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章 风景如画 七

    更新时间:2016-03-31 08:59:00本章字数:1774字

    “是呀!就是饿得心慌,快弄点什么来吃吃。”“一直是清醒的?即然如此,物管抬你回来时,双眼紧闭,面色苍白,浑身泥水?”

    母女俩对望望。

    老婆伸手来摸他额头。

    又摸摸女儿的额头。

    “怪,正常呢,搞的什么名堂?”

    “爸,你是太累了,出现幻觉了吧?”

    女儿凑上来,细细的瞅着冯院:“风景,深秋,夜雨,寒风,独行者,一个不少,悬疑要素全具备哦。你是不是在路上看见了什么?

    然后,嘎的就吓晕过去?”

    冯院摇头。

    “芳儿,你咕嘟咕噜些什么?

    我像做了个梦。”

    冯芳一拍手。

    “这就对啦。散步大道白天很美,晚上可太阴森;那些树呀草的,还有晃晃悠悠的宫灯,一个人走着,真有些怕哦。”

    “不是怕。

    是有些紧张。

    世上本没有鬼。

    你这样说,是不是要我相信什么鬼怪现身,因果轮回呀?”

    “基本上可以说是这样。现在没有什么可以信任的。我们初中生,就相信这些。”

    “胡说!世上哪有鬼呀?哎下午爸爸没来,芳儿哭鼻子没有哇?”“我才不呢,我十三岁啦。哭鼻子?见鬼去吧。”

    听着父女俩的对话。

    老婆竟然有些兴奋起来。

    “世上到底有没有鬼?

    我看还是个未解决的悬案。

    人类对自身的探索了解,尚处在未完成阶段。

    因此,怕鬼,想鬼和恐怖美,是人类与生俱来的认知。芳儿,空了你再给我说说,我正准备创作一本,关于鬼怪的新书呢。”

    女儿却一瘪嘴巴。

    “我才不给你说呢。

    网上多的是。

    自己去查。

    妈也,你那个文联现在也充许写鬼故事?不是主旋律,正能量哦!”“这孩子,怎么人长大了,反倒越来越跟我扭着?”

    老婆不高兴的看着女儿。

    “小小年纪懂个什么?

    让你给我讲讲,是看得起你个小黄毛丫头。”

    “我不是小黄毛丫头,我十三岁啦。”“三十岁也是妈的小黄毛丫头,你不服气?那你来当妈妈,我当丫头。”

    冯院听得哭笑不得。

    拍拍床沿。

    “这儿还有个大活人么!

    拜托,谢菁,给弄点吃的好不好?”

    老婆这才停止了与女儿的斗嘴,扭身跑进了厨房。

    一大碗热腾腾的鸡蛋面条下肚,冯院感到周身暖融融的,神清气爽,脑子也格外清醒,接过老婆泡好的红茶,俨俨的喝一口。

    又探探身子。

    瞅瞅正在洗手间揉搓着自己衣服的老婆。

    再斜斜对面紧关上的小卧室门,有些感喟。

    怎么今天发生了这么多事儿啊?

    尽管自己陪着师母看望恩师,再三表示真诚的谦意,恩师和师母也再三表示没有什么,可总觉得这事儿没这么简单。

    以恩师本市市长之尊,想巴结和上爬的医师多着呢。

    可恩师偏偏就只相信自己。

    结果,痛得惨叫声声。

    出尽洋相。

    市长啊!

    据说,当时在手术室个守着的冬局,脸都白了,差点晕眩过去。市卫生局长显然是因自己的疏忽而气得发昏,连院务会也没参加,就气冲冲的离开了。

    不过。

    自己倒是不必太再意冬局。

    恩师在上。

    即或项头上司有什么看法和想法,也不敢轻易抛出和实施的。

    问题是,颜面尽失的恩师会怎么想?

    我看那薄处和双胞胎女儿,一改平时的亲切友好,对我怒目而视的,恐怕有点不妙?冯院喉咙有些发紧,又端起茶杯深深呷一口。

    咕嘟咕噜的吞下了喉咙。

    冯院很清楚。

    自己在本市根基很浅。

    人缘不算好。

    要说能依靠的,除了恩师一家,似乎再没别人了。携妻女南下后,自视甚高的名牌大学医学硕士,这才发现自己作出决定的匆忙。

    这是一个仅有百万人口的地级市。

    表面看。

    远没有京城的繁华与宏大。

    实际上。

    面面俱到,该有的都有。

    白天,车水马龙,人声鼎沸;入夜,灯火辉煌,绿肥红瘦。学医的冯院尽管不是政客,可也知道官场潜规,恩怨江湖,卧虎藏龙。

    所以,先暗地存了三分小心谨慎。

    冯院想得很简单。

    只要自己把握住原则,不贪赃枉法,腐化堕落。

    不参予人事关系上的是是非非。

    依靠恩师的权威和提携,加上自己精湛的真本事,也不会难到哪儿去。

    可二年多过去了,他开始尝到了举步维艰,左右为难的涩味儿。

    今天的意外,绝非偶然,对手也许正躲在暗地里笑呢?冯院牙齿咬得嘎嘎直响,可他实在想不出,这个对手到底是谁?

    还有。

    就是刚才路遇的白衣女子。

    冯院心里透亮着。

    这并非是自己的幻觉。

    而的确是有一个年轻女子,陪着自己幽灵般移动。

    之所以只能说自己像做了个梦,或苦笑着默认“因为工作太劳累,一合上眼就昏倒了。”是冯院心里明白,这桩奇遇,没人会相信。

    即是没人相信,说了描述了又有什么用?

    听那个物管经理马屁拍得多好。

    “冯院!

    您是学医的唯物主义者。

    在这‘中国版图’里,我独服您敬你,现在,听您一句话,报不报案?”自己则佯装没听见,扭了头去。

    物管经理是聪明的。

    和自己想到一块去啦。

    报案?

    110一来,哈,还怕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哟?冯院抿紧了嘴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