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章节

    更新时间:2016-03-24 13:55:41本章字数:2461字

    在东京日报编辑部的办公室里,一个人目不转睛的看着报纸上的一条新闻:龟田明浩部队于昨日抓住中国奸细三名,下面是三张照片,分别是蒋委员长、一加一,还有零。并宣布两天后在天绝镇执行死刑。

    那个人看报纸的人就是我,自从和萝卜以及蒋委员长他们分开后,我和莎拉经过努力,分别混进东京日报中国办事处和东京医院总部,地点就设在离龟田部队不远的地方。

    看到这则消息,我紧锁着的眉头,我知道,这只不过是敌人的一个诱饵,他们是想把我们都引出来,然后一网打尽。

    该怎么办呢?不知道莎拉那边是否收集到什么有用的线索,我正想着,手机响了,是短信息,是莎拉发来的,用的是暗号信息,上面显示了一个句号。句号代表她有非常重要的事,,我两话没说,准备赶往东京医院,与她汇合。

    东京医院外科031病房里,蒋委员长、一加一、零,分别躺在三个病床上,零的伤势最重,由于两柄飞刀都是扎进了胸口,失血过多,现在他几乎昏迷不醒,蒋委员长和一加一只是在那天和小二小霜的战斗中,受了点轻伤。在门外有日本兵把守。

    莎拉从报纸上看到了蒋委员长和一加一被捕的消息,所以她才发信息通知过来,商量对策,她无心工作,不过还是得巡视病房,不知不觉来到031病房前,看见有日本兵把守,心里在想,也许有什么重要的人在里面,她非常想进去看看,从来没有这样强烈的感觉,但是她被日本兵拦住,让她出示通行证,这时,外科主任丁宇飞走了过来,她也是中国人,因为丈夫是日本军官,随夫来到中国,到东京医院工作。

    丁宇飞用很流利的日本话和日本兵交流,这才得到允许,丁宇飞示意让莎拉进去。莎拉赶忙表示谢意,接着推开门走了进去。

    莎拉做梦也没想到,在病床上躺着的及竟然是蒋委员长和一加一,虽然她戴着口罩,但是蒋委员长还是认出了她,他想叫她,但是最终还是忍住了,她知道,如果那样的话,她也会暴露的,所以这个时候,他们只能眼神交流。

    莎拉想,无论如何得想办法把他们救出去,不然的话两天后,他们就要被执行死刑,但是她也有点纳闷,都要执行死刑了,还治什么伤呢,难道龟田还有更大的阴谋,她顾不得想那么多,她希望我赶紧出现,能够一起商量对策。

    正在这时,日本兵进来了,示意莎拉出去,莎拉只好不舍的看了看蒋委员长和一加一,关上门,走了出去。

    我和莎拉在指定的地点见了面,还没等我说话,莎拉就着急地说:“蘑菇,你知道吗,蒋委员长和一加一就住在医院,还有日本兵把守,我们想办法救出他们去。”

    我说:“我感觉敌人处决他们,是一个幌子,目的是引我们出来,还有,那个和蒋委员长一起的人,到底什么来历,不过现在我们也管不了那么多了,我们必须要救出他们才行,我们只有在晚上找机会动手。”莎拉点了点头。

    商量好对策后,我和莎拉决定假扮他们的医生,以换药为理由,混进去,然后再见机行事。

    我和莎拉戴着口罩,推着医疗车,慢慢走近031病房,被日本兵拦住,莎拉用日本话

    和他们交流了一下,然后我们很顺利地被放了进去。

    我们走进去,把门关上,接着我来到蒋委员长面前,蒋委员长虚着眼睛,看着我,说:“你这小日本医生,哥们生死不用你管!”

    我摘掉了口罩,说:“兄弟,久违了!”蒋委员长立即睁大了眼睛,一看是我,然后使劲拍着我肩膀说:“蘑菇,你小子怎么才来呀。”

    我示意他小声点,然后指着零问:“那个兄弟是谁呀!”一加一说:“多亏他救了我们,他叫零,如果没他,我们哥俩早就挂了。怎么,你和莎拉是来就我们的呢?我们怎么出去呀,虽然这是医院,但是依然有龟田的部队。”

    莎拉说:“一会,我们得把这两个日本兵干掉,委员长和你换上他的军服,然后把零抬出去,如果有人问,就说伤势太重,要到医院门外的的特护病房楼去治疗,那里有一个后门,我们可以趁机逃出去。”

    蒋委员长说:“绝了,就这么办。你就瞧好吧,不就两个日本兵吗,那天晚上那场激战,哥们还砍了好几个呢!”

    我说:“你伤势没事吧。”蒋委员长说:“身体杠杠的。”接着,我让莎拉把他们引进来,两个日本走了进来,还没明白是怎么回事,就被和蒋委员长用微型军刀刺穿了脖子,倒了下去,然后我们把他们抬到了病房里面的小屋里,蒋委员长和一加一在屋里换好了日本兵的服装走了出来。

    蒋委员长嚷嚷着说:“妈的,要不是为了离开这里,老子还不穿小日本的狗皮呢。”莎拉简单检查了一下零的伤势,莎拉说倒是没有什么生命危险,她给零服了止血药和营养药片,接着找来担架,我和莎拉抬着担架,蒋委员长和一加一分左右护着,准备走出医院。

    就在这时,从远处来了一群日本人,为首的则是小二和小霜,蒋委员长一看,对我说:“又是她们,蘑菇,就是这两个小黄毛丫头,把我们哥三儿害苦了,我们得赶紧走,不能让她们认出来。”蒋委员长和一加一都放低了军帽,低着头朝前走。

    小二和小霜挡住了我们的去路,小二问:“这么晚了,你们要去哪?”莎拉说:“哦,这个罪犯伤势有点严重,我们要把他带到特护病房楼上去诊治,你说万一出了什么事,龟田长官那,我们也不好交待,对吧。”

    小霜说:“你们有通行证吗?”我问:“什么通行证。”这个罪犯是重犯,没有龟田司令的亲笔签名,任何人都不能把他带走,离开半步都不行。我说:“这不是特殊情况特殊对待吗,这个罪犯伤势严重,万一出了什么闪失,我想你们二位也不好交代吧。”

    小二和小霜这才半信半疑的点了头,眼看着我们就要走过去了,就在蒋委员长和一加一经过她们身边的时候,小二突然开口说道:“站住,我怎么看着你们俩怎么面熟呀!”

    此刻,我们都很紧张,生怕她们认出蒋委员长和一加一,有些事就是这样,越怕什么,越来什么,因为小二和小霜,在日本接受专门的特殊训练,能从人的气味分辨出具体是哪个人。

    蒋委员长和一加一被她们认了出来,小二指着我们,说:“今天,你们谁也跑不了,我要将你们一网打尽。”

    就在这时,几声炸弹的响声,把所有人的视线都模糊了,接着,我们好像被几个人拽了使劲的往前跑,过了一会儿,没有了迷雾弹,在月光下,我看见一个人,正在对我微笑,那个人就是我的好兄弟萝卜,旁边站着满满、果丹皮、小娇,还有一个身材有点壮的男孩。我以为自己是在做梦,赶紧让莎拉使劲掐了一下自己,感觉到特别的疼,我这才确定这一

    切都是真实存在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