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二章节

    更新时间:2016-03-24 13:56:32本章字数:2218字

    说心里话,我、萝卜、零和炸弹,4个人加起来,可能勉强和小二小霜打成平手,但是我们已经没有退路了,只有拼死一搏。

    我们4个人混战在日本兵当中,使出全身力气拼杀着。蒋委员长、一加一、满满都跑出来,也加入了战斗。

    我们几个人挥舞着军刀,砍倒了一个又一个日本兵,把心中的愤怒全部发泄了出来。在那一刻,每个人都感觉到,自己就像战场的士兵,心里只有一个信念,那就是勇敢向前,杀掉敌人,直到生命的最后一秒。

    日本兵被我们都杀光了,只剩下小二和小霜,她们俩和我们在此刻都好像杀红了眼的魔鬼,把心中的愤怒都宣泄出来。

    我、萝卜、零、蒋委员长四面围攻她们俩,依然占不了任何上风。小二小霜的功夫的确厉害,我们四个人都不同程度的挂了彩。

    我边打边想,不知道炸弹那边,布置炸药怎么样了,希望能够快点弄好,把烟雾弹放了,我们也好趁机逃走,虽然小二小霜对我们很不利,但我们还是没有把她们斩尽杀绝的心,不知道为什么,冥冥之中,我有一种感觉,她们俩并非想象的那么坏。

    在不远处的炸弹给了我们信号,意思是已经准备完毕,我和萝卜他们使了个眼色,都相继退了出去。

    就在这时,迷雾弹开始逐渐蔓延,挡住了视线,我们趁乱准备逃走,突然小二小霜一下子倒了下去。我们所有人都感到十分意外。

    我赶紧让莎拉和果丹皮过来,想让她们给小二小霜看一下。果丹皮生气地说:“她们俩把我们害惨了,你还要救她们,蘑菇,你是不是脑子出问题了。”

    我刚想回答,只听莎拉说:“蘑菇,你看。”我从莎拉手里接过来,是两个很漂亮的中国结,是从小二小霜身上找到的。

    蒋委员长说:“没想到这两个黄毛丫头还喜欢中国结。”萝卜说:“我看事情并非这么简单,蘑菇,我有一种感觉,这两个人身上也许隐藏着什么秘密。”

    我点了点头,又看了看蒋委员长他们,蒋委员长说:“大家都同意的话,就照办呗!毕竟我们是医务人员,以救死扶伤都己任!”

    果丹皮说:“委员长就是觉悟高,向你致敬!”蒋委员长笑着说:“谢谢哥几个抬举,我会继续努力的!”

    莎拉和果丹皮简单检查了一下小二小霜,过了一会儿,莎拉摘掉口罩说:“蘑菇,她们俩体内有一种药,但是现在我还无法判断出具体是什么成分,不过可以肯定一点,这个药对她们的大脑意识有所控制。”

    萝卜说:“你的意思是她们的大脑被控制了?”莎拉点了点头,说:“可以这么说吧。”蒋委员长惊讶地说:“我们哥几个自从出来,竟是遇到稀奇古怪的事,那有没有方法治好她们呢?”

    莎拉说:“就目前的医疗技术来说,可能治不好,我分析,她们俩刚才昏迷的原因,可能是受了某种刺激才会产生的。”

    萝卜说:“我们得赶紧离开这里,不然一会龟田的部队来了,我们想走都来不及了,何况现在还多了她们两个人。”

    我们找出折叠担架,把小二和霜抬着,先回到了之前萝卜他们住的地方。是一个阁楼里,很隐蔽,暂时日本鬼子还找不到。

    经过了这段时间的奔波,大家都感觉到从未有过的劳累,这种劳累不仅是身体上的,也是心里的累。

    我让莎拉和果丹皮、小娇好好照顾小二小霜,一旦醒过来马上通知我们,我、萝卜、蒋委员长、零、炸弹、一加一、满满在客厅商量着下一步的安排和对策。

    萝卜说:“就目前状况来说,距离龟田特种部队出发,还有三天时间了,我们得想办法扮成里面的人,潜入进去,希望小二小霜醒来后,我们能从中得到一些有利的线索。”

    我说:“听莎拉说,她们俩倒是没有什么大碍,可能是由于那个特殊药物起作用,或者是疲劳过度产生的,不出意外的话,大概半天时间就能醒过来,不过我在担心,她们醒过来会不会愿意和我们合作,还是个问题。”

    蒋委员长说:“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对了,萝卜,游轮的地形你都熟吗?里面有没有什么可以秘密的东西呢?”

    萝卜说:“我只能潜入了游轮的第一层看了看,后来由于时间紧迫,就出来了,游轮共有三层,其他两层的布局,不知道是否和第一层一样,按常理来说,应该是一样的。游轮的内部结构倒没有什么,就是不知道,龟田特种部队出发的时候,具体在哪一层,如果想走完一层,还是要花一点时间的。”

    我们正说着,这时果丹皮跑了出来,说:“她们俩醒了。”我们哥几个来到床前,小二小霜有点眼神恐惧的看着我们和曾经我们拼杀的时候的她们像是两个人。

    莎拉说:“你们别怕,我们不是坏人,都是中国人,请问你们是什么人?从哪里来?”蒋委员长小声和我说:“这还用问呀,日本人呗,莎拉为什么这样问呢?”

    我说:“她是在做心理疏导和催眠术。听听再说。”小二接着莎拉的问话说道:“我

    叫小二,她是我表妹小霜,我们来自上海,我们在武术队工作,在一年前,我们因为举家搬迁,来到这里,我们一次在出行,遇到了一些奇怪的日本人,后来的事我们就不知道了。”

    莎拉转回头对我说:“蘑菇,她们被日本人用了一种特殊的药品,这种药品我在一本书上见过,具体名字我忘了,这种药能完全控制人的大脑意识活动。”

    “现在她们情况怎么样?”满满问道。莎拉继续说:“我用了药,只能让那个特殊药暂时起不了作用,不过也不能支持多久,她们的病随时都会复发,所以我们还是小心注意。”

    我点了点头,说:“嗯现在看来,也只能这样了。”接着我问萝卜:“我们休整一天,后天我们想办法潜入游轮。”萝卜说:“嗯,我们只有乔装打扮成游轮上的工作人员进去,不过还是要靠蒋委员长了。

    蒋委员长疑惑地说:“又要用假工作证的的老方法呀,恐怕这次行不通哦。”萝卜说:“当然不是老方法,我说的方法是江湖中失传的易容术,你利用高科技电脑为我们每个人做成一个新的相貌模版。就ok了!

    蒋委员长点了点头,说:“看来哥们的作用还是举足轻重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