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章 民心医院 六

    更新时间:2016-04-22 08:35:07本章字数:1143字

    “哦!

    听说吴市长在302治囊胃炎。

    全麻时麻药不起作用。

    痛得大声惨叫。

    大家都在笑呢。”

    吕院皱起了眉头:“这李好是怎么搞的?市长嘛,怎么给的药?见到你李哥没有?”“见到了,药品也拿回来了,交给了美女。”

    “嗯!

    办得好。

    不过,娃娃。

    你是李哥的结拜兄弟。

    我可是对你轻重都说。

    有件事儿,嫂子得提醒提醒你呢。”

    小伙子有些紧张:“嫂子,不,吕后,你说吧,我做得不对,改正就是。李哥和嫂子你对我恩重如山,娃娃一辈子都牢记着哩。”

    吕院长点点头。

    “这点我深信不疑。

    我听说,你和美女上班时间,公开在药房里亲亲爱爱的?”

    小伙子急了。

    一下站起来。

    中等却十分壮实的身子晃晃。

    急不可待的争辩到。

    “吕后,一定是小芳那小婊的乱说。美女是你的干妹妹,药房又是你亲自宣布的,严禁任何人进出的禁地,我娃娃吃了豹子胆,敢不听你和李哥的话?”

    吕院长眼睛眯缝眯缝。

    冷冷的盯住对方。

    “玫瑰虽美,却带刺扎手。

    还是不惹的好。

    那徐徐的魂儿,都还没散呢。

    当然我也理解。

    三十出头的男人,血气方刚,燥动不安。可这街上那么多妞儿,要发泄还不容易?哎娃娃,只要你自己注意影响,我从没制止过你吧?”

    娃娃忙乱的点头。

    “嫂子待我恩重如山。

    娃娃不敢。”

    “好!

    娃娃。

    一家人不说二家话。

    你也知道,我们得走正道,赚正钱,才能长期存在,稳赚不赔。”娃娃连连点头:“当然当然,要是像那些什么美容美发精英,早完蛋了哩。”

    “嗯!

    明白这个理儿就好。”

    吕院长指指门外。

    走廊里传来浓郁的药味儿,器械的叮当,病人的呻吟和护士的说话声。

    “这些。

    就是人民币,美元,英镑和女人。

    大家之所以跟着我们活得还可以,就是全靠了它们。所以,得遵守医院管理制度,干好自己该干的事儿,才能秩序井然,有条不乱,明白没有哇?”

    “明白了!

    真是明白哩。”

    娃娃恭恭敬敬笔直的站着。

    “以后,没有嫂子和李哥的充许,我再也不进药房哩。”

    吕院笑笑。

    真是娃娃!

    刚才还争辩怪人家小芳来着呢。可是,吕院是十分信赖这个娃娃的,在她眼里,娃娃就真是自己的亲兄弟。

    不!

    甚至比亲兄弟还亲。

    那是在吕蓉还在国营医院护士时。

    一天深夜下了对班。

    吕院惦记着卧病在床的老公。

    不顾危险匆忙赶回。

    从医院回家,要路过一条必经的烟雨小巷。不过仅仅一二百米长的小巷,是回家的最佳捷径。要不,就得花上大半个钟头,穿过二条大街才行。

    夜深人静。

    冬雨淋沥。

    小巷空无一人。

    一盏明亮的路灯,高挑在半空。

    把雨巷映得清清楚楚,清楚得那玲珑的小雨点儿,在碎石路面溅起的晶莹剔透碎片儿,都活龙活现,栩栩如生。

    在中学时代就喜欢舞文弄墨的吕院,一咬牙,战战兢兢的踏了进去。

    为了给自己壮胆,居然大声吟诵起了《雨巷》

    撑着油纸伞,独自彷徨在悠长、悠长又寂寥的雨巷!

    我希望逢着,一个丁香一样的,结着愁怨的姑娘。她是有,丁香一样的颜色,丁香一样的芬芳,丁香一样的忧愁,在雨中哀怨,哀怨又彷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