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四章节

    更新时间:2016-03-24 14:00:57本章字数:1834字

    蒋委员长笑道:“炸弹,哥们真是太崇拜你了,总是在关键时刻出现。”可是我们谁都没想到,那几个掉下去的骷髅兵又爬了上来,其中一个骷髅兵一把抓住炸弹的脚往下拽。

    我、萝卜、蒋委员长来不及多想,跑上前,拉住炸弹使劲往上拉,可是感觉他好像他很重的东西拖出似的。

    炸弹大声喊道:“快松开我,不然你们也会被拽下去的。”蒋委员长说:“哥们不是那种人,兄弟有难,岂能见死不救。”

    我心里想,这么弄肯定行不通,得想个办法砍断骷髅的手才行。萝卜领会了我的意思,他转到一边,拿出军刀一刀砍在骷髅的手上。骷髅兵显然没有防备,嗷嗷叫了两声,掉了下去。

    我和蒋委员长赶紧用力拉了一把炸弹,他才勉强脱险。我们几个人都深深的松了一口气。

    炸弹拍了拍身上的泥土,骂道:“妈的,老子差点就去见阎王了,多亏你们,谢谢哥几个呀!”

    萝卜说:“说谢谢的应该是我们,如果没有你的炸药,我们三兄弟也许现在已经在阎王老人家那报道了。”

    我说:“对了,零呢?不知道他现在怎么样了。”炸弹说,就是刚才听见几声狙击枪响,后来就没有动静了,我想他应该没事吧,没准现在躲在哪个隐蔽的角落里呢。”

    蒋委员长说:“这里太他妈诡异了,我们得赶紧找到龟田这个老家伙,早点解决,不然话这块心病始终消除不了。

    我们正说着,突然这时,听见一声狙击枪响,蒋委员长说:“零这个小子真是不禁念

    叨,才说他,他就出现了,我们快去接应他,他肯定又遇到敌人了。”

    我们朝着枪响的方向跑去,由于光线很暗,隐约看到对面房顶上有一个人,手里端着狙击枪。

    蒋委员长冲了招了招手,示意他下来。就在这时,对面房顶的人端起狙击枪朝我们开了四枪。

    由于一点防备都没有,眼看着子弹就打在身上了。蒋委员长骂道:“零这个小子疯了吧,冲我们开枪干嘛,看来哥们这回真的要挂了。”

    蒋委员长一个翻身,就地滚到了一边,子弹打在了墙上。萝卜也不含糊,飞身跳跃起来,拿出军刀把子砍成了两截。炸弹也很灵活,投掷出飞镖将子弹打落在地上。

    由于我站在比较靠后的位置,最后一发子弹以飞快的速度直冲我而来,我使了一个力转乾坤,躲过了子弹,可是那发子弹好像会转弯似的,也跟随我而来,我心想,为什么每次自己都是遇到最厉害的东西呢?刚才骷髅也是,现在子弹也是。

    我来不及多想,扣动手中的手枪扳机,啪啪啪连续几枪,打出的几发子弹,和第一发子弹没有打到,第二发打偏了一点,第三发刚好和那颗飞来的子弹碰撞在一起,迸出刺眼的火花,原本灰暗的光线顿时变得明亮起来。

    接着,对面房顶的人跳了下来,慢慢向我们走来,我终于看清了他,他不是零,只不过身上的装扮和零差不多,他的左边脸上有一个很深的刀疤。眼神中充满了邪恶和冷酷。

    蒋委员长说:“原来不是零呀,这小子是个山寨,穿的和零一样,只是长的不行,装什么周杰伦呀!”

    听他一说,我和萝卜、炸弹差点笑出声来,什么话到了委员长嘴里都成了经典语言。但是我们知道,现在还不是笑的时候,这个人到底什么来路,还不清楚,我们只是感觉到,他现在要对我们不利。

    那个人走进我们,诡异了笑了一声,说:“你们准备好怎么死了吗?”他的普通话显得有些生硬,从他的语言和神态中,我判断出他应该是日本人,而且肯定是个不简单的角色。

    蒋委员长说:“你是谁呀,我们的兄弟在哪?我告诉你,他要是有一点闪失,蒋爷我可不饶你。”

    那个人笑了笑,说:“你们的朋友现在已经去见耶稣了哈哈。”说着他把背后一个很长的包扔在地上,然后把打开拉锁。

    原来里面装的一只狙击枪。我一看,这把枪正是零使用的枪。我心想,零可能这回真是凶多吉少了,因为我们都知道,零是从来枪不离身的,无论任何情况,只要他在枪就在,可是现在,这把枪在刀疤人的手里。

    蒋委员长大喊道:“妈的,你杀我的兄弟,我和你没完。”他挥舞军刀和刀疤人战在一处。我和萝卜也上前帮忙。

    在一旁的炸弹则找机会把炸药弄好,炸死这个小日本。刀疤人好像看出了我们的心思,他退了出去,从腰间拔出手枪,冲着炸弹连开了几枪,事情来得太突然了,一点心理准备都没有,炸弹中枪倒了下去。

    我、萝卜、蒋委员长此刻都疯了,使出的每一招都想把刀疤人置于死地。我们三个也都身负了不同的程度的伤,再加上这几天的劳累过度,体力已经达到最大的极限了。一个不留神,刀疤人连续踢出三脚,把我们三踹到在地,并且缴获了我们的军刀和武器。

    当我醒来的时候,已经身在一个牢房里,旁边躺着萝卜和蒋委员长,借着微弱的光,我看见牢房门口站着两个人,穿着日本的军服,我仔细一看,我仔细一看,竟然是莎拉和果丹皮。莎拉目不转睛的看着我,我仿佛从她的眼神中看出了,她好像要告诉我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