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章节

    更新时间:2016-03-24 13:52:43本章字数:2027字

    蒋委员长显然被他的举动弄的有点摸不着头脑,岗村田少紧紧地抱着他,说:“小睿君,一晃有好几年见了,你还好吧?”

    蒋委员长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就顺口说了一句:“哥们好着呢?”岗村田少没有听清楚他说什么,又说:“你说什么,几年不见,你的中文水平有了很大提高呀!真是世别三日,当刮目相看呀!对了,弟妹司徒高洁还好吗?”

    没想到蒋委员长这小子关键时刻还真会装,只见他一下子昏倒在地上。岗村田少一看,赶紧过去扶起他,并且质问起我们,说:“小睿君这是怎么了?”

    还是莎拉反应快,说:“哦,小睿君在一次战争中脑袋受了重创,那次以后,他就时而昏倒,并且他对自己的一些事都记不清了,医生说可能是脑神经受了影响,有点间歇性失忆。”

    躺在地上装昏的蒋委员长差点被笑出声来,但是他知道,既然莎拉都这样说了,自己只有继续装呗,他缓缓的睁开眼睛,看了看岗村田少,说:“这是什么地方,我们会在这里。你是谁?”

    岗村田少着急地说:“小睿君,你不认识我了吗?我是田少,记得我们一起在日本山田军校学习吗?在那你认识了弟妹司徒高洁,你真的什么不记得了吗?”

    蒋委员长摸了摸脑袋,无奈地说:“我真的什么都不记得了,对不起,田少君,我现在头很痛,想休息一下。”

    岗村田少赶紧找人把蒋委员长扶了进去,我们也跟着进去,却被他拦住,说:“哦,你们几个人还是住在客房吧,我已经叫人安排好了。”

    听了这话,我们只好按照他说的办,不过为了确保蒋委员长的安全,我们还是请求岗村田少,把1+1留下,理由是随时观察他的病情,以便治疗。岗村田少点头同意了。

    我和萝卜以及莎拉几个人则来到了客房。萝卜说:“真没想到还会有这一出戏,希望蒋委员长和1+1能够随机应变,别出什么危险。”

    我说:“应该不会,起码蒋委员长和1+1现在是安全的,可能岗村田少把蒋委员长误认成他的好朋友了,这样也好,我想1+1跟着他,应该可以化险为夷,也许还会从中探听什么消息来。”众人点了点头。

    可是下一步该怎么做?该以什么理由留在天绝镇呢?岗村田少现在是因为顾不上我们,才没有起疑心,等他回过神发现了,就不好了,不过我们也一直认为,最坏的打算就是可能蒋委员长和1+1会留下来,看岗村田少的意思,是想好好和蒋委员长叙叙旧。到底该怎么办呢?寻找郑飞同事的下落,交给1+1和蒋委员长两个人吗?

    如果是这样的话,他们的处境肯定会存在着危险,而且他们留下来,我们该何去何从,如果和他们一样留下来,用什么理由呢?毕竟当初是因为打着给前线送药的旗号才来到天绝镇的,如果我们不走,岗村田少肯定会起疑心,时间长了,也许会对蒋委员长的身份产生质疑,到那时候,再想走,就更不容易了。

    我看了看一直坐在那里的萝卜,我看出他在想着什么,我走过去,说:“萝卜,你在想什么?我们下一步该怎么办?”

    萝卜有些沉重的说:“我们去留的关键完全取决于一个人,那就是蒋委员长,因为岗村田少知道,我们是一起来的,目的是给前线送药,所以我们必须得把戏演下去,我想,只有我们真正把药送出去,岗村田少才不会产生怀疑,当然这个送药是假的,只是需要派两个人假装送药就行了。

    我接着他的话继续往下说: “送药只是幌子,离开这里赶往前线才是目的,但是这样一来,我们的团队就会分散开了。哎,还真有点难办。目前来说,有几件事需要办,第一,找到地图接头人,这个任务恐怕只有蒋委员长和1+1才能办到,因为他们现在是岗村田少的上宾,所以从中可以找到很多线索,还有,就是另派一拨人去前线,找到部队,说明我们的情况,以便他们来支援或者想出好的办法解决。最后一拨人呢,就是假装送药的人,就是依然留在天绝镇或者镇的附近,以便好接应蒋委员长和1+1。”大家都很赞同我和萝卜的想法,但是人员具体怎么分配呢?

    最后决定,由萝卜、小娇、满满、果丹皮,以最快的速度赶往前线,我和莎拉假装送药,则留在天绝镇或者附近的镇上,,随时准备接应蒋委员长和1+1.。

    分配好后,我们准备出发,这是我们自出来以后,第一次把团队分开,大家多少都有点不舍,不过没办法,已经这样了,只能勇敢往前走了。

    看着萝卜他们远去的背影,我不知道该怎么形容此刻的心情,莎拉看着我,说:“蘑菇,我们俩怎么办?”

    我还没来得及回答,突然这时,听到乓乓几声枪响,接着从胡同里穿出来一个身穿黑色风衣的男子,,在不停的奔跑着,后面跟着几个日本兵,只见其中一个日本兵端起枪乓乓几声,穿黑色风衣的男子应声倒地,几个日本兵走过来,使劲用脚踹了踹,见他没有任何反应,于是相互说了几句话,就离开了。

    等他们走了,我和莎拉赶紧跑出去,莎拉摸了摸他的鼻子,说:“还有呼吸,还有得救。”接着她拿出止血药喂进了男子的嘴里,然后她说:“蘑菇,赶紧背着他,我们得找个地方给他治疗枪伤。”

    我赶紧背起那个人,我和莎拉东拐西拐,来到了一个废弃的寺庙里,准备给男子治伤,其实我们都不知道这个男子到底什么来历,我们只是凭着医务工作者的本职,觉得应该救这个人。

    不过也因为这个人,使我们找接头人的事情获得了很多线索,原来事情并非如郑飞所说的那么简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