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七章节

    更新时间:2016-03-24 14:02:10本章字数:1578字

    司徒高洁看见了站在对面的蒋委员长,她赶紧下马跑到跟前,她抚摸着蒋委员长,哭着说:“小睿君,你受苦了,对不起,这么晚我才来看你!”

    蒋委员长让司徒高洁弄的有点不知所措,他给我们使了个眼色,意思是帮他解围,但是我们知道,解铃还须系铃人,所以我和零、炸弹都没有理会他。

    这种情景换作别人,可能会一直尴尬下去,要不说蒋委员长就是不一样,他不当演员,绝对是中国演艺界的重大损失。他看着司徒高洁,说:“高洁,我没事,让你担心了,这点苦哥们还受的了,就是我一直担心你,你这段时间去了哪里?为什么你会是这样的装扮呢?”

    我知道,蒋委员长是在打听司徒高洁的情况,我没有说话,继续在旁边仔细听着。

    司徒高洁说:“我想你们也应该看到了吧,自从我们被龟田抓走后,莎拉、小二、小霜一直被龟田那家伙控制着,不过请放心,她们并没有变坏,只不过是我们的缓兵之计。”接着她又转回头和我说:“蘑菇,你们一定要想办法打开莎拉给你们的内存卡,这里有龟田的重要秘密,必须要想方设法打开。”

    我点了点头,这时蒋委员长说:“高洁,那你怎么办呢?你还要继续留在这里吗?我有点糊涂了,你到底是什么人呢?”

    司徒高洁笑着说:“小睿君,你不用担心我,我也有我的任务,暂时还不能告诉你们,以后你们会慢慢知道的,不过我想说的是,请你们放心,我绝对是和你们站在一条战线上的。好了,我能呆太久,不然龟田这个小日本该怀疑了,对了,你们赶紧去离这里不远的仁和医院吧,萝卜应该在那里,我想,莎拉她们也应该在那,到时候你们在根据情况随机应变吧,我能说的就这么多了。”

    接着,她从包里拿出一个微型电脑,递给蒋委员长,说:“这是我好不容易才弄到的,你们一定要保护好它,你们一旦安全了,一定把内存卡里的内容打开看看,不过里面的内容全是日语,所以你们一会到了医院,也要想法找到一加一,只有他才能翻译出来。”

    我说:“一加一和满满也在医院吗?他们还安全吗?”司徒高洁说:“放心,他们暂时还安全,只不过我不知道,龟田具体把他们关在那里,得靠你们到了医院后,和莎拉她们联系上后,再做打算吧。好了,我走了,祝你们好运!”

    司徒高洁骑上白马,慢慢消失在我们的视线里。我、蒋委员长、零、炸弹看着远方,每个人心里都有一种使命感,这种感觉随着我们经历变得更加强烈。

    我和蒋委员长说:“怎么了,还感慨呢?是不是有点喜欢上她了?”蒋委员长很无辜地说:“都什么时候了,你还拿哥们开涮,我们赶紧去医院找到一加一他们,革命尚未成功,英雄不谈感情。”

    我们几个人趁着夜色来到了仁和医院,零和炸弹先去探路,我和蒋委员长则在外边等待。过了一会儿,我们收到零发出的信号,然后也进入了医院。

    蒋委员长悄悄地和我说:“蘑菇,这么多的病房,萝卜到底住在哪一间呢?”我说:“我们看看再说,也不知道莎拉她们现在到底在哪?”

    我正说着,突然零大喊:“小心暗器!”还好,零反应快,他接住了飞镖,飞镖上插

    着一张纸条,零拽下纸条,递给我,说:“蘑菇,你看!”

    我接过纸条,打开,上面只有三个数字208,在数字的后面,有一个类似于胡萝卜形状的画。

    我一下子明白了,这也许是莎拉她们给我们发出的讯息,意思是萝卜在208病房,我递给蒋委员长,他看了看,说:“嗯,表面看来,像是莎拉她们发出的信号,但是万一龟田那个小日本猜到我们会来,故意发假讯息给我们,把我们引到那呢?”

    我点了点头,说:“零,炸弹,你们在外边等着,我和委员长进去看看再说。”零和炸弹找了个地方隐蔽起来,我和蒋委员长小心翼翼的来到了208病房门口,门好像虚掩着,我从门缝里往里看着,只见一张很大的病床上,躺着我久违的兄弟萝卜,在病床前,小娇正在给萝卜喂着饭,在小娇的旁边,站着身穿日本军服和忍者服的人,由于是背影,我无法看清究竟是什么人。

    正在这时,穿日本军服的人转回头看着门外,说:“蘑菇,委员长,你们来了!”说话的人不是别人,正是刚才给我们发出讯息的莎拉。