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五章节

    更新时间:2016-03-24 14:01:26本章字数:1927字

    我试图想办法给莎拉暗示,可是并没有回应我什么,我有点疑惑,这里除了我、萝卜、蒋委员长,就只有她和果丹皮了,为什么莎拉不回应我呢?难道龟田这个小日本安装了监控系统不。

    我知道现在做任何吃猜测都是徒劳无功的,看着莎拉,我很担心,我担心的不只是她的安全,而且还担心司徒高洁、小二、小霜、小娇她们。为什么只有莎拉和果丹皮在这里,其他人呢?

    虽然,龟田已经控制了莎拉她们,但是我始终坚信一点,就是无论事情到了多么严重的进步,莎拉她们的本性是不会改变的。不然的话,我和萝卜、蒋委员长早就挂了好多次了。

    萝卜和蒋委员长也是和我一样的想法,在这个暗无天日的牢房里,我们都感觉自己沉默了许多,这种沉默不知道该怎么形容,也许是不想说,也许是不知道该怎么说。是的,经过了这段时间的奔波和所遇到的种种险境,我们都感觉到前所未有的疲惫。

    从出发前的热情激昂,到现在的身心疲惫,我们都不知道内心深处的那份自信是否还在,有太多的不确定,我想我们此时此刻除了心里的麻木,还有一份很强烈的挫败感和内疚,从接受任务、无意中得到地图,一直走到今天,似乎我们始终停留在原地一样,前线,距离我们很近,可是在我们的心里,似乎越来越遥远了。

    正在我们胡思乱想的时候,在牢房正对面的铁门打开了,从门外走进来几个人,我一看,走在最前面的是龟田明浩,后面跟着穿着忍者服的小二小霜和小娇,他来到牢房前,对莎拉说:“怎么,没有和你的老朋友们叙叙旧吗?哈哈,现在好了,你们所有人都到齐了。”

    龟田明浩拍了拍手,接着,从门外又走进四个人,蒋委员长一看,大喊道:“怎么,满满和一加一也被他们抓了。”只见两个日本兵架着满满和一加一来到我们面前。我看着他们俩,脸上都是伤,显然是经过了严刑拷打。

    蒋委员长骂道:“妈的,龟田,有本事你放我们出来,蒋爷和你单挑,我要是说出一个怕字就不是好汉。”

    龟田明浩奸笑着说:“哈哈,干嘛那么激动呢?等着吧,很快,我会让你们看到更精彩的故事。”接着他对小二小霜小娇说:“把他们所有人都带到刑场!”

    我们一听刑场两个字,已经猜到了结果,我转回头和萝卜说:“看来这会我们真要去上帝那报道了。”

    蒋委员长说:“哟,什么时候你也学会哥们的名言了,告诉你呀,蘑菇,我可是有专利的,要收费的,一会到了上帝那,记得帮我说说好话,怎么哥们到了那,还得是委员长呀!”

    我和萝卜、零、炸弹都走到他面前,坚定地说:“肯定的,必须必,委员长非你莫属。”蒋委员长笑着说:“真是好兄弟,这辈子就这样了,下辈子记得呀,我们还要做好兄弟!”

    我们几个人被带到刑场上,可奇怪的是并没有很多日本兵,只站了大概十多个左右。而且我们也没有被绑,不知道龟田这个小日本要搞什么名堂。

    龟田明浩站在中间,笑着说:“好了,精彩的故事要开始了,小二小霜莎拉小娇果丹皮你们都就位吧,今天我要看看你们和他们谁更厉害,记得,不许手下留情,这是一件多么有意思的事呀!”

    我们顿时恍然大悟,原来龟田这个老家伙让我们自相残杀,他享受渔翁之利。蒋委员长大骂:“龟田,你用这种卑鄙无耻的手段,你他妈还是人吗?有本事咱俩一对一,蒋爷要是眨一下眼,就他妈不是好汉!”

    萝卜说:“你和他废话也没用,他根本就不是人,现在我们还有其他选择吗?没有了,我们只能竭尽全力,我们和她们对峙,最后都会是一样的结果。”

    他刚说完,那边小二和小霜已经跟零和炸弹打在一起了,小娇也来到了萝卜的对面,眼神中充满了恐怖和杀气,萝卜深情的凝望着她,想和她说话,却又不知道从何说起,曾经相爱的恋人,曾经自己深爱的女孩,现在却要和自己对决在刑场,有时候命运真的是很捉弄人,萝卜知道,无论小娇怎么打他,他是永远不会还手的,只见小娇军刀刺中了萝卜的胸口,鲜血从萝卜的胸口中流淌了出来,萝卜一下子倒在地上。小娇手里拿着刀,血慢慢从刀上往下滴,沾满了一地。小娇突然大喊一声,也倒了下去。萝卜忍着伤痛,慢慢爬到小娇面前,说:“小娇,小娇。”他抓住了小娇的手,不停的喊着,过了一会儿,小娇缓缓睁开眼睛,看见浑身是血的萝卜,突然哭着说:“萝卜,你怎么了,是谁把你伤成这样的。”

    萝卜微笑地看着小娇,深情地说:“我没事,不用担心,小娇,只要你没事就好,我……”萝卜吐了一口鲜血,昏了过去。小娇撕心裂肺的呼唤着萝卜……

    蒋委员长一边躲着果丹皮的追赶,一边喊着:“满满,一加一,快拿药救萝卜。”我也想躲开莎拉的纠缠,去萝卜,可是却被莎拉挡住,她使劲握拳朝我打来,我用手拽住沙拉的手,只是凝望着她,因为我始终坚信,她没有彻底被控制。

    莎拉并没有想从我的手中挣脱,她也看着我,她示意我看她的手,我领会了,看到她的手里有一张很小的内存卡,她放在我的手里,然后迅速挣脱了我。我看见她冲着我微笑,那是一种久违而熟悉的笑容,让我在这一瞬间感到了无限的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