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章 看不透的枕边人(一)

    更新时间:2016-03-29 21:12:06本章字数:3157字

    “今天辛苦了,谢谢你们对本公司的支持,五个工作日内我们会公布面试结果,届时会电话通知你们,同时公司也会在网站上公布面试结果,你们可随时关注,再见。”

    这是这一周的第三轮面试了,又是一年毕业季,看着那些青涩的面孔,最初总会令她想起自己曾经的学生时代,还有那个脸红心跳的夜晚,而如今她只觉得自己的学生时代已经变得那么遥远,那么遥远……

    眼下年关将近,公司急着招足新人,而毕业生们则急着在年前将自己推销出去,两方无外乎一个目的,过个好年。

    “各位,今日也辛苦你们了,好了,大家可以下班了。”

    “诗琪,今天也谢谢你了,要不是你帮忙,这些人我还不知道要面到什么时候呢?” 说话的是人力资源部的总监,杨曼。

    公司要发展,新鲜血液是必不可少的,可是这也就忙坏了她们人资部门,这一周来都面了不下百人了,实在是挺不住了,这才请了鼎鼎大名的商务经理坐镇,借用她的一双火眼金睛。

    “跟我还客气,改天请我吃顿好的吧!”

    “择日不如撞日,今晚,要不要和我一起痛快痛快去?”杨曼开口,她是全公司里最爱玩的女子。

    生活在靠近热带地区的女人,无疑占尽了天时地利,即使在深冬的季节,依旧可以短裙丝袜,一身清凉,一路招摇,若是再天生丽质,身材娇好,那更是占尽天时地利与人和。

    而杨曼就是这样典型的女人,一件小西装透出职业女性的气质,但那扎眼的鲜红短裙却又显出她的张扬与热情,诗琪望着眼前这个风情万种的女人,不好意地开口:

    “不了,你知道,我不擅长,而且……总之,你玩得开心点……”

    “了解,不过,我说你也不能老是这样,也不能老是围着一个人打转,芳华褪,年华老,到了我们这个年纪,就应该为自己而活了,我认为‘上赶着不是买卖’这话说得挺对的,人的骨子里其实都挺贱的,越对他好吧,他越不搭理你,所以说,你得学着欲擒故纵,若即若离才行,还有……”

    “算了,当我没说,不过偶尔放松放松,确实有益身心健康哦,就你这身材,再经过我的包装,啧啧,保你老少通吃……”

    杨曼没再继续先前的话题,而是调侃地用眼睛瞄了瞄她,杨曼知道在这身保守的套装里绝对是凹凸有致的惹火身材。

    “你那也叫偶尔放松?但凡这城市里有的夜店,哪个不知你杨大小姐的名头!”虽然对此早就习以为常,诗琪还是无奈地翻了个白眼。

    “可惜了一副好皮囊,那我先走了哦,bye……”

    偌大的公司里就剩下诗琪一个人,夜色渐起,远处的灯火通明。

    芳华褪,年华老,这六字倒是形容的贴切,面对一段未果的感情,正是她这个年纪的女子面临的困境。

    对于自己的感情生活,知之者甚少,杨曼是其中之一。

    林诗琪,二十八岁,未婚,一家不大不小公司的商务经理,与人打交道是其专长,工作多年的她早已练就一双慧眼,往往通过语气,表情及身体语言就可以对一个人做出最全面的判断,在这一行里也算是小有名气的人物。

    可是那个自己的枕边人,她却一直看不透,林诗琪望了望夜色,看看了手表,收拾了东西,走在回家的路上。

    推开门,意料中的黑暗,打开灯,看着被打扫得整齐干净的屋子,一股清冷的气息扑面而来,这究竟是家呢,还是酒店?

    感受着一室的清冷,林诗琪的脸上有着说不出的疲惫。叹息着,她拖着脚步慢慢地穿过客厅,上二楼,往主卧走去,打开更衣室,换上一身舒适的纯棉睡衣,下楼走进厨房,手脚利落地洗净回来路上买的排骨,开始煲汤。

    这是一栋设计非常有现代感的两层复式公寓,房龄不过两年,位于市中心的繁华地段,虽说不上是寸土寸金,但在这个房价爆涨的年代里这样一个家也花去他们多年的积蓄。

    作为一家公司的商务经理,她不缺钱,但也做不到大富大贵,不过是做着自己喜欢的事,努力实现着自己想要的生活。虽说与豪宅不可相提并论,但在许多人看来,能居住在此,也算是他们这类毫无背景的移民者的成功和富有的象征,这是多少人梦寐以求的生活,事实上,她的日子的确也过得算是宽裕清闲。

