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四章节

    更新时间:2016-03-24 13:57:20本章字数:2338字

    零、炸弹、满满、果丹皮小心翼翼的走着,整个船舱显得格外安静的,安静的甚至连一根针掉落的声音都能听到。

    当他们走到将近一半的时候,突然炸弹说:“大家先别走。”接着,他蹲下来,用手在寻找着什么。

    果丹皮说:“炸弹,你在干嘛呢?”炸弹示意她不要说话,过了一会儿,炸弹手里多了一根非常细小的长线,他拿着递给零,说:“这里有炸弹,这根就是导火线,如果刚才没发现的话,估计现在炸弹已经爆炸了。”

    满满说:“这么细的线,别说不仔细看,就是用心看,一般人也不见得看的出来,幸亏有炸弹在,不然的话,我们肯定中招了。”

    零笑着说:“要不他怎么符合炸弹这个名字呢,对吧!”炸弹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就在这时,地面上出现了几个靶子牌,而且都是在零和炸弹几个人正前面很近的位置上。

    零大声喊道:“快趴下!”接着,出现了几个日本鬼子,手拿冲锋枪,朝着靶子牌的方向一阵扫射。靶子牌上留下了许多子弹穿过的洞。

    零从背后拿出狙击枪,对准日本鬼子,啪啪几枪,日本鬼子应声落地。然后零刚将子弹上膛,只见从四面八方袭来许多手雷,他们赶紧趴下,轰轰几声,整个船舱发生了巨响。

    零和炸弹赶紧寻找手雷的方向,想找到投掷手雷的人。突然这时,炸弹说了一句:“小心,他们是隐身炸弹人。”原来炸弹从地面显出的人形倒影,看了出来,投掷炸弹的人是隐身的,不过依然可以从中看出他们的影子。

    炸弹一个翻身,躲到一边,他想找到控制隐形炸弹人的总机关。他用眼睛敏锐的搜索着,他看见在左边墙壁上,有一个挂钩,这个挂钩看起来好像是故意弄上去的似的,显得很不协调,他想,也许这就是总机关,他决定试一下,他站起身迅速把挂钩拽下。

    果然不出炸弹所料,这个挂钩就是总机关,接着,在他们面前出现了数十个日本鬼子,也就是隐形炸弹人。

    炸弹还没等日本鬼子反应过来,就迅速用微型军刀切断了鬼子脚下的鞋带,因为他知道,控制隐形炸弹的另一个机关就在他们鞋带上。炸弹的速度很快,只是片刻的功夫,就切断了所有日本鬼子的鞋带。

    日本鬼子见炸弹识破了机关,顿时恼凶成怒,每个人拔出两把军刀,向炸弹砍来,炸弹一个翻滚,躲过了两刀,接着他使了一个扫堂腿,将其中四个日本鬼子绊倒在地。

    零也不含糊,掷出飞刀,每一柄飞刀都刺中了日本鬼子的咽喉,小日本当场毙命。

    炸弹看了看四周,说:“这里应该是船舱的尽头了,我们赶紧上去接应委员长他们吧。”

    就在这时,听见一声狼叫,是从第三层船舱传来的,这代表着危险,零、炸弹、满满、果丹皮赶紧以最快的速度跑出船舱,来到第三层。

    当零、炸弹几个人赶到的时候,我和萝卜、莎拉、小娇也才赶到,是蒋委员长发出狼叫的声音,在他的旁边,站在做一个女孩,看上去像是日本人。她对蒋委员长的眼神充满了含情脉脉。

    我说:“委员长,你发出狼叫的声音,我们还以为你除了多大危险呢?原来你小子是吓唬我们呀!”

    蒋委员长非常无奈地说:“我现在就是处在危险之中呀,这个女孩,非说我是她的小睿君,哎,我烦呀!”

    我笑着说:“哈哈,原来是委员长遇到了桃花运,恭喜呀!”蒋委员长说:“都什么时候,你还拿哥们开涮!”

    这时小二说:“其实,刚才如果没有这个女孩,蒋委员长可能就中了日本鬼子的暗算了。”我忙问到底是怎么回事。

    接着,蒋委员长和我叙述了他们在第三层船舱的经历。蒋委员长、一加一、小二和小霜进入第三层船舱后,刚开始都很太平,当他们走到中间的时候,突然地面陷落,蒋委员长险些掉了下去。

    接着,出现了许多日本忍者打扮的人,而且来无影去无踪,非常厉害。蒋委员长和小二小霜和日本忍者战斗了好几个回合,都没有找到上风。

    蒋委员长心想,这回是遇到劲敌了,必须得想个办法智取,趁着小二和小霜和忍者战斗的功夫,蒋委员长退了出来,他躲到一边,打开电脑,搜索着什么,不一会儿,从电脑的后面掉出来一个东西,蒋委员长拿了起来,原来他利用高科技复制了一个重形机枪。这个电脑程序只能使用三次,是在特别危险的情况下。

    可是,蒋委员长不知道,这些忍者有以其人之道,还至其人之深的本事,打在忍者身上的子弹,会原封不动的打回去。

    眼看着,数发子弹就要打到蒋委员长的身上,蒋委员长心想,这回可能真的要挂了,就在这时,出现了一个身穿白色衣服的女人,她一个跃身飞了出来,然后用腿把圆桌踹到了空中,子弹都打到了圆桌上,这才救了蒋委员长一命。

    蒋委员长吓出一身冷汗,还没等他反应过来,那个女孩就扑过去,抱住委员长,哭着说:“小睿君,我可找到你了,你知道吗,自从你失踪以后,我找你找的好苦呀!”

    蒋委员长让她弄的有点不知所措,说:“嘿,姐们,你谁呀,你丫认错人了吧!”那个女孩表情非常的无助和可怜,泪流满面地说:“小睿君,我是你的未婚妻司徒高洁呀!”

    蒋委员长对这个名字有点熟悉,但是一时想不起来从哪里听到过,后来终于想到,是在岗村田少那里听到过这个名字,因为岗村把自己误认为是小睿君。

    蒋委员长此刻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所以才学了一声狼叫,“事情的经过就是这样的,不许笑哥们呀!”蒋委员长无奈地说。

    他刚说完,在场所有的女孩都笑了起来,我们几个男孩,也跟着笑了起来。蒋委员长说:“嘿,我说你们,还是不是好兄弟呀,哥们都水深火热呢,你们还拿哥们开涮是吧。”

    萝卜说:“委员长,这个问题吧,属于你个人隐私问题,所谓解铃还须系铃人,我们哥几个相信你,没有问题的。”

    蒋委员长转回头看了看,说:“蘑菇,你也这样认为吗?”我点了点头,说:“大家都相信你,我们哥几个永远支持你!”

    就在这时,在旁边一直沉默不语的司徒高洁开口说道:“小睿君,我们还是赶紧走吧,一会龟田明浩追来了,我们谁也走不了了!”

    蒋委员长充满英雄气概的说:“哥们才不怕呢,我们这么多人,还打不过他一个人呀,他所谓的特种部队,都被我们哥几个搞定了,不用怕!”

    司徒高洁说:“我说的一点都不夸张,因为龟田明浩根本不是人!他是一个万能机器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