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章 谁在惨叫 九

    更新时间:2016-03-23 16:33:02本章字数:1615字

    要怪,得怪可恶的药厂药商啊,商品经济,唯利是图么!你看那绵绵吊吊的电视连续剧,明明早就该完结的内容,不莫明其妙的扯得牛皮糖一般悠长不作数。

    你再看那网络上的快餐小说。

    一本屁点内容的所谓小说,不天上地下加阴间的,码上百万字不算完本……

    还有!

    还有!

    凡此种种,也正如这医不好病,也医不死人的药品一样,以赚钱为唯一目的,你能说得清楚个中正错?

    所以,事实上,大家还连连庆幸,幸亏是市级领导保健医院,政府招标采购来的药品,才有这种医不好病,也医不死人的奇效。

    要是换了一般医院。

    嘿嘿?

    不是么,那些医院不就是经常发生医疗事故?

    弄得“医闹”都成了21世纪的新名词儿,还入选上了新版《辞海》

    当然,如果除了麻醉药,或许这事儿就毫无一点新奇了。问题也正在这里,不够量的麻醉,无论是局麻或全麻,那患者一定会痛苦万分,嘶哑惨叫的。

    原单位量不够?

    那就再加上呗!

    还不行?

    再加!

    本医生倒是要看,是你患者身体抵抗力太强,还是麻醉药品作用超大?因此,麻醉药品也是本院用量最消耗的药品之一。

    可这次呢?

    偏偏遇到了是恩师。

    本来,囊胃发炎穿孔,局麻开刀切除,真不是个什么大手术。

    可为了表达自己对恩师滴水之恩,涌泉相报的急切心情,自以为了解清楚了恩师身体情况的冯院,决定进行万无一失的全麻和注射单位量。

    谁知……

    冯院一生气。

    拍了桌子。

    “我看,问题就出在你那后勤环节,麻药不麻,弄得吴市长惨叫不己,这是个重大的政治事故,还敢狡辩?”

    到底是手握大权的一院之长。

    怒斥之下,朱科涨红着一张老脸。

    只得悻悻然的一屁股坐下,直喘粗气。

    坐在他身边的李副科,本次手术的助理麻醉师,脚背轻轻蹭蹭他脚跟:“没事儿!有本事就让他查吧,口说无凭呢。”

    朱科喘着粗气到。

    “自己擅自决定要全麻和注射量,怪得着谁?

    量不够。

    瓶上凑呗。

    马屁拍到了屁股上,知道慌啦?要找替罪羊啦?我呸!”

    “朱科,你是医院的老书记,老科长,行得端,走得正,还怕他个冯院找茬儿?”李副科轻轻笑到。

    “现在是什么年代?

    一切讲证据。

    讲法制啊!

    找茬儿?

    我看找茬儿也得要有水平,要上新台阶。要不,他老小子准下不了台。放心,我看啊,这次准又是不了了之。

    关我们后勤科什么鬼事儿啊?

    真是的。

    你盯着看嘛。

    这老小子一会儿准得打饶命拳。”

    “你俩在咕嘟咕噜什么呢?”冯院瞪着眼睛,敲着桌子:“我们这是开院务会,不是开悄悄话小会,搞什么名堂?”

    正副科长,都不说话了。

    “事情出了。

    责任首先在我。

    可也不能由我一个人全负。

    如果我没记错,这是本院麻醉出现的第十四个意外。

    第十四次啊,同志们,还不悚目惊心,引起警觉?所以,院务会后,各科室立即行动起来,对此次医疗事故,展开全方位的盘查,清理和全体干部员工会。

    并形成具体方案和结果。

    周一前上报院办。

    毛主!”

    “冯院。”

    担任会议纪录的院办年轻主任,抬起了眼睛:“今天是周五。”

    “哦,那就下周二。请你作好收件和文档记录,并立即交给我。冬局可等着呢。”“好的。”

    一直没吭声的冯书记。凑过了头。

    “冯院!

    公开提什么医疗事故,不妥吧?

    是不是?”

    冯院微微皱眉,瞟瞟院党委书记:嗯,口误!是有些不妥呢。

    302啊,要是自己说自己出了医疗事故,这市卫生局先进单位的称号,还有全院干部职工的奖金,都得浮起。

    这个代价太大。

    是不能这样自己把自己笼起。

    唉冯院,你还是书呆子气啊?

    冯院停停,放软了口气:“当然,我也是恨铁不成钢呢,批评得急切了点。医疗事故么,暂时还没那么吓人。吴市长也苏醒了,正在恢复中么。”

    冯书记接上去。

    “是意外!

    一点小小的意外。

    手术中出点小意外,正常么。

    可即或是个小意外,对我们来讲,也是不可以的,要严加杜绝,做到万无一失的。大家说,是不是啊”

    各头儿都笑起来。

    那是一种心领神会的笑容。

    轻松的挂在大家脸孔。

    李副科得意洋洋。

    碰碰沮丧中的朱科:“打饶命拳了吧?就他,也敢来真的?拉倒吧。朱科,散会后喝夜啤酒去,我买单。”

    朱科则望望自己的副手。

    “算了吧。

    不管怎样,出了小意外总是不好。

    还是准备开科会吧。

    还有,你小子也别想开溜,你那夜啤酒先存起,以后再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