    但,林诗琪更怀念那挤在小小的单身公寓里的日子,虽然那时苦一些,但两人靠在一起的日子是那么的温暖。

    而现在,林诗琪除了觉得这房子太空旷,太冷清外,却丝毫感觉不到温暖,也许并不是房子的问题,而是他们的心。

    八年了,他们在一起竟然整整八年了,而她还只是他的枕边人。

    她这个年纪的同龄人中,能嫁的早嫁了,能娶的也早娶了,剩下的也基本被预订了,像她这样谈了八年恋爱还未修成正果的,也算是一朵奇葩。

    她是个超前的人,什么事都比别人看得开些,她从不相信那些虚无的山盟海誓,更不信传说中的天长地久,没有过分强求过那红彤彤的一纸婚书。

    但,超前,不带代表什么都不在乎,爱情有时需要白纸黑字的证明。

    她想过就算他们没有那一纸婚约,也可以白头到老,不会轻易分开,但想象与现实总是有差距的,一个人的期许不代表两个人的结局。

    也许,有个孩子,会不会不同?

    孩子如果成了两人之间的牵绊,会不会将两人渐行渐远的距离拉近一些呢?

    就算他们仍旧没有那一纸婚约,两人应该会因为孩子而走得更近一些吧!

    她笑着摇了摇头,安怡泽会让她怀吗?

    这个自大又自恋的男人,这个习惯掌控一切,习惯一切都在他计划中的男人应该不会允许意外怀孕这样的事情发生吧!

    不知他心里还装着她,还是只想借她赶走那一群莺莺燕燕?

    应该还是有她的吧,如若不然,每周不定时的床上侵略,只为解决生理冲动?

    但激情正随着时间而递减,不然与这个精力旺盛男人之间的床笫生活为何那般地越发缺少情趣……

    林诗琪坐在镜子前,望着镜中依旧清丽的容颜,心中冒出杂七杂八的想法。

    “还要这样继续下去么?”

    “你离得开他么?”她问着镜子中的自己,然后自嘲地笑了笑,归根结底是她离不开他。

    “就这样吧,至少还在他身边。”她伸出手理了理长发,整了整睡衣,躲进被窝,沉沉睡去。

    汤煲好了,他最爱的排骨汤,小火慢煨,浴火后浓缩成那一锅精华,林诗琪有一刹那的失神,不知这不温不火的温度是否也能将爱情熬煮成浓情蜜意。

    凭心而论,安怡泽确实是个体贴周到的完美男人,打从他们第一次相识,她就知道,他定是一直都这般体贴细心的。

    并且,随着年龄的成长和阅历的丰富,他沉稳、周到、细致、体贴的性格越发锤炼的炉火纯青,没有人生来就是完美的,但他安怡泽却坚定不移地向着那个方向发展而去,并将自己的完美发挥到极致。

    不止对她,对任何人而言,安怡泽,都是一个完美、雅致、成功的男人。

    上天虽未赐他一副丰神俊逸的好皮囊,但也算是一位翩翩公子。长相不算差,能力极品,前途无量,虽非世家子弟,家境也不优越,但却是货真价实的潜力无限、稳赚不赔的质优股。

    豪门贵妇,一朝麻雀变凤凰,依旧是无数女人的毕生追求,但豪门怨妇的例子也比比皆是,相较于嫁进规矩多到数不清的世家,找一个优质男人,站在他身边,扶持他奋斗,未必不是一种完美的投资。

    故,他一直也是很多女子心中理想的丈夫人选,是梦寐以求渴望嫁的男人。

    但他对女子从不轻易留情,一方面源于他良好的自控力,另一方面则是因他冷漠而自恋的性格。

    无数痴痴的女子想投怀送抱,终却被他无情婉拒,都说情人眼里出西施,即便被无情拒绝,竟然没有哪个女子对其恶语中伤,反倒是将他说成个以礼相待,洁身自爱的极品君子。

    这样一个聪明睿智、隽永清逸、努力进取,扶摇直上的极品男人,正是她林诗琪的男人。

    她说不上他们之间的情意有多深厚,但至少她是他八年来唯一公开承认的女友,虽然知之者甚少。

    她林诗琪顶着无比巨大的压力站在他的身边,让他身边每一个见到她的女子唏嘘不已。

    此情此影,诗琪总会想到曾经看过的一句话,内容大体是,太出色的男人,会使得站在他身边的女人黯然失色。

    很不幸,她在他身边整整失色了八年。

    当然,前提是林诗琪愿意在他身边失色八年。

    虽然她也优秀,但他的光华太过炫丽,而她自己的那点光芒刚刚发出便被遮挡在他的光彩之下了,别人的眼里很少能看到他身边的她。

    她有时是有点恨着他的,为什么不偶尔收敛下光芒,让更多人知道他已有个她。

    那些曾经的激情与甜蜜,那些青春记忆里的疯狂,成了她奢侈的回忆与渴望,他们之间似乎在渐渐走向平淡无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