。

    可现在,恩师却在自己手里惨叫声声,响遏行云,怎么不让他怒火中烧,愤怒不己?

    其实,随手在自己手术衣兜揣进一瓶芬太尼的习惯,是冯院就任院长时就下意识养成的,并非是他长久以来的手术习惯。

    现在想来。

    这个莫明其妙的习惯,究竟是怎样形成的?

    冯院自己也感到莫明其妙。

    不可理喻。

    许是上天的提示和安排吧?要不是这瓶芬太尼,恩师还不知会痛成什么样?那惨叫,也许早变成了垂死者的嚎啕?

    南下后的冯院,贵为院领导。

    一般手术,是不会亲自操刀了。

    可是,关于本院药品问题的反映,也断断续续的堆到他的桌上。

    医院也为此认真开会研究,检讨找原因。

    可找来找去,最后总是不了了之。

    这事儿呢,有着一个大前提。

    因为担负着本市厅局级以上领导干部的医疗保健工作,医院进药的主渠道都是通过政府,集中招标采购。

    从源头上卡断了不良药商假冒伪劣药品的流入。

    这是明确无疑的。

    剩下的,就是院内的内部管理。

    朱科,以前的医院老党支部书记。

    自担任整个医院至关重要的后勤科科长以来,其廉洁自律和踏实认真,有目共睹。不论院方自己还是市卫生局,多次明里暗地的抽查,也没发现什么。

    这是记录在案。

    白纸黑字。

    有本可查的。

    可就是有关于药品掺假的情况反映,弄得冯院和冯书记一干院领导,头疼不己。

    问题还在于,这些所谓的掺假药品,基本上处于医不好病,也医不死人的中间状态。这就好比多次说狼来了狼来了,可狼并没有来。

    久而久之。

    不但院领导听烦了。

    而且下面也淡薄疏于反映了。

    想想嘛,在今天,医不好病,也医不死人的药品,不比比皆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