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章 又见排队 三

    更新时间:2016-04-03 08:13:07本章字数:1138字

    冯院楞楞,也直言相告:“要讲三天是够了,可一定要注意休息,要不,伤口崩裂或感染,引起复发和后遗症,就麻烦了。”

    “嗯!

    我听明白了。”

    吴市长直视着对方的双眼。

    “就是说,只要注意休息调养,痊愈毫无问题。”

    冯院点点头。

    “是这样的。”

    吴市长就拍拍对方肩膀:“谢谢你告诉我实话。谢菁和冯芳还好吧?”冯院答:“恩师,您就放心吧,她俩都很好。”

    “好就好!

    小冯么,好好干!

    不要背包袱。

    谁都有个出错么。”

    吴市长慈祥的笑着,鼓励着:“我记得你今年47啦?足足小我十二岁么,前途无量么。”冯院恭恭敬敬的点点头。

    “关于这个意外,院务会当天就开了。

    我在会上也追查了。

    看来,还是药厂的问题。

    唉,恩师啊!

    现在高科技发达,可药厂药商怎么都是短斤少两?当然,处理了当事人,我自己也写了检查和罚款,请您老人家一定谅解才是。”

    “早一风吹了么。

    搞改革开放,都注意这些屁大事儿,还不成了小脚老太婆?”

    吴市长挥挥右胳膊,欣慰的看看他。

    其实。

    关于自己手术时大声惨叫一事,如果老婆不告诉,自己根本不知情。

    对医学完全是门外汉的吴市长,并不认为这有多严重,只是认为自己身为一市之长,这样胡乱惨叫,是有点儿不成体统。

    可细细一想。

    人皆血肉之躯。

    除掉头上闪烁的光环。

    也就是一年届花甲的老头子而已。

    叫叫也无妨么?

    世上有二个地方,不论贵贱穷富,不管你愿不愿意,是人必须去的,那就是医院和坟墓。所以,到了这二个地方,能叫则叫,不叫叫也无妨么!

    可有一点必须提醒。

    这就是自己由此联想到的,关于医院药品的真假问题。

    这个问题呢,涉及到领导和平民。

    是个普遍的民生问题。

    作为市长,他比一般人更清楚,中国发展到了这个大转型时代,以前隐藏着的许多社会问题,纷至沓来。

    在利益驱动下,各种赚钱手法日新月异。

    层出不穷。

    令人目不暇接。

    贩毒,赌博,卖,是叮在社会肌体上的毒瘤。

    传销,假冒伪劣,以劣充好,紧紧眼上,令当局防不胜防,颇感头疼。相对而言,短斤少两还是算有点良心的。

    记得温书记去年患重感冒。

    流鼻涕,打喷嚏、周身无力。

    坚持到最后,弄得其在市委市府例行的工作大会上作报告时,也气若游丝。

    没办法。

    温书记只得由秘书出面,找冯院要了点药服下。

    可服药后的空药袋,却给其老伴儿发现了。略懂药理知识的书记老伴儿,市长人大的副主任大惊失色。

    当即抓起了话筒。

    劈头盖脑就是厉声训斥。

    “吴市长啊,你是怎么搞的?

    你安的什么心?”

    正在听一个重要项目汇报的吴市长,一头雾水。

    “你谁啊?

    怎么回事儿?”

    “我是××,听出来了吗?”“哦×老,您好!我正在听,”吴市长有些不自然的看看,围着自己坐的一大圈儿厅局级。

    “汇报会呢。”

    ×老不重要。

    她老伴温书记也不重要。

    可×老的叔伯,一位当年周恩来的秘书,却实在如雷贯耳。

    ×老的叔伯虽己过世,可其像片还和周恩来的铜雕,一起存列在中国历史博物馆,供人瞻仰,怀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